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417.第1417章 大聖道場

1417.第1417章 大聖道場

    諸王論戰,甚至可以說是代表了一個時代,從酆都大帝和古天庭的領袖口中,不難听出,即便是她們,都對“諸王論戰”十分在意。

    不久前那位完美女子曾說過,雖然孫聖有成為大聖的潛質,但是,諸王回歸後,每一位王,都有這樣的潛質。

    毫不過分的話說,每一位年輕的王,實力都不會比小天王弱到哪里去。

    也就是說……在未來的天地中,也許,古之大聖這樣的至高存在,可能不再稀缺,也許大聖將會陸陸續續的出世,每一位王,都會成為大聖。

    這確實稱得上是一個大時代了,超越九界當中的任何一界,也超越了任何一個時代。

    但是,從酆都大帝的口中,孫聖似乎听出,所謂的“最混亂的年代”遠遠不僅于此,也許“諸王論戰”,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他們在星空中橫渡,最後脫離了星空路。

    這種無需借助任何路線,直接橫渡星空,除了古之大聖,誰能做到?

    一路上,孫聖不再說話,而是靜靜地跟在酆都大帝的後面。

    這種星空橫渡,時間並不算太長,至少對于古之大聖來說,這樣的路途並不遙遠。

    但是對于一般的修士,即便是在聖者領域也很高成就的人,估計都要走上很長的時間。

    終于,他們來到了星空中的一角,來到這里之後,孫聖看到星空中有很多隕石碎片。

    這些隕石碎片,龐大無比,每一塊隕石都像是和月亮一般大了。

    甚至,有的隕石碎片上,還有建築倒塌的痕跡,證明著上面曾經有建築,有建築,就是說與生命存在過。

    最後,孫聖看到一些漂浮在星空中的小型大陸,這些小型大陸,像是星空中的島嶼一樣,寂靜的懸在這里,有的上面植被豐盛,有的則是有一片片遺跡,但都是倒塌的。

    “這是哪?”孫聖不禁問道。

    “一座古老到不知道幾何歲月中的大道統,可惜不知道在什麼年代崩塌了。”酆都大帝說道。

    孫聖心中震撼,古老年代的大道統,甚至連古之大聖都不知道年代幾何,足以可見距離現在多麼遙遠了。

    這樣的一座大道統,竟然在星空當中懸浮,但又是因為什麼崩塌的呢?

    對此,孫聖覺得自己不必要了解,因為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未解之謎實在是太多了,即便是他成為大聖,也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破解這些未解之謎。

    孫聖看到了許多懸浮的大陸,甚至有些地方,被強大的力量守護著,隱約中可以看到,上面有一些古老年代的遺跡。

    “大帝,當年你們和兩大道統的領袖都去了星空中的一個地方,莫非就是這里嗎?”孫聖忍不住問道。

    酆都大帝沉默,沒有說話,但也等同于默認了。

    這里太神秘了,神秘到連古之大聖都來探索,可以想象這里多麼有價值。

    最終,酆都大帝帶著孫聖出現在一塊殘破的大陸上方,這里像是被孤立的一樣,存在于一個角落當中,同樣有神秘的力量守護著。

    這是一種古老的大聖秩序,即便是過去了這麼多年,依然存在,讓一般的生靈無法靠近,只有大聖可以出入其中。

    正如酆都大帝所說,這是隱藏在星空角落中的一座大聖道場,在浩瀚星空當中,要找到這個地方,在沒有任何坐標的情況下,不知道要耗費多少年月。

    故此,古往今來,找到這里的人少之又少,酆都大帝也是上次來的時候,陰差陽錯的發現。

    “牽著我的手。”

    酆都大帝說道,很主動拉起了孫聖的手,而後帶著進入到了這座大聖道場當中。

    古代大聖的秩序守護著這個地方,孫聖他們進來之後,立刻便感應到了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擠壓過來,要把人撕碎。

    即便是肉身成聖,都抵擋不住這種力量。

    酆都大帝嬌喝一聲,一揮手,同樣有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飛出,那種力量,讓孫聖心中一動,因為他看到了無數的聖紋從酆都大帝體內飛出。

    那是一種截然不同的聖紋,連成一片,感覺每一道聖紋,都像是壓縮到極致的星辰一樣,蘊含著恐怖的力量。

    毫無疑問,這是聖體法,但卻是孫聖沒見識過的聖體法力量,酆都大帝已經不知道將此法修行到了什麼地步,駭人听聞啊。

    難道說,肉身成聖之後,聖體法還能繼續成長嗎?

    孫聖驚愕,他一直以為,肉身成聖已經是聖體法的終點了,看來沒這麼簡單。

    最終,酆都大帝體內,突然飛出來一件兵器,那是一口奪目的神刀,具有聖體法的力量。

    這應該是聖體神兵了,和孫聖體內的聖道王劍如出一轍,看來不同的人修煉聖體法,蘊養出來的聖體神兵也是不一樣的,酆都大帝的聖體神兵,是一口奪目的神刀,開天闢地,無所不能。

    神刀落下,劈開了籠罩著這里的大聖秩序,最後,酆都大帝帶著孫聖,降臨到了這座大聖道場之內。

    ……

    古老的氣息,迎面撲來,但卻夾雜這一種神聖的波動。

    不愧是大聖道場,這里是孫聖見過的所有修行之地當中,堪稱最極品的。

    古老的大岳聳立,光禿禿的,但卻是放著聖光,這里的一草一木,都具有不可思議的靈性,即便是一株草,都能化作沖天的劍氣。

    酆都大帝顯然已經來過這里了,並不停留,帶著孫聖往前走。

    “開!”

    孫聖張開了右眼,眼球中神秘秩序涌動,在讀取這個地方的神奇。

    即便這里是大聖道場,被古老的大聖秩序守護,但孫聖依然讀取到了不少的訊息。

    他發現了一些神奇,這座大聖道場內,看似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神聖祥和,但實際上,整個大聖道場內的所有神機,都在暗暗的朝著一個地方匯聚。

    那個地方,估計就是酆都大帝要帶他去的地方了。

    “恩?你的這對眼楮,是哪來的?”就在這時,酆都大帝忍不住回頭問道。

    “額……”孫聖稍作猶豫,說道:“其實我也說不太清楚,我在禁忌長河中飄蕩了十年,醒來之後,這雙眼楮已經在了,至于是怎麼來的,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

    酆都大帝沉默了一下,說道︰“這是一對很不一般的眼楮,至少,連我都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