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當時年少春衫薄 > 第040章醋意大發

第040章醋意大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星期一早八點,閻老師一瘸一拐地走進了病房。

    他頭上帶著墨鏡和口罩,整個臉被包得嚴嚴實實。

    “陳輝,好些嗎?我帶來了錢,只管花,多住幾天沒關系。”閻老師摘下眼鏡和口罩,話語和藹。

    陳輝朝閻老師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閻老師的雙眼青紫,臉腮淤血,嘴唇腫脹,脖子上還有一大塊淤青......而且,他的腿腳也不利索,走路踉踉蹌蹌,顯然,李維和那伙混混把他打成了這樣。

    “沒事兒,閻老師,明天輸完液我就回去了,您的傷......”陳輝知道怎麼回事兒,還是想問一問。

    “昨天回去不小心摔道溝子里了,你有問題就和我說,花錢多少沒關系,其實,我真是一時沖動,我也听說了,你是一個很不錯的學生。”閻老師走到陳輝床前,說話也很吃力,厚厚的嘴唇使他覺得很不方便,更令他難以忍受的是自己此時的尊榮。

    “行了,您走吧,閻老師,我沒事兒。”陳輝知道,李維已經利用了自己和閻老師的矛盾,現在,閻老師已經把陳輝看成了不可招惹的流氓地痞了,否則,他絕不會如此謙卑地來此問候。

    “那我走了,陳輝,還有一件事,我索性和你說開了吧,你的事兒我會讓你滿意的,可我也希望你別再找我麻煩了,行嗎,陳輝,我求你了。”閻老師說著,拉住了陳輝的手,半跪在陳輝床前,幾乎哭出聲來。

    “閻老師,您錯了,我知道你的傷是人打的,但我絕沒鼓動別人這樣做,以前不是我做得,將來我也不會這樣做。現在這個樣子,並不是我希望看到的。”陳輝嘆了口氣,他明白,以後,事情不會草草結束,李維還一定會糾纏自己。

    “我想也不會是你,那伙人真敢下手,瘋了一般,差點兒打死我。陳輝,我想,你一定知道是誰干的,你和他們通融一下,別再找我麻煩了。昨天他們說,以後想打就打,這樣說來,我以後的日子還怎麼過啊!”閻老師終于哭出了聲,可見,他對昨晚的一切還心有余悸。

    “閻老師,我盡力,可我再次申明,這事兒與我無關。”陳輝知道,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便只好先這樣說著。

    “好,那就這樣,我請了假,先回家了。”閻老師就像一只斗敗了的公雞,霜打了的茄子,蔫頭耷腦,完全沒有了那天痛打陳輝時的威風。

    第三天,陳輝輸完液,開了些藥,堅持出院了。

    閻老師和尹老師一起結了賬,連同拿藥和住院一切費用,一共花了二百多,這相當于閻老師近三個月的工資。

    “陳輝是很懂事很有能力的一個同學,為了不給家里添麻煩,他最終也沒讓家里來人,從這一點來說你應該感激他,如果這事被捅到教育局,你不開除也得背個處分。”尹老師指著閻老師,很嚴肅地說道。

    “是,也多謝尹老師。”閻老師說完,便又回家休息去了,他的傷太傷他的自尊了。

    陳輝走進教室時,全班同學不約而同地鼓起掌來,令陳輝異常感動。

    雖然出了院,可陳輝的傷並未完全痊愈,脖子不能過分扭動,也不能進行其他劇烈運動,體育課之類的活動都不能參加。【愛書屋】

    下午便是一節體育課,陳輝和另兩個女生在操場西側的一顆大楊樹下見習,不一會兒,韓蕊也和尹老師請完假跑了過來。

    陳輝見韓蕊捂著肚子,臉色蒼白,知道韓蕊在壞事兒,他本想去問候一下,可沒法張嘴,怕韓蕊更加尷尬,便端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你喉嚨還痛嗎?”過了一會兒,韓蕊走過來,問陳輝道。

    “哦,沒大事兒了,養幾天就好了。”陳輝笑笑,慢悠悠地扭頭看了看韓蕊。

    兩個女生見陳輝的樣子,一邊學著一邊哈哈大笑。

    “死鬼,人家痛苦你們卻幸災樂禍,什麼人啊!”韓蕊看著兩個女子,故意嗔怒道。

    “怎麼,我們可沒笑你,你怎麼這麼激動啊?難道你們之間已經建立了某種不太一般的男女同學關系?”其中一個女生拉著長音,故意說了個定語很長的句子。

    “別胡說啊!拿人家的痛苦做笑料,討厭!”韓蕊瞟了一眼陳輝,那驚鴻一瞥的目光,令陳輝怦然一動,這光芒,可不是誰都能看到的啊!

    “還痛嗎?”韓蕊走到陳輝跟前,大方地問道。

    “不劇烈運動沒事兒,突然轉動會疼些,沒事兒。”陳輝笑笑,趕忙回答。

    “多注意些,你們男生好動,閑不住,離那些好動愛鬧的遠些,別讓他們踫到你。”韓蕊蹙著眉頭,看著陳輝,陳輝看著韓蕊那雙晶亮純淨的大眼楮,頓覺幸福無比。

    “沒事兒,你......”陳輝剛要說你也注意身體,可想到韓蕊的病痛是女孩子們的特性,便覺失言,趕忙停了下來。

    “怎麼?”韓蕊不解,覺得陳輝吞吞吐吐有什麼事兒。

    “沒事,我說你們女生有時也很調皮的。”盡管陳輝馬上轉移了話題,臉色還是紅了許多。

    “都這樣,好逗愛炸,人可不壞。”韓蕊看了看遠處的兩個女生,和陳輝說著。

    “行啊!韓蕊,騙假到這兒聊天調情來了。”中途休息,喬坤跑過來,壞笑著對韓蕊說道。

    “誰說是騙假,我本來有毛病嘛。”韓蕊很反感喬坤的說話方式,臉色立刻沉下來。

    “是有毛病,小病兒。”喬坤涎著臉,仍舊壞笑著。

    “真討厭!”韓蕊眉頭緊蹙,重重地罵了一聲。

    “你說誰呢?”喬坤見韓蕊真發怒了,臉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瞪著韓蕊問道。

    “說你呢,怎麼了?”韓蕊毫不懼怕,直視著喬坤那雙大而突出的眼楮。

    “你和他說說笑笑,調情逗鬧,和我就怒目而視,我怎麼你了?”喬坤指著韓蕊,大聲怒斥。

    “注意說話!看你什麼人啊!”韓蕊仍舊毫不示弱,她看見尹老師也已從那邊走了過來。

    “我什麼人啊?你說我什麼人啊?”喬坤越來越氣,往前湊著,指著韓蕊質問。

    “你是地痞無賴,什麼人,看你那德行!”尹老師一聲怒吼,把喬坤嚇一哆嗦。

    “她不上課在這里和人調笑你怎麼不管,只說我?”喬坤一幅無辜的樣子,對尹老師很不服氣。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