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1538.第1538章 守墓人

1538.第1538章 守墓人

    八大界的葬滅,和天地真相有關系,如果挖開這里的道墳,肯定能找到有關于天地真相的線索。

    孫聖是這麼認為的……

    當即,孫聖先是圍著這座大墳轉了一圈,確定沒有什麼危險。畢竟這可不是普通的偷墳掘墓,而是要挖開大道之墳,估計這是天地下最凶險的盜墓了。

    最後,孫聖決定了,挖開這里!

    但是,他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紫府之後,頓時一陣無語,他的紫府里干干淨淨,什麼都沒有。

    不久前紫府炸開,里面的很多東西都被毀掉了,除了幾件完美的仙器,不過那些仙器都被幾個活化石給帶走了,包括斷開的定海神珍鐵,也被帶走了。

    “擦,搜刮的真徹底。”孫聖說道,連他體內的九色樹都給拿走了。

    現在他手頭上,可謂是一件能用的兵器都沒有。

    不過,有一件東西,是他們拿不走的。

    孫聖攤開手掌,一朵青蓮綻放,晶瑩剔透,光芒奪目,與此同時,蓮心中“嗡”的一聲飛出了一口寶劍,懸在青蓮之上。

    道基青蓮和聖體之劍,這些是他們盜不走的,因為這是孫聖道法的一部分。

    當即,孫聖動手了,以聖劍刨開這座大墳上的土。

    這些土,實在是堅固,即便是聖劍斬在上面,都鏗鏘作響,普通的兵器,想要掘開這里,很難很難,除非是完美仙器才能斬動這里。

    好在,現在孫聖的青蓮聖劍不比任何仙器差。

    這不是普通的土,土壤之中,蘊含著特殊的物質,那是一種孫聖沒見過的物質。

    他不可能把整個大墳掘開,只是打開了一角,挖出了一條通道,直通大墳的內部。

    然而,就在孫聖挖開這些土壤之後,他驚訝的發現,泥土竟然在流血,這實在是詭異,明明是砂石,怎麼會有血呢?難道說建造這座大墳,除了用了一些特殊的土壤之外,還摻雜了某種血液嗎?

    很快的,一條通道被挖開了,孫聖一步步的接近大墳的內部。

    但是,隨著他越來越往里走,土壤就越是堅固,到了最後,即便是青蓮聖劍,竟然都斬不動了。

    “進不去了嗎?”孫聖皺眉。

    本以為可以挖開這里的,沒想到土質這般堅固,青蓮聖劍都無法打通。

    最後,孫聖可以說是用盡了各種辦法,結果,還是不行,他只能走到這一步了。

    緊接著,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些被孫聖挖開的土壤,竟然開始愈合。

    它們就像是血肉一樣,開始愈合,封閉!

    孫聖瞬間一個機靈,想起來了這里的土壤會流血,怕是這根本不是什麼土壤,而是貨真價實的血肉,是肉泥,而且是活的,只不過相似于土壤而已。

    而且現在,這些類似土壤的血肉在愈合,就像是受了傷,自主的修復一樣。

    “乖乖!”

    孫聖趕緊退開了這個地方,迅速遁了出去。

    結果,他剛出來之後,這座大墳就徹底愈合了,而之前被孫聖挖出來的那些土壤,則是變成了黑色,成了死物。

    “功虧一簣,沒想到眼看著就要了解一些重要的事情了,但卻進不去。”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不要……白費心機了……少年。”突然,一道聲音從孫聖的身後傳來。

    孫聖猛轉頭,這里竟然有人,很快的,他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人,甚至不能稱之為是一個人,那是一件破爛的黑色斗篷,斗篷之下,是一團灰色氣體,氣芒噴吐,隱約中可見,在這斗篷之下,亮起了一對眸光。

    孫聖嚇了一跳,原以為這片古葬地之中,沒有活著的生靈了,可現在竟然有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真的是人嗎?看起來根本不是有血有肉的人,稱他為亡靈還差不多。

    “你是誰?”孫聖問道。

    那黑色斗篷走了過來,斗篷獵獵,里面沒有血肉,只有黑色的氣體,他說道︰“你來到了非人的地方。”

    他可以說沒有發聲,因為沒有血肉,發不出聲音來,只是傳遞過來一種意志而已。

    “我當然知道,如果有可能的話,我也不想進來。”孫聖無語的說道,下意識的後退。

    直覺告訴他,這個黑色斗篷人很危險。

    “不用緊張,我無害你之心,我是守墓人。”黑色斗篷說道,自稱為守墓人。

    “守墓?守誰的墓?”孫聖不禁說道,而後看向八座大墳,道︰“是它們?死掉的大道?你為八座道墳守墓?”

