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44章 天下第一劍(上)

第1544章 天下第一劍(上)

    孫聖冷冰冰的笑了起來,道︰“你們這幫人,除了亂扣帽子還會做什麼?如果你們沒有害我之心,我來此之後,你們干嘛暗中指使人帶我前往囚天之域?不就是想在囚天之域中對我下手嗎?以為那樣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嗎?”

    逍遙槊臉色陰沉,聞听此言,不禁嘲諷道︰“引你進入囚天之域,是想要先調查調查你,一個本該死掉的人突然來此,我不該起疑嗎?”

    “恩……說的也是,我絕不相信逍遙槊前輩會做出這種事情。”有人附和,那是逍遙槊的崇拜者,甚至可以說是他的門生。

    “這里面有古怪,我看這個少年也有古怪,他是誰?”有人不服氣的呵斥道︰“真是好大的膽子,敢誣陷逍遙槊前輩,你算哪根蔥?”

    這是一位青年在說話,修為不低,而且已經成為真君了,站在人道領域當中。這種年紀有這樣的成就,自然表現出來的十分狂傲。

    他是最新一批崛起的年輕高手,和年輕的王同時崛起,足以可見其天賦有多麼的不凡,雖然不如王,但在修行天賦上,卻不比真正的王差。

    而且,他還是逍遙槊的門生,得到了逍遙槊的指點,故此此刻才會如此動怒,幾乎是點指著孫聖說道。

    “滾蛋,你算老幾?”孫聖斜睨這人一眼說道。

    “哦?”這名青年冷笑一身,鄙夷的撇撇嘴,說道︰“還挺狂,你覺得以你現在的年紀站在人道領域,就很值得驕傲嗎?告訴你,這座要塞中不缺乏強大的天驕,有天賦的不止你一個,站出來!我要替逍遙槊前輩教訓教訓你。”

    話音落下,這名青年已經向前踏出了一步,手中,一枚冷劍出現,寒光四射,散發出一股冰冷的氣息,像是可以凍結一切。

    “你敢站出來嗎?還是說你只會搬弄是非,那只是小人物的作為而已。”那名青年持劍點指著孫聖說道,倨傲之色絲毫不斂

    “可笑……”

    孫聖冷森森的笑了笑,原地未動,但是在他身後,沖天的殺意逼來,霎時間,三道神聖的“屠王令”出現在他的身後,這三道“屠王令”,像是三道耀眼的光環一般。

    “轟!”

    一瞬間,所有的殺氣大爆發,直奔那名青年而去,這名青年即便實力強大,但此刻被這股殺氣沖擊到,只感覺靈魂都在顫栗,下意識的後退出去,用驚恐的眼神望著孫聖。

    “那……那是什麼?”青年失聲叫道,隱約中猜到了什麼,但是不敢承認。

    “屠王令,沒見過嗎?”神劍王秦欣笑盈盈的說道︰“這位可是屠王者呢,這位道兄,你確定真的要跟他打?”

    “什……什麼!屠……屠王者!傳言中星空另一端的屠王者,真的在!”

    “天吶,三道屠王令,他擊殺了三位王?天啦擼,妖孽啊這是!”

    “我明白了,之前好像就有人在說這個屠王者的故事,他在來時的路上,听說死在了那片無名領域,現在竟然活著回來了,而且找上了逍遙槊前輩,難道……”

    “難道真的另有隱情?”

    一時間,周圍一片片驚呼之聲傳來,他們終于知道了這個少年的真實身份,竟然便是傳言中的“屠王者”。

    “我再說一次,滾。”孫聖冷冷的盯了那名青年一眼說道。

    這一次,那名青年不敢說話了,腳步後退,甚至有種掉頭就跑的沖動。

    雖然只是听過其名號,並未見識過對方的真正實力,但那三道醒目的“屠王令”,已經足以震懾人心了。

    “他不是那個人,此乃妖邪。”逍遙槊說道,眼神陰冷,如果不是季布在這里,他早就對孫聖下殺手了。

    “夠了!”

    季布大喝一聲,冷冷的盯著逍遙槊,手中的青銅戰戟微微揚起。

    這番行動,說明了一切,季布不可能去相信逍遙槊的話,即便逍遙槊平日里一直都是老好人,和藹可親,但他和孫聖之間,季布還是選擇听信孫聖的。

    逍遙槊眉頭緊皺,道︰“季布,事情沒查清楚,這小子絕對是個妖邪……我要觀其元神。”

    “呵呵呵……”季布冷笑起來︰“觀其元神?這才是你的最終目的吧,本來我還覺得這里面有誤會,但現在看來,事實已經定下了,你果然居心叵測。”

    “你……季布,你還要對我動手不成?”逍遙槊呵斥道,雖然知道季布的實力厲害,但他的身份也不凡,他不相信季布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對他下手。

    “哼!”季布冷哼一聲,將青銅戰戟背在身後,道︰“我對你動手,玷污了我的兵器,有仇的報仇,有冤的抱冤,孫聖,既然是你的仇人,就你來出手吧。”

    “啊?”

