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43章 誰為妖邪?

第1543章 誰為妖邪?

    九九八十一重大聖結界,孫聖一口氣闖了出來。

    這里已經不再是囚天之域了,一片壯麗的山河出現在他的面前。

    山巒起伏,層巒疊嶂,每一座山巒,都與天齊高,籠罩著混沌氣,而且在這些山巒當中,隱藏著很多重要的地方,修行宮殿、聖地、試煉場等等應有盡有。

    還有一些神奇的地方,堪比大聖道場!而且不止一座,隱藏在這片壯麗的山河當中。

    “出來了。”孫聖咧嘴一笑。

    而在他身後,那位活化石老者也追了出來,但終究是慢了一步,孫聖已經遠遠的逃出去了。

    “小孽障,決不能讓你活!”這位活化石老者怒喝道,不能平靜。

    他一改往日里慈眉善目的神態,此刻殺氣騰騰,不顧一切的朝著孫聖出手。

    一只大手遮天蓋地,穿越虛空,直接遠距離朝著孫聖轟殺過去。

    而且掌心中,還有一件秘寶,不是那枚黑色缽盂,而是一件殺戮秘寶。

    他要讓孫聖尸骨無存,絕不能讓他出現在眾人面前,不然他們那幾個參與行動的活化石,有可能會身敗名裂,甚至可能造成更大的風波。

    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在這座古老的星空要塞當中,有一個堪稱是“異數”的人存在,季布。

    而此刻,孫聖感受到身後鋪天蓋地的殺機,他身上時空秩序糾纏,瞬間穿越出去。

    雖然他現在踏入了人道領域,但也不是活化石的對手,這幫活化石,最起碼都接近甚至是進入極道領域了。

    “轟隆!”

    此刻,在孫聖的身背後,一片虛空浸滅了,被可怕的力量給毀掉。

    普通的聖者,恐怕身在其中當場就會化為灰燼,根本不可能在這麼可怕的力量之下存活下來。

    即便是普通的真君,也抵擋不住這種力量,畢竟是活化石的全力一擊,而且還攜帶著一件殺戮秘寶。

    “計劃改變。”孫聖心頭冷笑,沖出去一段距離後,突然扯著嗓子大吼起來︰“來人吶,出事兒啦!街坊鄰居快來看啊,老活化石欺負新人啦!!”

    他這一嗓子,可以說是將自己畢生的仙力都用上了,聲音傳出去了不知道多少萬里,一時間,讓這座古老的要塞中,很多人都听到了。

    “你……”

    那位活化石老者臉色巨變,他就害怕孫聖這個樣子,沒想到真的發生了。

    孫聖一路跑遠,一邊跑一邊大喊,他的聲音在虛空中回蕩,驚動了很多人。

    “快來人看啊,老不死的殺人啦!!”孫聖扯著嗓子大吼。

    “閉嘴!”

    那位活化石老者真的慌了,竭盡全力的出手,但奈何,他追不上孫聖。

    即便是極道領域的高手孫聖打不過,但他若是一位的想跑,沒人可以留得住他,那穿梭時空一般的速度,可不是鬧著玩的。

    一時間,這里的很多人抬頭仰望,只看到一名少年在前面跑,後面追著一位老者,這老者身份很有名,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平日里慈眉善目,一直是老好人的形象。

    怎麼此刻這老者突然這麼殺氣騰騰,而且還在追殺一個少年,這與他慈眉善目的形象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是逍遙槊前輩,他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對一個少年抱有這麼強烈的殺意。”

    “這少年怎麼招惹逍遙槊前輩了,能讓這位慈善的老人發這麼大的火,而且大動殺手,肯定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逍遙槊前輩如此的大動肝火呢。”

    很多人這般說道,沒人敢怪這位活化石,因為他身份實在很高,德高望重,向來都是以慈善的面貌出現在世人的眼中,寬慈仁厚就是他的代名詞。

    所以,此刻看到逍遙槊突然追殺這個少年,只能把一些髒水潑到了孫聖的頭上,說他肯定犯了大罪,不然逍遙槊不會這麼火。

    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個少年是誰,在這座古老的要塞當中,認識孫聖的人還是挺少的,即便是有人知道關于“屠王者”的事情,但也沒有見過。

    “街坊鄰居快來看啊,老不死的刁難新人了,今天我就要撕開這老不死的虛假面具。”孫聖扯著嗓子大喝。

    眾人無語,這少年是誰?怎麼沒見過?而且好大的膽子,當眾辱罵逍遙槊,將這位德高望重的前輩,評價為老不死。

    最關鍵的是,這少年真的好猛,一位古董級別的強者全力轟殺他,他竟然一一躲過了,跟沒事兒人一樣顛顛的往前跑。

    “出了什麼事!”有王被驚動了,而且出來的赫然是魔太君,一位魔尊一般的人物。

    他從一座道場中走出來,抬頭望去,看到跑在前面的少年,不禁驟然一驚︰“是他!他還活著!”

