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24章堅定信心

第024章堅定信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啥?你再說一遍!”父親一下子站起來,用煙鍋指著陳輝。

    “我不想念了,這麼大了,也該為家里出點事了。況且考大學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陳輝看著父親昏黃燈光下嚴重哆嗦的嘴唇,忍痛又重復了一句。

    “我死之後你再說這話吧,現在,在咱家,你是唯一的希望,你哥那樣已經讓全家夠鬧心的了,你再在家里窩屈著,你還讓這個家啥樣吧?你說,陳輝,你忘了你臨走那天咱倆在西山看到太陽時的情景了,你忘了?”

    父親手也哆嗦起來,煙鍋的紅光不停地在陳輝的眼前顫動。

    “我不在家里,我出去找事干,最起碼也做點生意。”陳輝唯恐父親過度傷心,可嘴里的話語卻總是跟不上趟兒。

    “你找事干?劉國勤咋死的?在順義被壓死的,只給了兩千塊錢;姚貴德咋死的,做買賣賠了,賠了三千五百多,喝鹵水了!你也和他們一樣嗎?現在,在咱們農村,考學是唯一的出路!”父親這次卻沒過度生氣,而是扔掉了煙鍋,掰著手指頭給他講起了道理。

    “我不和他們一樣......”陳輝想說一說自己的計劃,可實在說不出,他也真不知道自己先干什麼。

    “不和他們一樣,你去偷去搶,最後挨槍子兒?論體力,你能比得上劉國勤?論機靈勁兒,你能比得上姚貴德?別做夢了!陳輝,你要是個男子漢,就回學校念書,要不,我先喝鹵水你們哥倆把我挖個坑埋了之後,你在家里撐門戶!”

    父親說著,來到陳輝面前,指著陳輝的鼻子說道︰“說吧,陳輝,你選哪個?”

    陳輝抬頭,看見父親兩行渾濁的淚水正沿著滿布皺紋的臉流淌下來,在昏黃的燈光下閃著淒冷的光澤。

    “爸,我看著家里太窮了,想和你一起改變一下。”陳輝忍不住,鼻子一酸,眼里一熱,淚水也奪眶而出。

    “記住,你是我最後一根稻草,你再不成氣候,我就徹底垮了,你要是在學校里受了委屈,你和我說,我去找老師......”現在,父親還在懷疑陳輝身上的傷痕,他總覺得石頭不會把人砸成那樣。

    “不,爸,在學校沒事兒,我身上的傷,是過老牛河時發大水砸的,我差點兒沒被沖走

    ......”陳輝抑制不住,大聲哭出來。

    母親和兩個妹妹听見陳輝的哭聲,都走了出來。母親說不出話,坐在台階上抹眼淚。

    “哥,以後一定要注意,雨太大了,先避一避,等停了再走,听話!”二妹拉著陳輝的手,眼里也汪起了淚水。

    “看你兩個妹子身上,你也不應該有不上學的想法啊!你二妹和我說多少次了,要不念,說只要你念就行了,就怨我無能啊!你們幾個真是好孩子,真好,可我無能啊!”父親動了真情,撫摸著二妹的頭發,也哭出了聲。【愛書屋】

    “哥,上到高中不容易,你就好好上吧,家里有我,有姐姐,我們會盡力幫爸媽的。”二妹眼楮純淨,令陳輝忽然想起了韓蕊。

    是啊,韓蕊的眼楮就這樣,真誠,純淨,自己雖只看過幾次,可那雙眼楮卻如此深刻地印在了自己的腦海里。

    家里困窘成這樣,這個時候還想起了韓蕊,真不應該啊!陳輝覺得自己這樣做簡直是大逆不道。

    其實,此時此刻,陳輝的心情和拿到通知書時一樣,不是自己不想上,而是家里的境況太糟糕。

    開學雖然只是一周,可他已經實實在在地喜歡上了那個學校,雖然有些地方還不如人意,但他並不願意離開那里,尹老師的直率高才,韓蕊的熱誠漂亮,各色性情的同學們......都是他留戀那里的理由。

    “陳輝,你表個態吧,再和原來這樣三心二意,我可絕對不饒你!告訴你,不但要在那里上下去,還得考上大學,到時候灰溜溜地跑回來,我可丟不起那人!”父親擦干眼淚,指著陳輝的鼻子,每個字都鏗鏘有力。

    “好,爸媽,以後,我絕不會再動搖了,二妹大妹,我會給你們做出榜樣的!”陳輝避開父親咄咄逼人的目光,看著兩個妹妹說道。

    “好,陳輝,在家呆一天,傷好差不多再去。”父親說完,又裝了一鍋煙,對母親和兩個妹妹說道,“你們都進屋,我在這兒待一會兒。”

    躺在炕上,陳輝哪睡得著,身上的傷口刀割一般地疼,學校里的情景不斷地在腦子里浮現,尤其是韓蕊那雙純淨的大眼楮,他怎麼忘也忘不掉。

    這幾天是怎麼了,每天,韓蕊那雙純美的大眼楮都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然後牢牢佔據,揮之不去。

