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444.第1444章 道德綁架

1444.第1444章 道德綁架

    “開門!”城牆下方,妙欲菩薩說道。

    所謂的開門,實際上是打開星空要塞周圍的守護,裂開一角,讓他們進去。因為這座星空要塞當中,根本就沒有城門。

    “真的是他們,不過怎麼乘坐著域外皇族的戰車而來,莫非有什麼企圖?”有人這般說道,言語冷冽。

    這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這些人都和佛教有仇,彼此針對,故意不想讓和佛教有關系的人好過。

    “真有企圖的話,會這麼明目張膽嗎?”有人反對他,心里都很清楚,這是有人故意找茬。

    而這時候,一名須發皆白的老嫗站了出來,慈眉善目,看上去很平易近人,她朝著城牆下望去,道︰“那輛戰車……可是域外皇族的戰車?怎麼會在你們手中。”

    孫聖將戰車收了起來,道︰“我們在戰場上,遇到了域外一位皇族的近親,將其擊殺後,繳獲過來的,暫時充當代步的工具。”

    “什麼!”

    此言一出,城牆上一些人驚訝,尤其是年輕人,此刻都露出了驚異之色,看著孫聖,眼神當中充滿了不相信。

    域外皇族都很強大,這一點他們深刻的知道,即便是一位皇族的近親,實力也高深莫測。但孫聖說他們擊殺了一位皇族的近親,這打死他們都不相信。

    他們在要塞中待了這麼久,尚且沒有遇到皇族,連皇族近親都沒遇到過。

    而這個少年,剛上戰場,竟然說他斬殺了域外皇族的近親,他們怎能相信?

    “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有人惡語相加,不管這件事是真是假,他們都是一百個不相信。

    “有戰車為證,試問域外皇族會無緣無故的把戰車送給我們?”孫聖冷笑道。

    隨手,他伸手一抓,紫府中一具尸體,被劈成了兩半,赫然是他擊殺的那名叫武坤的域外年輕高手,而後朝著城牆上方丟去。

    守護裂開一角,那名老嫗出手,將這具尸體抓了過來,仔細檢查了一下,道︰“沒錯,的確是域外血脈,這是一個域外的年輕高手,不過是不是皇族,就很難確定了。”

    “域外的尸體出入戰場沒問題嗎?”有人這般問道。

    “恩,如果是尸體,沒有生機,戰場上的秩序是不會阻攔的。”那名老嫗說道。

    武坤被確認為是域外人,已經被擊殺了,只不過他的一切都已經消亡,連身上的戰氣都消失了,故此,他們也只能確定是域外人,並不確定是不是皇族。

    “那輛戰車送上來讓我等檢查。”此刻,老嫗再次說道。

    孫聖眉頭一皺,不過也沒辦法,為了證明其清白,只能這麼做了,將那輛晶瑩剔透的戰車送了上去。

    那名須發皆白的老嫗將這輛戰車接住,仔仔細細的檢查,確實沒有什麼嫌疑。

    “放行吧。”最終,老嫗說道。

    孫聖等人躍過了城牆,最終回到了要塞當中,而那名老嫗,也把那輛域外皇族的戰車送了回來,這是孫聖的戰利品,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也不可能剝奪。

    “走了,我們回去吧。”妙欲菩薩說道,而後看向其他人︰“不好意思各位,勞煩你們白跑了一趟。”

    說著,孫聖等人便已經準備回到要塞當中去了。

    “等一下。”就在這時,一名老者走了出來。

    這名老者,赫然是和佛教有不少過節的那個人,此刻突然叫住了孫聖他們,眼神凝重,死死的盯著孫聖,仿佛要把孫聖看透一樣。

    “干什麼?”孫聖問道,這老者的眼神,仿佛是他在看怪物一樣,讓孫聖很不自然。

    “我得到了一條消息,是關于你在戰場上的表現,有人說,你可以完美的吸收戰氣。”這名老者說道,語出驚人,震動了周圍每一個人。

    “什麼!”

    “完美吸收戰氣!這怎麼可能!”

    果不其然,這句話,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的人沒有不震驚的,紛紛看向孫聖,覺得匪夷所思,每一個人,幾乎都像是看怪物一樣。

    完美吸收戰氣,他們從未听說過,也沒有見過,即便是域外人,也做不到。

    “這件事,我也很好奇。”孫聖說道。

    他承認了,這件事沒什麼好隱瞞的,而且也隱瞞不住,因為當初他融合戰氣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

    “說!你到底是怎麼做到,是什麼讓你能完美的融合戰氣,必須交代清楚。”那名老者喝道,甚至用的是質問的語氣。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道︰“我能完美的融合戰氣,這件事兒……犯法嗎?”

