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30章禍起紅顏

第030章禍起紅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喬坤回來了嗎?”陳輝三人剛進宿舍,尹老師就騎著車子追了過來,焦急地問。

    “還沒回來。”陳輝掃視一圈,沒有看見喬坤的影子。

    “壞了,演電影那兒沒人了,一定去醫院了。”尹老師說完,騎著車子就往醫院跑去。

    “尹老師,慢點兒,我們和你一起去吧?”肖強跑到門口,對著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的尹老師,大聲喊道。

    “沒事兒,你們睡覺吧。”尹老師沒有回頭,邊喊邊疾登飛馳。

    一個小時後,喬坤和尹老師一起回來了。

    “快睡覺,有事明天再說,”尹老師壓低聲音,怕驚擾同學們睡覺,其實,三十多人都沒有閉眼,大家在關注著喬坤的安全。

    尹老師走遠了,沒等大家問,喬坤便滔滔不絕地和大家介紹開了。

    原來,今晚孫松受傷了,而且傷得不清,頭頂被人砍了一個大口子,流了很多血。醫生說,如果再往旁邊挪一點,就傷及主動脈,那樣的話,孫松就會血流如注,當場斃命,必死無疑。

    好在傷口偏離了主動脈,可血也流了很多,在擔架上,孫松不停地哆嗦,醫生說,是失血過多導致,喬坤把孫松送到醫院,醫院沒有血漿,經過化驗,喬坤的血型正好與孫松匹配,喬坤便讓醫生抽了自己的血,尹老師去醫院找他時,他正好剛給孫松輸完血。

    “那伙人為啥打架?那麼凶啊!”大家對喬坤所講的非常感興趣,平時,喬坤與大家很少說話,大家與他也很少交流,此刻,只有他是這次打架的親歷者,陳輝他們根本沒到跟前。【愛書屋】

    “其實,這次打架的起因是李維。”喬坤說完,便頓了下來,下地喝了一通涼水,繼續給大家解說。

    原來,李維十天前看上了牛旺溝村的一個名叫王妍的美女,這王妍今年二十一歲,長得非常漂亮,“比看過的電影中的哪個女主角都漂亮,大眼楮,紅嘴唇,胸大腰細......我看見過,真是沒治了。”喬坤說到這里時,用力咂著嘴,不停感嘆。

    可這王妍已經有了男朋友,和牛旺溝的一個外號叫芥菜毛子的小伙子已經訂了親。

    自打李維見到王妍,便整天纏著她,給她買這買那,王妍竟也有些心動,覺得李維除了個子矮之外,別的都不遜色于自己的男朋友。

    芥菜毛子大名叫魏星,因其長著滿臉長短不一亂蓬似的連鬢胡子而得名,他的父親是大隊支部書記,這魏星也不是等閑之輩,在當地是出了名的混混,十四五歲輟學之後,便整日無所事事,喝酒打架,平時還無事生非,這次見李維對自己的女友死打亂纏,肺都氣炸了,當即決定與李維決一死戰。

    李維听說,很早就做了準備,把二道營鎮的許多膽子大敢出手的哥們兒叫到一起,還振振有詞︰“王妍也沒和他結婚,怎麼就成了他的人,再說,他哪一點比我牛逼,大隊書記算個屁!”

    “對,當年特洛伊王子看上了美女海倫,海倫都結婚了還和他私奔,現在這王妍也沒結婚啊,他芥菜毛子怎麼那麼霸道呢?”說這話的是王強,他剛看完一本關于希臘特洛伊之戰的小兒書,見到誰都給人講美女海倫,特洛伊木馬......

    于是,李維和魏星約好,在大集的第二天決戰,地點選在牛旺溝與二道營交界的那片樹林。

    正巧頭一天李維把菜包兒打壞了,菜包兒的媳婦不干了,來到李維家又哭又鬧,李維本再想動粗,菜包兒媳婦躺在李維家的地上不起來了,無奈,李維母親好說歹說,答應給菜包兒治傷,並拿出一筆錢來,才把菜包兒媳婦弄走。

    李維還想報復菜包兒,母親無奈,讓他的叔叔把他帶走了,讓他先去承德他叔叔那里呆幾天。

    當強子等人開始集結的時候,李維剛剛坐上發往承德的班車。

    孫松喬坤等和李維的幾個同伙已經認識,二道營和牛旺溝兩伙人打起來的時候,孫松喬坤正和強子等人在一起,兩人剛想退出,已經晚了,喬坤頭上挨了兩棒子,孫松卻挨了兩刀。

    ......

