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王之戰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王之戰

    “這是怎麼回事,他沒有王之印記,怎麼會進得來?”大日王怒喝道,眼前發生的事情,讓他無法理解。樂—文

    別說是他,即便是不敗王,一時間都看不透,根本看不出來孫聖是怎麼進來的。

    “除非……他洞悉了這種規則!”這時候,不敗王說道,眼神陰沉的可怕。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心中震驚,洞悉這種規則,是說孫聖和不敗王一樣,懂得“諸王論戰”的規則嗎?這怎麼可能,這種規則,只有古王所在的那個年代的人能夠掌握,即便是其他的王,都掌握不了。

    而孫聖則是新時代的人,修道不過爾爾百余年,他根本不可能了解到這些東西。

    “這個人……太古怪,留他不得!”神妖王說道,眼中的殺意十分明顯了。

    “哼,他精通一部不世出的經書,要殺他,得先奪下那部經書。”雙生王說道,他一直都在覬覦孫聖身上的《長生經》。

    “呵呵呵,既然進來了,就絕不會讓他活著出去,我也听說那部經書了,有大人物在尋找。”大日王說道,殺意凜冽。

    孫聖進入這里,導致好幾位王,都對他動了殺意。

    而此刻,孫聖十分干脆,直接祭出了青銅仙山,化作一尊道台,他盤坐在上面,平添了一種古老而神秘的氣質。

    “他手中竟然也有一座道台。”眾人訝異道。

    “如此……不便多說,開戰吧!”不敗王冷喝道,孫聖的出現,是個插曲,但並不能改變這次論戰的大局勢。

    “轟隆隆!”

    當即,每一位王身上,都涌動出了可怕的氣息,氣象驚人,一片片可怕的異象誕生出來,毀天滅地,各種異象,浮現在這片神聖的場域當中。

    這一次,所有的王都不會保留,傾盡全力,這是讓人激動的時刻,因為他們將見證到每一位王的底牌力量,那是專屬于王的力量。

    “不敗王,我來領教你!”魔太君動手了,盯上了不敗王。

    不敗王身為一位古王,本身的位置,高于其他的王,但這些王,每一個都驕傲無敵,故此魔太君第一個就盯上了不敗王,想要領教不敗王的實力。

    “轟!”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魔太君毫不保留,一下子動用了自己的底牌。

    他並未離開那座道台,而是自身在演化一種法!

    所謂的“論戰”,實際上並不是單方面的廝殺,而是在演化自身的法,與對方的法進行比拼。當然,這不亞于一場廝殺,一場決戰。一旦在道法的比拼中敗下陣來,道基必然損壞,甚至會崩塌,導致一命嗚呼。

    所謂的諸王論戰,實際上是一場道法對決!

    魔太君一上來就動用了自己巔峰的力量,毫不保留,因為他知道不敗王的恐怖。

    魔光滔天,一股黑色的風暴從魔太君的天靈蓋飛了出來,這股黑色風暴一出,比百萬神魔大軍出動都要恐怖,霎時間,天昏地暗,魔氣仿佛要蓋壓整個大宇宙。

    而就在這黑色風暴當中,隱約中,出現了一張人臉。

    那是一張如魔尊一般的人臉,虛虛實實,看不清楚,沒有徹底演化出來。

    “轟!”

    這股黑色風暴,直接朝著不敗王壓制了過來。

    人們驚嘆,這就是王的最強力量,這種力量一出,簡直是當世無敵了一般,讓人顫栗。

    “吼!”

    而另外一邊,伴隨著一聲大吼,鱷央出手了,目標竟然同樣是不敗王。

    鱷央的法,倒是沒什麼特別,直接演化出了一條大鱷,不過和他本體的顏色不同,是黑色的。

    兩位王,直接對不敗王下手,展現出了驚天動地的能力,壓蓋乾坤。

    “好!”

    不敗王大喝一聲,同樣不甘示弱,左右手分別向前探出去,在這一刻,不敗王的身上,也爆發出了滔天的氣息。

    “不敗決!”

    不敗王大吼一聲,他動用了一種功法,這種功法和他的封號息息相關,那是一種頂天的功法,誕生自古老的年代。

    不敗王在成為王之前,一直都是修煉這種功法,而且這部功法真的讓他做到了不敗,立足于不敗的領域,貨真價實的從未嘗過敗績。

    “轟!”

    “轟!”

