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532.第1532章 真名何須證明

1532.第1532章 真名何須證明

    不敗王離開,為了隱瞞一些什麼事情,這讓每一位王都心事重重起來。

    甚至,連神妖王和死靈王都懶得去找孫聖的麻煩了,不過他們也尋不了孫聖的麻煩,孫聖斬了兩位王,兩道屠王令加起來的保護時間,個把時辰都下不去。

    就這樣,眾人開始回返生命古星。

    這次論戰的結果,有點不歡而散的意思,雖然損失了兩位王,給人們帶來的震撼特別大,但最後不敗王吐露的消息,卻成為了重點。

    尤其是幾位王,都特別看重不敗王臨走前說的那段話。

    孫聖也回去了,他倒是不擔心這些,反正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現在操心也是沒用的。

    很快的,屠王令的光芒散去,三道屠王令消失在孫聖的背後。

    孫聖回到了神話之井內,閉門不出,由于這次入道,進入到了羽化飛升的狀態,導致他的修為進步了一大截。

    但這樣的進步,需要好好的鞏固,不然可能會道法不穩,華而不實。

    接下來的幾天,出奇的平靜。

    這次論戰結束,本來應該是風波不斷的,甚至孫聖也想過其他的一些王,甚至是幾位活化石會來找他的麻煩,因為一些活化石,和那些王是站在統一戰線的。

    但是並沒有,一切都太平靜了,連孫聖斬殺了兩位王,都沒有太多的人提起,一切都是這麼的平靜,平靜的有些嚇人。

    活化石們,不知道在密謀著一些什麼,基本上不露面。

    而幾位王,則是也閉門不出了,像是神妖王和秦欣,他們在這次論戰中得到了大好處,和孫聖一樣入道了。故此,他們也需要鞏固自己的實力。

    而那些沒有得到感悟的幾位王,則是更加不敢松懈,很快的就閉關了,他們要盡快拉近與其他人的差距。

    尤其是這次不敗王的到來,給幾位王都帶來了打擊,那幾位古王,完全走在了他們前面,這讓其他那些驕傲的王無法忍受。

    而就在這段時間,還發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有一批人,突然離開了這顆生命古星……

    這批人,赫然是那些回歸的古人,他們走了,在見識到幾位王出手之後,這批古人不知道在計劃什麼,在同一時間,離開了這顆生命古星,不知去向何方,連幾位活化石都不知道他們的蹤跡。

    而孫聖這邊,道長生也走了,走的無聲無息,沒有告訴任何人,孫聖都不知道。

    “這些人……到底在謀劃什麼?回歸的古人,到底在未來天地要扮演什麼角色?他們會引發什麼樣的變故?”孫聖不禁皺起了眉頭來。

    連平日里咋咋呼呼的道長生,都走的無聲無息,這里面絕對有問題。

    而就在這一日,幾位活化石終于露面了,他們把幾位王,以及孫聖全都叫了過去。

    尚行書來到了他們的面前,道︰“你們之中,已經有人抵達了真君的行列,其他人也差不多也馬上就要抵達這個位置了,現在,我們不得不談論一些關于‘真名’的問題了。”

    一時間,幾位王的神色都變得肅穆起來。

    秦欣翩然婀娜,神聖多姿,比仙子還要美麗,比菩薩還要聖潔,肌膚流動著晶瑩的光澤,此刻說道︰“天地間有神秘的規則,當人觸及到了這種規則,便會被賜下‘真名’,我們都已經達到了這個位置,確實應該考慮一下這個問題了。”

    尚行書點點頭,說道︰“雖然你們貴為王,但終究是剛剛踏足這個領域,我還是要與你們好好說一下。”

    接下來,尚行書開始闡述關于“真名”的重要性,關于“真名”,還有一種說法,叫“真我覺醒”。

    每一個人生來,都有真我,不管他的出身,不管他的經歷,真我存在于每一個人身上。

    真名,便是這種覺醒,觸發天地間的那種神秘秩序,實現一種自我覺醒的狀態。每一個人,由于血脈不通,來歷不同,有著各種身份,但賜下“真名”之後,都只有唯一一個身份。

    比如說,一個人在這之前,有著自己的姓氏,名字,但這些,都是從血脈、家族或者是一些其他地方帶來的,這樣的名字,並不能代表什麼。

    比如說你叫張三,那麼你就是張三嗎?別人也能叫這個名字,這個名字能代表什麼?那只不過是一個稱號而已。

    但真名不同,真名代表了真我!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很多人,得到真名之後,都改了自己的名字!這樣的改變,就如同改變了自己的命數。而且尋到真我,道行都會突飛猛進一大截!

