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彰顯姿態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彰顯姿態

    孫聖突然出手,而且展現出了驚世拳威。

    “恩?”

    這位域外年輕人不禁動容,有些意外的看了孫聖一眼,他能感覺到這股可怕的肉身之力,竟然如此之強,竟然連他都感覺到了一種窒息。

    “你也是肉身修行者!好!我來見識一下!”域外年輕人說道,同樣一拳朝著空中轟去,拳頭發光,他果然是肉身成聖者。

    兩顆拳頭,在一瞬間踫撞在一起,其顛覆的力量,震得人靈魂都在發抖。

    這是兩種勢均力敵的力量,但是,這種平衡,也僅僅是僵持了一兩秒鐘的時間而已。

    很快的,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從孫聖身上爆發出來,那名域外年輕男子的拳力,當場遭到了碾壓。

    “轟!”

    下一刻,這名域外男子直接沒入了地下,被孫聖的拳力給壓制了進去。

    並且,這位域外年輕男子的一條手臂,竟然崩裂,有鮮血流淌出來。

    “好……好強的爆發力!”

    這一刻,古要塞的人也驚呼,包括幾位王,臉色都變得嚴肅起來。

    這名域外年輕男子的力量,大的嚇人,剛剛一交手便勇搓星辰王的銳氣,並且對他們進行嘲諷。

    結果他們這邊,這個少年出手,竟然一拳將其打入了地下,這是一次有力的回擊。

    孫聖一拳壓落,而後凌空一抓,揪住了被扔在地上的星辰王,而後身形一動,退回到了古要塞這邊,“砰”的一聲將星辰王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你……”星辰王惱羞成怒,身為高貴的王,連續兩次被人扔在地上,像是垃圾一樣,這實在是讓他惱怒。

    而此刻,黑瀑布的對面,那名域外年輕人只剩下頭顱在外面,此刻意外的盯著孫聖,而後“轟”的一聲,從地下鑽了出來,身軀一震,滿身的灰塵全部蕩然無存。

    “從你手底下奪人,很困難嗎?”孫聖淡淡的說道。

    那名域外年輕人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的盯著孫聖。

    這確實是一次有力的回家,讓這位域外年輕人臉色冰冷下來。

    而另外一邊,季布出手,原始道紋攻無不克,劈斷了禁錮星辰王紫府的枷鎖。

    星辰王從地上騰躍而起,怒視著孫聖,道︰“你敢如此對我,找死!!”說著,便大踏步的朝著孫聖逼來。

    “夠了!你想讓人看笑話嗎!”季布冷喝一聲說道。

    星辰王咬牙,臉色漲紅,最後鐵青,只能暫時隱忍下來。

    “你看吧,誰讓你當好人救他的,有些人,你救了他,人家未必感激你。”四法青雲在孫聖身邊譏諷道,奚落孫聖做的“好人好事”。

    孫聖瞪了他一眼,星辰王也怒視著四法青雲,這家伙完全就是在揭他的短。

    “看什麼?生我氣我也這麼說,真有本事就不需要別人來救了,剛才被虐的跟狗一樣,現在倒是挺威風的。”四法青雲撇著嘴說道。

    “好了,青雲,瞎說啥實話。”孫聖呵斥道。

    “你們……”

    星辰王惱怒,險些被這兩人一唱一和的給氣吐血,難道說今天出門沒看黃歷嗎?怎麼所有的倒霉的事兒都讓他給攤上了,他可絲毫不會認為,剛才的一切,其實都是他自己作的。

    “好了,不要再說了,上面的諸位,你們也觀摩了一陣了,可以現身了吧。”這時候,季布突然說道,看向了虛空之上。

    眾人都是一驚,就連那位大道統的領頭人和幾位隨行的活化石都微微吃驚,而後同樣看向虛空。

    “怎麼了?”有人問道。

    “哼,域外的人早就來了,與我們前後腳到的,只不過他們都隱藏在那里,估計想要暗中觀察一下吧。”季布說道,其實並非是他洞悉的。

    域外的人已經到了,躲藏在那里,隱藏得很好。實際上是孫聖察覺到的,以神目洞穿了那里,然後暗中傳音給了季布。

    剛剛孫聖之所以出手,其實並不是出于救星辰王,而是知道域外的大批人馬正在暗中觀察,如果真的年輕一輩就這麼被壓制了,那真是沒得談了,徹底的失去了主動權。

    故此,孫聖才會突然出手,而且以非王的身份出手,震懾一下域外人。

    果不其然,虛空之中,轟隆隆作響,那里隱藏著一艘巨大的器具。

    形似戰艦,但卻不是普通的虛空戰艦,而是一尊龐大的戰爭工具,通體都是仙金和稀有的神礦打造,堅固不朽。乍看之下,這艘戰爭工具,就像是一頭人形大魔王一樣,張牙舞爪,橫亙在虛空中,給人無限的壓力。

