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40章 季布殺到

第1540章 季布殺到

    此時此刻,遠在不知道多少光年外的大宇宙深處。( 小說閱讀最佳體驗盡在【】)

    一座古老的星空要塞,懸浮在這個地方,這不是星辰,而是一塊浩瀚的大陸。

    上面山河壯麗,堪稱一片瑰美和壯觀的世界,而且這塊懸浮的大陸,一點也不小。它的佔地面積,一點都不比其他的星空要塞面積小,而且還要壯闊。

    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著不朽的歷史,是這片大宇宙當中,最古老的一個地方。

    甚至,這塊大陸,具體誕生的年代不可追查,這曾經是一塊古老的大地,後來被搬運到了這里。

    一座古老的城牆,像是鋼鐵巨龍一般,圍繞著這座壯闊的大陸。而且這座城牆的存在時間,太過古老了,和這座大陸是相同的年紀。

    而此刻,在這座最古老的星空要塞當中,有一人到來,這是一位須發皆白的老者,但相貌卻如年輕人一般,皮膚具有有光澤,沒有一絲皺紋,如果踢掉須發,簡直就是一個年輕人,在其後背上,背負著一口青銅戰戟。

    來人,赫然是季布!

    此刻,季布來到了這座星空要塞當中,讓這座要塞當中的幾位活化石都出來迎接了。

    季布在這片星空中的身份,絕對的崇高,大聖之下的最強者,極道巔峰的存在。

    甚至,就算是其他極道領域的存在,也都干不過季布,因為他還有個特別的身份。

    這也是一位王,而且是天地間的第一位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被雪藏。

    而且,季布存活了很多的歲月,蛻變了好幾次,每一次蛻變,壽命都會大增,讓人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

    至今,都沒有人知道這位史上第一位王究竟活了多大歲數了。

    季布來到這里,臉色冷冽,出現在城牆上,冰冷的目光掃視著在場的所有人。

    許多活化石級別的人都迎了出來,包括不久前護送幾位王到這里的那幾位活化石,他們早就已經到達這里了。

    “季布,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找來的。”一位活化石嘆了口氣說道。

    “我得到了消息,說他出事了。”季布說道,神態十分冷冽,盯著那幾位活化石。

    “沒錯,他死了。”神祿也在這里,此刻一點也不客氣的說道。

    “什麼?”季布神態更冷了,向前踏出一步,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爆發,原道力之恐怖,讓在場的幾位活化石都變得不安起來。

    “季布,你先冷靜一下,事情是有原因。”其中一位活化石說道。

    而這位活化石,則是不久前在無名領域,對孫聖的元神出手的人,此刻則是一臉和藹,甚至臉上帶著惋惜和痛惜之色。

    “你們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和你們一起上路,為何只有他出了事。”季布說道,盯著對方幾人,尤其是神祿。

    因為季布知道,神祿是凌月夫人的道侶,而孫聖曾經擊殺了凌月夫人。如果說在場的人誰最由加害孫聖的可能,那無疑就是神祿。

    當下,其中一位活化石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不過都是他們杜撰的。他們說在那片無名領域中,孫聖擅自行動,接近了連古之大聖都不敢去的深處,因為他覺得那里有一位故人留下的線索,但卻被里面的那股可怕力量擊殺,連元神都被擊斃了,根本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而當季布問及尸體的時候,他們則是說被無名領域內的蟲洞給吞噬掉了。

    總之,一切都說得有板有眼,甚至還拿出了有力的證據,連其中一位一直都是老好人的活化石,都出來作證說這一切屬實,並無半點弄虛作假。

    季布沉默了下來,並不是他完全相信了,而是根本拿不出來什麼證據證明他們加害了孫聖。

    他的目光一直在神祿身上打量,這里面,最有可能害孫聖的只有他。

    但是,也有兩個可以信得過的活化石,一直在力保神祿,說途中神祿確實對孫聖露出過殺意,不過被他們給阻止了,孫聖的死,確實是個意外,根本無人加害他。

    “哼,他自己擅自行動,作死在了那里,難道這種責任要我們來承擔嗎?以他那種性格,早晚有一天會落得這種下場。”神祿冷笑道,眼神中充滿了諷刺。

    季布眯起了眼楮,浮動著冰冷之色,一股逼人的氣息,朝著神祿壓制了過來。

    “季布,你最好想清楚,無憑無據,你怎能對我等動手?”神祿則是有恃無恐的說道。

    “我覺得你話特別多。”季布冷冷的說道。

    “哼,不要想以你的身份壓制我,你覺得我會懼怕你嗎?”神祿冷笑一聲說道。

    “季布,冷靜一下。”幾位活化石站出來勸阻。

    神祿身份不一般,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曾經也是一位蓋代天驕,有很大的成長價值,將來的成就,毫無疑問可以超越活化石,甚至可能成為第二個季布。

