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27章兩位老師

第027章兩位老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下自習了,陳輝和易超一起,往宿舍走去。

    “陳輝,你若需要縫褲子褂子的話,明天換上別的衣服,把這身拿過來,我給你縫上。”韓蕊在陳輝後面,叫住了陳輝,大大方方地說道。

    “好的,謝謝。”陳輝本不想讓她縫,可怕在路上人多嘴雜,只好答應。

    “我靠,陳輝,她看上你了,兩次縫衣服了,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該那啥了。”易超很驚詫,言語中有種酸溜溜的味道。

    “可別瞎說,人家可不那樣,我也沒那閑心。”陳輝站住,對著易超嚴肅說道。

    “得,你知我知她知,不讓別人知,行了吧?”易超嘆了口氣,有氣無力地回答著。

    兩人走進宿舍,見喬坤、李維和高二那個高個子孫松又在宿舍里。

    “哇,英雄回來了!”李維一下子站起來,從衣兜里拿出一盒煙,抽出一支遞給陳輝。

    “我不吸煙。”陳輝心里不悅,這伙人怎麼總來,一看見他們心里就添堵,沒有任何安

    全感。

    “那吃牛肉干,內蒙特產,特香。二塊五一斤。”李維說著,從一個牛皮紙袋里拿出一塊醬黑色牛肉干,遞給陳輝。

    “哦,我不要,我不吃牛肉。”陳輝笑著拒絕著,往自己的床鋪走過去。

    “喂,陳輝,了不起了是不?听說你把任矮子給干了,是吧?我們看你牛逼才巴結你,你可不要裝得太過了。”李維攔住陳輝,大聲說道。

    “嗨,李維,都是好哥們兒,初來乍到,別嚇著人家。”孫松下地,攏著李維的肩膀把他拖回南床。

    顯然,喬坤已經把陳輝課上頂撞任老師的情況告訴了李維和孫松。

    “我只是個普通學生,只想在這里好好學習,不想摻和其他的事物。”陳輝怕這些人總糾纏自己,趁機表態道。

    “我靠,好好學習,等著考大學嗎?大學誰不想上啊,可長上大學腦袋的有幾個啊?”李維滿臉不屑,冷笑著說道。

    “考大學那玩意兒不是考上的,得靠好命!”孫松笑笑,看著陳輝說道。

    “那今年咱這兒可考得不錯啊。”陳輝本不想回答,可見這李維太無禮太跋扈,便說了一句。

    “好幾百人考上六個,一個專科都沒有,全是中專,有啥意思,比不了縣一中,每年一本的有幾個,二本的有十幾個,中專的有幾十個,在這里上白扯,要不我怎麼不學了呢。”孫松甩了甩蓋在額頭的長發,微笑著說道。

    “另外,那六個也是上邊有人才考走的,那個祁什麼來著,直接在省教委報志願投檔,要不沒戲。”李維仿佛什麼都知道,又插了一句。

    陳輝不再說話,他覺得和這伙人說話實在沒意思,便上了床,躺在床上,靜靜地思考著自己的前途和未來。

    真如同他們所說的那樣考不上嗎?如果考不上,對家里來說豈不是雪上加霜,爸爸媽媽和兩個妹妹的希望徹底落空,那時,會是怎樣可怕的情景呢?

    陳輝雖然意志堅定,可李維和孫松那幾句話對他的確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無論如何,自己不能再猶豫再後退了,讓他們隨便說吧!想起家里的父母奶奶和哥哥妹妹,陳輝便堅定下來,不想再猶猶豫豫浪費時間了。

    “喬坤,明天請一下假,我們領你去喝羊湯,工委西邊新開一家羊湯館,真好喝,我去了從來不用給錢,孫松也去,對了,陳輝去嗎?”李維又轉過頭來,喊陳輝的名字。

    “我不去。”陳輝正沉浸在遐思中,易超踫了踫他,他才知道是問自己,趕忙回答。

    “這哥們兒挺堅決的,不去不去吧,喬坤,孫松,你們倆可得去啊。”李維點燃一根煙,兀自吸了起來。

    “走吧,李哥,人家該睡覺了。”孫松站起來,準備出去。

    “忙啥,大晚上的,待一會兒。”李維自己躺在床上吞雲吐霧,旁邊幾個同學不敢上床,就在地下站著。

    “說個故事就走,今兒我的一哥們兒特逗,在街上掀人家裙子,那女的就是西街挺浪的開發廊的楊老七,若在平時沒什麼,可哥們兒今天點兒背,正好楊老七他爸在門口蹲著,把我那哥們兒這頓臭罵,還掄起鐵杴要拍死他,把我們幾個笑慘了。”李維自己說得熱鬧非凡,可別人沒人搭腔。

    說完了,宿舍里一片寂靜,李維也覺得沒意思,下地走過來,來到陳輝面前,指著陳輝說道︰“老弟,開通點兒,別太悶了,我看你是塊料,真想幫幫你,我們哥幾個正想去市里干點事兒,在咱這小鎮,真沒啥意思。”說完,沒等陳輝說什麼,和孫松一起走出了宿舍。

