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429.第1429章 霸道出擊

1429.第1429章 霸道出擊

    “你的朋友們就在前面了,在這之前我先提醒你一句,不要意氣用事,在這個地方,沒有絕對的道理,更沒有絕對的秩序。 ”準提真君說道,而後揚長而去。

    孫聖不禁皺眉,準提真君是大道統的人,在他的印象中,這些大道統的人何時顧忌過這些?

    但現在,連準提真君都說出了這樣的話,更是讓孫聖覺得這座星空要塞不簡單,只怕比他之前去過的任何地方都要復雜。

    孫聖朝著一個地方走去,這里是一個小型的行宮,建築十分古老,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只是古老而已,甚至有些陳舊了。

    孫聖邁步走了進去,很快的,看到了一些人,而這些人,都是來自古地的人,一個個傷痕累累,全都掛彩了,甚至有幾個人,重傷垂死,眉心中元神之光快要熄滅了。

    “小聖王!”

    孫聖出現,立刻讓這些人驚呼一聲,同時眼中流露出了喜色。

    這時候,孫聖看到了琴無涯,他同樣重傷,倒在一邊,元神之光若隱若現,像是要快熄滅了一樣。

    而此刻,帝小曼正在給他療傷,但是琴無涯傷得太重了,眉心被人擊穿了,想要治好這樣的傷勢談何容易。

    “孫聖,你總算是回來了。”諸葛果走了上來,一臉擔憂之色,她們一直都很掛念孫聖的安慰。

    “老哥,快來幫忙,我穩不住他的傷勢了。”帝小曼說道,畢竟她不懂得什麼療傷秘術,只能穩住琴無涯的傷勢而已。

    孫聖二話不說,走上前去,施展生字卷,碧綠色且蘊含著強烈生機的霞光彌漫出來,最後集中向了琴無涯的眉心當中,血肉在以飛快的速度愈合著。

    與此同時,琴無涯眉心中的元神之光,也穩定了下來。

    接下來,孫聖也沒有閑著,還有其他和琴無涯受傷一樣重的人,孫聖也不管認識不認識,全都一一用生字卷幫他們治療,助他們解決了眼下的危機。

    如若不然的話,這些人必死無疑,才剛來到這里,就這麼死掉,實在是要多窩囊有多窩囊。

    而且這個時候,孫聖注意到了盤坐在不遠處的甦菲,甦菲很是虛弱,像是體內所有的神性精華都喪失干淨了一般,皮膚也不再晶瑩剔透,而是呈現出一種蒼白的狀態。

    孫聖神目開合,立刻就洞悉了,甦菲體內的斬仙飛刀不見了,這東西可以說是甦菲的命根子,對她來說極為重要,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而且此刻甦菲的狀態,恐怕也和失去了斬仙飛刀脫不了干系。

    “誰來跟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孫聖語氣平靜的說道,但是,隱藏在話語背後的冰冷,所有人都感覺的出來。

    “我來說吧。”帝小曼說道,當即,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全都說了一遍,包括他們如何受到打壓,是誰擊傷了琴無涯,以及甦菲體內斬仙飛刀被剝奪的事,全都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孫聖越听臉色越冷冽,事情的大概經過,他基本上算是了解了,是他們想要進入一座道場觀摩,結果非但遭到了拒絕,而且還被打壓。

    更過分的是,有個叫南宮尊的青年,剝奪了甦菲體內的斬仙飛刀,佔為己有。

    听完這些之後,孫聖沉默了下來,沉默的有些嚇人,即便是和他距離比較近的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發自靈魂的顫栗。

    “沒人管嗎?”孫聖即便是猜到了一些可能,但還是忍不住說道。

    “這便是這里的規矩,強者為尊的規則,在這里幾乎放大了十倍,如果沒有實力,甚至連上戰場的資格都沒有,不入戰場歷練,我們就永遠不能凝聚出戰氣,永遠會被甩在後面。”劍璇璣說道。

    “我們這個時代的人,來到這里之後,幾乎全都被打壓了,這似乎是他們默許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考驗吧!”諸葛果嘆了口氣說道。

    “就算是考驗,也未免太過分了,簡直不給人留活路。”一位古地天才氣憤道。

    “唉……恐怕這就是戰場上的規則,沒有實力,連活下去的資格都沒有,太殘忍了。”一名少女說道,嚶嚶而泣,很後悔來到了這里。

    “對了,小天王他們就沒有受到這種待遇嗎?”孫聖突然問道。

    “他們自然沒有,小天王是新時代的王,既然身為王,就有王的特權,其他人不敢對他怎麼樣,甚至很多人都對其很恭敬。”帝小曼不服氣的說道。

    孫聖沉下臉來,心中的冰冷更加嚴重。

    當下,孫聖想也不想,站起身來,道︰“他們不是說不容許我們靠近那座道場嗎?那我偏要過去看看!而且倒要看看另一個時代的人,有什麼三頭六臂!”

