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回來了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回來了

    孫聖再次回到了第九虛空,周圍茫茫虛無,孫聖關閉了無敵圈,天外玄光的力量,能省著用,就省著用吧。

    虛壁依然停靠在這個地方,沒有動靜,即便是孫聖接近了,也沒有動靜。

    這一次,孫聖沒有再讓虛壁有所行動,虛壁矗立在這片虛無當中,仿佛化為一尊死物。

    而封印在虛壁之中的那個少年,也變得沒有任何動靜,平淡無奇。

    孫聖獨自一人在第九層虛空中進行穿行。

    現在,他對《時空經》的領悟更上一個台階,時空之力掌握的更加得心應手了。

    在《時空經》中,有記載著,不管多麼深層次的虛空,都有一些無法察覺到了的縫隙。天地尚且不全,存在著瑕疵,不可能有完美的,即便是在深層次的虛空,還是有不為人知的裂縫。

    只是,如何察覺到這些縫隙,是個問題。

    孫聖將《時空經》提升了一個檔次,就是為了能在第九虛空中更好的感應到這些縫隙。

    況且,此刻,在他的手中還有一盞青銅古燈。

    這不是一枚普通的燈,出自黃金域,雖然不是兵器,沒有殺傷力,但是憑借它,可以在任何地方引路。

    不管是禁區、或者是暗無天日的世界,一盞青銅古燈,可照出一條明亮的道路來。

    孫聖在茫茫虛空當中游蕩,時空之力搜尋著任何可疑的地方。

    過了許久之後,終于,孫聖找到了準確的方位,果然存在著一個狹小的縫隙,是通往上一層虛空的地方。

    孫聖果斷的鑽了進去,從第九層虛空,進入到了第八層虛空……

    這是一個漫長的旅途,需要不斷的在虛無當中穿行。

    時空之法開路,青銅古燈指引。

    就這樣,孫聖從第八層虛空,找到了第七層虛空,而且速度越來越快,每進入一層虛空,他就越發能感應到熟悉的氣息。

    就這樣,大概過了一年的時間,孫聖在虛無當中穿梭了一年,最終,進入到了第三層虛空。

    “星空要塞……剩下的就是捕捉到星空要塞的氣息了。”孫聖欣喜道。

    現在已經回到了第三虛空,剩下的就再簡單不過了,尋找到靠近星空要塞的氣息,然後一口氣穿行過去,他就可以回到了最初的地方了。

    時空之力蔓延,青銅古燈引路!

    很快的,孫聖就鎖定住了一股氣息,那是……屬于傳說中戰場的氣息。

    孫聖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看樣子,想要回到星空要塞,還是要從那片戰場回去才行。

    孫聖不禁有些擔心,因為當初他在戰場上遇到了那只禁忌之手,現在再次回去,不會又被禁區生靈發現吧,萬一再遇到那只禁忌之手,可就悲催了。

    但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了,想要回去,只能走這條路了。

    當即,孫聖沖了上去,很快的,穿越到了第二層虛空,然後是第一層虛空……

    “轟隆!”

    突然間,異變升起,就在孫聖闖入這片領域之後,一只黃金大爪子不知從何處伸了出來,金光璀璨,蘊含著一股禁忌的力量,朝著孫聖拍來。

    “禁區生靈!”

    孫聖驚呼道,沒想到在這里直接遇到了一頭禁區生靈,而且絕不可能是弱者,這一爪子所蘊含的力量,如果被擊中的話,真君也要慘死。

    不過幸好,現在孫聖對是時空法的領悟有了成就,身形一動,宛如在穿梭時空一般,躲開了這一擊,出現在遠處。

    “吼!”

    一聲劇烈的咆哮,驚天動地,虛空之中,走出來一頭龐然大物。

    這是一頭渾身金色光芒的生物,形似一頭獅子,但是,卻生有真龍的頭顱,頭頂之上,一對金色龍角碩碩放光,頭顱上生有獅鬃,這是一頭半龍半獅子一樣的生靈,強大異常,絕對有比肩真君的力量。