    陳輝明白,現在自己還小,家里又是這樣困窘,絕對不能想搞對象的問題。

    第二天是周日,也是離家最近的河口鎮大集的日子,若是以往,父親一定會找點東西賣掉,給自己拿點錢,可現在陳輝知道,幾個小豬崽一個個死去,家里實在沒什麼東西可賣的了。

    還沒起床,陳輝就這樣想著。

    他听見父親起床的聲音,然後,听見父親去豬圈,回來到東屋對母親說道︰“又死了兩個,你可別再著急了啊,急壞了你我更沒治了。”

    陳輝起床,看見父親正坐在台階上,對著兩只死去的小豬崽發呆。

    “都死掉算了,我也省心了,還剩四只,看這樣子也快。”父親狠狠地吸了兩口煙,長長地嘆了口氣。

    不一會兒,父親挑著挑筐出去了,陳輝追到門外,被父親嚷了回來。

    吃早飯時,父親回來了,挑筐里裝著幾個葫蘆,幾個南瓜,還有幾把芹菜。

    “把這些賣了,給你買雙鞋吧。褂子做不上了,先穿你哥的。”父親說完,挑起挑筐去了六里地以外的河口鎮大集。

    陳輝心里如刀割一般,看著爸爸日漸佝僂的腰身和愈行愈遠的背影,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嘴巴。

    他在心里也暗暗發誓,到了學校,一定好好學習,一定要出人頭地,擺脫現在的窘境。

    按規定,陳輝應該在周日晚返校,可他身上的傷疼得實在厲害,加上父親還沒回來,自己還沒有鞋,他把哥哥的幾雙鞋找出來,可實在太破,根本裝不住自己的腳。

    直到天黑,父親才回來了。

    一進家門,父親便破口大罵︰“媽的,小偷也不長眼,偷我這窮鬼!”

    原來,父親把菜剛賣了一半,剩了四塊多錢,就被一個小偷偷走了,父親記得那家伙是個卷毛,便換了一頂帽子,一直跟蹤那個卷毛小偷,當他再次作案時,被父親一下逮住,任憑小偷打罵威脅,父親硬是沒松手。

    “你看,我這手,被那小子咬的,媽的,屬狗的咬人,幾個派出所的警察也磨嘰,翻過來掉過去問個沒完,說了一遍又一遍,黑了才讓走。”父親既感到慶幸又感到憋屈,擼起袖子讓陳輝和妹妹看著。

    “給你這雙鞋,四一的,稍大點,可你的腳還長呢。”父親拿出一雙條絨布鞋,白底黑幫,很漂亮。

    這時陳輝第一次穿買來的鞋,以前,陳輝都穿母親自己做的布鞋,現在,母親身體不好,父親只好買了。

    “二哥,穿上這鞋真好看。”二妹看著,滿臉的笑意燦爛的如同一朵美麗的鮮花,陳輝心里一震,又想起了韓蕊。

    韓蕊會不會在意自己這雙鞋呢?對別的同學來說,這是再普通不過的事兒,可對陳輝來說,卻是第一次,很不平常。

    第二天一早,陳輝早早起床,帶著奶奶貼的一鍋棒子面和媽媽強掙扎著做的辣椒咸菜,穿著新買的布鞋,和父親一道出了家門。

    “二哥,你好好學習,別分心,別惦記家里。”二妹從後邊追上來,對哥哥囑咐著。

    “你看,你這二妹,真懂事!說實話,你們幾個,都跟我眼珠子似的,可就是沒那能耐,身子骨也不行,你好好學吧!”父親拍了拍陳輝的肩膀,動情地說道。

    “好了,爸,你回去吧,我記住了。”陳輝讓父親停住腳步,自己邁開大步向前走去。

    到了西山,陳輝又忍不住向小村望去,太陽剛好露出一半,紅彤彤的太陽把西山頂部和自己照得通紅,陳輝對著那輪噴薄而出的旭日長長地舒了口氣,轉過身來,沿著蜿蜒曲折的小路往學校走去。

    白色塑料底的確是漂亮,可實在太滑,剛才陳輝上梁時覺得還可以,下梁時就覺得費勁了許多,以前媽媽親手納的鞋底都有密密的陣腳,有防滑作用,可這雙新塑料底鞋只有幾道淺淺的細紋,起不到任何作用。

    過了西山之後是下坡路,路面布滿石礫,非常滑,而在路的左側,是一面陡直的大坡,坡長百十米,與小路幾乎成九十度。

    陳輝小心翼翼,唯恐自己滾下山去,慢慢地往前走著。

    可意想不到的情況還是發生了。

    正當陳輝謹慎前行的時候,一只蜥蜴突然從路面橫穿過來,陳輝一驚,腳下一滑,身子一歪,從那條小路上一下子滑了下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