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21章油條被偷

第021章油條被偷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五到了,明天就可以放假了,對于住宿生來說,周六周日便是最美的節日。

    六天時間不長,可對于陳輝來說,卻漫長得如同一個月。

    他惦記著家里的一切----奶奶和母親的身體,哥哥的情緒,兩個妹妹的學習情況......還有,豬崽賣沒賣,父親能否給他買件褂子。因為現在早晚已經有些涼意了,早晨上操時,全班大都穿上了秋天穿的衣服,一件秋衣或者一件藍色褂子,只有他還是一件白襯衣,在純一色的深藍外衣里面,特別扎眼。

    許多同學開始問他,為什麼不穿厚衣服,他只好說自己不覺得冷,跑步太熱了自己受不了。

    還有一件事值得高興----按照慣例,伙房每月要炸一次油條,大都在每月第四周周五的晚上。

    同學們興高采烈,能買上油條,明天下午又能放假回家,真是喜上加喜。

    可陳輝卻笑不起來,他那一兜干糧已經吃完,自己身上還有一塊四毛錢,這些錢,他舍不得花,下周,他準備多拿點咸菜,少帶點干糧,因為這周咸菜沒夠吃,干糧卻擱長毛了,最後兩頓實在沒法吃,兜子里都有了很大的餿味。

    買不買油條呢?不買,他真不想錯過每月一次的機會,因為長這麼大,他還從沒吃過油條,況且,他更想買回去給奶奶父母以及妹妹都嘗一嘗,家里人中,他也只听父親說過,一次在城里的一個表嬸家吃早飯,豆腐腦加油條,好吃得不得了。

    可如果買了,就得花掉三毛多,因為油條的價格是五分錢一兩再加一兩細糧票。

    思忖了好久,他終于橫下心來,買半斤,自己嘗一兩口,剩下的明天全部拿回家里。

    打飯的時間到了,陳輝也和同學們一起,加入的買飯的隊伍,規規矩矩地排起了長隊。

    餐廳里熱鬧非凡,同學們臉上洋溢著興奮的表情,油條的香氣太濃了,直往人鼻孔里鑽,許多同學用力吸著,等待著輪到自己時的那一刻。

    喬坤拿著飯盒等著,可看了看前面還有二十多人,便有些著急,他高高的個子胖胖的身材特別顯眼,也很有優勢,即使加塞也沒人敢阻止。

    此刻,他看見了前邊的一個同學,同樣高高大大,于是他立刻離開自己的位置,跑到了前邊。

    到前邊的高個子男生耳邊低語了幾句,他便笑著站在了高個子同學面前,這時正好輪到他。

    他還沒等打,一個身材矮壯的光頭小伙子又拿個飯盒加到了喬坤前邊,不一會兒,三人笑著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得意的神色。

    後面的同學異常不滿,可沒有人敢說什麼,只在心里罵著。

    走過陳輝旁邊,喬坤對他笑了笑,因為陳輝的後面站著易超,顯然,他是給易超示威。

    易超心里煩亂,沒往喬坤這邊看,假裝盯著前邊牆上的一幅畫出神,畫面上,一個小姑娘正在拾麥穗,旁邊題著《鋤禾》這首詩。

    和易超隔一人的是邵霖,他眉頭緊鎖,早就有些不耐煩了,可他盡力忍著,看著喬坤三人拿著熱騰騰香噴噴的油條走出來,他更加氣憤。

    “上學期放假時我就沒買上,淨他媽加塞的。”邵霖前邊是一個高二男生,賭氣嘟囔著。

    “還有買不上時候?”邵霖以為和平時賣飯一樣,不會不夠,可一听高二學哥這樣一說,心里更來了氣。

    “加塞的買上也得噎死,媽的!”邵霖聲音不大,可說這話時,正好那個矮胖的小伙子路過,他听得清清楚楚。

    “這位兄弟,怎麼這樣啊?不就早買會兒飯嗎,至于嘛?還咒我們死?”矮胖子立刻停下腳步,微笑著打量著邵霖。

    “都這樣還排隊干啥?人家都排隊,你特殊?”邵霖心里越想越氣,真想在那張又黑又糙的胖臉上狠狠地搗上一拳。

    “兄弟,有本事也去加啊?就怕沒人同意,要不,兄弟先來一口?要不到你這兒時真沒了,你買不上還不把你饞死啊。”矮胖子依舊笑著,把飯盒舉到了邵霖的鼻孔下。

    顯然,他是想激怒邵霖,邵霖也已看出他那雙小眼楮下的凶光。

    “去一邊去。”邵霖極力忍耐著,把目光從那張黑胖臉上移開。

    “這位兄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這麼不給面子,我下不來台啊。”矮胖子說著,突然發力,狠狠地踢在了邵霖的小腿骨上。