    所以,即便是季布存活了無數的歲月,實力恐怖,但神祿對他卻渾然無懼,儼然是把自己當成和和季布平起平坐的存在。

    “季布,我們先進去吧,我會把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說給你听。”一位老好人一樣的活化石說道,過來打圓場。

    實際上,這位老好人一樣的活化石,赫然是之前對孫聖元神下手的那個老人。當初的狠毒,與現在的和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只是其他人不知。

    甚至,連季布都覺得這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相信了他說的話。

    最終,季布走進了這座古老的星空要塞當中,他要詳細的了解事情的經過。

    ……

    然而,在大宇宙的另一邊,孫聖出現在一片莫名的領域當中,他被從古葬地傳送了出來,而且傳送出來了很大一段距離,早已經遠離那片無名領域,甚至已經接近了那座最古老的星空要塞。

    這是守墓人所為,他雖然把自己關在了那片古葬地,不問世事,但卻對這片星空十分了解,而且他知道孫聖該去什麼地方,故此將他送到了這里。

    而此刻,孫聖對不久前在古葬地發生的事情,卻一無所知,守墓人那一箭,不單單是給了他一場造化,同時還斬斷了關于古葬地的記憶。

    現在,孫聖只記得,不久前被幾位活化石加害,然後自爆元神而亡,他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夢中在某個地方復生,同時還記得得到真名的過程。

    但具體的,什麼都忘記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孫聖納悶兒,完全忘記了守墓人,也忘記了那座青銅大墳。

    他在這片星空之下駐足了良久,最終,他張開神目,讀取這里的信息,很快的便發現,他已經接近到那座最古老的星空要塞了。

    當下,孫聖朝著那個地方沖去,不管怎麼樣,這里都要去。

    雖然進入古葬地的記憶沒有了,但孫聖清楚的記得不久前神祿和那幾位活化石是怎麼加害他的。

    當時,孫聖自曝元神,為求自保,估計那幾人都以為他死了,如果此刻孫聖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真不知道那幾人該是什麼樣的表情。

    他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當著要塞中的這麼多人,那幾個老不死的還會對他出手,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不過那幾人身份高貴,想要找他們尋仇,很不容易,計劃需要一步步的來。

    孫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復仇計劃,而這個計劃的第一部分,就是要公告給那些人,老子活下來了,而且活得很好,得到了真名。

    現在,孫聖已經是貨真價實的真君了,被賜予了真名之後,孫聖已經站在了人道領域的範圍內。

    “不知道現在我全力一拼,能不能拼死一位活化石。”孫聖這麼想著。

    雖然這里已經距離那座古老的星空要塞很近了,但依然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孫聖足足將近飛了兩個月有余,終于,看到了一座懸浮在星空中的堡壘。

    這不是那座要塞,而是要塞周圍的一座堡壘,這樣的堡壘,在這片星空中不止一座,像是星空中的哨塔一樣,駐守在這個地方。

    “來人止步!”

    一聲大喝從這座古老的堡壘中傳來,很快的,從這座堡壘中飛出了一隊人。

    這座星空堡壘並不小,宛如一座巨大的行宮,里面裝下數千人的兵力都不在話下。

    此刻飛出來的這一隊人,可謂是一批精銳的修士,個頂個的強大,每一個人都踏入了聖者領域,足足有上百人,身著古老的甲冑,氣息強大。

    而領頭的人,則是三位真君級別的強者,他們絕對都踏入了人道領域,甚至其中一人還是人道巔峰的存在。

    “你是什麼人,來自哪里!!”其中一位真君呵斥道,盯著孫聖。

    他的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這少年年紀這麼輕,觀其骨齡,短短百余年的時間,可竟然已經踏入人道領域了,如此年紀,便有這樣的成就,天底下能有幾人?

    當即,為首的三位真君,眼神不僅怪異起來。

    他們盯著孫聖的眉心,沒有發現王之印記,在這種年紀有這樣的修為,他們能想到的,只有王,但可惜這個少年不是。

    三位真君,眼中閃過一抹嫉妒,孫聖的天賦超越他們太多,他們抵達這個境界,都是經過了幾萬年的沉澱的,遇到如此才華出眾的人,還不是王那種高貴的身份,難免會讓人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