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39章囂張至極

第039章囂張至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早九點,韓蕊離開了醫院,去學校了。

    “嗨,她對你有意思,我看出來了。”韓蕊剛出去,邵霖就笑著走過來,神秘地說道。

    “別瞎說,昨晚可是咱仨在一起的,說不定是對你呢。”陳輝唯恐別人說什麼閑話,趕忙推脫,可想起那樣說對韓蕊也不好,便接著說道,“她根本沒那意思,別多想,好好學習吧。”

    “我會保密的。”邵霖憨笑著,去找護士給陳輝輸液打針去了。

    第二天十點多,易超和解文學便來到了陳輝的病房,顯然,他們在家里只住了一個晚上,周日早晨就離開家來這里陪陳輝了。

    “我家也沒多少錢,不過我讓我媽多貼了些干糧,咱倆勻著吃吧。”解文學指了指自己的兜子,笑著說道。

    “我讓我媽做了肉皮咸菜,很好吃,到時候咱一起吃。”易超家境一般,可他實在吃不慣學校的非常牙磣的棒子面和飄滿膩蟲的白菜湯,大多都自己從家里拿咸菜。

    “多謝,我估計還得住兩天,這兩天這還有點東西,這樣一來就差不多了。”陳輝覺得今天的嗓子比昨天好了許多,心里也敞亮了許多。

    幾人正說著,尹老師過來了。

    “陳輝,別忙著出院,一定得傷病完全痊愈了再出去。”尹老師看著陳輝輸液的手和插著氧氣管的喉嚨,皺著眉頭說道。

    “尹老師,我覺得好很多了,看看吧,如果沒問題,我想盡快回去,在這里也耽誤學習。”陳輝覺得自己給尹老師又找了麻煩,非常不忍心。

    “怎麼也得好差不多再回去。”尹老師眉頭緊皺,沒有多說。

    “尹老師,听說您和任校長鬧意見了,實在抱歉。”陳輝強抑眼中的淚水,看著尹老師焦灼的面龐說道。

    “沒事兒,把人打成這樣他就得管,不管不行。一會兒閻王爺拿錢來,他是任校長的親戚,親戚也不能胡作非為啊!”尹老師看著窗外,輕描淡寫地說著。

    陳輝听著尹老師的話,心里越發不是滋味,自打到校,自己給尹老師添的麻煩真是太多了。

    “陳輝,別出院,就在這兒養著!不把那倆老家伙拖垮才怪!”六點多,李維來了,在病床前大聲喊著。

    “沒事兒,今天好多了。”陳輝說完,便轉過身去。

    “陳輝,今晚我和喬坤很忙,我們要做大事,明天你就會看到你最喜歡看的結果,就先不陪你了,明天晚上,我們倆來陪你。”李維說完,又拿出一袋麥乳精,遞給陳輝,和喬坤一起急匆匆地走了。

    “這倆家伙,真怕他們出啥事兒。”解文學望著兩人愈行愈遠的背影,低聲說道。

    “出啥事兒和你也沒關系,等著看熱鬧吧。”易超哼了一聲,冷冷地說道。

    當天晚上,解文學和易超留在了醫院里。

    易超和解文學住在一張床上,陳輝自己在病床上,三人談興越來越濃,從中越前線的英雄到越南人的忘恩負義,從彭老師的說話漏風到賈老師的優美誦讀,從韓蕊的漂亮婀娜到武秀蘭的水桶身材沒褲腰......

    十一點多了,三人都有了睡意,便不再說話,準備睡覺,病房里靜得出奇。

    忽然,病房的門被啪地撞開,李維和喬坤呼哧呼哧跑著進了屋,喬坤倒在了解文學和易超的床上,李維不管不顧倒在了陳輝的病床上。

    陳輝三人嚇一大跳,不知發生了什麼情況。

    “我靠!好玩兒死了,那哥們兒真逗,褲子都脫了,我真想拿走他的褲子,讓他光 追咱們......喬坤,現在數一數,看他給咱多少。反正今晚就仨人的,一塊手表,剩下的是現金,第一個二十,第三個三十,減去五十就是那個大流氓的。”李維興奮不已,把一堆錢攤在床上,讓喬坤過來數。

    喬坤下地拉著電燈,看著床上那塊 亮的手表和一大堆一塊兩塊五塊十塊的錢鈔,不由得雙眼發亮,蹲下來和李維一起數起錢來。

    “一百一十七,這家伙給咱六十七塊錢,真他媽富裕啊!”喬坤說著,拿起手表戴在自己的手腕上,看著李維笑著說道,“這塊表該給我了吧?”

    “放屁!這麼不守規矩呢?我沒說給誰你就敢戴?快拿來!”李維臉色一沉,把表從喬坤手里奪了過來。

    “這是給咱陳輝兄弟的,陳輝,你看,又一塊上海全鋼,給你了,過幾天再買雙皮鞋,牛逼閃閃,給!”李維說著,把手表遞了過來。

    “哦,謝謝你!我不要。我不習慣戴表。在學校里,每節上課都有鈴聲,有表也不能先下課或上課,得听電鈴的。”陳輝說著,把表退了回來。

    “哎,真是,還沒見這麼有個性的兄弟,那好吧,這是一百多塊錢,給你這些,我也沒數,估計有六七十吧,給你,夠你吃半年的,省得以後天天啃涼干糧,以後,天天吃大果子。”李維又抓起一把錢,遞給陳輝。

    “我不要,李維,喬坤,我也勸勸你們,這樣做是不好的,讓人知道了會坐牢的。”陳輝索性敞明觀點,認真說道。

    “我靠,陳輝,真不識抬舉啊!讓誰知道?除了你們就是當事人,你們去告狀?量你們不敢吧?當事人,借給他仨膽!你知道他們在干什麼嘛?在棒子地里搞破鞋,耍流氓,他們怕丟人還來不及,還敢對我們怎麼樣?告訴你們啊,這事兒我們還要做,就讓那些有錢泡妞不學習的家伙現現眼!可如果被人知道了,肯定是你們幾個出賣的我們,到時候,你們怎麼死的恐怕都很難知道!”李維站起身,雙手掐腰,指著床上的陳輝和解文學、易超大聲訓斥著。

    三人沒再說話,任由李維囂張數落。

    “再問一遍,要不要,陳輝老弟?”李維又緩和了一下語氣,俯下身子問陳輝道。

    “不要。”陳輝斬釘截鐵,此刻,韓蕊的話語也在他耳邊輕柔回響,他的體內仿佛有戰勝一切的力量。

    “哼,不要拉倒,可別後悔啊。”李維搖了搖頭,又指著易超解文學說道,“我再說一遍,誰要是走漏了風聲,一定讓你們不得好死!哦,還忘了,明天,你們看看你們物理老師閻王爺成啥叛耍﹞祿裕 鬩歡 煤每純矗 竊鄹緱嵌閹岢贍歉鋇灤械模 蛟詰厴希  醫辛聳    趺囪  桑課藝舛際俏 四悖  撕黴緱嵌 br />
    李維說完,和喬坤迅即離去,病房里又恢復了原來的寧靜。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