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37章美女艷陽

第037章美女艷陽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二天是周六,陳輝躺在病床上,心急如焚,若在以往,這個時間正是回家的時候,與家里人見見面,看看媽媽和奶奶的身體好些了沒有,看看妹妹還在堅持學習嗎......雖只有一周的時間,可陳輝對家里的一切都惦記著,總覺得家里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變化。

    可現在回不去了,只得先在醫院養傷了。

    還令他擔心的是晚上,昨晚,邵霖在這里和他在一起,今晚,不能耽誤人家回家啊,因為對住宿生來說,回家是最隆重的節日,誰都不想錯過回家的機會。

    陳輝望著外邊碧藍的天空和潔白的雲朵發愁,這個時間,他們肯定回家了。

    “陳輝,等急了吧?”邵霖走了進來,手里提著幾個隻果。

    “你怎麼不回家?”陳輝很吃驚,邵霖和自己一樣,每次回家都得拿咸菜干糧,上周,他只花了六毛錢。

    “解文學也要來,我安排好了我就先來了。我讓易超替我拿干糧,他家正好路過我家,今晚我在這兒,你看,我還買了幾個隻果,易超說,他來時給你拿點大棗和葡萄,他家有,拿就拿吧。”邵霖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幾個隻果,讓陳輝快吃。

    陳輝非常感動,邵霖實在,有什麼說什麼,陳輝就喜歡他的樸實憨厚。

    到吃午飯時間了,邵霖要去買飯,可看到桌上的蛋糕和豆奶粉,便放下飯盆,說道︰“先吃這個吧,不吃白不吃,反正這些東西也不是他們從好道來的。”

    “我不想動他們的東西,怕以後他們糾纏起來沒完沒了。”陳輝皺著眉頭,顯得憂心忡忡。

    “陳輝,沒事兒,自古道邪不壓正,你怕他干啥。我去給你沏一杯豆奶粉,再吃幾塊蛋糕,醫院伙房的飯比咱學校好不了多少。”邵霖說罷,拿起暖壺就走。

    邵霖剛進屋,韓蕊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陳輝是在這兒嗎?”韓蕊站在門口,沒有進屋,敲了敲門,怯怯地問道。

    陳輝的心咯 一下,那熟悉的聲音,就像一塊石頭,投入了他本不寧靜的心海。【愛書屋】

    剛才,他的腦海中還出現過她的身影,她的笑靨,那樣迷人,她的目光,那樣澄澈,還有,那天給他縫衣服時的情態,那樣專注認真,美得令自己心神蕩漾。

    此刻,他真希望能夠看她一眼,可想到自己的窘態和狼狽,他又不希望她來,自己破舊的衣服,蓬亂的頭發,都是很丟面子的事兒。

    可她真的來了,這叫他驚慌失措,無所適從。

    “哦,是,你怎麼來了?”不知怎麼,陳輝冒出了這樣一句,

    “我怎麼不能來?”韓蕊已經看見了陳輝,兩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陳輝的目光中充滿的是驚訝、興奮,還有一絲惶恐;韓蕊緊鎖的眉頭一下展開,目光中蘊滿了關切、驚喜,還夾雜著一絲的羞怯。

    陳輝想坐起來,可剛一動,喉嚨便如堵塞一般,臉一下子憋得通紅。醫生告訴過他,現在炎癥不消,喉骨錯位,只能平躺,稍一動作,便會使氣管和食管阻塞,估計明天消炎之後才會好轉。【愛書屋】

    “哦,陳輝,快別動!”韓蕊緊跑過來,扶助陳輝,讓他重又躺下。

    “韓蕊,謝謝你,你來這兒不耽誤了你回家嗎?”陳輝的臉火辣辣地發燙,此刻,自己一定非常狼狽。

    “我這周不回去,鐘秀紅去她姨家,我們倆一起過來的,她本來也想來,到半路踫上了易超,兩人一起坐他們村里的拖拉機走了。”韓蕊坐在陳輝的床沿,輕輕說著,那話語,就像三月的陽光,四月的微風,像藍天中絲絲縷縷的白雲,輕柔淡雅,溫和悅耳。

    “哦,其實沒事兒,過一兩天就會好的......”陳輝想再說幾句,可喘氣又困難起來。

    “陳輝你別說話了,都這樣了還說沒事兒,那老師也真夠嗆,怎麼用那麼大的力氣,看你當時的樣子,大家都很害怕,鐘秀紅都哭了。”韓蕊說著,從一個塑料提袋里拿出了兩袋奶粉,還有一袋麥乳精。

    “不用,我這也不算什麼。”陳輝見韓蕊往外拿東西,頓覺一股暖流從心間涌起,不知怎麼,他的喉嚨哽咽起來,眼淚順著眼角慢慢滑落。

    “咱們的伙食太差,營養上不去,不利于養傷,吃點這些,好得會快些。”韓蕊說著,打開一袋奶粉,然後環視一圈,尋找暖壺,準備給陳輝沏奶粉。

    “哦,不用了,邵霖去打水去了,也要給我沏。你先坐下休息。”陳輝勉強笑著,吃力說著。

    韓蕊便又坐下,此刻,初秋的太陽透過玻璃窗照在韓蕊那張精美的面孔上,那雙清澈如水的大眼楮輕輕眯起,她的耳廓,脖頸,都是那樣白皙細膩,而那雙縴細白皙的手,也像蒙娜麗莎那樣,很自然地交疊在一起......陳輝看著,不由得心里一震,心想,她竟如此美麗,美得如同天仙,美得無可挑剔。

    這是我有生以來看到的最美的女子!陳輝在心里暗暗想著,如果有相機,把這個情景拍下來,一定會感動千萬人,不,這麼美的情景不能與他人分享......

    “哦,今天下午尹老師和任校長吵起來了,校長室外聚集了二十多老師。”陳輝的目光也許太專注了,韓蕊感到些許不自然,趕忙找到了這樣的話題。

    “為了什麼?是不是為了我這事兒?”陳輝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韓蕊的話題也使他吃了一驚,他回過神來,趕忙問道。

    “好像是,尹老師脾氣很大,把校長室外的自行車棚子的柱子都踹倒了。”韓蕊說得輕松,陳輝听得卻很沉重,這次,又給尹老師惹了這麼大的麻煩。

    “上次任老師訓我,尹老師就和任老師嚷起來了,這次又是,真是啊!”陳輝心急如焚,後悔不跌,他現在才知道,每次學生惹事之後,班主任得承擔多大的責任,擔當多大的風險,忍受多少風言風語啊!

    陳輝的目光立刻黯淡下來,雙眼無神地盯著那個已經有蜘蛛結網的牆角,韓蕊也有些後悔,覺得自己不該說這些令陳輝不快的消息。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