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31章相思難掩

第031章相思難掩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先說幾句題外話,來這所學校之前,我這樣幻想過,這里一定民風淳樸,祥和安寧,可是,我錯了,昨天,這里斗毆死了人,前天我去街里郵信,被幾個小流氓起哄謾罵,這些,在我們城市里很少發生,在這里卻習以為常,說實話,我真失望,真的,很失望!”賈老師話語嚴肅,聲音低沉,全班同學的情緒一下子低落下來。

    “可是,我們學還得上,我的課還得教,大家不要怕,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的政府,我們的職能部門,會發揮他們應有的作用的。好了,大家的情緒不要受我影響,也許,有些事情並不像我說得這樣壞。”也許賈老師意識到了自己的話語對同學們的影響,又提高了聲音,對大家說道。

    “哦,請大家拿出筆記本,把這兩句詩抄在本子上。”賈老師說完,在黑板上寫下了這樣兩行詩︰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我相信,十年以後,在我們的許多大城市,北京、上海、石家莊......都會出現你們的影子,在這些城市的每一個部門,都有你們穩定的職位!”

    賈老師的話語極富感染力,全班六十人雙眼楮同時晶亮起來。

    陳輝的情緒隨著賈老師的話語波動著,由原來的低沉迅速變成了激昂,是的,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擺脫農家的貧窮,將來讓爸媽過好日子,然後,有資格去向韓蕊表白。

    當天晚上,陳輝寫下了一段話,這段話,鼓舞了他一生。

    ----我要記住任老師對我的那番奚落,我要記住尹老師對我們的關愛,我要記住賈老師對我們的鼓勵,我不相信自己永遠受窮,記住,你是死過兩次的人,那次老牛河的洪流沒把你卷走,那次陡坡懸崖上失足你活了下來,以後還有什麼溝溝坎坎過不去呢?

    陳輝,記住賈老師寫在黑板上的這句話,你應該把他寫進心里︰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這些字,陳輝一筆一劃,寫了很長時間。

    “我靠!這麼漂亮!”易超拿過去,看了幾遍,心里立時凝重起來,他立刻拿起筆工工整整地把這些字抄在了自己的紅色塑料皮的筆記本上。

    “以後,你早起,叫我一聲。”易超忽覺自己長大了許多,對陳輝認真地說道。

    “沒問題,你可得听我的,別一叫一搖頭。”陳輝喜歡這種比著勁兒的學習,初三時的後半段,他和同座就這樣互相鼓勵走過來的。

    轉眼三周過去了,對于學校的一切,學生們都已經熟悉,從學校的管理制度到學校周圍的環境,從老師們的脾氣秉性到同學之間的關系往來,經過三周的磨合,都漸趨融洽,陳輝開始喜歡上了這里的一切。

    邵霖幫著尹老師管理的武術隊也有了很大進步,現在,他們的動作招式都比以前好看有力了很多,尹老師的胳膊還沒好利索,邵霖就在前邊按尹老師的指導示範訓練。

    尹老師對學生們的毅力和悟性越來越滿意了,尤其是邵霖,仿佛入門開竅了很多,尹老師經常這樣表揚他︰“你看人家邵霖,名字沒白改,真就名副其實了,將來,他說不定真能超過少林寺高手呢。”

    邵霖听了,練得更來勁了,每天早晨中午,他都要獨自練上很長時間。

    現在,困擾陳輝的主要問題時學習上不能專心致志。而原因就在于自己對韓蕊的惦記牽掛。

    陳輝對韓蕊的迷戀越來越深重,每一天,見不到韓蕊的面,陳輝就魂不守舍,心里就像掏空了一般,沒著沒落,前幾天韓蕊家里有事,請假一天,那一天,陳輝就像掉了魂,看著韓蕊空蕩蕩的座位,陳輝無精打采,上課听不進去,自習學不進去,一個字都懶得寫。

    “陳輝,你的魂呢?沒想到你小子這樣啊!”易超早已看出了陳輝的心思,酸溜溜地和陳輝說道。

    “怎麼,可別胡說啊,今天我有些感冒,頭老疼。”陳輝最怕人發現自己心里的秘密,這樣對韓蕊對自己都不好。

    “哼,你的頭都成了單擺了,周期是每秒十次。”易超笑笑,低聲說道。

    “行了,別說了。”陳輝無言,埋下頭去,卻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其實,易超早就對韓蕊有意思,第一次陳輝縫衣服,易超之所以百般攛掇,就是想與韓蕊多接近一些,可易超立刻看得出,韓蕊對自己印象不佳,對陳輝卻關注有加,于是,他便立刻換了方向,轉移目標,這幾天,韓蕊後座的一個名叫鐘秀紅的女生令他神魂顛倒,他準備向她進攻。

