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不死後遺癥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不死後遺癥

    “月女神出現了,她和這個少年有關系?”

    “是他,另外一座星空要塞的那個少年,就是擊殺過王的那個人。”

    “傳說他不是失蹤了嗎?三年前與域外大軍那一戰,雖然立下了大功,不愧卻被禁忌的力量追殺,消失無蹤了。”

    “看來他活下來了。”

    在場的人中,有認識孫聖的,那都是三年前一起前往戰場的人,故此知道孫聖的事跡,而且即便沒听說過,這些年來,也有關于他的傳說流傳。

    “奇怪,這個少年和月女神有什麼關系,難道他不知道……這是那位王看上的女人嗎?”

    一些人驚呼,由于劍璇璣的到來,引來了喧嘩,足以可見,劍璇璣的人氣還是很高的,尤其是對于那些來自某座古老的要塞的人來說。

    當年,劍璇璣被她背後的那個人帶著前往了那座古老的星空要塞,以劍璇璣的姿色,自然很容易引來別人的青睞。

    不過,一位王竟然都對她動了心思,這是讓孫聖沒有想到的。

    “你過得還好吧。”孫聖說道。

    “恩,听說你幾年前失蹤了,不過不出我所料,你沒那麼容易死。”劍璇璣笑盈盈的說道,神聖脫俗,月光籠罩著她,聖潔無暇。

    “那是自然,想讓我死,哪有那麼容易。”孫聖哈哈笑道,毫不在意的張狂。

    “轟!”

    而另外一邊,金色龍獅大爆發,一爪子拍向了冷易,金光耀眼,恐怖的禁忌力量,化作了禁忌雷霆,擊穿了冷易身上的時空法則,“砰”的一聲,將其拍在了地上。

    冷易重傷,流血不止,下半身全都殘破了。

    這還是孫聖讓金色龍獅手下留情的原因,如若不然的話,年輕一輩中誰能是這頭禁忌生靈的對手?不被一巴掌拍死已經很不錯了。

    “這是你收服的?如此強大的禁區生靈,你是怎麼做到的?”劍璇璣不禁唏噓,美眸中異彩閃爍。

    “費了一番功夫,差點死掉,不過你喜歡的話,可以送給你,我已經在他體內種植了一枚種子,可以操控它。”孫聖笑著說道。

    “和特殊戰氣有關系?”劍璇璣問道。

    她知道一種手段,可以收服禁區生靈,但是比較麻煩,而且需要一縷特殊戰氣才能駕馭。

    劍璇璣的身上,就有一種特殊戰氣,孫聖一看到她的時候就注意到了,那是一種如月光般純淨的戰氣,已經被劍璇璣融入到了自己的法當中,與她周圍的月光不分彼此。

    想必,是劍璇璣身後的那個人,助她得到的這種特殊戰氣。

    “還是算了,我不太喜歡這麼凶猛的東西。”劍璇璣搖了搖頭說道。

    孫聖笑了笑,一招手,金色龍獅回到了他的身邊,縮小身軀,化作了小貓大小,一點也不像之前那麼霸氣,反倒是金色毛茸茸的,有點萌屬性生物的節奏。

    “來,給你姐姐喵一個。”孫聖笑道。

    “吼……”

    結果,金色龍獅發出的卻是低吼之聲,雖然孫聖收服了它,不過這種生物也是有脾氣的,只不過靈智並不高而已。

    這幾乎是所有禁區生靈的共同點,雖然具有強大的力量,野蠻,凶殘,但卻靈智低下,估計和他們沒有元神有關系。

    “真的送我了?你舍生忘死收服的戰力?你舍得嗎?”劍璇璣則是笑盈盈的說道︰“讓它留在你身邊吧,你可能比我更需要一個強大的助力。”

    孫聖走向了那座洞天,路過躺在地上的冷易的時候,不禁斜睨了他一眼,道︰“這個洞府,現在是我的了,閣下請移駕吧。”

    “你……”冷易吐血,但卻咬著牙說道︰“卑微的家伙,你勝之不武,竟然借助禁區生靈的力量打敗我,我不服。”

    “這也是我收服的戰力,用它來擊敗你,有什麼可不服的。”孫聖冷笑道。

    “哼,像你這種卑劣的家伙,誰都知道你使用陰謀詭計收服的這頭禁區生靈,這不算你的本事。”冷易喝道,實在是屈辱,被人以這種方式擊敗。

    “很好……等你養好傷,來挑戰我吧,順帶提一句,你這樣的人,最好多找點幫手,不然真的不夠打。”孫聖說道,而後走進了洞府中,並且邀請劍璇璣跟他一起進去。

    有一些問題,孫聖想要請教一下劍璇璣。

    劍璇璣沒有拒絕,跟著孫聖走進了他新得的洞府當中。

    “天吶,月女神和這個少年一起進去了,他們到底是什麼關系,感覺很親密的樣子。”

    “孤男寡女,你覺得他們進去之後會做什麼?”