    “它們……”守墓人不禁冷笑一聲,道︰“它們還不配。”

    孫聖不禁無語,真是好大的口氣啊,那可是大道啊,即便是死掉,葬在了這里,但也沒人敢忽視它們,誰來到這里都要頂禮膜拜,結果這守墓人竟然說它們都不配。

    既然他不是為這八大墳守墓,那他是為了誰?

    “我看到了,你被人加害,投進了這里。”守墓人說道︰“本以為你會被這里的規則殺死,但是你並沒有,你身上有天之外的力量。”

    孫聖知道,對方說的是神荒骨的力量。

    “這是哪里?”孫聖問道。

    守墓人說道︰“一片葬地,古老到無法想象的葬地,至于名字麼……呵呵呵,何必需要什麼名字。”

    “葬著誰?”孫聖不禁問道。

    “葬著你無法想象的東西,想要了解嗎?”守墓人說道,語氣中,竟然有玩味之色。

    孫聖沉默,因為他不知道對方是善是惡,究竟有什麼企圖。

    “你放心吧,我說了沒有惡意,而且……我對後世沒興趣。”守墓人說道。

    “後世?你是什麼年代的人?”孫聖再次問道,總覺得這守墓人怪怪的。

    守墓人沒有說話,而是轉身就走,他甚至都沒問孫聖要不要跟上去。

    孫聖思前想後,最後,他還是決定,跟上去瞧瞧吧,畢竟自己已經置身在這個地方了,總得要了解一下這里吧,不然怎麼出去?只有了解了這里,才有出去的辦法。

    孫聖跟了上去,不過卻始終與那位守墓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家伙太神秘了,而且很強大,他說自己為“守墓人”,但是守誰的墓卻不肯說。

    就這樣,他們一路走下去,走過了八大墳所在的區域。

    孫聖驚訝,八大墳之後,竟然還有另外一片葬地,甚至可以說,這里才是真正的葬地,因為孫聖看到了許多墓碑,不像外面的那些普通的墳包。

    孫聖覺得,這片古葬地之中,越是葬在深處的人,就越有著深不可測的來歷。

    然而,八大墳,卻只是葬在外面的……

    這也太不可思議的,那可是八種大道啊,大道高高在上,存在于冥冥之中,世間生靈都要頂禮膜拜,但卻無法葬進這片古葬地的里面,只是葬在外面,像是用來守護真正的葬地一樣。

    孫聖心中一陣悸動,那里面真正葬著的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也未免太離譜了吧。

    突然,孫聖聞到了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兒,這血腥味兒,刺鼻無比。孫聖目光朝著某個地方望去,頓時臉色巨變。

    在遠處的一座山崖上,有一具尸體,那是一名男子,長發披肩,身材高大,身上穿著一件光彩奪目的神甲,手中攥著一件兵器,

    古之大聖!

    孫聖停下了腳步,嚇得不輕,這具尸體,竟然是一位古之大聖,只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大聖,他死了,被一桿黑色的箭奕釘殺在了這個地方。

    “他是……”孫聖無語,看著那具尸體,一具古之大聖死在這里,他們不是殺不死的嗎?

    守墓人也停下了步伐,說道︰“是後世的一位強者,用你們的話講,叫大聖!不過當年,他妄想強行攻打這里,被我射殺了。”

    “……”

    孫聖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這可是一位古之大聖啊,竟然就這麼被射殺了,而且守墓人還說的那麼理所應當,仿佛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啊,那是大聖啊,哪怕你稍微表現的有壓力一點呢?做做樣子也好,不帶這麼嚇唬人的。

    孫聖盯著守墓人的背影,這家伙……真的有這麼強嗎?是什麼境界的人?

    還是說……境界已經無法形容了?

    終于,孫聖來到了真正的葬地之中,一座座青銅墓碑矗立在這個地方,但是,墓碑上沒有字,只有一些符號,或者說這就是文字,只不過孫聖一個都看不懂。

    這些文字,久遠到了一定的年代,恐怕活化石來了,看到這些文字也要懵比。

    “你為什麼帶我進來?”孫聖忍不住問道。

    “因為你很特別,而且……我需要你。”守墓人說道。

    “需要我?”孫聖不禁納悶兒。

    “沒錯,不過那是久遠以後的事情了,我帶你來此,是想讓你了解一些事情。”守墓人說道。

    就這樣,他們走過了這片葬地,一座座青銅墓碑,古老而滄桑,上面袑騑陷部A不知道埋葬于什麼年月。

    “這里面埋得是誰?”孫聖忍不住問道。

    “一族的人。”守墓人說道,但卻不說是什麼族,看樣子,似是想要隱瞞過去。

    最終,他們的目的地到了,孫聖跟著守墓人來到了一個地方,這里是古葬地的最深處了,一座青銅大墳,屹立在孫聖的面前,巍峨壯觀,氣勢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