    “這下出人命了,肯定得抓起來幾個。”大家一直認真听著,不知是誰說了一句。

    “沒啥大事吧,據說前幾個月出現過一起類似事件,打死人的嫌疑犯跑了,就沒人再管,過了半年多人家就回來了,去了市里,現在更滋潤。”喬坤說的這些,當然是听李維說的。

    “李維若在家,說不定被打死了呢?”說話的是邵霖,他對李維恨之入骨。

    “不一定,說不定他會打死幾個呢,這次你看吧,李維知道強子死了,一定會報復的,芥菜毛子好受不了。”喬坤嘆了口氣,說得很肯定。

    “以後可得注意了,出了大事可不是鬧著玩的。”陳輝抓緊時機,又勸了喬坤一句。

    “有些事是身不由己,比如孫松,也沒想打架,不知怎麼就裹帶進去了。”喬坤知道,即使明天尹老師找他,他也不會立刻從李維那里脫身,而且他也勘定,李維回來,一定還會找他。

    已經有人打起了呼嚕,陳輝卻難以入眠。

    今天的事太可怕了,對自己來說,這是一次令自己終生難忘的警示,自己不到半月的時間打過兩次架,每次打架自己都很敢下手,看來,以前的想法也太可怕,萬一失手打死了人,自己肯定不會再念下去了,以後,還得多加注意,現在,不是和那伙人較勁的時候,因為自己還不具備那樣的實力。

    數學課實在無聊,彭老師一節課講的東西,陳輝幾分鐘就能看懂,余下的時間,陳輝主要用來自己學習英語,因為在初中時,學校因師資缺乏,沒開過英語課。

    上午第三節課,一個腿腳不便,略為跛腳的男老師走上了講台,看著他一點一點的走路樣子,許多同學開始竊笑。

    老師先用英語自我介紹,當然,下邊的同學沒一個人能听懂,于是,老師又用漢語自我介紹。

    這次,大家听明白了,老師姓劉,叫劉長柏,接著,老師說道︰“有的同學見我腿瘸,問我怎麼弄的,說起來傷心,我有一個同學叫龐涓,他嫉恨我的才能,就把我的腿搞成了這個樣子,大家不要笑,這是真的......”劉老師很幽默,大大的眼楮清澈明亮,很有親和力。

    不到五分鐘,大家對劉老師的看法便轉變過來,同桌之間互相議論起來,一個個小聲嘀咕著,說這老師真逗,比任老師強多了。

    接著,劉老師睜著大眼楮,向下搜尋,低聲問道︰“哪位是陳輝啊?”

    陳輝怯怯地站起來,顯然,老師之間有過交流,任老師一定把陳輝的情況和劉老師說了。

    “你做我的科代表,如何?”劉老師微笑著,看著陳輝。

    “我願意。”陳輝說得很正規,就像電影上婚禮中牧師對新郎新娘的詢問,引得同學們一陣大笑。

    “我也願意。”劉老師學著陳輝的語調,鄭重說道,同學們笑得更歡了。

    接著,劉老師開始講課,十幾個單詞,一個語法常識,三個句子,劉老師不慌不忙,有條有理,通過範讀,背誦,默寫等方式,讓大家記得滾瓜爛熟。

    不知不覺下課了,大家起立之後,不約而同地鼓起了掌聲。

    “二班學生真好,你們一定會有出息的!goodluckithou!”劉老師說完,腿腳一點一點地走出了教室。

    過了一會兒,劉老師又轉回來,把陳輝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我听尹老師說了你家里的情況,一定要堅持住!另外,听說你昨晚看電影去了,那還了得?現在,咱老師黑夜都很少出去,咱這里比其他任何地方都亂,以後可得注意,尹老師的胳膊摔壞了,因為抄小路,栽到溝里去了,手腕錯位了,肩膀也脫臼了,請了一周假,這一周有事多和我說。”

    陳輝一听,眼圈就紅了,尹老師是為了找自己和其他幾位同學負的傷,而昨天晚上一點兒都沒表現出來,最後還又去找了一趟喬坤......

    陳輝流著淚點了點頭,他向劉老師要尹老師的住處,劉老師沒給,說尹老師不讓。

    陳輝回到教室時,眼里還汪著淚。

    陳輝不由自主,目光往韓蕊的座位上看去,正與韓蕊的目光撞在一起,那雙大大的眼楮里,有驚異,更多的是關切。

    陳輝心里一震,趕忙坐下,不知不覺,已經養成了這個習慣----眼楮總往韓蕊那里瞟,而且,頻率越來越高,每隔幾分鐘就得看一次。

    同學們靜悄悄的,都以為陳輝挨了訓。

    “尹老師昨晚受傷了,手腕、肩膀都脫臼了。”陳輝是對易超說的,可大部分同學都听得非常清楚。

    “肖強,咱們去看看尹老師吧。”不知是誰說了一句。

    “可是我們找不到尹老師家,他不在家屬院住。”肖強知道,尹老師在街里住,可具體住哪兒同學們都不知道。

    正說著,賈老師走進了教室。

    賈老師站在講台上,環視一周,肖強剛要喊起立,賈老師伸開雙手,向下按了按,示意大家不要起立,然後推了推眼鏡,清了清喉嚨,開始上課。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