    “月女神向來冷艷,對誰都不苟言笑,即便是對那位王也是,但卻和這個少年這麼親密,實在是想不通啊。”

    “呵呵呵呵,這下有熱鬧看了,以那個人的脾氣,怎麼會容忍這一點,他看上的女人,卻和另一個異性走的這麼近。”

    洞府外,傳來了一片片喧嘩之聲,唏噓聲、感慨聲,以及幸災樂禍的聲音此起彼伏。

    而此刻,孫聖和劍璇璣來到了洞府內,將這里封鎖,同樣以時空秩序封鎖了這里,不過手段卻比冷易要高明許多。

    “他果然懂得更精深的時空之法,可惡……”洞府外,冷易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惡狠狠的咬牙。

    ……

    此刻,洞府內,孫聖比較滿意這里面的構造,應有盡有,而且景色優美,宛如一幅山水畫一樣,不需要他再去整理。

    劍璇璣跟著走進來,其實她也有一些事情想要詢問孫聖。

    “孫聖,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訴你。”劍璇璣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恩,說吧。”孫聖說道。

    洞府中,漂浮著一片片棉花一樣的雲霞,這些雲霞是實體,柔軟細膩,孫聖直接坐在了其中一朵雲霞上,拍了拍身邊,示意劍璇璣一起來坐。

    劍璇璣倒是沒有矯情,坐了上去,說道︰“是關于不死物質的事情。”

    “不死物質?”孫聖不禁一愣。

    當初他和劍璇璣一起在極樂世界探尋,最後拿到了不死物質,並且帝小曼也被封印在不死物質當中,這一直以來都是孫聖比較掛心的事情。

    劍璇璣說道︰“我想你應該知道,我身後站著一個人,關于不死物質,我曾請教過他,但得到的答案卻很不樂觀。”

    “怎麼說?”孫聖問道。

    劍璇璣說道︰“不死物質,雖然可以讓人保證不死,甚至塑造出真正的不死之軀來,但是,這股力量越是使用,對人的危害就越大,我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發現這一點。”

    聞听此言,孫聖一陣皺眉,而後點了點頭。

    他確實已經發現了這一點,現在他的體內,就有一縷黑色的氣體,這一縷神秘的黑氣,讓孫聖感覺十分不詳,是從不死物質中滲透出來的。

    劍璇璣解釋道,不死物質,實際上是一種詭異的物質,最後極有可能讓人變得非人非鬼,不再是活著的生靈,所謂的不死,可能是轉變成另外一種生命形態存在,但卻不是活人了。

    孫聖心中驚訝,這些都是劍璇璣背後的那個人告訴她的,也不知道那人是什麼來歷,竟然對不死物質那麼熟悉。

    劍璇璣比較擔心,說道︰“你身上融合了大量的不死物質,用那個人的話來講,若是不能將其排出體外,最好的辦法,是不要動用。”

    孫聖皺眉,動不動用,可不是他說了算的,只要自己受傷,這不死物質都會起到作用,阻止不了。

    “璇璣,你身後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孫聖問道。

    通過那人說的話,孫聖發現,他對不死物質的了解,比自己還要清楚,還要徹底,難道說他也接觸過不死物質。

    劍璇璣說道︰“實不相瞞,那個人這些年來一直在指導我修行,他活了很長的歲月了,並不比季布前輩短,甚至更久遠,更關鍵的是……他也融合了不死物質,而且在久遠的年代,就曾融合不死物質,正是借助了這種不死物質,他才能活下來。”

    這句話,讓孫聖十分意外。

    不死物質是最近幾年因為極樂世界的開啟,才被帶出來的,竟然有人早就已經融合了這種物質,他是怎麼找到的?

    劍璇璣說,她背後的那個人,也一直在尋找徹底割除不死物質的方法,結果尋覓了這麼多年,掌握的線索卻少之又少。

    他起初得到不死物質的時候,也十分激動,覺得可以成就不死。

    但是,現如今,他深受不死物質的殘害,已經開始不人不鬼了,像是要轉化成另外一種生命形態一樣,極有可能最後蛻變成“非活人”的地步。

    故此,當劍璇璣向其詢問不死物質,並且說自己的朋友與不死物質化為一體的時候,那人曾說,盡可能的不要去動用不死的力量。

    而所謂的不要動用,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要受傷!

    只要不受傷,不死物質就不會發生作用。

    孫聖嘆了口氣,不受傷?哪有這麼簡單的,身在這樣的環境中,無時不刻不再面臨著挑戰,受傷時常有的事情,甚至生死危難都是常有的。

    “所以以後……你能不能盡可能的少跟人打架。”劍璇璣說道。

    “額……你覺得可能嗎?”孫聖道。

    聞言,劍璇璣不禁幽幽的嘆了口氣,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以孫聖的脾氣,再加上他所處的環境,想要避免是非,實在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

    “但是我答應你,以後我盡可能的不讓自己受傷就好了。”孫聖說道,與劍璇璣四目相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