    宿舍里出奇地安靜,大家都知道,喬坤已經和李維他們成了一伙兒,有什麼事兒喬坤一定和李維說。

    陳輝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眠,他知道,李維他們看來真想拉他入伙了,盡管他一再表明自己的立場,可他們還是很執著,非把他帶進去不可。

    陳輝回想著到這個學校以來的情況,教室里打暈禿頭,操場上磚頭擲擊大個子,講台上氣走任老師......幾次事件疊加起來,他們一定把他看成了不想學習,擅長打架的二混子,所以才這樣一次次找自己。

    自己一定要堅定立場,絕不能像喬坤那樣,陳輝暗暗警告自己。

    第二天語文課,校長領著一位二十多歲的青年走進了教室。大家都明白,這肯定是新來的語文老師。

    新老師身穿一身綠軍裝,腳穿一雙擦得 亮的黑皮鞋,面孔白靜,戴著一副金絲眼鏡,顯得既文雅又英武。

    “介紹一下,這是我們新來的語文老師,姓賈,賈老師剛剛大學畢業,能力超強,以後任咱們的語文課,大家鼓掌歡迎。”任校長笑著,看得出他對這位新老師很滿意。

    同學們也很興奮,因為任校長畢竟老了些,教課不錯,就是太慢,已經一周多了,《察今》還沒察完,還剩兩段沒講。

    “任校長過獎了,我新畢業,沒有經驗,但我願意和大家交朋友,好了,上課!”賈老師果然聲音洪亮,說話舉止都很大方,令人振奮。

    “別《察今》了,以後再察,先學劉白羽的《長江三峽》吧。來,我先範讀一遍。”任校長一走,賈老師就活躍起來,沖大家詼諧地說道。

    “好。”同學們一陣歡呼,賈老師立正站好,拿起書,正了正眼鏡,放聲朗讀起來。

    “在信中,我這樣敘說︰‘這一天,我象在一支雄偉而瑰麗的交響樂中飛翔。我在海洋上遠航過,我在天空上飛行過,但在我們的母親河流長江上,第一次,為這樣一種大自然的威力所吸攝了。’”

    賈老師聲音純正,抑揚頓挫,把作者的激情用自己的語氣聲音充分表現出來,陳輝覺得,賈老師讀得比中央台的方明朗讀得都要好,更有激情。

    十分鐘的朗讀,沒一個錯字,沒一處停滯,如行雲流水,既字正腔圓又激情飛揚,剛一讀完,同學們便報以熱烈的掌聲。

    掌聲停息,賈老師沒像其他語文老師那樣劃分段落,總結中心,而是讓同學們先談感受,然後根據作者的描述自己說說心目中的三峽景觀,你對三峽的印象等等,同學們積極踴躍,課堂氣氛非常活躍。

    陳輝和易超對視一下,兩人都對新語文老師很有好感。

    “這家伙真挺牛的。”易超低聲嘀咕著,陳輝點了點頭。

    賈老師沒寫什麼板書,他的字也不太漂亮,可很舒展很大方,有點像毛澤東寫的毛體書法。

    不知不覺下課了,學生們像往常一樣起立,準備和老師說再見,賈老師卻沒有站在講台上,只是隨意揮了揮手,徑自走出教室。

    同學們議論紛紛,臉上洋溢著興奮的表情,紛紛對賈老師予以好評,女生們尤其熱鬧,眼楮都比平時亮了許多。

    接下來是數學課,數學老師也是新換的,原來的王老師第一天就和大家說,他是臨時代課,一周後新老師到,早晨,尹老師也說了,今天兩位新老師都到,英語老師也換了,不過,換誰還沒定,讓大家再等一兩天。

    鈴聲響了,同學們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期待的目光望著門口。

    新老師進來了,一身灰色西裝,大紅領帶,身材高大,跟在任校長後面,任校長手里拿個小凳,顯然,要在這兒听課。

    任校長給大家介紹完畢,示意老師上講台,開始講課。

    “我姓彭,名叫彭來,好,咱們講單調函數......”同學們一陣哄笑,蓬萊,是仙山啊!

    彭老師本來就臉紅,緊張,此刻听見同學們的笑聲,更加局促,紅著臉對大家說道︰“靜一靜,這有什麼好笑的。”

    大家笑得更響了,現在,大家听出來了,彭老師說話跑風,不太正常。

    任校長站起身,皺著眉頭環視一周,大家才安定下來。

    接著,彭老師便很少說話,把單調函數的概念寫了一遍,糟糕的是,他的板書比說話還差,字體拘謹,越寫越往上,同學們在下邊不斷地小聲說︰“上梁了。”

    不到十五分鐘,講完了。

    大家靜靜地等著,彭老師更顯拘謹不安,在講台上轉了兩圈之後,問大家,明白了不?大家異口同聲地回答,不明白。

    “那好,再講一遍。”彭老師便張開漏風的嘴,又照著書本和原來一樣復述了一遍。

    任校長眉頭緊皺,同學們也開始唉聲嘆氣,以示失望,嘆氣聲很大,彭老師听得清清楚楚。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