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47章 打爆

第1547章 打爆

    季布長嘯一聲,這一刻,原始道紋作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自我壓制修為,從極道巔峰,退到了人道巔峰的位置。

    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依然透著一股強*人的氣息,讓人忌憚。

    與此同時,神祿也長嘯一聲,大踏步而來,周身上下,可怕的秩序彌漫,每一縷秩序,都能崩毀大乾坤。

    “來吧,季布,我會向你證明,你已經過時了!”神祿大聲喝道,驟然沖了上來。

    他很自負,但這種自負,是建立在他強大的基礎上的。

    神祿一拳向前轟了上去,拳頭上,有一種禁忌之力纏繞,可見這一拳,蘊含著禁忌神通的力量,並且在這一刻,神祿肉身發光,這種光芒,讓孫聖眯起了眼楮。

    肉身成聖!

    神祿竟然還是一位“肉身成聖”者,要知道,古往今來能做到這一步的人少之又少,不過肉身成聖者還有個大弊端,那就是壽命。

    這種人,壽命不可能會太長。

    但是,神祿也活了很久了,看來他一定是用了什麼辦法,在肉身成聖之余,保障了自己的壽命。

    “轟!”

    這一拳壓制過來,連在場的活化石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感覺恐怖,他們自問,即便是他們,都很難承受下來神祿這一拳。

    而就在這時,季布也動了,原始道紋包裹住拳頭,同樣一拳打了上去。

    “轟隆隆!”

    兩只蓋世神拳踫撞,驚天動地,亂翻乾坤,一只拳頭神光耀眼,一只拳頭古老神秘。

    結果,在人們驚駭的眼神中,神祿向後倒退,並且張口咳出一口鮮血,腳步踉蹌。

    這硬踫硬的一拳,神祿不敵季布,一下子便敗下陣來,而且被震得咳血。要知道,他可是肉身成聖啊,肉身堅固不朽,防御力驚人。

    這樣的寶體,大聖之下,想要純靠力量打破很難,必須要用一些秘寶才可以。

    但是,季布竟然是靠單純的拳頭,將神祿震傷了,那可怕的原始道紋,究竟具有多麼嚇人的力量?

    “怎麼會!”神祿驚恐的瞪大了眼楮,難以相信。

    “怎麼不會?”季布冷聲道。

    一旁邊,孫聖也在冷笑,雖然神祿是肉身成聖,但和自己的肉身還是相差甚遠。

    孫聖的肉身成聖,是聖體法堆積出來的,不是普通的肉身成聖者可以相提並論的。至少,神祿的肉身成聖,就照著孫聖遠遠不如。

    “殺!”

    神祿大吼,惱羞成怒,一擊被挫敗,讓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神祿取下了背在身後的兩件古神兵,朝著季布殺了過來,冰冷的神焰爆發,凍結了一片虛空。

    季布也取下了背後的青銅戰戟,向前殺去,所過之處,所有的冰封全都粉碎,化為粉末,神祿的力量,根本傷害不到他。

    結果,兩個人再次展開了凶猛的對決,神祿確實不簡單,禁忌大神通層出不窮,每一種都威力絕倫。

    而季布,只是使用原道力,便能蓋壓一切,一口青銅戰戟,上下翻飛,原始道紋崩開所有,將禁忌大神通都給葬滅了。

    “去!”

    季布沉喝一聲,原始道紋駕馭青銅戰戟飛了上去,戰戟旋轉著,像是絕世神鑽,直奔神祿而來。

    “轟!”

    神祿的大神通被擊破,戰戟飛來,他嚇得慌忙躲閃,但結果,左肩膀還是被鑽透了。

    即便是肉身成聖的防御了,竟然都防御不住季布的攻擊。

    “好弱的肉身成聖。”孫聖在一旁評價道,毫不介意。

    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每個人都听在耳中,尤其是神祿听到這句話,更是投來憤怒的目光。

    “你瞅啥,生氣我也這麼說。”孫聖無所謂的聳聳肩膀。

    “怎會如此!?”神祿不禁惱怒。

    他本以為,自己和季布的差距不大,更是看不起季布,覺得自己比季布更加優秀,而季布也只是佔了修行歲月長的便宜。

    可現在一交手,他才深刻的認識到了季布的恐怖,即便是他把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人道巔峰,而自己更高出一個等級,竟然依然不是對手,甚至可以說是被碾壓。

    而在場的幾位活化石,也是憂心忡忡,第一次設身處地的感受到了季布的恐怖。

    “季布,你死來!”神祿大聲吼道,這一刻,他的身上有一種古老的力量爆發。

    這種力量,像是來源于太古時代,看來神祿動用了壓箱底的功夫了,這種力量他平日里絕不會使用,作為殺手 。

    “哼!”季布冷哼一聲,道︰“原來你沒我想象的那麼厲害,如此實力,你還敢狂驕?我再讓你一只手吧。”

    季布說道,單手背負在身後,一只手手持青銅戰戟,朝著神祿殺去。

    這絕對是*裸的羞辱,讓驕傲的神祿忍不住想要大吼,拼盡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殺向季布。

    但奈何,這依然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季布一人一戟,攔住了他的所有攻擊,而且看上去輕松自如,像是根本沒用力一樣。

    現在,神祿有些後悔了,他把一切看的太簡單了,季布無敵了這麼多年,並不是沒有理由的。

    “好……好厲害,這就是大聖之下的第一人的實力嗎?”

