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461.第1461章 半王隕

1461.第1461章 半王隕

    這是一股巨大的壓力,七顆黑暗星辰,壓在了孫聖的頭頂之上,被孫聖一只手托舉著。

    此次,孫聖的雙腿沒入了地下,難以想象這股壓力究竟有多大。如果是在外面,這樣的手段,絕對造成大規模的破壞。

    這一刻,孫聖也不得不承認,朗翌晨確實很有實力,這一次,他雙手全都動用了。

    天外玄光化作了一對晶瑩剔透的拳套,覆蓋在他的手臂上。猛然間,孫聖發動了狂暴的攻擊,亂拳轟出,拳拳威力驚人。

    “轟”的一聲巨響,一顆黑暗星辰被打爆,可怕的力量爆發,卻沒有席卷出去,而是被孫聖一拳將其震散了。

    “轟!”

    “轟!”

    “轟!”

    “轟!”

    緊接著,一顆又一顆的黑暗星辰炸開了,在承受了孫聖可怕的拳頭之後,轟然粉碎。

    “殺!”

    孫聖大喝一聲,神勇無敵,長發倒豎,直接震碎了所有的黑暗大星,而且這一次他采取了主攻,直奔朗翌晨而去,左眼掌時空,他帶動一股時空之力,沖了上去。

    這是一種極速,一種比極字卷都要驚人的速度,就像是瞬間移動一樣。

    因為這一次,孫聖動用的不是速度,而是時空的力量,瞬間抵達,宛如穿越時空而行一般,眼楮所能望到的地方,一瞬間就出現在了那里。

    孫聖一拳筆直的轟了上去,沒什麼花哨的動作可言,直截了當。

    “該死!”

    朗翌晨咬牙,同樣一掌拍了上來,掌心之中,一顆星球凝聚,這是拍星掌,是久遠的年代屬于星空大聖的手段,能一掌拍碎大星。

    “轟!”

    拳掌踫撞,爆發出無量神威。

    那只被天外玄光覆蓋的拳頭,直接一拳擊碎了朗翌晨掌心中的星辰,拳頭去勢不減,“噗嗤”一聲,朗翌晨的一條手臂被孫聖硬生生的轟斷了。

    “啊!!可惱!!”

    朗翌晨被重創,這種恥辱,讓他大吼起來。

    他是一個曾和真正的王交手的大高手,結果今日,面對一位非王的少年,他竟然遭遇了這種重創。

    此時此刻,朗翌晨簡直是瘋狂的,他鼓動了最強的神力,動用了自己最強的法,一片大宇宙的秩序包裹著他,像是置身在一片星空當中一般,周身上下,都有星球纏繞在他身上。

    朗翌晨儼然化作了真正的星空執法者一樣,舉手投足間,大宇宙的秩序轟天碎地,可怕無比。

    孫聖進入到了這片星空中與之交手,根本無懼,按道理說那是別人的領域,進入其中,深受其害。

    但是,《長生經》的力量根本不忌諱這些,不管是身在任何的領域當中,都始終保持著超脫,超然世外,不受影響。

    不得不說,朗翌晨很強,在孫聖動用了《長生經》的力量後,依然與之大戰了十幾個回合。

    “噗!”

    最後,孫聖一拳擊穿了朗翌晨的胸膛,讓朗翌晨吐血,這位驕傲的半王,喋血當場。

    “怎麼……可能!莫非你是王!!”朗翌晨驚呼道,徹底臉色大變。

    “砰!”

    孫聖一把拽住了朗翌晨的零一條手臂,用力一扯,血雨紛紛揚揚的飄灑下來,另一條手臂也被撕扯下來了。

    這樣的重創,朗翌晨必敗無疑,雖然到了這種境界,修復肉身對他們來說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孫聖也得給他那個時間修復啊。

    他得理不饒人,在一番瘋狂的攻擊之後,朗翌晨慘叫,被轟碎了下半截身軀。

    “不!!”

    不遠處,那名美貌的女子看的吃驚連連,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猶如置身在噩夢中一般。

    朗翌晨竟然敵不過這個少年,這個可以和真正的王大戰的男人,如今竟然遭遇了慘敗,這讓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不久前的驕傲,蕩然無存,因為她完全沒有料到,這個少年會強大到這種程度。

    明明他是煉體者,明明肉身在這里遭到了極端的壓制,為何還會這麼強大?這是個妖孽嗎?

    ……

    而半山腰處,一眾人更是驚訝的瞠目結舌,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他們同樣無法相信,朗翌晨會敗的這麼慘烈。明明就是一個敢向王權挑戰的男人,和真正的王大戰都沒有敗下陣來,怎麼眼下會敗給一個少年。

    這少年的骨齡,才一百來年啊,在碩大的修道界中,這樣的年紀,都有多大的成就?成為聖者的機會都很渺茫。

    但是這個少年,卻強大到令人忌憚,連身為半王的朗翌晨都不是對手。

    “怎麼回事?這個少年莫非是……王!”

