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28章血腥一幕

第028章血腥一幕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照我們初中數學老師差遠了,怎麼這樣?”下課了,同學們七嘴八舌,開始議論彭老師,有的還呲著牙學彭老師漏風說話的樣子。

    “照這樣下去,咱們的數學算完了。”易超伸了個懶腰,趴在了桌子上。

    “他剛畢業,也許以後鍛煉鍛煉會好些。”陳輝心里也很失望,可他沒說,也在想,彭老師第一節課太緊張,以後也許會好起來。

    中午放學了,喬坤來到了陳輝身邊。

    “走吧,去餐廳,李維多給你拿幾個饅頭。”喬坤看教室里沒有人了,便對陳輝低聲說道。

    “什麼?行嗎?”陳輝覺得不可思議,抬起頭來問道。

    “當然行了。李維是李主任的兒子,李主任把他安排到伙房了,從前天起,我吃飯就沒花錢。今天中午有饅頭花卷,他說了,給你多拿幾個。”喬坤帶著得意,聲音雖低卻興奮不已。

    “謝謝你,你去吧,我不去。”陳輝說完,便頭也不抬,回了宿舍。

    那幾個饅頭對陳輝來說,誘惑力太大了,自打進入學校,陳輝只買過兩個饅頭,那種綿軟的口感和甜香的味道,真令他難忘,可家里帶的錢有限,能省就省,再饞也不能多花錢。

    這次,本是絕好的機會,可是,他明白,吃人家嘴短,要了李維的饅頭,就等于接受了李維的饋贈,以後,就只好听他擺布,他絕不會像喬坤那樣。

    回到宿舍,陳輝拿出兜里的干糧渣,一把把地往嘴里填,沒有咸菜,其他幾名同學也沒回來,他只得喝著飯盒里的涼水,喝藥一般往下沖著。

    “我靠,陳輝,你沒看那好熱鬧,伙房里干起來了!李維和菜包子打起來了,把菜包子的頭干開了,喬坤也上手了,好家伙,都動起菜刀了......”易超和肖強一起走了進來,興奮地對陳輝講著。

    菜包是學校伙房的管理員,他本名叫蔡振庭,因為他身材矮小,又是禿頭,說話尖刻,經常訓斥學生們,,學生們都管他叫“菜包兒”。

    李維的父親是主抓後勤的主任,菜包兒當然在他手下,可這菜包兒脾氣特倔,對李主任並不太買賬,對新來的李維更看不上。

    李維原本想在伙房充個數就行了,干不干活兒沒人管他,所以,他直接找到菜包兒,說管伙房的用水,負責往上抽。

    伙房里的用水就從伙房里用水泵往上抽,一按電閘就行了,用不了幾分鐘。沒想到李維說完,菜包兒眨巴幾下眼楮,冷笑著,對李維說道,你小子在我這兒別耍滑,負責柴煤吧。

    李維沒把肺氣炸了,因為柴火在院牆外,得一捆捆往回扛,而煤得往碎了砸,山似的一大堆煤塊看著都眼暈,李維哪受得了這份苦。

    于是,李維找到父親,父親和菜包兒說,讓李維賣飯。

    菜包兒勉強答應,心下暗想,這小子干啥都不會太地道,所以,從李維一到賣飯窗口,就開始盯著李維,飯菜盛得太多,菜包兒就要嚷他。

    今天,菜包兒看出了李維的不自然,高二打飯時,一個大個子沒往外拿錢票,李維卻給他盛得滿滿的,那個大個子就是孫松。菜包兒喝住,李維只好讓孫松補齊了飯票。李維一邊接過錢票一邊報怨著,替孫松辯解著。

    過了一會兒,菜包兒出去了,正好喬坤來了,李維看了看,拿起三條兒饅頭遞給了喬坤。當時伙房做的饅頭都是三個連在一起,學生們把三個饅頭稱為“一條兒。”

