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談判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談判

    大概過了一個多時辰,終于,封仙術封封印被解開,孫聖從里面走出來,可謂是神清氣爽。

    他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元神交合的神奇,其快感,超越**,彼此元神猶如共融一般,毫不保留。

    唐媚也穿好衣衫,從香榻上走了下來,臉色紅潤,精氣神十足。這就是元神交合的好處,並不會受損,反而幫助巨大。

    “咚!”

    一旁邊,那口神鼎受到了沖擊,里面有一股強大的力量,似是要沖擊出來。

    唐媚微微變色,道︰“是麒麟王,果然控制不了她太長的時間,這個女人太強了。”

    孫聖皺了皺眉,道︰“你和這個女人是怎麼認識的?她告訴我,你曾在她的雪藏之地閉關,蛻變發生了意外,尸骨無存,只剩下一部分元神了。”

    唐媚點點頭,說道︰“其實她說的沒有錯,我確實發生了意外,而且元神中一部分訊息被她洞悉了,不過後來出現了轉機,我又活過來了,並且與之交手了一次。”

    孫聖冷哼,這個女人之前果然對他隱藏了一部分實情,她並沒有說唐媚蛻變成功了。

    “她真的很強,如果不是有麒麟族的祖器,我根本控制不了她。”唐媚說道。

    孫聖看向那口神鼎,沒想到,這件從下界帶上來的器具,竟然有這麼大的來歷,竟然是麒麟一族的祖器。

    毫無疑問,這件祖器肯定比歷史上有名的太古聖靈麒麟年代更加久遠,也許和麒麟族的起源有關系。

    “那頭小麒麟,是個什麼鬼?”孫聖不禁問道。

    “它是麒麟族的祖靈。”唐媚說道。

    唐媚的經歷,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天大的造化,涉及到了麒麟一族的起源。當年孫聖陰差陽錯的把她安置在這口神鼎中,雖然中途出現了曲折,讓唐媚無心了很長一段時間,但也讓她得到了很大的好處。

    當然,唐媚真正的強大之處,絕對不僅僅是麒麟一族的傳承。

    她是酆都大帝的弟子,天曉得,酆都大帝都教了唐媚一些什麼本領。

    就和帝小曼一樣,其實在孫聖看來,帝小曼由于拜了小魔女為師,身上也是有很多秘密。

    最後,唐媚出手,把神鼎中的麒麟王放了出來,不過,麒麟王的身上,依然有神鼎中的封印施加在身上,讓她動彈不得。

    這是麒麟一族的祖器,里面的的封印,專門用來懲治犯錯的麒麟一族的生靈。

    故此,即便是麒麟王很強大,但對于專克麒麟一族的封印,也無可奈何。

    麒麟王被放了出來,一臉仇視的盯著孫聖和唐媚,看到他們的姿態,麒麟王嗔怒道︰“你們……做過了?”

    “可爽了,謝謝你的藥。”孫聖嘿嘿笑道。

    麒麟王貝齒緊咬,眸子中快要噴出火來,她剛要說什麼,結果孫聖一抬手,封住了麒麟王的嘴巴,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會發脾氣的,不過不好意思,我沒打算听。”

    “快走吧,她很強,這封印也束縛不了她多久。”唐媚說道。

    最後,孫聖和唐媚在麒麟王憤怒的眼神中,離開了這座洞府,一路沖出了麒麟山。

    ……

    麒麟山外,季布和秦欣、魔太君以及鱷央等人等在這里。

    看到孫聖出來,他們全都松了一口氣。

    季布說道︰“你和麒麟王之間的事,我礙于身份,不能插手,她沒把你怎麼樣吧。”

    他的話很明白,如果是大道統刻意的刁難孫聖,季布絕不會善罷甘休。但是季布和王之間的戰斗,即便是古王,他也不會插手,這是原則性的問題。

    “我差點成了麒麟王的後宮一員。”孫聖說道。

    “什麼?”

    秦欣吃驚,道︰“你和麒麟王做了?元神交合?”

    “你干嘛這麼吃驚。”孫聖看了她一眼說道。

    秦欣臉色微紅,道︰“你不了解麒麟王的手段,她有一種雙修秘術,和她元神交合的人,其自身的法,都會被竊取。”

    孫聖一听,出了一身的冷汗,難怪麒麟王這麼想要和他元神交合,她果然是想竊取他元神中的一切,想要得到《長生經》。

    “放心吧,她的如意算盤沒有打成,頂多就是佔了一點我肉身上的便宜,紫府被我封閉了。”孫聖說道。

    “無圖言**。”四法青雲撇了撇嘴說道。

    秦欣則是瞪了他一眼,而後說道︰“那還好,不然真的是麻煩大了。”