    不敗王兩只手全都演化出了《不敗決》,對抗魔太君和鱷央,兩掌拍出,其中蘊含的力量,宛如穿越了古老的洪荒而來一般。

    若非是這個地方有神聖的場域守護,恐怕這片星空都要被打爆了。

    “不敗王,你也太自負了,不打算動用你王的力量嗎?”魔太君喝道。

    “看你們能不能逼出來了。”不敗王冷冷的說道,他強大、驕傲、自信,還有自負,即便是缺點,在他身上都成了優點。

    這一邊,大戰已經開始了,讓人看得目瞪口呆,即便是活化石,都在吞咽口水。

    他們實在很難想象,如果這樣的一群人達到了他們所在的境界,該是多麼恐怖的局面。

    而另外一邊,同樣有其他的王在出手,清月王,和秦欣對上了。

    這一次,清月王所展現的,不再是那青色的火焰,一柄青光劍,斬遍天地,任何生靈都無法抵抗,只是一縷劍氣擦到,便會身死道消。

    而另外一邊,神劍王秦欣,所動用的力量,自然是和飛劍之法有關。

    她周身上下,一縷縷劍芒涌動,化作了無數細小的飛劍,這些飛劍,都在開天闢地。

    “難怪你會找上我,原來你的王之力,與劍仙一道有關聯。”秦欣笑盈盈的說道,依然不動怒,還是雲淡風輕的姿態。

    “讓我領略一下秦姑娘的劍仙之法。”清月王說道。

    一旁邊,神妖王動了,他竟然和雙生王的目標一樣,是死靈王。

    死靈王的存在,一直讓其他幾位王都很不安,因為這個人代表了“死亡”,十分不詳,包括他的王之力,都是一股不詳的力量。

    “呵呵呵呵……”

    死靈王冷笑起來,並不慌張,剎那間,在他的身後,一片死亡國度開闢出來,那是真正的死亡世界,不是地獄,也不是陰曹地府,是一片特殊的死亡深淵。

    “這……”

    這樣的畫面,已經讓人看的呆滯住了,從未見過這樣的戰斗,太可怕了,太驚人了。

    這簡直比跨世紀的大決戰都要恐怖,諸位王出手,其力量,亂動天地,驚人的景象層出不窮,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太厲害了,這是古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啊!”

    “是啊,王之戰拉開了帷幕,這是最初戰,從古至今,從未發生過這樣的戰斗!”

    “只是最初戰就如此可怕了,如果到了那個時期,所有的王都出手,那會是什麼畫面?不得活活嚇死人啊。”

    “開始了……”這時候,身為活化石的尚行書喃喃低語,眼神沉重,道︰“古有預言,王之戰真正拉開序幕之際,便是紀元末最重要的那個年代到來了,究竟會發生什麼?”

    其他幾位活化石也全都在沉思著,他們同樣知道這個預言。

    這個最重要的年代到來了,這是紀元末最關鍵的一個時期,會有一場大動蕩,結果如何,不得而知,即便是古之大聖都佔卜不出來。

    這個時期,只有去親身經歷才行,沒有任何的辦法能繞過去。

    “轟隆隆!”

    神聖的場域內,無量神力在涌動,這一次道法對決,一開始諸位王就展開了交鋒,那是王與王之間在交手,甚至都沒有人把孫聖當成一回事兒,讓孫聖顯得有些突兀。

    這些王,不曾把孫聖當做是自己的對手,即便是他真的進來了,但也不入王的法眼。

    他們的眼中,只有真正的王才配做他們的對手,即便是一開始孫聖表現的多麼不凡,他們也不會看重,覺得孫聖不配參與到這樣的大戰中來。

    “呵呵呵,看來所有人都不屑于對你出手,你根本不配坐在這個地方。”大日王望來,冷森森的笑著。

    “是嗎?那我就親自出手好了,目標就是你!”孫聖笑道,這一刻,他猛地從青銅仙山上站起來,手掌一探,一朵青蓮在他的手中綻放。

    孫聖出手了,而且是采取主動,一出手,便祭出了自己的道基青蓮。

    青蓮盛開,流動著神秘的光澤,出現在孫聖的掌心當中,旋轉著,一片片神光在掌心當中流動。

    尤其是,在這朵青蓮的蓮心當中,有一枚一指多長,晶瑩剔透的小劍,垂直的豎在里面,旋轉著,像是一件藝術品。

    “道基?呵呵呵,把自己的道基祭出來,是想要讓我燒化它嗎?”大日王冷笑起來,身上有強大的火焰氣息流淌。

    “聖劍出鞘,就先拿下你的人頭!”孫聖喝道,隨後,這朵青蓮飛了出去。

    “嗡隆!”

    霎時間,道基青蓮迎空放大,綻放出一股恐怖的力量,這是一種神秘的力量,緊跟著,一口晶瑩無暇的寶劍從里面飛了出來,瞬間化作了一口參天大劍。

    這是聖體之劍,和道基青蓮融合在一起,此刻飛了出來。

    但是,聖體之劍並未脫離青蓮,它們像是連在一起了一樣,道基青蓮拖住了聖劍的底部,像是底座一樣,劍光無量,斬向了大日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