    “呵呵噠,沒想到一回來就受到了這樣的歡迎啊。”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

    匆匆兩年的時間,星空要塞看上去沒什麼變化。

    兩年的時間,對于亙古長存的星空要塞,確實不算什麼,彈指一揮間而已。

    經過兩年前那場慘烈的戰役,星空要塞這些年來一直在休養生息。

    畢竟兩年前那一戰,雖然擊退了域外大軍,但也讓他們損失慘重,尤其是高手,損失眾多,真君級別的強者,近乎死掉了一半之多。

    故此這兩年的時間里,星空要塞重點在培養高手上,尤其是年輕一輩,需要盡快的崛起,抵達真君的力量,不然星空要塞應付不來接下來的大戰。

    兩年里,很多年輕天驕都得到了重點的栽培。

    佛教領域當中,諸葛果、甦菲、軒轅太子等人,更是被豬聖指點,修為也突飛猛進了一大截。

    最後,甚至季布也帶著他們修行過一段時間,雖然沒有把原道力傾囊相授,但也傳授了他們一部分。

    而且這兩年里,季布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去一次戰場上,找尋孫聖的蹤跡。

    奈何,徒勞無功,他能去的地方都去過了,沒有關于孫聖的半點線索。

    甚至于星空要塞中,很多人都覺得孫聖是死了,在戰場曇花一現,光芒太盛,最後卻埋骨在了那片戰場上。

    尤其是那些對孫聖羨慕嫉妒恨的人,更是風言風語,說什麼的都有,他們可是巴不得孫聖死在外面啊,才不會管他立了多大的功勞,人的嫉妒之心,是十分可怕的。

    ……

    星空要塞,佛教領域當中……

    諸葛果一襲青衣,身姿曼妙,站在一座山崖上,清麗的容顏,滿面優容。

    她的掌心中,幾枚晶瑩如玉的樹葉飛舞著,蘊含著某種規律,在佔卜天機。

    “有下落了嗎?”這時候,又是一位婀娜俏麗的佳人飛了上來,紫衣翩然,容貌同樣俏美,赫然是甦菲。

    諸葛果嘆了口氣,道︰“只知道他還活著而已,算不出其他的東西來,這傻瓜,每次都一消失消失這麼久……”

    “之前請豬聖前輩來佔卜他的下落,豬聖前輩同樣說算不透,一位古之大聖大聖算不出來呢,他到底去了哪里?”甦菲嘆息道。

    兩女唉聲嘆氣,如今已經兩年過去了,他們只知道孫聖還活著,其他的一概不知,身在什麼地方更是一無所知。

    以前,諸葛果的佔天術從未失靈過,但是現在,卻算不出孫聖的任何消息,這讓諸葛果十分擔心。

    “嗚嗚嗚嗚!”

    突如其來的,號角的聲音響起,震動整個星空要塞,這不禁讓星空要塞的人全都緊張起來。

    這是星空要塞發生大危險的時候,才會被吹響的。

    但一般情況下,這號角沒有響起過,星空要塞駐守在這里,這麼多年,早就已經把這片星空中存在的一些威脅給除了。

    而域外人,更是不可能穿過戰場抵達這個地方。

    現如今,塵封的號角被吹響,不僅讓一些人震驚,當即,很多人沖向了要塞的城牆上,朝著星空的深處望去。

    “出了什麼事情。”一些真君級別的高手也沖了上來,警惕的朝著星空的深處觀望。

    一位守護要塞的高手說道︰“從星空深處傳來的畫面,有一頭禁區生靈穿過了戰場!”

    “什麼一頭禁區生靈穿過了戰場,有多強!?”一位真君問道。

    “能擺脫戰場的控制,必然不是等閑的禁區生靈了。”另一位真君說道。

    這些年來,倒是有一些禁區生靈從戰場上走出來,無疑都是強大的,需要一些活化石出手才能將其降服,普通的真君,根本打不過。

    畢竟,能從戰場上出來的禁區生靈,那都是彪悍的存在,它們的實力,足以擺脫戰場上的法則。

    “把畫面切出來,我看一下。”一位婦人說道,這婦人倒是美艷。

    當初孫聖初到戰場上的時候,這美婦人還曾刁難過他,想要把他抓走。

    立刻,有人調出了從星空深處傳來的畫面,那是被星空深處的法陣傳回來的畫面。

    畫面中,一頭龐然大物,通體金黃,宛如一顆太陽一般朝著星空要塞飛來,而且在其身體周圍,有強大的法則守護,根本看不清楚是什麼生靈。

    “去請一位前輩過來吧,幸好只有一只。”那位美婦人說道。

    立刻,有人行動,去請星空要塞當中的某位活化石過來,希望他能出手解決掉這個麻煩。

    眾人等在上面……

    很快的,遠處的星空中,一點光亮出現,緊接著,越來越大,霎時間像是一顆耀眼的太陽沖撞過來一般。

    “吼!”

    一聲劇烈的咆哮,震動這片星空,如龍吟一般,星空要塞周圍的一些大型隕石,在這一刻全都炸碎,成為塵埃。

    “御敵,你們守護好城牆,不要讓這頭畜生突破進來,老夫去將其擊殺。”一位活化石在場,手中出現一枚仙劍,身形一動,便出現在了要塞的城牆之外。

    而這時候,這頭金色的龐然大物沖到了星空要塞前,停了下來,它的光芒太盛烈了,比太陽都要耀眼,神秘的法則糾纏在身上,那是屬于禁區的法則,十分強悍。

    “畜生!後退,不然必死無疑!”那位活化石說道,手中的仙劍碩碩放光。

    “吼!”

    這頭金色的龐然大物大吼一聲,不過緊跟著,它身上的神秘法則消散,露出了本來相貌。

    “天吶,是龍獅。”要塞的城牆上,一些人忍不住驚呼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