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61章 是你逼我用藥的

第1561章 是你逼我用藥的

    孫聖封住了紫府,不論如何,他都不想自己的元神再一次受到威脅。

    麒麟王笑了笑,一抬手,孫聖被一股力量禁錮,然後被麒麟王帶著朝這座別院的深處走去。

    這別院的深處,是一座洞府,洞府之內,也是雕梁畫棟,修建的十分奢華,噴薄著瑞彩,仙霧裊裊,池中有天精地華的寶液凝聚。

    毫無疑問,這是麒麟王的閨房,里面有一張香榻,掛著紅色的紗帳,充滿了情調。

    麒麟王玉體橫移,側臥在那張香榻上,展現出傲人的曲線,實在是媚態十足,而後縴縴玉指一勾,孫聖就這麼被禁錮著飛了過去,躺在了香榻上。

    “你別白費心機了,我自封紫府,你是解不開的。”孫聖冷笑道。

    “沒有男人可以拒絕我,到時你會親自解開的。”麒麟王自信的笑道,褪去了身上的紗衣,只穿著一件紫色肚兜,更加誘人,皮膚晶瑩有光澤,光滑剔透。

    緊跟著,香榻上的紅色紗帳落下,只能看到兩個人的影子在里面。

    ……

    而此時此刻,在麒麟山的無憂宮之內,魔太君等了足足好幾個時辰,不禁皺眉。

    孫聖一去不復返,再也沒有任何消息傳遞出來。

    最後,又過去了兩個時辰,魔太君按耐不住了,離開了無憂宮。

    但他並未強闖麒麟山,而是離開了這里。

    因為他們來到這里的時候,孫聖已經提醒過他了,如果他出現了意外,不要強闖,回去找秦欣想辦法。

    季布離開的時候,特意提醒過他們,最近要消停點,不要鬧得太過分,因為他不在要塞中,沒有人替孫聖他們擋著大道統的威脅。

    故此,這種時候,不便于和麒麟王硬踫硬!

    現在,魔太君直接離開,沒有人阻攔他,他順利的離開了麒麟山,回到了季布的道場中,告訴了秦欣一切事情,結果讓秦欣也在皺眉。

    接下來,他們共去了麒麟山,結果卻吃了閉門羹,在一位古王的地盤兒,連秦欣他們都不敢胡來,而且季布不再要塞中,萬一真把事情鬧大,等同于是給了大道統借題發揮的機會。

    結果,這一晃,就是十幾天的時間過去了。

    麒麟山沒有任何動靜,孫聖沒有從里面走出來,而整個麒麟山,都被麒麟王的伴生者給把守了,誰也進不去。

    秦欣等人一陣皺眉,他們現在只知道孫聖還活著,因為孫聖臨走前留下了命石,如果他真的不測了,命石會碎開。

    但現在命石依然光亮,他們現在除了知道孫聖還活著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

    “難道是被麒麟王囚禁了?”四法青雲的說道,如果是這樣,那就比較麻煩了。

    除非他們真的撕破臉,找麒麟王要人。

    但是,他們幾位王,不但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打算這麼做。每一位王都各懷心思,他們只是孫聖的結盟隊友,還算不上是生死與共的朋友,因此,想要讓他們為孫聖與麒麟王撕破臉,幾位王都要斟酌一下。

    “只要他還活著就好,只有等到季布前輩回來了。”秦欣這般說道。

    就這樣,一晃,又是十幾天,已經一個月了,孫聖還是沒有半點消息透漏出來。

    ……

    而此時此刻,麒麟山內,麒麟王的洞府當中。

    這里則是另外一番景象,說不出的香艷撩人,麒麟王這些的時間以來,可謂是用盡了各種手段,但就是無法讓孫聖就範。

    孫聖將自身的紫府封鎖,任由麒麟王手段百出,他都無動于衷,絕對不妥協。

    麒麟王也比較頭疼,她可以說把一個女人能用在男人身上的手段全用過了,但就是無法讓孫聖就範,就像是一具冰冷的鐵人躺在香榻上一樣。

    “你也就只能動我的肉身,想要踫我的元神,休想。”孫聖說道。

    “行,真有你的,你是鐵打的心腸麼?”麒麟王楚楚可憐的說道,讓人心動。

    不過孫聖很干脆的閉上眼楮,不去看,心不動不搖,無論如何,都不會解開紫府的封印。

    那是封仙術的封印,即便麒麟王手段通天,不了解封仙術的話,也休想打開。

    “好哥哥,你真的忍心看奴家那麼受苦嗎?”

    接下來,麒麟王又開始百般誘惑,這個女人懂得一種媚惑之術,而且這種媚惑,不單單是針對于一個人的**,連神元都會被勾動。

    所謂的,神元,自然是指元神。

    這個級別的修士,其交合之術,不僅僅是局限于*,還有神****合,元神交合,這是一種更深層次的雙修之術。

    到最後,連麒麟王都有些不耐煩了,她各種手段都用出來了,結果孫聖就像鐵打的一樣,不動不搖。

    “看來你是逼我用藥了。”麒麟王冷笑道。

    “我靠……”孫聖咬牙。

    接下來,麒麟王動用了十幾種藥物,什麼春風散、江上搖、痴情丹等等藥物,全都作用在了孫聖的身上,而且這種藥物,其功效都是能直接作用在元神之上的,鐵打的佛爺都受不了。

    “你這個瘋子!”最後,孫聖幾乎是咬牙喝道。

    同時他的心里叫苦,也不知道外面的秦欣他們想到主意了沒有,都這個節骨眼兒上了,如果再不把他弄出去,真的會讓麒麟王得逞的。

    ……

    就這樣時間一晃,又是半個月的時間。

    就在這一日,古要塞中,季布回來了,除了他之外,還帶著一位紅衣如火的少女,仙衣擺動,如同跳動的火焰,清麗脫俗的容顏,俏媚的五官,絕不遜色于秦欣,兩根馬尾擺動,根根發絲晶瑩,她就像是一位火焰中走出來的仙子,耀眼、奪目。

    唐媚!

    季布帶回來的這個少女,赫然正是唐媚。

    唐媚一如既往,明艷動人,讓人看一眼就難忘,她代表著火一般的熱情,大紅仙衣展動,光潔的*,修長曼妙,足蹬一雙紅玉般的水晶鞋,露出幾根白皙俏皮的腳趾,說不出的動人。

    他們降臨在道場當中,秦欣、魔太君、鱷央和四法青雲全都迎了上來。

    他們先是看了唐媚一眼,不禁心中一動,因為此刻在唐媚的眉宇間,同樣有一枚印記在閃爍,那是王之印記。

    隨後,秦欣看向季布,說道︰“前輩,你可算回來了,孫聖去了麒麟山,已經快兩個月了,還沒有出來。”

    “什麼?”季布微微一驚,道︰“麒麟山……那是麒麟王的地盤兒。”

    “麒麟王。”听到這個三個字,一旁邊,唐媚不禁黛眉輕蹙,道︰“孫聖去見了麒麟王?”

    “恩,已經快兩個月了,我們進不去,也不知道他在里面怎麼樣了。”秦欣點點頭說道。

    “該死,是那個女人!”唐媚說道,猛地沖天而起,紅衣飄動,超凡脫俗,一頭晶瑩的秀發全都倒豎了起來,眉宇間的王之印記閃爍。

    “麒麟山在哪?”唐媚問道。

    “東南方向。”魔太君說道。

    下一刻,唐媚直接化作一道火焰,飛向了麒麟山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