    這一刻,眾人紛紛動容,原來域外人真的已經到來了,卻遲遲不肯現身。

    不用說,剛才的一幕,都被他們洞悉了。

    幸虧孫聖及時出手,如若不然的話,星辰王慘敗,或許真的會讓域外人有機可趁,找借口杜絕這次談判。

    幾道光束從這口戰爭工具上落下,域外人馬降臨了。

    他們同樣來了不少人,大概有上百,域外天地人數稀少,佔了劣勢,可雖然如此,但他們卻實力強大,尤其是年輕一輩,都可以獨當一面了。

    此刻降臨的這些人,也是以年輕人為主,只有為首的一位老者,其他的,幾乎全都是年輕一輩的人,一個個光芒奪目,器宇軒昂,簡直不足以用“人中龍鳳”這個詞來形容他們。

    古要塞的人,人人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們不是第一次面對域外人了,並沒有表現出多麼意外,只不過,域外人此番來的都是年輕人,讓他們心里頗為不痛快。

    他們這是在刻意展現自己的實力嗎?讓年輕人出面,想要證明他們的年輕一輩都可以主權大局了嗎?

    一時間,古要塞這邊,很多人臉色都不好看,尤其是老一輩的人。

    “這些是域外候族?還是皇族?”有人不禁這般小聲的說道。

    “這些人很強,應該都是皇族。”這時候,一位王說道。

    而此刻,那名域外的老者,則是朝著之前的那位年輕人說道︰“陶澤,辛苦你了。”

    “沒有,這不算什麼。”那名年輕人說道,他的名字叫做陶澤。

    “如何,你們比試過一場,心得是什麼?”那名老者竟然完全不搭理古要塞的人,而是和那名叫陶澤的年輕人聊天,這不禁讓古要塞的人咬牙,實在是太看不起人了。

    “他們的王,實力太弱,完全沒成長起來,還不足以對我們造成威脅。”陶澤信誓旦旦的說道。

    “這……這家伙說什麼!?”

    “太過分了,竟然敢如此數落我們這邊的王。”

    “不過他確實輕而易舉的鎮壓了星辰王,這是不得否認的。”

    古要塞這邊,一些人暗中惱怒,咬牙切齒。

    “喂,你在說什麼?剛才我記得,有人被我們的人一拳轟入了地下。”古要塞這邊,一頭銀色的大鱷魚叫嚷道,赫然是鱷央,脾氣十分火爆。

    聞言,那名叫陶澤的年輕人不禁皺了皺眉,道︰“如果你們只認為我的能力是肉身之力,那就錯了。”

    “好了,我們談正經事吧。”這時候,大道統的那位領頭人站出來說道。

    “無需談了。”誰知,那域外老者突然說道︰“通過剛才那一戰,我並不認為你們有和吾等談判的資格,這次進入天外禁區,你們就做後應算了。”

    “你……”大道統的領頭人不禁咬牙,剛要說什麼,卻被身後那輛古戰車內的一聲咳嗽打斷了。

    古戰車中,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你憑什麼這麼認為,覺得我們這一界的年輕人不如你們?這次事情事關重大,即便年輕人不行,還有我們這幫老家伙在。”

    “還是不必了。”那域外老者說道︰“我們得到了重要的線索,那條裂縫,對修道者的壽元有限制。”

    “什麼意思?”古戰車中,那名老活化石問道。

    “很明顯,壽命過久的人,進去之後,很可能會不能活著出來,那里有一股力量,專門針對壽元過萬的人,不然你以為我們這次為什麼只派年輕人過來?”域外老者說道。

    聞听此言,古要塞的人紛紛變色。

    也就是說,這次行動,將會只針對于萬年壽元以下的人,在場的老一輩的人,都無法進入。

    因為這些老人,動輒壽命就是幾萬年,還要更高,如果照這個規矩的話,他們所有人都進不去,只能靠年輕人去闖。

    “你覺得我們會相信你的話?”大道統的領頭人不以為然的冷笑。

    “信不信,你們自己看看便知。”那域外老者說道,一伸手,一枚水晶飛了出來,水晶炸開,在虛空中形成了一幅畫面。

    畫面中,是幾位老者,還有幾個年輕人,他們沿著那條黑色大瀑布登天而上,最終進入了一片深淵縫隙當中,但結果,這些人在深淵縫隙當中,全都化為尸骨,生命氣機被剝奪了。

    而那幾位年輕人,則是逃了回來……

    “我們暗中偵查過了,壽元過萬的人,進不去,只有萬年以下的修士,才能勉強自保。”那名域外老者說道。

    一時間,古要塞的一些老輩暗中咬牙,他們現在沒心思去顧忌域外人擅自進去調查了,現在老一輩的人進不去,光靠年輕人,他們不放心。

    “你覺得靠你界的年輕一輩,進去之後能有多大用途?他們還未成長起來,這次行動,就暫時做後應吧。”那域外老者笑眯眯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