    但是,要滿足這個條件,需要在特殊的環境下才可以,畢竟天地間的那種秩序很神秘,一般情況下很難觸及到。

    尚行書說道︰“或許,該讓你們離開這里了。”

    “離開這里?”孫聖眉頭一皺,他感覺自己還能在這里有待提高,這里的修煉資源,在別處都是很難尋覓到的。

    “沒錯,送你們去星空中那座最古老的要塞中。”尚行書說道︰“那里有大道統在,他們掌握有那種神秘規則,可以讓你們覺醒真我,得到真名。”

    “現在就要走嗎?”鱷央問道,有些不舍,即便是王,都不舍得這里的修煉資源。

    “不錯,刻不容緩,你們回去準備一下,馬上我就要安排你們離開這里了。”尚行書說道。

    在場的幾位王,有幾個是從那座最古老的星空要塞中來的,故此對那里並不陌生。

    結束了談話,眾人散去。

    孫聖則是在皺眉,說實話,他很不願意去借助大道統的力量。

    大道統,便是指古天庭和天道神盟,他們屹立在古地這麼多年,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這兩大道統的起源之地,正是那座最古老的星空要塞。

    這些是孫聖來到這里之後了解的,其實不管是古天庭,還是天道神盟,都是起源于一個地方,便是所謂的大道統。

    孫聖和他們有仇,而且仇恨不止一點點,讓他去求助大道統的力量,先不說人家會不會同意,他自己都覺得不可能,丟不起那個人。

    “真名……真的有這麼重要嗎?”孫聖不禁說道,如果真要這樣的話,他寧可舍棄真名。

    尚行書看了孫聖一眼,他知道孫聖和大道統不合,說道︰“年輕人,有些時候,該讓步的就得讓步,該低頭的就得低頭,這樣才不會耽誤自己的發展。”

    聞言,孫聖不禁冷笑一聲︰“前輩,不是我這個人小心眼兒,你信嗎?如果我去了那里,別說讓他們賜予我真名了,他們不趁這個機會打壓我才怪,甚至還會做出更過分的事情來。”

    孫聖的態度,可以說是十分的冷冽,讓尚行書不禁皺眉,道︰“不要把每個人都想的那麼壞,老夫活了這麼久,什麼沒見過?”

    孫聖搖了搖頭,道︰“前輩,你的歲數確實很長遠,走過的橋,比晚輩走過的路都多,但是,我可以這麼告訴前輩你,我走過的路,前輩你未必走過,所以你不了解……”

    “你……這話什麼意思?”尚行書不禁有些不快,感覺孫聖有些囂張。

    “呵呵呵,我自出道以來,一直在面對各種強權的壓制,連冥冥大道,都欲對我除之而後快,敢問這樣的路,前輩你走過嗎?”孫聖反問道。

    這一次,尚行書無言了,沒有說出話來,確實,他雖然活的長遠,卻不了解孫聖所走的路。

    “並非我把別人想的太壞,而是我所處的位置,看到的全都是人性的惡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有,害人之心不可無。”孫聖說道。

    “你很無恥。”尚行書說道。

    “哦,我說反了,反正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孫聖撓了撓頭說道。

    尚行書嘆了口氣,也知道孫聖的為難之處,不禁道︰“可你寧可放棄真名?”

    孫聖說道︰“我相信,會有其他的辦法的,路,永遠不止一條,如果非要我走這一條路,我寧可放棄真名,放棄覺醒真我的機會。”

    “這是一次重要的蛻變,你要放棄?你可知,無法覺醒真我,你就不算是真君行列的人,甚至你都不能踏足三道領域。”尚行書臉色凝重道。

    所謂的三道領域,自然是指人道、天道和極道,如果這三個領域都無法踏足的話,更不要說以後成就大聖位了。

    “真我到底是什麼?”孫聖突然問道︰“難道說,覺醒了真我,就會變成另一個人嗎?顯然不是,那真我的意義還有什麼特別的?我就是我,只要我一直相信這個,真我永遠與我同在。”

    聞言,尚行書不禁皺眉,道︰“你難道是要尋真我的本源嗎?”

    “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去刻意的追求真我,我一直都是我自己,何須要什麼天地間的規則去證明呢?”孫聖不禁苦笑道。

    尚行書嘆了口氣,道︰“算了,老夫也不勸你了,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大道統的幫助,但還是去走一趟吧。”

    孫聖笑了笑,道︰“那倒是,如果所有的王都離開了,我自己在這里豈不是很無聊,會被悶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