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26章心海微瀾

第026章心海微瀾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陳輝站在前面,看著眼前的情景,心亂如麻。

    他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從小學到初三,他一直是老師心目中的乖學生,听話,懂事,陳輝自己也從心底敬佩老師,覺得老師為了班級五六十人從早到晚,操心受累,實在不易,可沒想到在這里卻出現了這種情況。

    現在,自己既得罪了老師,也耽誤了同學們的時間,想到這里,他在講台上立正站好,沖著大家說道︰“對不起大家,我耽誤同學們的寶貴時間了!”說完,沖著大家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

    “陳輝,你沒錯,是她太不懂得尊重人了。”許多同學大聲喊著,替陳輝鳴不平,教室里亂成了一鍋粥。

    “干什麼!是大集市嗎?看你們一個個胡喊亂叫的像什麼樣子,是剛下山的土匪啊!教室亂哄哄成了大集了,怎麼了,陳輝,怎麼是你?”尹老師怒目圓睜,兩眼噴火,大步走進了教室。

    “老師,我錯了,我去找英語老師道歉。”陳輝一邊擦眼淚,一邊往外走。

    “等等,你身上怎麼了?”尹老師看見陳輝身上的傷,立刻怔住了,徑直走到陳輝面前,撫摸著陳輝的手腕問道。

    “我周六回家過老牛河遇到洪水,身上被石頭砸了,回來時又因鞋滑滾下山了。”陳輝眼里汪著淚,低聲回答。

    “尹老師,陳輝都傷成那樣了,可任老師一個勁兒地嘲笑,不讓他進座,真不怪陳輝。”喬坤站起身,沖著尹老師大膽地說道。

    “好了,大家先上自習,別亂鬧!走,陳輝,去醫務室。”尹老師拉起陳輝,走出教室,往醫務室走去。

    剛走幾步,就踫到了任老師,她臉上還帶著氣,拿著水杯想去打熱水。

    “對,尹老師,快好好管管他吧,太囂張了,我是管不了他了。”任老師停住腳步,站在尹老師面前,沖著尹老師抱怨著。

    “是得管他,我領他去醫務室,他傷成這樣了,你還刁難他,真是!”尹老師怒氣沖沖,對著任老師說道。

    “怎麼,尹老師,你怎麼說話呢?你不知道當時......”任老師一下提高了聲音,對著尹老師嚷了起來。

    “我怎麼說話?你想想你自己吧!你沒有孩子嗎?你孩子如果傷成這樣,你還有閑心挖苦諷刺?!”尹老師火氣上來,指著任老師吼道。

    “尹老師,沒想到你這樣護著學生,好,你們班的課我不上了!”任老師把水杯往地下一摔,哭著走進了辦公室。

    “尹老師,您別生氣,我去賠禮道歉吧。”陳輝真沒想到,由于自己的原因,導致了兩個老師之間的矛盾沖突,心里越發不安。

    “沒事兒,她不上更好,本來水平就差,走吧,先去處理傷口。”尹老師說完,拉著陳輝繼續往醫務室走去。

    紗布包扎、創可貼粘,涂碘酒,女校醫一邊處理一邊咂嘴,不停地感嘆,這孩子真夠有牙著的,得受多少罪啊!

    “多少錢?”尹老師見處理完畢,便拿出錢包,問校醫道。

    “多少錢,我算算,十五塊多,尹老師,這麼多錢讓孩子拿讓你拿都不應該,我記賬吧。”校醫笑了笑,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

    “好,多謝小宋!改天請你吃飯。”尹老師說完,又對陳輝說道,“還不謝謝這位漂亮的白衣天使。”

    “謝謝大夫!”陳輝想叫姐覺得不好意思,想叫姨,又覺得這位漂亮的校醫年齡太小,便叫了聲“大夫”。

    “行了,別謝我,得謝尹老師,以後回家注意些,好好學吧。”女校醫面容和善,臉上常帶微笑,令陳輝心里充滿了融融暖意。

    同樣是女人,差距可是太大了。任老師就像冰雪,總是一副冷面殺手的面孔,而這位漂亮的女校醫卻像陽光,真是一位美麗的天使。

    對了,韓蕊也和這位女校醫一樣,臉上總是帶著笑意。

    有了尹老師的介入,陳輝心里愈發不安,因為自己影響了兩位老師的關系,也太不應該了,所以,陳輝決定,自己去任老師那里,給她道歉,把這件事迅速平息了。

    可陳輝剛一開口,就被尹老師頂了回來。

    “陳輝,男子漢大丈夫,要尊嚴,也要有骨氣,她雖然是老師,可也得講道理,咱不給她慣著臭毛病,她這人就這樣,太能損人,我早就看不慣她,你甭理她,到時候我去和校長交涉。”