    孫聖微微一愣,讓自己和逍遙槊打?不會吧,這老不死的修道不知道多少萬年前了,已經進入極道領域了,這根本沒法打啊。

    “季布,你想做什麼?!”但逍遙槊卻突然慌了,他看到季布抬起了手掌,掌心中,有原始道紋出現,這道紋一出,簡直是驚天動地,讓天地都黯然失色了。

    “我不會插手你們之間的私仇,但我將為這個少年坐鎮。”季布冷喝道,猛地一掌朝著逍遙槊壓了過去。

    “轟隆隆!”

    原始道紋瘋狂運轉,比開天闢地的景象都要恐怖。

    這可不是普通的一掌,也不是神通,因為季布從來都不需要神通,但這一掌,卻另有玄妙之處。

    “季布,你欺人太甚,可惱!!”逍遙槊大喝道,他清楚的知道這一掌有多麼可怕,當下,他動用了自己的大神通,打算抗衡這股力量。

    但結果,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勞的,這一掌落下,逍遙槊的大神通粉碎,那原道力凝聚成的大手掌,一掌拍進了逍遙槊的天靈蓋當中。

    “啊!!”

    逍遙槊慘叫起來,他沒有防下來季布這一掌,讓周圍的人唏噓。

    逍遙槊,那可是活化石啊,極道領域的人,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威名遠播,但是,面對這個老人,他竟然吃不住一招,這未免太夸張了。

    但是,這一掌,並未要掉逍遙槊的命。

    原道力進入他體內,竟然開始壓制他,令其道行銳減。

    霎時間,逍遙槊從極道領域,一下子衰退到了天道領域,然後繼續被壓制,足足將他壓制到了人道領域當中。

    “你……”逍遙槊瞳孔中滿是血絲,他知道季布想要做什麼,此刻惱怒無比。

    而且,他身份尊貴,德高望重,如今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季布一掌壓制,修為從極道領域,一下子壓制到了人道領域。

    要知道,他們可都是極道領域的存在,難道差距就這麼大嗎?早就听說季布很厲害,但逍遙槊還未與之交手過,今天一動手,他感覺到的,只有恐懼。

    “交給你了。”季布說道。

    “不會有其他人插手吧。”孫聖說道,但已經邁步向前了。

    “沒有人可以插手。”季布十分霸氣的說道,在虛空中負手而立,像是萬古獨尊的戰神一般,周身上下,原始道紋運轉。

    孫聖放下心來,有季布壓陣,他心里踏實了很多,一步一步的朝著逍遙槊走了過去。

    他攤開手掌心,一朵青蓮在掌心中綻放,聖劍從青蓮中飛出,綻放出最耀眼的劍光,一下子讓這片天地都跟著亮了。

    “這……他真的要對逍遙槊前輩動手嗎?”

    “這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啊,是一位活化石,他真的敢以下犯上嗎?”

    “開什麼玩笑,這樣的人物,豈是年輕人可以對付得了的?誰都知道,就算境界壓制下來,但本身很多東西是無法改變的,就算眼下在相同的境界當中,他也斷然不是逍遙槊前輩的對手。”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孫聖手托著青蓮聖劍,一步步朝著逍遙槊逼去,風采超然,宛若世外仙聖,竟然有種讓人不敢直視的氣息。

    “大膽!”

    逍遙槊大喝一聲,雖然境界被壓制,但多年來的尊威,還是沒有變。

    “等我斬下你的頭顱,你就知道我有多大膽了。”孫聖喝道,而後不再 攏 桿俚某磢Q先ャbr />
    “錚!”

    青蓮聖劍嗡鳴,像是在這一刻興奮起來了一樣,驟然間,一道奪目的劍光斬落下來,聖劍之威,一發不可收拾。

    “小子,老夫豈是你可欺的!”逍遙槊怒喝道,他的身份和尊嚴,受到了嚴峻的考驗。

    此刻逍遙槊一掌向前轟了上去,蘊含著絕世大神通,掌心中一件殺戮秘寶滴溜亂轉,將逍遙槊的攻擊瞬間放大了數倍。

    “轟!”

    絕世大踫撞,大神通對上了青蓮聖劍,神通之光吞沒天地,絕世劍斬卻像是在開闢天地,造成了一股可怕的異象。

    但是,這種異象,也僅僅是存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下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上演在眾人面前。

    大神通之光粉碎,僅僅是堅持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便被那口青蓮聖劍一劍從中間劈開了,驚世劍光勢不可擋,“噗嗤”一聲,一條血淋淋的手臂被斬落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