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守望者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守望者

    孫聖瞬間一個機靈,一瞬間想到了很多,這名老者給他看的,是自己所在的世界和域外那片世界的輪廓圖,竟然是這般的,就像是一個陰陽圖,劃分兩域,這兩域,分別代表了兩個世界。

    這還是孫聖第一次听說。

    “而所謂的黃金域……就是這里。”老者繼續說道,指著陰陽圖中那“s”形的分割線,似乎是自成一體的。

    “這條黃金分割線,就是黃金域,世上有三大世界。”孫聖驚異道,難以想象。

    “不,確切的說,是兩大世界,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老者說道︰“你們口中所說的域外,是第一世界,而你所在的天地,為第二世界。”

    孫聖沉默不說話,因為這個信息實在是太震撼了,無法用言語來形同。

    “所謂的第一世界,是指域外,也就是說,域外的那片天地,是最先誕生的嘍?”孫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說道︰“而我所在的天地,誕生自之後。”

    “恩……可以這麼說。”老者點點頭說道。

    “可我還是很不明白,這兩個世界……好吧,其實我有一肚子疑問,但是不知道從何處問起。”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第一世界、第二世界,這些信息量太龐大了,讓孫聖一時間無法回過神來。

    “你想問兩界大戰的事情?”而這位老者則像是看透了孫聖,此刻笑眯眯的說道。

    孫聖點點頭,如果真的分為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那這兩個世界大戰一定得有原因的吧,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發動戰役。

    老者說道︰“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大戰,持續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從老夫的祖輩開始,這兩界就已經在交手了。至于大戰的原因,涉及到了一樁禁忌,而這一撞禁忌,關乎到兩個大世界的生存……”

    說到這里,老者欲言又止,看著孫聖,說道︰“少年,你能找到這里,老夫能告訴你的只有這些了。”

    孫聖點點頭,內心中波瀾起伏,了解這些,對他來說已經夠震驚了。

    他也不會指望這老者告訴他太多,告訴他天地中的真相,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那麼……黃金域是什麼意思?”孫聖再次問道。

    黃金域,就是他現在所在的這片天地,這個世界到底是因何存在的?孫聖搞不清楚。

    還有這名老者額頭上的印記,似是代表了什麼,因為他之前觀察那小山村中的人,幾乎每個人額頭上都有這樣的印記,即便是剛出生的嬰兒,也有這樣的印記。

    看樣子,這種印記,應該是他們這片天地間的生靈天生的,代表了某種東西。

    老者笑著說道︰“黃金域是特殊的存在,它區別于兩大世界之外,是獨立的,而這片天地的人,被稱之為守望者。”

    “守望?”

    “不錯,意思就是監督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老者說道︰“知道你們第二世界中誕生出來的年輕的王嗎?實際上,那是守望者賦予他們的榮譽和能力,換言之,第二世界的王,是守望者選拔出來的。”

    今天听到的這些消息都太過驚人了,孫聖感覺自己的腦子都不夠用了一樣。

    守望者,這個詞听起來感覺十分特別,這片天地的生靈,竟然是在監督兩個世界,到底意欲何為,有什麼目的嗎?

    而且,他所在的那個世界的王,竟然和守望者有關系,是守望者賦予他們的能力。

    孫聖之前听說小天王繼承王的位置的時候,古地中有一批神秘的生靈降臨,為小天王加冕。

    也就是說,當時出現的那批神秘生靈,就是黃金域的人。

    “我想知道,黃金域中的守望者,到底是什麼存在,為什麼要監督兩界。”孫聖問道。

    老者說道︰“這是我們的職責,自我們誕生之日起,這是我們族人的使命,沒有為什麼,沒有目的。”

    “這麼說……你們能洞悉兩界的所有事情?”孫聖道。

    “是的。”老者點點頭,而後看向孫聖,依然洞悉了他的想法,道︰“我只能告訴你你們天地的事情,第一世界的事,老夫不能向你透漏半點,這是規矩。”

    孫聖點點頭,而後再次問道︰“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大戰,你們守望者是站在哪一邊的?”

