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被自己帥到了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被自己帥到了

    神妖王的恐怖,曾在那個年代引發了一場大禍,被稱之為狠角色。

    但是,各位王,哪一個不是狠角色?都有過人的實力和專屬于自己的力量。

    此刻,神妖王到來,背負著五桿戰戟,清一色的仙器,他盯住了孫聖,道︰“屠王者……這三個字我很不喜歡,你的存在,褻瀆了王的尊嚴。”

    “然後呢?”孫聖道。

    “奉勸你一句,離開這里,不要摻合到王與王之間的競爭當中,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拒絕,但我會用行動警告你。”神妖王說道,而後冷冷的轉身離開。

    這里的氣氛異常的壓抑,王們紛紛降臨,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氣場。

    然而,他們卻把一致的目標都盯住了孫聖,原因無他,一來是孫聖背負了一個“屠王者”的名號。

    這個詞對于這些年輕的王來說太敏感了,身為王,怎能會不反感“屠王者”這三個字?感覺這像是在對他們的羞辱一樣。

    第二個原因,則是孫聖身上的《長生經》,眾人都知道,他身上有一部大聖都覬覦的經書。這也是王們都想要得到的,所以孫聖才會這麼招人恨,這些王一道來,幾乎都把目光盯上他了。

    “呵呵呵,我就說了,想鎮壓你的,不止我一個人。”遠處,雙生王冷冷的傳音過來,傳入了孫聖的耳朵中。

    “唉,你人緣太次了。”道長生則是毫不客氣的打壓道。

    “我特麼真的冤枉啊,我啥都沒干,一個個都得來跟我較勁,你說我有啥辦法?”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因為哥哥又英俊實力又強,想不被人嫉妒都難呢。”蒼寶兒則是掩著小嘴笑道。

    “哎~~這丫頭會說話。”孫聖笑呵呵的說道,揉了揉蒼寶兒柔順的長發。

    這時候,周圍的人越來越多,幾位王紛紛到場了,各據一方,他們現在誰都沒有輕舉妄動,都在保留實力。

    因為他們來此的目的,是為了爭奪那口神話之井的歸屬權,現在打斗,無疑是在浪費自己的機會。

    故此,連大日王此刻都沒有真的對孫聖下手,如若不然的話,依照大日王火爆的脾氣,沒準兒剛才就已經和孫聖交上手了。

    這時候,孫聖注意到了一批人,這一批人,雖然都是年輕的相貌,但身上的歲月氣息,卻十分的濃重。

    他們是那些回歸的古人。

    這些人的到來,一下子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緊張起來,就連在場的幾位王,神色都十分凝重。

    他們不在乎其他人,唯一能威脅到王的,只有這些回歸的古人。

    這一批生靈,都是古老年代葬在極樂世界的,有些甚至是禁忌人物,他們的出現,對王來說,是一種變故。

    年輕的王,在同級別者都是至高無上的,沒有人可以戰勝得了他們。但自從極樂世界開啟之後,這些古人的回歸,絕對稱得上是一種變故。

    這批人太神秘了,他們像是自成一個群體,極少有跟其他人打交道,當然,道長生是個例外。

    他們不知道在追溯什麼,總是神神秘秘的,甚至有一部分回歸的古人去了星空深處,不知道在找什麼。

    “這幫人很危險。”就在這時,秦欣突然說道。

    能讓驕傲的王都說出這種話來,足以可見他們對這些回歸的古人有多麼鄭重。

    “有嗎?道長生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沒覺得有什麼。”孫聖則是說道。

    “他們每個人都不簡單,每個人身上都有秘密,包括道長生,也許他只是用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來掩飾他們身上的秘密。”秦欣說道,暗中對孫聖傳音。

    會嗎?

    孫聖不僅朝著道長生看去,這家伙在人群里看來看去,估計又是在尋找清月王,這家伙像是和清月王杠上了一樣。孫聖不禁皺眉,這樣的人,身上會有什麼秘密呢?

    道長生看似大大咧咧,難道真的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這個人城府太深了也。

    “對了,聖兄,你還記得那天我說要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的嗎?”這時候,秦欣突然說道。

    “恩,誰?”孫聖問道。

    “他來了。”秦欣說道,朝著天空看去。

    孫聖回頭望去,只見一名紅發少年突然從天空中落下,這名紅發少年眉目清秀,身著一身血紅色的甲冑,手持一口血色戰戟,落在地上,目光在人群中掃視,盯住了秦欣,咧嘴一笑,道︰“欣姐,我來啦。”

    緊跟著,他就看到了站在秦欣身邊的孫聖,臉色頓時一僵硬︰“我靠,什麼情況!”

    而此刻,孫聖也嚇呆了,驚訝道︰“什麼鬼!”

    因為,這個紅發少年,和孫聖長得太像了,除了氣質不一樣,發色不一樣,身高有一些差距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孫聖不是第一次見到另一個自己了,他見過兩次未來時空的自己,但是,都不如這次感覺詭異。

    因為這一次,孫聖確定,這個紅發少年和他沒關系,但只是長得相似而已。

    “天吶,怎麼會這麼像,哥哥,他太像你了。”蒼寶兒驚訝道,同樣感覺很詭異。

    “竟然會有這麼相似的人。”劍璇璣也驚愕,看看孫聖,又看看那個紅發少年,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雖然她在這里待了一年了,但從未見過這個紅發少年,畢竟來這顆生命古星的人不在少數,而且大多數人都在獨自修煉,不可能每一個人都見過。

    這時候,孫聖和那名紅發少年都很主動的向前走去,面對面,彼此打量著對方,眼神怪異,連他們都無法相信,兩個人會相似到這種程度。

    最後,兩個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怎麼能這麼帥?”

    眾人︰“……”

    一時間,一眾人無語,連一向比較乖巧通話的蒼寶兒,都做出了一臉嫌棄的表情,這兩個人不但相貌長得相似,竟然連這種無恥的風格,都如出一轍。

    “你很帥。”紅發少年說道。

    “你也帥到我了。”孫聖點點頭。

    “怎麼會有這麼相似的兩個人,他是誰?”這時候,劍璇璣忍不住問道。

    秦欣笑盈盈的說道︰“也是某個時代被雪藏的人,但他不是王,而他所在的那個年代的王,也因他而死了。”

    “什麼?又是一個屠王者?”劍璇璣驚訝道。

    秦欣笑道︰“他應該不算是屠王者,只不過他那個時代的王之死,確實和他有千絲萬縷的關系,故此,他所在的那個時代,是唯一一個無王的年代。至于……他和孫聖為什麼會長得這麼像,不知道月姑娘可否听說過天脈相?”

    “天脈相……好像听說過一些。”劍璇璣說道︰“世上確實存在著一些天脈相的人,據說這種脈相的人,相貌相似,甚至是如出一轍,這樣的人,他們的命數會有一種息息相關的聯系,甚至有一種說法,某一方,可以為另外一方擋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