    聞言,老者臉色陰沉,但卻搖了搖頭。

    “那我憑什麼告訴你。”孫聖不禁冷笑道。

    確實,雖然孫聖可以完美融合戰氣,讓很多人震驚,但這也不能說明什麼啊,即便是別人做不到,但孫聖也沒觸犯什麼罪過啊,這老者為何要用一種質問的語氣?

    “請問你是在審問犯人嗎?孫聖能完美融合戰氣,又不是什麼罪過。”妙欲菩薩也說道。

    那老者臉色微微難堪了一下,道︰“剛才是老朽太激動了,但是……他必須要如實交代其中的原因,這件事關系重大。”

    “沒錯,如果真的可以完美的融合戰氣,那要塞中的人,每一個實力都會得到飛速的提升。”這時候,那位慈眉善目的老嫗也站出來說道。

    一時間,人們眼熱起來,完美融合戰氣啊,想想就讓人覺得興奮,如果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完美融合戰氣,毫無疑問,要塞中的每一個人,都能得到巨大的好處。

    “你是否修行了什麼秘術,老老實實交代,這關乎要塞中的大局勢。”那名老者語氣嚴肅的說道。

    孫聖眼神冷冽,說道︰“秘術?這跟什麼秘術沒有關系,能完美的融合戰氣,這件事連我自己也不清楚,也可能是體質的原因。”

    “你胡說!”這時候,人群中有一些人很激動,是那些年輕人,其中還有那些在戰場上搶奪孫聖戰氣的人,此刻激動道︰“你分明是藏私,趕快老實的交代,故意隱瞞實情,信不信定你得罪!”

    這一下,孫聖的眼神更冷了,沒有說話。

    帝小曼則是憤憤不平︰“你們是在說笑話嗎?只因孫聖與眾不同,就要定他的罪,這也太不講理了。”

    “如果他真的懂得什麼秘術,卻故意隱瞞,完全是拖延了眾人的發展,這還不算有罪嗎?”一名年輕人冷笑道,正是不久前在戰場上搶奪孫聖戰氣的那個人。

    “這種說法,未免太強詞奪理了。”諸葛果氣呼呼的說道,她覺得這些人,完全是在刻意找孫聖的麻煩。

    “喂,你最好趕快說出來,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那名青年說道。

    一時間,劍璇璣、諸葛果、帝小曼、軒轅太子和青牛等人全都是怒火中燒,這未免太不講理了吧,這幫人完全就是無理取鬧,故意找麻煩。

    孫聖則是冷冷的盯了這些人一眼,道︰“說什麼?我會和一群跳梁小丑說三道四?滾!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麼東西。”

    “你……”

    這些年輕人全都面露惱怒之色,義憤填涌,他們所在的時代,比孫聖他們還要超前,而且能進入要塞中,自然是各個時代中精英中的精英,都是天驕之輩,單輪修道成就,他們自問不遜色于任何人。

    驕傲如他們,卻被人這麼呵斥,實在是打心底里憋屈。

    “想要以此定我得罪?虧你們想得出來,這不符合任何規矩,不要以為找了一群人模狗樣的家伙擋在我面前,就想逼我就範。”孫聖冷笑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那名老者不禁臉色一黑,開口說道,感覺這個少年是在罵他。

    “我勸你們還是省省吧……”這時候,妙欲菩薩開口說道︰“你們這番舉動,跟故意刁難有什麼區別?孫聖不管修行了什麼秘術,那都是他自己的,就因為你們的一己之私,就要別人交代自己的隱私,回去問問你們身後管事兒的人,這合乎規矩吧?就算對待敵人,都沒有人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這一番話,讓那些剛才開口喝問的人臉色都不好看。

    確實,其實很多一部分人覺得這樣很過分,這個少年能完美的吸收戰氣,確實讓人不可思議。

    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必須要他交代出底細來,即便是他真的修了什麼秘術,別人也沒那個權力要求他就範。

    雖然剛才那名老者的話說的義正言辭,說什麼為了所有人的發展,要求孫聖全盤托出,但這句話怎麼听怎麼像是道德綁架。

    孫聖冷眼掃視著這些人,內心不禁冷笑。

    他看出來了,剛才說話的人,幾乎全都是和佛教有些仇怨的人,他們就是在故意拿這件事兒做文章。

    “一群跳梁小丑。”孫聖冷笑道。

    這句話,可以說是明明白白的連同著那名老者一起罵了。

    “小崽子,囂張也要有個限度。”那名老者冷冰冰的說道。

    “是有人在對號入座嗎?”孫聖則是漫不經心的笑道,而後一轉身,看都不看這些人,準備離開。

    “我看這件事兒,還是需要調查一下,不管是否是個人原因,都要查清楚,畢竟關系重大。”這時候那位慈眉善目的老嫗再次說道。

    顯然,他們並不準備放棄,依然想要查出孫聖的底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