    通過一些了解,孫聖知道,黃金域的守望者,都很強,他們可以賦予第二世界的王一些特殊的能力。如果守望者相助第二世界,將是一大強大的助力。

    但如果他們站在第一世界那邊,那對他們而言,簡直就是災難性的。

    老者說道︰“我們是絕對中立的,我們的種族是特殊的存在,肩負著你們無法理解的使命,守望者一族看遍了世間浮沉,時代消亡,我們不會插手任何的大戰,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在不同時期,我們會偏袒與某一方,但也僅僅是提供一些幫助而已,絕不會為其出手。”老者說道。

    孫聖皺眉,道︰“那麼這一次,你們偏袒與哪一邊?”

    老者笑道︰“我們賜予了你們那個世界‘王’的能力,這還不夠明顯嗎?至少在短時間內,守望者會站在你們這一邊。”

    短時間內……

    老者給了孫聖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也就是說,他們不僅僅不會幫助第二世界,未來,說不定還會偏袒與另外一邊。

    守望者……這到底是一批什麼樣的生靈,他們到底存在了多久了,充滿了神秘。而且他們這一族的使命是誰下達的?監督兩個世界,這可謂是極大的眾任啊。

    “走吧,你能進來一次不容易,老夫帶你領略一片這片天地,但是……你不能告訴任何人黃金域的秘密,老夫要你立下道誓。”

    “恩!”孫聖點點頭,他也很想在這片天地走走,領略一下這片天地有何不同。

    接下來,這名老者踏步虛空,腳步踏過之處,都有一條條神秘的秩序交織成大道。

    孫聖跟著這名神秘老者往前走,他們很快的離開了這個地方,出現在另外一片區域。

    孫聖以神目掃視著這片天地,讀取這片天地的信息。

    但是,他只能讀取黃金域部分的信息而已,當他想要讀取更深層次的秘密時,卻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阻攔了。

    不過即便如此,那也足夠了,可以讓孫聖進一步的觀察,黃金域到底是一片什麼樣的世界。

    這名老者很大方,帶著孫聖參觀這片世界,甚至帶著他進入到了一座城池當中。這里生活著很多的生靈,毫無疑問,這些生靈都是天生就懂得道力,根本無需修行。

    他們的眉心當中,都有印記,姑且稱之為“守望者印記”。

    孫聖看到了黃金域中的一些強者,比如這座城池的城主,他實在是強得離譜,盤坐在一座高大的建築上,並非是在修行,而是在以眼觀察天空。

    “他在做什麼?”孫聖問道。

    “他在讀取信息。”老者說道。

    孫聖不禁眉頭一皺,道︰“讀取信息?讀取哪里的信息?”

    “應該是你們的世界,或者是……第一世界吧,也有可能是你們的世界。”老者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說法,讓孫聖心理十分不好受,這就是守望者,他們在監視兩個世界,甚至可以就這麼來讀取他們世界的一切。

    那豈不是說,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的一切,都在守望者們的掌控當中。

    “這樣我們豈不是沒有秘密可言了?不管我們做什麼,都會在你們的監視之下。”孫聖皺著眉頭說道,感覺像是被圈養的野獸一樣。

    “你錯了,就算是守望者,也不可能監視眾生,我們所觀望的,不過是你們天地的大氣機而已,從而知道這片天地都發生過什麼大事。”老者說道︰“不管是在第一世界,還是在第二世界,我們都沒有權力監視你們,這一點你要相信。”

    最後,老者帶著孫聖離開了這座城池,去了更遠的地方。

    孫聖在這里,見證到了很多神奇的地方,與其他天地不同,很多神奇的景象,孫聖都是第一次看到。

    還有許多生物,都是前所未見的……

    一頭漆黑如墨的生靈,像液體一般,能附體在任何生物之上,最後將它們吞噬,成為自己的食物。

    還有一種如煙霧一般的生靈,可以幻化成任何姿態,並且具有強大的腐蝕性。

    一座移動的大山,龐大無比,生有雙足雙臂,山體上還有五官,在大地的盡頭奔跑著,震動這片天地“隆隆”作響。最關鍵的是,這座大山,竟然有著比肩真君的力量。

    “我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生靈。”孫聖忍不住嘖嘖稱奇怪。

    “生靈?呵呵呵呵,多麼可悲又可笑的詞。”老者說道,眼中,竟然微不可查的閃過一抹苦澀,他看著孫聖,道︰“听著少年,你不可能在這里待太久,終究,你還是要回到屬于你的地方。”

    孫聖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但是我穿越了第九層虛空而來,目前還不知道回去的辦法。”

    “恩,能進入第九層虛空,證明你身上有時空至寶。”老者盯著孫聖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