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39章 葬在天地前

第1539章 葬在天地前

    </strong>這座青銅大墳,才是古葬地關鍵的地方,上面長滿了銅蛂A巨大的青銅墓碑,參天聳立,同樣布滿了銅蛂C 乏縹摩縲﹀縊

    巨大的墳包,密不透風,比那八座道墳加起來都要大,而且墳頭之上,斜插著一千零八百口凶劍,雖然也滿是銅蛂A但卻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凶威。

    孫聖驚愕,這里面葬著的,會是什麼人?仿佛整個古葬地,都是為他修建的。

    “你就是為這個人守墓的?”孫聖問道。

    “恩。”守墓人這一次點了點頭。

    “他是誰?”孫聖問道,想知道這墳冢內是什麼樣的存在。

    一開始,孫聖覺得古之大聖之所以忌憚這個地方,可能是因為這個守墓人在,但現在看來,孫聖覺得關鍵在于這座青銅大墳。

    古之大聖真正忌憚的,恐怕是這墳里的東西吧。

    守墓人沉默了片刻,最終說道︰“他的身份,很特別,葬在久遠的年代,但是早晚有一天,他會回來的。”

    “葬在久遠的年代?有多久遠?第一界?還是第二界?”孫聖不禁問道。

    他覺得,很有可能是第一界的人,九界最先葬滅的那一界,何其古老,古老的年代都無法考察了,那一界的人,估計到現在為止都死光了吧。

    但誰知,守墓人卻搖了搖頭,說道︰“九界,對他來說,都是後世,他……葬在天地前。”

    聞听此言,孫聖不禁陡然一驚!

    天地前!

    也就是說,這座青銅大墳,是在九界誕生之前出現的,九界誕生之前,這片天地還有其他的生靈嗎?這怎麼可能!

    孫聖去過黃金域,從黃金域了解到,天地間有兩個世界,分為第一世界和第二世界。

    第一世界是域外,九界是第二世界,而且是先有的第一世界,後有的九界。如果說這青銅大墳是葬在天地前的話,那他是第一世界的人?不可能,第一世界的生靈,不可能葬在這一界,這里面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

    守墓人沉默不說話,孫聖看著這個神秘的生靈,這家伙一直守護著古葬地?這麼說……他也是天地前的人物了?

    這座青銅大墳,這可真是一段古老的傳說啊,古老到超越了天地存在的時間,不可追尋。

    “我需要你的幫助。”守墓人說道。

    孫聖皺了皺眉,道︰“你所說的事情,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我能怎麼幫你?”

    “不需要你現在幫忙……”守墓人說道︰“也許要在久遠之後,很多年後的未來,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很多年後的未來?”孫聖不禁苦笑,道︰“你還真是愛說笑,現在已經是紀元末了,未來多變故,也許這個紀元都不會存在了,到時候,所有人都會死。”

    “但你會活下來。”守墓人說道,黑色斗篷之下,他的眸子變得明亮起來,道︰“我相信,因為從你身上,我看出來許多東西。”

    孫聖沉默不言,這守墓人的話,玄而又玄,甚至讓他都不敢回答。

    最後,孫聖看向了青銅大墳,道︰“好吧,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但你不妨告訴我,要我幫什麼忙?幫墳中的人復活嗎?”

    “是歸來。”守墓人說道,接下來,他帶著孫聖凌空而起,飛向了那座青銅大墳。

    最後,他們站在了那座巨大的青銅墓碑之上,從這里,可以看到墳中,出乎孫聖的預料,這座青銅大墳,從下面看是密不透風的,但是從上面看,它竟然是露天的。

    “這是……”

    孫聖驚愕,此刻,他看到了墳中躺著的人,那是一個青年,一身紅衣,身著火紅色的仙袍,有著一頭濃密的黑色長發,相貌算不上太英俊,表情十分安詳,躺在青銅大墳中。

    身體周圍,一千零八百口凶劍插在那里,伴隨著他,像是那曾是屬于他的兵器一般。

    這就是墳中的主人?原來是個青年!

    “恩?”孫聖眉頭一皺,道︰“元神不見了。”

    “恩,元神早已失去了,神魂亦不在。”守墓人說道。

    孫聖不禁皺眉︰“這樣還如何復活,什麼都不見了,只剩下一具空殼而已。”

    “我說了,不是復活,是回歸。”守墓人說道。

    孫聖不禁心中沉思,守墓人特地強調,不是復活,是回歸?這兩者的差距在哪?孫聖仔細琢磨,如果真要說有什麼區別的話,那就是路途不同。

    復活,是從墳中走出。

    回歸,是回到墳中。

    但是這一切的原點,都會追溯到這座青銅大墳上。

    “想清楚了嗎?答應這個條件,我可以送你離開,並且走臨走前,送你一場造化。”守墓人說道。

    孫聖沉吟,因為他不知道這墳中的人是什麼身份,他的回歸,是福是禍呢?現在是紀元末,而且是紀元末最重要的年代,這樣的一個連古之大聖都忌憚的存在回歸,會是一場什麼樣的變故?

