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連斬二王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連斬二王

    “僅此而已嗎?”孫聖雲淡風輕的問道,不過這句話,更是讓大日王臉色蒼白,險些惱羞成怒。-樂-文-小-說-

    “到我了!”

    孫聖說道,抬手點指,原道力瘋狂大作,用來操控青蓮聖劍,直奔大日王而來。

    大日王吟誦一段古老的咒語,那一片片金光激蕩,如驚濤駭浪一般,席卷這片宇宙。

    極陽之力恐怖爆發,化作了極陽颶風,仿佛有數百顆太陽在颶風中,傳來一股極端可怕的力量。

    “哼!”

    孫聖冷哼一聲,這一刻,他也傾盡全力了,一劍斬了上去,通天徹地的劍光,當場將那些鋪天蓋地而來的金光斬碎。

    下一刻,青蓮聖劍從天而降,直奔大日王的胸口貫穿而去,化作了一道永恆的劍光。

    “御!”

    大日王沉喝一聲,這一刻,所有的極陽之力全部凝聚到了他的面前,化作了一道極陽圖。

    這道極陽圖,像是一口神盾一樣,防御住了大日王,現在,連大日王都不敢托大,甚至不敢去接孫聖的攻擊。因為通過剛才的交手,他充分的了解了孫聖的實力。

    這個人絕對不簡單,或許不久前魔太君說的話是對的,這人身上還隱藏著更可怕的力量。

    青蓮聖劍洞穿而來,絕世劍光,此刻集中到了一點,這巔峰一擊!

    “噗嗤!”

    緊跟著,在大日王吃驚的目光當中,青蓮聖劍洞穿了那道極陽圖,強大的極陽之力,根本也防御不住這一劍。

    這一幕,對于大日王來說,絕對是噩夢一般的畫面,他的極陽之力,號稱是完美的,不但攻擊力驚人,而且凝聚成極陽圖之後,也號稱是完美的防御。

    可以說,動了極陽之力的大日王,不管是攻擊還是防守,都無人可破解,除非是其他王的力量。

    但現在,他的極陽之力被洞穿了,不但如此,一道劍光飛來,“噗嗤”一聲,擊穿了大日王的胸膛,金色的血液飛濺,觸目驚心。

    “啊!!”

    大日王大叫起來,這一擊,可不單純的是造成了流血而已,這一劍,可以說是給大日王造成了巨大的損傷,傷到了本源。

    畢竟這是孫聖全力祭出的一劍,聖體法集中于一點爆發,可以想象有多麼可怕,一般人絕對活不下來。

    “大日王受創了!”神聖場域外,人們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驚失色。

    第一位王受創,流血了,最關鍵的是,他不是被王擊傷的,還是被一個非王的少年,人稱屠王者的少年。

    大日王大叫,有屈辱,也有傷痛,他無法想象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斗不過這個少年。

    極陽之力,是他的驕傲,但他現在動用了這種力量,依然不是孫聖的對手。

    而且這一劍,沒有任何的投機取巧,是絕對實力的象征,大日王再沒有任何的借口可以找台階下,在絕對的實力上,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斗不過孫聖。

    而此刻,孫聖得理不饒人,一擊重創了大日王之後,青蓮聖劍繼續斬落,可怕的劍光,蓋壓天地,朝著大日王壓落下來。

    “轟!”

    大日王吐血,極陽之力與之抗衡,但卻被這可怕的劍光給壓制了下來,壓制的大日王咳血連連。

    剛才那一擊,已經傷到了大日王的本源,現在他再想要保持巔峰的戰力,已經不可能了。

    高手之間的對決就是如此,如同博弈一般,輸了一步,步步皆輸。

    “孫!聖!我必斬你!必斬你!!”大日王已經惱羞成怒了,瞳孔中滿是血絲,不顧一切的朝著孫聖殺來。

    青蓮聖劍擋住了大日王的去路,此刻與大日王的極陽之力展開了瘋狂的對決。在這場決斗中,任何外力的兵器都是不能用的。

    而孫聖的青蓮聖劍,皆是他自己的道法所形成的,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兵器。

    “噗!”

    極陽之力再次被斬開,像是一道金色的幕布一般,被青蓮聖劍從中間撕裂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金色血液飄起,大日王再遭重創,一條肩膀險些被斬落下來,鮮血淋灕,若非是極陽之力及時的進行防護,這一劍足以讓大日王分尸。

    此刻,外界的人看到人一幕,都已經無法形容自己內心當中的震驚。

    相比較其他幾位王那邊驚天動地的道法對決,孫聖和大日王這邊的對決,則是更加有沖擊力和震撼性。

    一位王在重創流血,狀若癲狂,陷入了致命的苦戰當中,此情此景,很難看到。

    王,那是何其驕傲的存在,動一動手指,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喪命,抬抬手,便是鎮壓天地的大氣魄。

    可現在,卻陷入了如此淒慘的境地,與此同時,人們更加震驚于孫聖的實力。這個屠王者少年,其實力,真的不是吹出來的。

    起初,很多人都覺得他能屠王,完全是僥幸,或者是借助了外來的力量。

    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樣,他真的很強,強到可以將一位王吊打。

    “殺!”