    他這般一說,很多人都精神振奮,孫聖來了,他要出手了,現在他們只能指望孫聖給他們出口氣了。

    這個少年,曾經打敗了身為“王”的小天王,是一位真正的無冕之王,人們對它有種百分百的信任,現在看到孫聖有所行動了,自然精神振奮。

    而諸葛果、帝小曼和劍璇璣等人則是沒有勸阻,她們知道,事到如今,孫聖必須要出手,不然的話,斬仙飛刀奪不回來,這樣的至寶,絕對不能被外人得到,那是屬于甦菲的東西,必須要搶回來。

    當下,一眾人浩浩蕩蕩,整裝出發,再次朝著那座宏偉的道場走去。

    這一行人,差不多有數百,並非全都是聖庭的人,還有來自古地其他勢力的天才,但基本上都和大道統沒什麼關系,但凡是來自天道神盟和古天庭的年輕人,全都受到了特別的對待,並沒有被打壓。

    被打壓的,只是他們這些普通人可以。

    而沿途中,倒是也驚動了一些人,畢竟數百人氣勢磅礡的朝著道場飛去,想不引人注目都很難。

    “咦?這不是之前剛被送來的那一批人嗎?才剛剛挨了教訓,他們這是又要做什麼?”一些要塞的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好奇道。

    “剛剛被打壓了回來,又想作亂嗎?”

    “哼,真是一群被打不改的賤骨頭,還不死心,想要進入那座道場嗎?”有人低低的冷笑道,充滿了幸災樂禍之色。

    “那做道場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去得了的,我們在這里修行了百年了,現在都不能進入那里,那可是真正的絕代天驕才能出入的地方。”

    一時間,不少人起了看熱鬧之心,不久前古地的這一批人,被打壓的十分慘重,甚至被打壓死了好幾個。現在,他們有氣勢洶洶的沖上去,很多人都想看看這新時代來的人,倒底有多倔,到底被打壓到什麼程度才會甘心。

    很快的,那座磅礡的道場就在眼前,孫聖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座道場,忍不住嘖嘖稱奇。數座高山籠罩著一座道場,里面有諸天星斗,這座道場絕對不簡單,可能是大聖道場,即便是里面沒有大聖道果,但在此修行,也能給人巨大的幫助。

    “就是這里!”人們說道。

    “走!”

    孫聖說道,他並未走在前面,而是被人群簇擁在最中央。

    這里有一灘灘血跡,這些血跡,正是他們不久前留下的,不久前他們在這里遭到了慘烈的鎮壓,死傷慘重,有許多人,更是當場被打死了。

    但是現在,他們不怕,有了仰仗,此刻氣勢沖沖的朝著那座道場走去。

    三座高山矗立在面前,高不可攀,這是道場的入口,但是卻被三位要塞中的高手鎮守著,他們是上個時代的人,強大的嚇人,讓古地中的許多天才都望塵莫及。

    這些古地的天才,基本上都是仙王領域,而三座高山上的三人,全都是聖者行列了,也只有劍璇璣、帝小曼等人等與之相提並論,但也只能打個平手而已。

    “恩?又是你們?”三座高山上,那三名男子全都睜開了眼楮,俯視著下方的古地眾人,冷笑道︰“教訓你們教訓的還不夠嗎?真是一群賤骨頭,又跑到這里來找死嗎?”

    “我們這邊真正的強者來了,你們下來受死吧!”一位古地的天才很不客氣的說道,冷視著高山上的三個人。

    “呵呵呵,膽子變大了不少嘛,不久前,你們之中也有自命的不凡的強者出來,不過還不是不堪一擊,你們太弱了,根本不配走進這座道場。”高山上,那人冷冷的說道。

    但是,說話間,其中一人還是從上面走下來了,身形幾個閃爍,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但是,只有一人走下來,另外兩人,全都是一臉冷笑的站在上面,像是在看熱鬧一樣。

    “哼,你們這個時代,強者太少,除了那個名叫小天王的男人,真正的強者,我並未看到多少,至于你們……更是土雞瓦狗之輩而已。”那名男子冷笑道,大踏步而來,十分干脆,出手就要鎮壓面前的這些古地人。

    “嗖!”

    但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一道銀光閃閃的戰矛飛了出來,那不是真正的兵器,而是一種法則顯化,有銀黑色的聖紋纏繞在當中。

    “還敢先出手,找死!!”那名男子呵斥道,掌心中,無上神通凝聚,同時身上的古老戰氣沸騰了起來。

    “噗!”

    但是,這絲毫不能阻攔那根銀色戰矛,戰矛勢如破竹一般,粉碎了這名男子的神通,同時鑽透了他的護體戰氣,當場洞穿,直接被釘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