    守墓人似是看出了他的擔心,說道︰“放心吧,不會影響到你們。”

    “如果我拒絕呢……你會把我留下來?還是……殺了我?”孫聖說道。

    這一次,守墓人十分沉默,直到過去了良久,才說道︰“我不會殺你,我會送你出去,臨走前,我還是會送你一場造化。”

    “這……”孫聖無語了,那這兩者之前,還有什麼差別嗎?反正不管答不答應這個條件,他都是要被送出去,而且臨走前,還都會有一場造化拿。

    守墓人說道︰“我是在請求你,不是在要求你,所以你可以選擇,但是……走之前,你來此的記憶,我會抹除掉。”

    孫聖明白了,前後的差別,就是這段記憶嗎?一個是帶著記憶來,帶著記憶走,後者則是忘卻這里的一切。

    “我選擇後者。”孫聖說道。

    他不想答應這個請求,因為他不了解這里的一切,不知道這青銅大墳的來歷,更不知道墳中人的身份,這人葬在天地前,天知道有著什麼樣的來歷,孫聖不想稀里糊涂的和這樣的存在扯上關系。

    守墓人點點頭,明白了孫聖的選擇,他凌空而起,來到了青銅大墳之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孫聖,道︰“這就是你的選擇……好的,我明白了,你現在不答應,但未來我還是希望我們能有合作的機會。”

    說完,守墓人伸手抓向了遠處……

    “轟隆!”

    孫聖看到,在古葬地的遠處,突然有一座高大的墳包炸開了,那里也有一座大墳,不過不如這座青銅大墳氣魄。

    那座大墳轟然炸開,從里面,飛出了一口黝黑色的大弓,這口大弓,充滿了不詳的氣息,此刻飛到了守墓人的手中。

    不好意思,今天兩章吧,頭疼的厲害,可能是著涼了,這邊條件不是特別好。

    守墓人彎弓搭箭,手中突然出現一柄白色的箭奕,上面纏繞著神秘的秩序,對準了孫聖。

    “哎呀媽呀,干啥玩意兒!”孫聖立刻警惕起來,不是說好了,即便不答應也會送自己出去的嗎?怎麼突然間就要對他下手了。

    雖然在守墓人的身上,孫聖並未感覺到殺意,但也不敢大意,畢竟這守墓人的存在,十分神秘,天知道他是什麼生靈,活在什麼年月。

    “結束了。”守墓人說道。

    孫聖發現,自己被一股強大的氣機鎖定了,他動彈不得,再加上本來身上的傷勢還沒有徹底痊愈,根本不宜動手。

    “錚!”

    守墓人一箭射殺了過來,那道白色的箭奕,化作了一道永恆之光,帶動一股神秘的秩序,貫穿下來,一箭射進了孫聖的體內,但是並沒有鑽透他,那桿白色的箭奕射殺到孫聖體內後,竟然與他融為一體。

    “什麼!這是……”

    孫聖驚愕,這一箭,並未要他的命,那種神秘秩序,進入他的體內之後,疑似在他的體內,打開了一座塵封的大門一樣。

    “轟!”

    霎時間,孫聖被這股神秘秩序包裹了,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體內,一扇大門被打開了,他的潛力,仿佛無窮無盡的從里面釋放出,在甦醒。同時,在這座塵封已久的大門後面,孫聖看到了兩個古老的大字。

    太虛!

    “這是……真名!”孫聖訝異道。

    他明白了,剛才守墓人那一箭,並不普通,也不是絕殺之箭,箭奕上面纏繞的神秘秩序,應該就是那種存在于天地間,難以觸及的力量,可以賜下真名。

    這種秩序,大道統掌握有,而守墓人,也懂得掌握這種秩序。

    孫聖終于明白了,守墓人說送他一場造化,應該就是看出了他還沒有得到真名,所以一箭將那種神秘秩序射進了他的體內,讓孫聖得到了真名,實力大幅度提升了。

    他的真名,竟然是“太虛”這兩個字。

    這兩個字不簡單,它代表了很多種含義、道、原始、極致、神秘、變化,具有多種含義。想要全部解讀這個詞,並不容易,因為蘊含了太多的意義,至今仍然沒有人給這個兩個字定義。

    但此刻,孫聖的真名,竟然被賜下了“太虛”這兩個字,可見有多麼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