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諸王駕到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諸王駕到

    “岩石!岩石在融化!”

    有人驚訝的叫道,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這片區域的山、石、草木,全都在融化,化為一灘岩漿,草木全都成為飛灰。

    要知道,這顆生命古星十分不一般,這里的每一磚每一瓦,都堪比仙金,草木更是蘊含著神性精華。

    結果,在這一****日落下之後,全都融化,眨眼間,一片岩漿湖出現在了這個地方,溫度嚇人,一般人不敢靠近。

    很多人都在避讓,或者是落荒而逃,因為他們知道,王的威嚴不可侵犯,尤其是這位大日王,脾氣很沖,一個不爽,便能焚化天地。

    這****日墜落下來,最後,突然調轉方向,朝著孫聖這邊壓了過來。

    眾人一陣喧嘩,朝著這邊望來。

    大日王這是要做什麼?突然發難,炙熱的高溫,讓人覺得恐怖,即便是一些高手靠近這個位置,都感覺到肉身像是快要融化了一樣,連骨頭都在融化。

    “原來如此,大日王是在針對這個少年。”

    “呵呵呵,那是必然的,早就料到大日王出關之後,會對這個少年動手,畢竟,他動了大日王看中的東西。”

    “不好,趕緊退開,大日王一發火,焚盡天地,聖者之軀頃刻間就會化為灰燼。”

    一時間,眾人全都後退出去,逃到了安全的地方。

    而此刻,孫聖他們所在的這片區域,全都化為了岩漿火海,但這些還不足以傷到孫聖他們,最大的威脅,是那****日,神力可怕,一旦壓落下來,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破壞力。

    “一來就針對我。”孫聖眯著眼楮說道。

    “這不廢話嗎?你泡人家看中的女人,大日王的脾氣最沖,誰能容忍的了?。”道長生不禁說道。

    “臥槽,這叫什麼話,誰是他的人,我和璇璣的一切,豈是這家伙可以懂的。”孫聖說道。

    不過,他們並沒有把話公開,而是在暗中傳音,他們說的話,只有他們幾個人可以听得到。

    “吼!”

    突然之間,一聲大吼,一旁邊,一股強大的氣息同樣爆發,是鱷央!

    鱷央身上暴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張口一吐,一道匹練神光飛了出來,籠罩虛空,霎時間,拖住了那輪金色大日。

    “大日王,你是在針對我嗎?”鱷央喝道,眼中閃爍著高昂的戰意。

    “嗡隆!”

    金色大日之內,沒有回話,但確爆發出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息,焚燒天地。

    九只金烏,圍繞著這輪金色的大日飛舞,化作了九顆小太陽,九顆小太陽圍繞著一****日,爆發出無量神力,壓落下來。

    “吼!”

    鱷央大吼,咆哮一聲,口中的神光越發的濃烈了。宛如一掛銀河一般,擋住了那炙熱的大日。

    “鱷央,你想多管閑事嗎?”終于,那****日之中,傳來一道喝斥的聲音。

    “注意你的語氣。”鱷央冷冰冰的說道。

    “你知道,我不是為你而來。”大日中的聲音再度傳來,與此同時,那一****日散開,露出了里面一位身著金色仙衣的青年。

    這是一位身材挺拔的青年,相貌十分英武,雙目金光璀璨,眉心中的王印,如同一枚太陽一般,同樣散發著金光。

    他是那麼的光芒奪目,比真正的太陽都要耀眼。

    “在我身邊出手,你這是在故意挑釁嗎?”鱷央說道,這頭銀色大鱷魚身上同樣神光彌漫。

    大日王眼中釋放出太陽光,他凌空而下,收斂了自己的神力,如若不然的話,周圍的一切都要遭殃了。

    大日王盯住了孫聖,道︰“屠王者……莫非你是浪得虛名嗎?站在別人的身後,尋求別人的保護,還是說……你想躲在一個女人的身後。”

    這可謂是針鋒相對啊,大日王的態度十分明顯,就是為孫聖來的,而且話語中,滿是諷刺之色。

    “你sei呀?”孫聖看了他一眼說道。

    “我乃大日王!”