    神聖場域內,大日王朝著孫聖瘋狂的撲了上來,他竟然脫離了那座道台。

    這讓人很意外,可見大日王真的恨瘋了孫聖,即便是舍棄這次論戰的巨大感悟,也要擊殺他。

    “我已經對你沒興趣了。”孫聖說道,這句話,完全是在刻意的打壓大日王,對他進行羞辱。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口神聖的火爐,突然出現在了上空,一下子便把青蓮聖劍給收了進去。

    “是你!”孫聖轉過頭去,冷冷的盯著一人。

    雙生王!

    他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雙生王突然跑出來橫插一腳,而且,竟然把青蓮聖劍給收走了。

    那口神聖的熔爐,是雙生王的最強力量,屬于他的王之力。曾經在和孫聖的一次論道中,雙生王險些動用這種力量,不過被後來出現的季布給打斷了,阻止了他們。

    這一次,雙生王終于用出了這種力量,神秘而可怕,竟然可以收走一個人的道基。

    他本來是去對付死靈王的,結果卻掉頭來攻殺孫聖,看來其殺心昭然若見。

    “呵呵呵,這下沒有辦法逞能了吧,你的道基都在我的控制之內,我看你還能有什麼手段。”雙生王冷笑道,眼神中,滿是嘲諷之色。

    “干得好,雙生王!”大日王大喝道,失去了青蓮聖劍的壓迫,大日王再次反撲了上來。

    “滾!”

    孫聖喝道,一只手向前壓去,原道力的作用下,孫聖的手臂化作了金色山脈,當場把大日王給撞得倒飛了出去,再次令其咳血。

    並不是他太弱了,而是重創之下的大日王,很難在發揮出巔峰的戰力。

    相反的,此時的孫聖保持在巔峰的狀態,戰無不勝,所向披靡。

    “孫聖,你敢再動一下,我就煉化掉你的道基,讓你成為一個徹徹底底的廢人!”雙生王威脅道。

    “你覺得你能困住我的道?”孫聖笑了起來,十分燦爛,而後他虛空一抓。

    “嗡!”

    驟然間,那口神聖的熔爐內,一股驚人的力量爆發,下一刻,熔爐當中劍光大作,即便是隔著爐壁,都能看到里面那耀眼的劍光。

    而此刻,這口神聖的熔爐就懸在雙生王的頭頂之上,一道劍光突然沖破了爐壁,這口神聖的熔爐,一下子被斬開了。

    青蓮聖劍光芒奪目,從里面飛了出來,而且此刻聖劍就在雙生王的頭頂之上,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導致雙生王都沒有反應過來。

    “錚!”

    下一刻,青蓮聖劍像是一口大鍘刀一樣,一劍斬落,“噗”的一聲,血光乍現,這一劍突如其來,一下子斬下了雙生王的其中一顆頭顱。

    鮮血沖天而起,雙生王慘叫起來,脖子上噴出沖天的血液。

    他實在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突如其來的必殺一劍,根本就躲不開。

    而且這一劍落下,劍氣暴涌,雙生王的其中一顆頭顱,當場就炸碎了,爆碎成了一團血霧。

    “啊!!不!!”

    雙生王的體內,突然傳來了另一道身聲音,他雙手抱著自己噴血的脖子,這是一次慘烈的重創,足以讓一個人死無葬身之地。

    “雙生王!”大日王驚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人震撼。

    “先顧好你自己吧。”孫聖冷笑道,抬手點指,青蓮聖劍飛了過來,快到了極點,一下子近身到了大日王的面前。

    “噗!”

    青蓮聖劍橫掃,劍光一閃,一顆頭顱飛了起來,大日王同樣被斬下了頭顱。

    ……

    “這……大日王,雙生王,竟然都被斬了,我的天吶,我看到了什麼!”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這小子真的是妖孽到了一定程度了,竟然連斬兩位王!”

    一瞬間,驚嘩聲四起,不管是誰,全都瞪大了眼楮,感覺顯示如遭雷擊一般,震驚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甚至都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內心當中的驚訝。

    而在這片神聖的場域內,其他幾位出手的王,也全都停手了,震驚的看著這一邊,連他們都不敢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