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29章山村喋血

第029章山村喋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晚上又停電了,而且距離學校一公里一個叫牛旺溝村的村子演電影,更令大家高興的是,電影是武打片《武林志》,同學們聚在教導處門口外,等著值班領導發話,大家都希望不上晚自習。【愛書屋】

    值班的孫主任不到三十歲,也愛看電影,看著同學們渴望的眼神,他果斷下令︰今晚不上晚自習,但九點半查宿。

    同學們一陣歡呼,蜂擁出學校大門,直奔牛旺溝村而去。

    在當時,演電影是農村最隆重的節日,每場電影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幼都去看,露天場地動不動就達幾千人甚至上萬人。

    對于學生們來說,武打電影更令他們痴狂,陳輝、邵霖和肖強等都是電影迷,幾人曾一起講過各自看電影的經歷,陳輝為了看電影《少林寺》跑了五十多里,一個來回一百里地,到演出地方時只剩半片了,看了二十來分鐘往回趕,回到家時已經雞叫了;邵霖把《少林寺》看了六遍,曾經還跑丟過一雙鞋;肖強為了看《楊門女將》也曾冒雨跑了二十幾里地,結果白挨了一頓澆......

    陳輝愛看電影,可此刻他卻有些躊躇,去還是不去呢?

    當然,他非常想去,這部電影是繼《少林寺》之後的又一部經典武打片,喬坤等已經看過,曾經給大家介紹過劇情,听喬坤介紹時,他的腦海里就浮現出那些精彩的武打場面和令人振奮的人物精神。

    可他怕的是那些地痞認出自己,如果那些人認出自己把禿頭打暈,肯定會報復,在外邊人單勢孤,又是黑夜,指不定出什麼事。

    “走吧,怕他們干啥?那以後你還不出屋了呢?咱一起走,即使他們挑事兒也不怕他們。”邵霖拉起陳輝,就往門口走,後面跟著肖強、李德林等。

    “等等,我去換件衣服。”陳輝說完,飛跑回宿舍,從床鋪上拿起一件藍褂子披在身上。

    剛走幾步,一個身穿花襯衣牛仔褲的長發青年跟在陳輝三人後面,快走幾步之後追上了他們。

    “你們這里有叫陳輝的嗎?”長發花襯衣打量著陳輝三人,聲音低沉。

    “這里沒有。他是二班的,今天可能回家了。”肖強看了看陳輝,趕忙說道。

    “那家伙很厲害,把大禿子給干開了,是嗎?”花襯衣顯然不認識陳輝,沒再追問,接著很興奮地問道。

    “好像是。”陳輝簡短地回答著。

    “該打,忒牛逼了,我就看不慣那號人,這回好,據說還在住院。”花襯衣的步伐與陳輝他們保持著一致,顯然,他想和他們一起走了。

    不一會兒,一個身穿一襲白裙的女子路過,和花襯衣打了個招呼。

    花襯衣禮貌地點了點頭,等女子過後,自己嘟囔了一句︰“看你胸前那倆大圓球唄。”

    那女子的確豐滿,也很漂亮,那身衣裙,也是當時極為時髦漂亮的穿著。

    “認識她嗎?西街開發廊的,叫王麗娜,他那發廊叫愛麗絲發廊......”花襯衣不管陳輝三人愛听不愛听,滔滔不絕地說著。

    “我叫王樹強,叫我強子就行,以後有人欺負你們就找我!今天,要有好熱鬧看啊,你們看,不是說著玩的。”強子說著,從牛仔褲兜里掏出一把銅把的彈簧刀,一按按鈕,嗖地一聲,半尺長雪亮的刀片從把手里彈出,陳輝幾人不由得一激靈。

    “牛旺溝和我們中六溝的約好了,今晚大戰一場,也許,今晚的電影看不消停。”強子說完,把刀子收回,裝進兜里,快走幾步追上了另一個穿牛仔褲的青年。

    幾人沉默了,剛才,看著溫文爾雅的高個青年,為什麼也那樣使凶斗狠,拿打架不當一會兒事呢?

    到達牛旺溝村中央的放映地點時,電影已經開演了。

    銀幕前已經站滿了黑壓壓的人,陳輝三人見沒有地方可站,便到了銀幕後面,找個土堆在高處停下來,開始認真觀看。

    主人公東方旭來到一幢破廟前,擺開場子,開始賣藝。

    “真過癮!”看著銀幕上東方旭的一招一式,邵霖興奮不已,不由得脫口稱贊。

    何大海晃晃悠悠走了過來,開始挑釁,第一個高潮開始了。

    幾人正看得入迷,一伙人忽然涌了過來,先拳頭後棍棒,二十幾人混打在一處。

    “是牛旺溝的人就上啊!二道營人欺負到我們家門口了,我們的人被他們打死了!”一個大嗓門登上一個高土堆,對著正在看電影的觀眾大喊。

    立刻,人群洪水一般涌到了銀幕後,這些人大都二十多歲,有的拿著木棍,有的拿著匕首,有的隨手撿起一塊石頭,不顧一切地往前沖去。

    陳輝三人趕忙往一邊退,可盡管如此,肖強還是被擠倒了。

    陳輝拉起肖強,幾人加快腳步,往另一邊的石牆跑去。

    “等會兒,看看熱鬧。”邵霖停下來,他一向愛看人打架,這樣的機會他不想錯過。

    “走吧,把咱們拐帶進去就麻煩了。”陳輝拉著肖強,想迅速離開。

    “不,看看。”邵霖很固執,站在矮牆頭上,看著兩伙人迅速角斗在一起。

    緊接著,電影擴音器里傳出了大隊民兵連長的聲音︰“電影停止播放,請武裝基干民兵迅速到大隊,帶槍維持秩序,廣大群眾迅速撤離!”