    腿抬得不高,可力道十足,邵霖一陣劇痛,普通栽倒在地。

    “呵呵,兄弟,耍賴皮,這麼能賴啊,我可沒使勁。”矮胖說完,吹著口哨,端著飯盒轉身就走。

    邵霖咬牙站起,挽起褲腿一看,小腿上出現了一塊滲著血絲的淤青。旁邊的同學看了看,沒人敢說話。

    陳輝看了看,皺著眉頭,他真想追上去,像以前那兩次那樣出其不意,替邵霖報仇。

    忽然,他看見了邵霖噴火的目光,意識到邵霖不會這樣受這悶氣。

    可打下去又有什麼用呢?如果那個大個子再幫忙,邵霖還是必定吃虧,況且,那個矮胖,似乎不像學生,如果這樣,以後更麻煩。

    于是,陳輝決定,先勸阻邵霖,讓他忍下這口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這樣想著,邵霖已經跑到水池邊隨手抄起一根拖布,踉踉蹌蹌追了過去。

    陳輝來不及多想,把飯盒交給易超就沖了過去,攔住了邵霖。

    “他加塞還有理,這麼狠毒,看把我踢的!”邵霖說著,大顆的淚珠兒從眼里滾落下來。

    “行了,先買飯,以後再說。”陳輝沒多說什麼,拉住了邵霖。

    “行,你等著,媽的,怕不著你!”邵霖咬著牙,看著矮胖追上了喬坤,和另一個大個子走出了飯廳。

    陳輝準備買半斤油條,最高限額是六兩,陳輝剩了一兩。

    “把你那一兩給我,一會兒我給你錢。”易超听陳輝這樣說,趕忙說道。

    陳輝交完錢票糧票,從窗口里拿出了六兩油條,拿出一兩給了易超,易超很快給了陳輝一兩細糧票和五分錢票。

    兩人端著飯盒往回走,易超邊走邊吃,陳輝極力忍耐著,他想好了,只吃半根,剩下的,他全部拿回去。

    晚自習的兩個小時里,邵霖在認真地構思自己的三年高中計劃。

    說實話,以前尹老師說的一切,邵霖都沒太往心里去,可自打挨了矮胖的那一腳之後,邵霖的心理發生了很大變化。

    首先,我要考大學,專門考警校,出校後狠狠打擊那些無惡不作的小流氓,大混子;其次,我要好好鍛煉身體,一定要報那一腳之仇!

    他一邊流淚一邊在課桌上刻了五個字︰別忘那一腳!

    陳輝則在不停地想象著自己回到家之後拿出油條之後的情景,長這麼大,這是第一次給全家人帶東西,雖然是家里的錢,自己還是很興奮。

    下自習了,大家三三兩兩往宿舍走著。

    陳輝和邵霖走進宿舍時,驚呆了,那個矮胖子和那個和喬坤一起打飯的大個子在一起,兩人一人一只耳機,正在床上躺著,身前放著一個字典大小的錄音機。

    見眾人回來,兩人並沒動,仍舊閉著眼楮听著,身體還隨著節拍不停地抽搐著。

    陳輝走到自己的床鋪,吃了一驚,自己的油條被吃了一空,連半根都沒剩。

    陳輝的頭轟地一下子大了起來,他真想象不到,自己的半斤油條被偷吃了。

    搜尋一周之後,陳輝來到了矮胖字面前,噴火的目光憤怒地盯著躺在床上的矮胖子。

    因為在他們得身旁,幾個擦手的紙團就扔在床上。

    “我的油條是你們吃的嗎?”陳輝一把將矮胖子的耳機拽出來,大聲問道。

    “我他媽正听張帝的演唱會呢,找死啊你!”矮胖子一下子坐起來,指著陳輝大聲罵道。

    “你是不是吃了我的油條?”陳輝往前走了一句,指著矮胖子的嘴。

    “是,怎麼樣?晚上我們沒吃飯,在伙房買的助人為樂,送給小妹妹了,餓了,沒想到你還給我們留著,真謝謝你!”矮胖子見陳輝的樣子,怔了一會兒,擦了擦嘴。

    “給我吐出來!”陳輝猛地抓住矮胖子的衣領,大聲吼著。

    “你松手,我一般不和你們動手,可把我惹急了,別怪我不客氣啊!”矮胖子冷笑一聲,眯起眼楮,叉開腿,不屑說道。

    “得了,兄弟,犯得著生那麼大氣嗎?我給你錢。”旁邊的大個子見狀,跳下地來,趕忙拉架,並從衣兜里掏出了五毛錢。

    “大松,別給他,看他到底能把我怎麼樣。”矮胖子哼了一聲,對大個子說道。

    陳輝不再說話,舉拳就要打,他要一拳打破那個塌扁的鼻子,讓他滿臉桃花開。

    正在這時,喬坤走了過來,一下子將陳輝和矮胖子拉開,高大的身軀像一座山,將兩人隔開。

    “李維,這就是陳輝,行了,一回生二回熟,咱以後都是不錯的哥們兒,陳輝,消消氣,我這有一塊錢,你先拿著。”喬坤微笑著給兩人勸和,並從衣兜里掏出了一塊錢。

    “這家伙也忒霸道了,在餐廳就踢了邵霖。”陳輝氣仍未消,指著矮胖子說道。

    “行了,陳輝兄弟,我還真不認識你,得,算我混,你打我踢我都行,可油條真沒了,我吐出來你也不會吃,這樣吧,下次炸油條我給你拿一斤,我李維說話算數,各位兄弟都听著,給做個證。”李維拍了拍陳輝的肩膀,很親密地摟住了他。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