    沒想到菜包兒已經來到了學生打飯隊伍旁邊,喬坤拿起三條兒饅頭剛要走,被菜包兒一下子攔住了。

    “我交錢了。”喬坤裝作無辜的樣子叫嚷著。

    “交錢也不行,每人只能打一條兒,你誰呀這麼特殊,一拿拿三條兒。”菜包兒真沒看清喬坤交沒交錢,但正如他所說,交錢也只能買一條兒三個。

    “里邊師傅賣給我的,我也不是偷的搶的,你松開,我要吃飯了!”喬坤比菜包兒高兩頭,從心理上就看不起他。

    “想走?哪班的?”菜包兒抓住喬坤的胳膊,大聲質問著。

    正在這時,李維拿著菜刀出來了。

    “松開他,那是我表弟!”李維舉著菜刀指著菜包兒,當著這麼多男女生的面,他絕不會讓自己的哥們兒丟面子,自己更要顯示一下自己的威風。

    “一定是你給他的,你把伙房給他得了!”菜包兒當然不會示弱,依舊拽著喬坤大聲喊著。

    “別廢話,松開!”李維兩只眼楮像著火一般,瞪著菜包兒大步走了過來。

    “你想怎的?”菜包兒一看李維的凶樣,心里開始膽怯,但手還沒松開。

    “我說松開!”李維一邊吼著,一邊狠狠地踢了菜包兒一腳,接著,輪起菜刀就是一下。

    菜包兒一聲慘叫,血一下子從他那光光的頭上竄出來。

    學生們一聲驚呼,許多女生捂上了眼楮,甚至哭了出來。

    “告訴你,動我表弟,沒有好下場!”李維並不害怕,仍然用菜刀指著菜包兒,似乎更為得意。

    幾個老師和領導跑過來,勸說李維放下菜刀,把李維拉進了李主任的辦公室。

    幾個老師叫來了救護車,菜包兒被送往鎮醫院。

    “靠!真敢下手啊!說砍就砍。”肖強的腦海里,還是剛才血腥的一幕。

    “以後真得多加小心,李維真是個茬子啊!”易超看著陳輝,心里替他擔憂。

    “咱真惹不起啊!第一次看見這樣動家伙的,那菜包兒也不怎樣了,能活過來不?”肖強躺在床鋪上,與易超你一句我一句地談論著。

    “按理說,出現這樣的血案,派出所等應該出面,李維會不會被抓起來呢?”按陳輝的想法,這種情況應該由公安部門出面,將李維逮捕。

    “不會,李主任能讓自己的兒子受委屈嗎?即使進去也只是呆幾天拉到,過幾天還得出來......”

    陳輝沒再吃什麼,干糧渣實在難以下咽,李維的囂張跋扈和凶殘也使他開始擔憂,如果以後李維還來找自己,自己還是像原來一樣拒絕,李維會不會像剛才那樣發飆動狠呢?

    無論如何,以後真得多加防範,另外,有些事情,真得和尹老師說一說,萬一出了事情,自己真的不知怎麼處理。

    另外,對于喬坤,陳輝也非常擔心,畢竟是同班同學,看著他和李維打得火熱,陳輝也很擔憂,盡管大家對于喬坤都有看法,可陳輝還是覺得應該勸一勸他,讓他盡早和李維脫離關系,以免日後麻煩。

    晚飯後,陳輝約喬坤去了宿舍後面的小山,那里很幽靜,也正好對著夕陽,陳輝已經獨自去過那里兩次了。

    此刻,晚風輕拂,夕陽西下,距離校園里的喧鬧越來越遠了,兩人沿著那條半尺寬的小路,一直走到了小山頂上。

    太陽變得火紅,外邊的光焰已經完全消去,只剩下一個規規矩矩的赤色圓球,在西邊那一列蒼黑色山巒的襯托下,分外嬌艷。

    不到幾分鐘,圓圓的火球就成了半個,陳輝看著遠處的美景,遲遲沒有開口。

    他知道,喬坤外表很圓滑,其實內心很固執,很難將他說服。

    “喬坤,你今天看沒看見李維砍菜包兒的情景?”陳輝看著被夕陽照成紅銅色的喬坤的臉孔,面容嚴肅冷峻。

    “看到了,就是因為我,李維給我拿了三條兒饅頭,讓我給你一條兒,恰好被菜包兒看見,他抓住我不放,李維急了。”喬坤中午回去之後沒有說話,大家也沒再議論,此刻,陳輝才知道更具體的一些細節。

    “作為同學,我還是想勸你幾句,你覺得和李維在一起,怎麼樣?想沒想到後果?”陳輝見時間不早了,便開門見山,問喬坤道。

    “我知道和他在一起不好,可是沒辦法了,他總來,我不好拒絕。他那人其實不錯,很大方,我也沒少花他錢,吃他東西。”喬坤看著陳輝,顯然,他已經知道了陳輝的用意。

    “其實,對于那樣的人,你還是遠離些好,我們畢竟是學生,而他是社會人員,另外,他家里有人,我們不行。萬一......”陳輝嘆了口氣,其實,有些話他也不知道怎麼說合適。

    “陳輝,謝謝你!無論如何,你這樣對我好我心里都很感激,我知道,現在宿舍里的人都很討厭我,可我這人就這樣,散漫慣了,就這樣混吧,我爸也不指著我考學,我就這樣自由自在地過完三年,畢業之後找個工作就行了,我們是非農業,國家可以安排的,你好好學習吧,謝謝你,陳輝!”喬坤仿佛早已想好了這些話,說得流暢清晰,仿佛比陳輝還明白。

    “不僅是工作的事,其實我考慮更多的是安全.....”陳輝頓了一下,看著太陽隱沒到了峰巒之後,轉回頭對喬坤說道。

    “沒事兒,他會護著我,今天就是個例子。走吧,要上自習了,明天他約我去吃飯,你想去就去,若不想去,老師問我你就說不知道,別說我和他吃飯就行。”喬坤說完,轉身往山下走去。

    陳輝搖了搖頭,跟在喬坤後面回了學校。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