    尹老師說得極為坦誠,陳輝听得目瞪口呆,他真沒想到尹老師會這樣保護自己。

    尹老師領著陳輝徑直回了教室。

    “同學們,老師不是神,大家應該敬重老師,但沒必要處處遷就姑息老師,老師有錯誤時大家也可以指出來,今天這件事我不再做什麼評論,我只覺得陳輝沒毛病,以後我做錯了,大家可以給我指出來,給我寫信或直接罵我都可以.......”尹老師滔滔不絕,給大家講了許多師生相處之道。這些道理,有的和初中老師說的一樣,有的是完全的顛覆,陳輝似乎明白了許多,通過這件事,他又長大了許多。

    第八節課下課了,其他同學去了伙房,陳輝自己留在教室里,今晚他不想吃飯,他已經做過實驗,晚上不吃飯完全可以挺過去,只是在九點多時有一段難熬,過了那一段就沒事兒了。

    他坐下來,剛拿出本要復習一下白天講過的數學,韓蕊走了過來。

    “陳輝,你的衣服破了,抓時間我給你縫縫吧。”韓蕊微笑著,聲音柔和。

    陳輝心里一震,教室里沒有別人,顯然韓蕊是和自己說的,可他真有些膽怯,甚至不敢抬頭。

    頓了一下之後,他還是勇敢地抬起了頭,目光與韓蕊那雙清澈的明眸接在一起。

    那是一雙怎樣的眼楮啊!

    清澈中帶著些許關切,純淨中帶著些許柔情,似乎含著微笑,又像蘊著同情。陳輝更加緊張,幾乎說不出話來,他直愣愣地望著那雙眼楮,想移開又沒有力量。

    十幾秒鐘之後,他才低聲回應著︰“哦,謝謝你,不用了。”

    “沒事兒的,我那里有針線,況且我經常做針線活,上次我縫的還可以吧?”韓蕊並未離開,依舊站在窘迫不堪的陳輝面前。

    “謝謝,真不用了。”陳輝頭上的汗都要流下來,趕忙說道。

    “尹老師沒再訓你吧?”韓蕊沒再堅持,改換了話題。

    “沒有,他還說我做得對呢,我要給任老師道歉,他沒讓我去,說他和校長交涉,換英語老師。”陳輝簡略介紹著,心里也平靜了許多。

    “那就好,英語老師太過分,你身上的傷還疼嗎?”韓蕊看著陳輝手腕上粘著的創可貼和膠布,皺起了眉頭。

    陳輝心里又是一震。

    女人,皺眉時是這樣漂亮啊!

    韓蕊的兩道眉毛規規矩矩,不濃不輕,稍微往鬢角傾斜,在眉心處清晰斷開,可她看陳輝的傷口時,兩道眉毛完全挨在了一起,由雄鷹的翅膀一樣微斜入鬢變成了不太明顯的八字,眉峰清晰地突現出來。

    而那雙眼楮,也發生了變化,就像澄澈的湖面上籠起了一層薄霧。陳輝後來知道,這在《紅樓夢》里叫“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兩彎似蹙非蹙煙眉”,是曹雪芹描寫林黛玉的。

    那雙眼楮,陳輝把它深深地刻在了心上,再也沒有忘記過。

    “哦,沒事兒了。”過了好久,陳輝才結結巴巴地回答。

    此刻,陳輝心里非常矛盾,他既希望韓蕊趕緊離開自己,以免自己更加窘迫,也防止同學們說三道四,又希望韓蕊留下來多待一會兒,因為韓蕊眼楮太迷人了,聲音也太好听了。

    “在這里上學各方面都得加小心,和初中不一樣了,行了,我去餐廳吃飯了,你各方面多保重吧。”韓蕊看著陳輝的眼楮,似乎是輕描淡寫,又似乎是語重心長。

    陳輝直視著韓蕊的目光,沒有回答,只是用力點了點頭。

    韓蕊剛離開,喬坤就走了進來。

    “剛才韓蕊和你說話了嗎?”他顯然是跑回來的,臉上淌著細密的汗珠兒。

    “沒有,我剛回來。”陳輝知道,喬坤事兒多,也對韓蕊有意思,便撒了個謊。

    “伙房賣包子,白菜餡的,真香,我多買了兩個,給你吧。”喬坤說著,從他那個精致的飯盒里拿出了兩個包子,遞給陳輝。

    “哦,我吃過了,你留著明天吃。”陳輝笑著拒絕,上次喬坤搶白易超用臉盆的情景,他還沒忘記,他知道,這兩個包子一定是喬坤買給韓蕊的,顯然被韓蕊拒絕了。

    “其實,陳輝,看一個人怎樣還得看關鍵時刻,你看我對你怎樣?今天你挨任老師搶白時,我先站出來的吧?我就看不慣任老師那一套,可別人有的就是在看熱鬧。”喬坤沒繼續讓,把包子放進飯盒里,對陳輝說道。

    “是,我知道。”陳輝沒再抬頭,開始認真地寫筆記。

    晚上,陳輝的腦海里,總是韓蕊的影子,有幾次他用力地搖頭,想讓自己的腦子干淨一些,可不一會兒,韓蕊燦爛的笑容就像一朵花,在陳輝的腦海里燦然開放,而那雙似蹙微蹙的眉毛,也像電影特寫鏡頭一樣,佔據了他腦海的全部。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