    “不可能!他沒有王印,王印是無法隱藏的,如果是王,我們早就該看出來了。”

    “朗翌晨身為半王,竟然不是他的對手,就算這少年不是王,也具有王的實力了吧?”

    這些人驚呼道,無法想象的震驚,覺得匪夷所思。

    王,那都是最強大的存在,竟然有人真的能做到和他們並駕齊驅嗎?很多人都覺得難以相信。

    ……

    而山頂之上,朗翌晨的敗局已經注定,他的肉身幾乎完全炸開了,被孫聖一拳釘殺在地上,口吐血沫,幾乎沒有人形了,被打到體無完膚。

    “你……”

    朗翌晨想要說話,但結果,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孫聖看著他搖了搖頭,半王終究是半王,不能和真正的王相比。

    朗翌晨之所以被稱之為半王,那是在他那個時代所發生的事情了。也許他和那個時代的王競爭過,沒有敗下陣來,這成為了他的驕傲。

    但實際上,當時他所在的那個時代的王是否成長到圓滿還不一定呢。

    就和小天王一樣,小天王的終極神力沒有圓滿,所以孫聖能擊敗他,但如果小天王的終極神力圓滿了,想要擊殺他,無疑會費上很多力氣。

    再加上《長生經》的力量何其霸道,能擊敗真正的王,更何況是像朗翌晨這樣的半王了。

    “想走?”劍璇璣看向了那名美貌女子。

    這名美貌女子看到了朗翌晨慘敗,知道自己呆下去危險了,故此想也不想,轉身就奔山下而去。

    劍璇璣抬手一指,那口神聖的月輪飛了上去,“噗嗤”一聲,果斷的斬下了那名美貌女子的脖子,將其擊殺在原地。

    ……

    另外一邊,孫聖已經制伏了朗翌晨,封仙術作用在其身上,將他徹底的封印。

    封仙術現在孫聖已經修行到了圓滿,隨便一出手,都可以封禁四方,如果條件允許的話,封印真君也不在話下。

    “你……有本事你殺了我!”朗翌晨說道,實在無法承受這種屈辱,恨不得死過去。

    驕傲如他,被人稱之為半王,甚至有種王之下他最大的感覺。而朗翌晨自己則是覺得,自己不遜色于真正的王。

    但是現在,他卻被人打的體無完膚,不但敗下陣來,更是成為了階下之囚。

    “放心,殺你是肯定的,不過在殺你之前,貢獻出你的一切法。”孫聖說道,抓向了朗翌晨的元神。

    “你……”

    朗翌晨惱怒,這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不過他並不慌張,即便是現在不能反抗,但他的紫府之中有封印,即便是真君,都無法佔取他的元神。

    但是,就在這個想法生出的同時,朗翌晨慌了,孫聖一只手探進了他的紫府中,即便是封印,都阻擋不住他的手掌,頃刻間進入其中,將他的元神抓住。

    “怎麼會這樣!”朗翌晨內心狂呼,難以置信。

    孫聖竟然可以無視其封印,直接對他下手了。

    當然,他不知道,那是天外玄光的原因,天外玄光可以無視任何禁制,甚至是封印。

    《長生經》的力量,至神至秘,即便是孫聖修煉有這部經書,但也無法了解其中的力量。

    最終,朗翌晨的元神被抓了出來,孫聖強行剝奪了元神中的一切法,拋卻了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最終,將完整的“星空寶典”留了下來。

    “不!!”

    朗翌晨在大叫著,但卻無可奈何,根本反抗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法被剝奪走了。

    最後,孫聖很干脆的斬掉了對方的元神,將其尸體從山頂上扔了下去……

    這位驕傲的半王,何其風采奪目,此刻冰冷的尸體從山上滾下來,在一眾人復雜的目光下,半截尸身摔在了半山腰處,讓那些和他來自同一個要塞的人,心中惶恐到了極點。

    “真的死了!朗翌晨竟然被人擊殺在了這里。”

    “回到要塞之後,這一定是個大新聞,一位半王,被另一個要塞的人給殺了,而且還不是一位王動的手。”

    “可悲可嘆,何其驕傲,何其光芒奪目的一個人,干嘛要去招惹那個少年?”

    “也許正是因為朗翌晨太驕傲了,才打了眼,看走眼了自己的對手,遭遇了此番劫。”

    這些人唏噓感慨道,覺得無言以對,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自己的震驚。

    ……

    而此刻,山頂之上,孫聖則是帶著劍璇璣和青牛去向了一個地方,越往那邊走,《死人經》的經文就越是躁動,這不禁讓孫聖懷疑,《死人經》肯定和《不死仙經》有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