    很快的,另外一邊,一道劍光驚空,神劍王秦欣也被驚動了,看到了孫聖,不禁訝異,道︰“聖兄,你還活著,這是唱的哪一出啊,前輩,為何攻擊他。”

    逍遙槊臉色難堪,知道事到如今,這個秘密保不住了,不禁喝道︰“不要被此人的外貌所迷惑,我親眼看他元神被擊斃,墜入了妖邪之地,怎麼可能活著回來?他已非善類,而是危害世間的妖邪!”

    “好一招惡人先告狀!”孫聖冷笑道︰“你真是卑鄙到了極點,害怕我揭穿你們的丑聞,先給我定下子虛烏有的罪名嗎?”

    “哼!”逍遙槊冷哼一聲,道︰“妖邪之輩,還敢強詞奪理,看老夫鎮壓你!!”

    逍遙槊發了狠心,即便是眾目睽睽之下,他也要擊殺孫聖,決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當下,逍遙槊發動了大招,絕殺神通驚世,鋪天蓋地,到處都是恐怖的劍光,籠罩乾坤,將孫聖可以逃走的範圍全部給覆蓋住了。

    這些劍光之可怕,任何一縷,都可以輕松地讓聖者死無葬身之地!

    “為毛你們都喜歡秒全屏呢?”孫聖嘆了口氣說道,這一次,他沒有動,也沒有逃,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正在急速接近。

    “逍遙槊!我看你敢!”

    果不其然,天地間傳來了一聲大喝,緊跟著,一道身影從天而降,極速接近這個地方。

    這道身影落下,手持青銅戰戟,戰戟橫掃當空,一股無形無形的力量轟然爆發,看不見,摸不著,但卻可怕十足,一下子便把漫天的劍氣給震得粉粉碎。

    來人白衣長袍獵獵作響,須發皆白,但相貌卻堪比年輕人,一雙冰冷道極點的眼楮,仿佛可以凍結世間的一切。

    “季布!”

    逍遙槊臉色大變,終于,還是把這個人給驚動出來了,從孫聖逃出囚天之域的那一刻開始,逍遙槊就已經預感到,季布會被驚動,這件事不能善了了。

    “逍遙槊,給我一個解釋。”季布冷冰冰的說道。

    “他是妖邪,不是之前的那個少年了,那個少年我親眼看到他死了,是不可能活下來的。”逍遙槊依舊義正言辭的說道。

    “呵呵呵呵,你還能再點有用的詞嗎?什麼妖邪,不過是想要扼殺我,遮蓋你們的丑聞。”孫聖說道。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季布說道。

    孫聖冷笑一聲,點指著逍遙槊,說道︰“在來這座要塞的途中,這老東西,和神祿以及其他幾位活化石,為了謀奪我身上的經書,騙我去了那片領域當中,想要狩獵我,最後逼不得已,我自爆元神,炸開紫府,才讓他們相信我死了。”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季布頓時眉毛倒豎,身上殺氣騰騰。

    不僅是他,此刻在場的一些人,听到這句話後,全都震驚。

    幾位活化石,竟然設計暗害一個後輩,而且逍遙槊這位老好人也參與到了其中,這怎麼可能,逍遙槊一直都很慈善,很多人都知道,熟悉這位老人的秉性,覺得他絕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不會吧,有這樣的事情?幾位活化石前輩聯手暗害一個少年,我怎麼不相信?”

    “假的!一定是假的,我不相信逍遙槊前輩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沒錯,這少年確實來路不明,連他是誰我們都不知道,怎能相信他說的話?”

    一些原本就生存在這座古老要塞的原住民說道,腦袋搖晃的跟撥浪鼓一樣,打死他們都不相信這是事實。

    “妖邪,你胡說!當時那個少年是被無名領域深處的禁忌力量擊殺的元神,我們親眼所見!”此刻,逍遙槊依然死咬著不放,道︰“況且,你自己都承認元神爆開了,如果真是我們害你,試問那種情況下你還如何存活?”

    “我留下了一枚元神碎片。”孫聖說道。

    “呵呵呵呵……”逍遙槊冷笑起來,道︰“一枚元神碎片就讓你復活了?你騙鬼呢,編造理由也得像樣點,你這個妖邪!!”

    “是不死物質嗎?”就在這時,遠處的秦欣突然說道︰“孫聖體內融合了大量的不死物質,也許是不死物質,讓他活了過來。”

    此言一出,逍遙槊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瞳孔深處,有明顯的躲閃之色,但依然堅決的說道︰“妖邪之輩的話,你們也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