    “先回去吧。”季布說道,帶著眾人返回了他的道場當中。

    不久之後,麒麟山暴動,一尊麒麟法相顯化出來,驚天動地,盛怒的麒麟王,在發泄著自己的不滿。

    到手的肥肉,就這麼溜掉了,換做是誰都不會甘心。

    就在這一日,麒麟山發生了一次嚴重的流血案件,盛怒的麒麟王,一氣之下,殺死了他所有的人族奴隸,亦或者說是男寵,這些服侍麒麟王的人族男人,沒有一個幸免,全都被麒麟王泄私憤給殺了。

    當孫聖得知這個消息後,不禁咬牙,這個麒麟王,實在是乖張的厲害,那可都是人族的生靈啊,就這麼被斬殺了,讓孫聖心里十分不爽。

    “他殺他的後宮,關你什麼事?”鱷央則是不以為然的說道。

    就這樣,日子仿佛一下子歸于了平靜。

    唐媚的到來,讓孫聖在古要塞的日子瀟灑了不少,除了每日的修煉,倒是有了不少“課外活動”。

    而最近一段時間,竟然也沒有人來尋孫聖的麻煩,幾位王都很消停。

    據孫聖所知,在這座古要塞當中,絕對不僅僅是局限于他認識的那幾位王,還有其他的王,而且不在少數,蟄伏在這座古要塞當中,只不過他們沒有拋頭露面而已。

    除此之外,讓孫聖十分納悶兒的是,大道統對他也沒什麼反應,包括被奪去了定山神珍的道胤,都沒有露面過。

    這般平靜的日子,反倒是讓孫聖一時間不適應了。

    期間,他得到了從星空另一端的要塞傳回來的消息,古地那邊又有一批人被送過去了,而且這一次,聖庭的全部人馬,幾乎都聚集到了那座星空要塞當中。

    對此,孫聖並不擔心,留在星空另一端要塞的人,完全可以照應的過來這麼多人。

    就這樣,平靜的日子過去了大概兩個月有余,終于,一則不平靜的消息傳來了。

    這個消息,是關乎于一次大行動的!

    而且這次行動,和戰場上方的那片天外禁區有關系。

    終于有人發現了進入那片天外禁區的辦法了,在戰場上的一個角落當中,有一條通往天外禁區的縫隙。

    這可是千萬年來,最振奮人心的一則消息,孫聖這才明白,難怪最近連大道統都不來找他的麻煩了,看樣子應該是和發現了這條通往天外禁區的縫隙有關系。

    現在大道統肯定都在忙著處理這件事。

    但是很快的,又有一則消息傳來,發現這個地方的,不只是他們,還有域外的強者。

    這一下事情變得難搞了,域外天地的人可都不是善茬兒,他們絕對不會放棄這個機會的。

    關于天外禁區,多少萬年來,兩界的人都焦頭爛額,他們想要進入天外禁區當中,但奈何一座禁區深淵,攔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歷代的人,都無法闖入,古之大聖都進不去。

    至于這天外禁區當中,究竟有什麼,那就是只有大人物才知道的了,不過肯定和天地間的真相有關系。

    現在,發現了這麼一條縫隙,不用說,兩界的人都想在第一時間進去一探究竟,互不相讓。

    故此,不久之後,古要塞的人,將會和域外天地的修士,進行一場議會。

    而這次議會,關乎到進入那條裂縫的優先權,事關重大,兩界的人,要來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談判,這是史無前例的。

    當孫聖得知這個消息後,不禁皺眉,談判麼?能談的順利才怪,按照一般的故事劇情,這次談判,肯定會橫生變故,會發生慘痛的流血案件,誰能優先進入那條裂縫,終究還是要靠武力解決問題的,靠嘴皮子根本行不通。

    “也許這一次,會和域外的皇族高手交鋒。”孫聖這般想道,內心中按耐不住的興奮。

    域外皇族的高手,都能獨當一面了,不需要老輩來出面,這是這一界的人比不了的。

    這片星空下,年輕一輩還在成長期,包括年輕的王在內,都還沒有成長到那個地步。與之相比,差距明顯可以看得出來。

    所以這次談判,是福是禍,根本說不清楚,域外那邊佔據了絕對的主導權。

    果不其然,很快的,孫聖他們得到了消息,這次過去和域外人談判,會帶上一批最優秀的年輕高手,因為是個人都明白,這次談判,少不了磕踫。

    這一日,季布的道場內,幾位活化石出現了,那是這座古要塞中比較稀少的活化石,活了無盡的歲月,其中有兩個,還是來自大道統的活化石。

    “他們來做什麼?”唐媚和孫聖出現在這里,遠遠地觀望。

    “呵呵呵,不用想也知道,他們肯定是希望季布前輩出手,或者說是全權領導。”孫聖笑道。

    因為,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大聖不出,古之大聖貌似受到了某種限制,現在不能出手。所以這次談判,需要一個實力強絕,且身份地位都能撐得住場的人來主持大局。

    他們自然想到了季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