    “哦。”孫聖點點頭,說道︰“那你最好離我遠點,我對日光浴沒興趣,璇璣,你以後也要里這樣的人遠一點,走得近了,當心長太陽斑,就不漂亮了。”

    聞言,周圍的人一陣唏噓,這是在拿大日王開玩笑啊,何人能有這樣的膽子?除非是王與王之間。

    一些人沉默無聲,即使覺得這句話挺有意思,但也不敢做出姿態,生怕得罪了大日王,因為誰都知道,這位王脾氣很沖的,一言不合就焚化一切。

    但是,也有人不給面子,比如說神劍王秦欣,就絲毫不懼,“噗嗤”一樂,道︰“聖兄,你這有點損人的意思呢。”

    “哈哈哈哈哈,我也討厭太陽斑。”鱷央也哈哈大笑,毫不給面子,甚至有點像是故意的。

    看來,鱷央和大日王很不對付,他們極有可能是互相針對的。

    大日王雖然眼中神光奪目,但還是可以感覺到眼神很冰冷,他目光一凝,盯住了劍璇璣,道︰“月姑娘,你是不是站錯隊伍了,難道不知道誰能給你更好的未來嗎?”

    “我走我的路,我自己的未來,我自己給。”劍璇璣一臉冷清的說道。

    “來,璇璣,擦點防曬霜。”孫聖手里捏著一團黏黏的東西說道。

    “咦~~這是什麼東西,好惡心,不要靠近我。”劍璇璣一臉嫌棄的說道。

    “這可是仙液精華。”孫聖一臉無辜的說道。

    “屠王者,听說有一位屠王者在這里,我到想要見識一下是何等風采。”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遠處走來一片黑雲一般。

    來人一身黑袍,像是駕馭著漫天的烏雲一般,他渾身都包裹在黑色的斗篷下面,而肩膀上,則是扛著一把大型的鐮刀武器,就像是一位死神,從地獄中走出來了一般。

    而在這位死神的背後,還有七尊強大的生靈跟著,仔細一看,他們根本不是普通的生靈,而是神魔,強大的神魔種族。

    神魔是一種誕生于地獄的生物,世間已經很少見了,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地獄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故此純種的神魔這種生物殘留在世間的很少。

    所謂的純種神魔,其實孫聖生平只看到過一個,就是那座仙器青銅塔內的地獄神魔,他是純種的地獄神魔。

    其他的一些神魔,大多數都不是純種的,而是具有神魔血脈而已。

    而此刻,這位死神一般的人身邊,則是跟著七尊強大的神魔。

    還有第三章,正在努力去寫。

    死靈王!

    這又是一位王,傳說此人誕生自地獄之中,地獄雖然消失,但還是有部分地獄的領域存在的,只不過十分的難覓而已。

    死靈王,便是誕生自地獄!

    但也有傳聞,說他是地獄一角的化身,身份神秘,至今都無人都說清楚他的具體身份。

    “屠王者就是你嗎?”死靈王冷冷的說道,大鐮刀雪亮,吞吐著死亡一般的光芒︰“听說你身上有一部不世出的經書,連大聖都想得到,是真的嗎?”

    “想學啊你。”孫聖漫不經心的說道。

    而听到死靈王的話,在場的幾位王都把目光注視了過來,確實,他們也都听說了,要說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

    “呵呵呵呵,不如這樣,我們來打個賭如何?”死靈王陰森森的說道︰“如果我能砍斷一次你的肉身,你就交代出來一篇經文,那部經書有多少篇,我就砍斷你幾次,你身上也有不死物質吧,這點傷勢對你來說不算什麼。”

    這話,可以說十分狠辣,甚至可以說是**裸的威脅,揚言要斬斷孫聖的肉身。

    “你信得過我嗎?也許我教你的是假的。”孫聖笑道︰“我會把那部經書,和《******》經文一起抄錄給你的。”

    死靈王沒有說話,斗篷之下,浮動著死亡之氣。

    “屠王者,你很自大。”但就在這時,又有一道聲音傳來,遠空中有人踏空走來。

    這是一位身著古老甲冑的男子,他看上去同樣很年輕,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相貌充滿了不羈的神彩,古老的甲冑穿在身上,銘刻著遠古花紋,有花鳥魚蟲,飛禽走獸的影子。

    而在這古老的甲冑背後,則是插著五桿戰戟,分別是不同形態的戰戟,有最普通的方天畫戟,有斬天戟,有雲翻戟、星辰戟,日月戟,五桿戰戟,不同的形態,但是……全都是仙器!

    一個人身負五件仙器,不過都是普通的仙器而已,不是天地生成的完美仙器。

    可即便如此,那也很了不起了,誰能一口氣拿出這麼多的仙器?

    “神妖王,這可是一個狠角色啊,不容小覷。”這時候,劍璇璣忍不住說道。

    這個神妖王,同樣是來自那座古老的星空要塞的,此人有一種天賦神能,天神就能控制天底下的任何兵器,不管是多麼強大的兵器,不管是持在誰的手中,他都能反控制,讓人自己的兵器擊殺自己,防不勝防。

    與這樣的對手交戰,連祭出兵器的機會都沒有,只要敢祭出兵器,立刻就會被自己的兵器絕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