    “我靠!真鬧大了!民兵背槍來了!”邵霖站起身,看著幾十名民兵背著半自動步槍整齊地走過來,刺刀在電影投影燈的照射下冒著冷冷的白光。

    “你們是干啥的?”一個民兵舉槍走了過來,問陳輝道。

    “哦,我們是高中學生。”陳輝站直身體,趕忙解釋。

    “不許動,就在這兒站著,听見了嗎?”那個民兵眼楮超大,面孔黎黑,聲音也很粗重,把陳輝等逼到了牆角。

    陳輝本來想走,可現在走不了了。

    不一會兒,一輛救護車開了過來,幾名醫生從車上下來,抬著擔架往前跑去。

    “那個不行了,流血太多,沒呼吸了。”一個醫生指著被一人背著的傷員,無奈地搖了搖頭。

    陳輝看得清楚,那人背上的人就是路上和他們說話的花襯衣強子。

    “怎麼,不行了,醫生,你再好好看看。”背著強子的小伙子一听說不行了,把強子放到旁邊的一個石碾上,哭著哀求醫生。

    “真不行了,你看,傷的是動脈,血流盡了。”醫生低頭查看者傷情,耐心地解釋。

    “媽的,我去拼了!”小伙子一听,又發瘋一般跑了過去。

    不一會兒,事情徹底平息,三人被送醫院,其中兩個傷勢嚴重,強子當場死亡。

    那個看著陳輝等幾名學生的民兵又詳細問了問幾人的名字,放他們離開,臨走時,對著邵霖陳輝訓斥道︰“是學生不好好學習,到這里來湊熱鬧,看見了吧?死人了!以後可別出來了!”

    電影場已經沒人了,救護車已經開走,牛旺溝村又恢復了平靜,前面,沒有一點兒燈光,幾人在漆黑的路上默默地往回走去。

    “那小伙子很不錯,說就死了。”邵霖打破了寂靜,低聲說著。

    “可不,比那個大禿子之類的好多了,說話很溫和,可他就那樣被扎死了。”肖強也嘆了口氣,附和著。

    陳輝沒說一句話,他開始擔心,自己以後遇上這樣不要命的,真得多加小心啊!

    還有,這次出來,尹老師會不會生氣呢?雖說不上自習,可也沒明確說讓看電影啊。

    九點半,陳輝三人回到了學校。

    “沒死啊!到我辦公室去!”果然,尹老師怒目而視,大大的眼楮仿佛蓋過了天上的星星。

    陳輝三人沒敢說什麼,走在前邊,去了尹老師的辦公室。

    “去你媽的!怎不讓人捅死你們!”尹老師走進屋,拉亮燈,一人一腳,狠狠踢在陳輝三人的小腿上。

    “老師,對不起,我們以為可以去看電影的。”陳輝明白尹老師的心理,小聲說道。

    “放屁!你以前捅多大婁子你不知道嗎?那伙人拿生命當兒戲,打死個人就當捻死個螞蟻,你不知道?”尹老師又一拳狠狠打在陳輝的胸上,陳輝幾乎跌倒。

    陳輝眼里流了淚,沒再說什麼。

    “你們看看,我剛從那兒回來,听說那兒死人了,我沒嚇死!我騎車子抄小路去,差點摔死!萬一你們死了,我怎麼和你們父母說!你們想想,我怎麼說?”尹老師挽起袖子,露出幾道子血紅的傷口。

    “尹老師,對不起,真對不起!”三人同時哭出聲來,他們知道,尹老師真是為他們擔心,自己這樣做,也實在太不應該了。

    “現在啥時候啊?你們不知道啊,這二年打架斗毆比比皆是,打死人也司空見慣,那些人整天游手好閑,無所事事,他們拿命不當回事,我們可不行啊!我們是父母的希望,家族的希望啊!”尹老師情真意切,語重心長,擂著桌子大聲說著。

    “尹老師,實在對不起,以後我們絕不隨意出去了。”陳輝從心里感激尹老師,發自心底地道歉道。

    “行了,沒出事就好,說實話剛才我都想好萬一出了事怎麼安慰你們的父母了,以後記住,別管別的班級怎樣,你們不能隨意出學校大門,尤其是晚上,在校園里也要結伴走,咱這成了什麼了!行了,回去別委屈了,好好睡覺。”尹老師說完,關了窗戶,準備出門。

    “尹老師,實在對不起!”三人給尹老師深深地鞠了一躬,走出了尹老師辦公室。

    “喬坤也去了,他沒挨訓?”走了幾步,肖強低聲和陳輝說著。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