    “壓制到了人道領域,卻還是那麼強,天道巔峰的神祿都不是對手。”

    “這種等級的存在,實力早已經超出了常理,甚至超出了境界的規範,不能以境界來概括這種人的戰力。”

    後方,那些觀戰的人忍不住唏噓道,心中驚慌不已,這樣的人,如何可以超越?

    即便是跟過來的幾位王,都感覺到壓力山大。

    據說,這位無敵的老人,是史上第一位王,他存在的歲月,比那些古王還要遙遠,那以後的“諸王論戰”,這個老人也會參與嗎?畢竟他也是王啊。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所有王都會感到無限的壓力。

    而此刻,另外一邊,有人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目光,是龍梟。

    趁著季布和神祿交手之際,龍梟突然出手,目標直奔孫聖而來,冷笑道︰“最大的禍端就是你,像你這種人,留你不得!”

    話音落下,龍梟陡然下了殺手,抬手點指,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指,實際上是一招絕殺神通,直奔孫聖的眉心點殺過來。

    孫聖站在原地不動,但卻已經感受到了凜冽的殺意直刺靈魂。

    “這可是你自找的!”季布大喝道,背負在身後那只手突然向下一壓,原始道紋匯聚成了一口劍,當空落下。

    “你……”龍梟咬牙,迅速的避讓,但還是晚了。

    那原始道紋匯聚成的劍,直接斬入了龍梟的天靈蓋當中,下一刻,龍梟大叫,和之前那兩位活化石一樣,修為暴跌,回到了人道領域。

    “哈哈哈哈哈,現在……你是我的菜了。”孫聖大聲笑道,主動向前殺去。

    青蓮聖劍飛出,劍光所指,一往無前,直奔龍梟而來,毫不留情。

    因為這幾位活化石中,孫聖最想殺他的就是他,這個人一直和自己不對付,當初在大聖試煉場的時候,就百般為難自己。

    龍梟全力抵擋,一臉酷殺之色,並且手中出現了一件完美仙器。

    那是一桿鐵戟,曾經屬于小天王,不過後來成為了孫聖的戰利品。在不久前孫聖紫府炸開之後,這件完美仙器被龍梟給得到了。

    這一戰,根本沒什麼懸念,同在人道領域,這些活化石在孫聖面前完全沒了價值,直接就是壓制。甚至比季布壓制神祿壓制的都要厲害。

    即便是對方手持一件完美仙器也不行……

    龍梟一戟劈落下來,孫聖一個橫移,身上時空秩序超然,宛如瞬間移動一般閃了出去,同時青蓮聖劍一個上挑。

    “噗!”

    劍光現,血光崩。

    龍梟手持戰戟的那只手一下子被削落了下來,那口鐵戟,再次回到了孫聖的手中,被他收進了紫府當中。

    “我說了,同級別之下,我把你們虐成狗!”孫聖諷刺的笑道。

    “小雜種,納命來!!”龍梟惱怒,不顧身上的傷勢,朝著孫聖撲殺過去。

    他的一條手臂,化作了一只神禽的爪子,鋒銳的可怕,比仙金都要炫目,一爪便可以粉碎諸天。

    結果,孫聖一拳砸了上去,拳頭放光,不但有原始道紋包裹,並且還有聖體法的力量,集中于一點爆發出來。

    “噗嗤!”

    “不!!”

    龍梟慘叫,被孫聖一拳粉碎了這條手臂,將其打爆,什麼大神通,在這狂暴的一拳面前根本就是豆腐渣一樣。

    龍梟橫飛出去,同在人道領域,即便是他曾經攀上了極道,蛻變的驚人,但依然干不過孫聖,此刻吐血倒飛,可謂是淒慘無比。

    孫聖冷哼,快步跟上,一伸手,將倒飛出去的龍梟截住,拽住了他的脖領子,將其提在半懸空,而另一只手大嘴巴子無情的抽了上去。

    “啪!”

    這一巴掌,龍梟半邊臉都爛了,眼珠子都被打飛出去了一個,不禁痛苦的哀嚎起來。

    “現在爽了吧?想想當初,你們這幫老不死的是怎麼對待我的。”孫聖說道,“啪”又是一個嘴巴子抽了上去,打的龍梟滿嘴牙齒脫落。

    “小……小畜生!!”龍梟吐著血,一臉憎恨的盯著孫聖。

    “我叫你嘴賤!!”孫聖再次一記凶狠的耳光抽了上去。

    “噗嗤”

    這一次,龍梟的整個下巴都被打飛了,鮮血淋灕,觸目驚心,身份尊貴,德高望重的他,從來沒有這麼淒慘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