    更令陳輝煩心的還有喬坤。

    喬坤現在被尹老師調到了靠窗的最後一排,與韓蕊同在一排,這給他觀察韓蕊提供了極大的方便,每一天,喬坤不錯眼珠地看著韓蕊,把她的一舉一動事無巨細都記下來,回到宿舍就滔滔不絕向大家宣講。

    “大家注意啊,別惹韓蕊,因為她這幾天身體不舒服了,知道我怎麼看出來的嗎?今天她兜里的衛生紙露出來了。”那時,還沒有衛生巾之類的女生用品,衛生紙就是女孩子孩子們那幾天里的奢侈品,而有的連衛生紙都用不起。

    “今天我買饅頭時多買了一個,放到她桌堂里了,沒想到她沒要,給李連友了。李連友這孫子佔便宜了。”喬坤絲毫不掩飾自己對韓蕊的喜愛和自己千方百計獻的殷勤,他的目的也很明顯,制造輿論,使別人對韓蕊望而卻步。

    對此,陳輝當然看不慣,也說過他,可他卻依然如故︰“這些島嶼就其位置而言乃是北美大陸的天然附屬物。”喬坤學著外國電影中的漢語配音腔調,把世界歷史書上一段美國殖民者的言論引用過來。

    大家都知道,韓蕊看不上喬坤,他雖然有錢,家境不錯,可韓蕊絕非靠物質能夠打動的,喬坤的人品顯然不夠級別。

    不知是錯覺還是真的,陳輝也覺得韓蕊對自己有意,每一次,韓蕊那飄忽不定的眼神,遇到陳輝的眼神之後就稍作停留,放出令陳輝心顫的一瞥,那一瞥,就像陰翳多日出現的一線燦爛陽光,令陳輝心情舒暢,渾身都有了力氣。

    當然,陳輝不能表白,他知道,在全班同學中,自己的家境是最貧寒的,自己的長相也很一般,根本配不上她,在韓蕊面前,他異常自卑,甚至一句完整的話語都難以說出。

    他暗下決心,一定要努力,憑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學,到時候,自己的地位和境遇改善了,才有資格對韓蕊表白。

    為此,他寫過一段段的箴言,警醒自己,可到頭來那些箴言全成了空話。

    “揮開理智的寶劍,斬斷感情的糾纏。”在他的一個秘密日記本上,有這樣一行大字,可每次看到韓蕊,自己的理智就會消逝得無影無蹤。

    這叫戀愛吧?當然不叫,甚至連暗戀都算不上,因為自己連最起碼的勇氣都沒有。

    每一天,陳輝暗中觀察著韓蕊的一舉一動,現在,韓蕊的表情就是陳輝的情緒變化標志,只要韓蕊臉上綻放著花兒一般的笑意,陳輝的心里就無比暢快;如果韓蕊表情陰郁,陳輝的情緒就會隨著低落,怎麼調節都不起作用。

    韓蕊,你知道這一切嗎?

    晚上,陳輝經常自己去學校後邊的小山包,面對著鮮紅的夕陽,心里暗暗向夕陽發問;或者,晚上回宿舍時,他要落後一些,抬頭仰望著漫天的繁星,對著晶亮的星星訴說。

    將來有一天,我一定握住她的手,說出這一切!

    可那一天,會來到嗎?

    每次有了這些想法,他都會幻想開去,想象著某一天,或是鮮花爛漫的春天,或是雪花飄舞的冬季,他終于大膽地向她透露了心聲,然後,兩人痴情相望,最終緊緊相擁在一起,甚至,他們可以凝視對方流出晶瑩的淚珠兒,而這樣的情景,陳輝會想很多。

    可回到現實,極度的自卑感轟然襲來,立刻使他拋卻了所有的幻想。

    你連飯都吃不飽,有什麼資格啊!一句話,會把他的幻想擊得粉碎,而那沉重的自卑,又會重新佔據他的心頭,重重地壓著他。

    韓蕊回來後,他一直很細心地觀察著她的表情,韓蕊新換了一件素花上衣,把嬌俏的臉孔襯托得愈發白皙干淨,那雙眼楮也更加純淨清澈,可他總覺得韓蕊有心事,因為自打她回來,就沒見她笑過。

    他想問一問,可又怕同學們說什麼,不問,心里實在惦記,一晚上,他都在籌劃,怎麼設計一次和她的不期而遇,怎麼開口說第一句話,然後,怎麼安慰她。

    易超拿出一塊白紙,撕去毛邊,迅速在上邊寫了起來,陳輝知道,那是寫給鐘秀紅的情書。

    對啊!沒機會說,可以寫寫嘛,陳輝一陣興奮,剛要拿紙,可又覺得不妥,這樣會讓他怎樣想呢?讓別的同學知道對她更不好,因為一寫紙條,就意味著兩人的關系不同尋常。

    陳輝,你怎麼這樣優柔寡斷啊!他狠狠地捶了一下自己的頭,眉頭緊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