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王之敗局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王之敗局

    做後應,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先不說古要塞這邊的老一輩答不答應這件事,單單是在場的十位王,就絕對不可能答應給人做後應這種事。

    這一方面,雙方都互不讓步,誰都想讓自己這一界的年輕人率先進去,得到重要的線索。

    “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你們只有做後應的資格。”域外老者冷冷的說道。

    孫聖嘆息,不是他這會兒想吐槽,實在是不吐不快了,尼瑪都不知道里面有什麼,爭個雞毛啊,都說里面有關于天地生存的重要線索,但誰也不知道是什麼。

    這個線索,是一種力量?是一種信息?還是一些更加神秘的東西?

    總之就是diao毛都不知道,先在這里掙個你死我活,有什麼意義?

    而且,那條裂縫,不過是一條通道而已,一起進去不好嗎?爭個什麼勁兒?滿滿都是槽點啊。

    不過,這一點孫聖完全是想簡單了。

    接下來,那名古戰車中的老者,和那名域外老者進行了一段激昂慷慨的對話,言語撕比撕的不要不要的。

    從他們的談話中,孫聖了解到,原來他們真的了解一些天外禁區的一些東西。

    那里面竟然真的有一種神秘的東西,關乎到未來天地的生存,而且是實體,兩界都想要得到。

    而且,這條裂縫,能承載的人數有限,一次只能送進去局限性的幾個人,不超過百人。然後,這條裂縫會愈合一段時間,要等上許久,裂縫才會重新分開。

    只不過,這次談判確實十分不順利,雙方都在你爭我奪,各說各理。

    而年輕一輩中,則是虎視眈眈,尤其是那些域外年輕人,看向古要塞這邊的十王,眼神中都充滿了戰意。

    “所以說,你們就是要開打嗎?”終于,沉默了許久的孫聖,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放肆,你一個小輩就敢亂插話!”那名域外老者頓時呵斥道,瞪了孫聖一眼。

    “哼,不要以為,能接下我一拳,你就有資格在這里評頭論足,真要打,你們行嗎?”之前被孫聖一拳壓制的陶澤不禁冷笑道。

    “呵呵,那你試試看啊,剛才某人被一拳轟入地下,也好意思趾高氣揚。”四法青雲此刻也說道。

    “區區肉身之力,只是小伎倆,也值得你們驕傲?”陶澤冷笑道,意思很明顯,他真正強大的,並非肉身之力。

    “所以說來說去,還是要打的嗎。”這時候,沉默的季布也站出來說道。

    他和孫聖說出了同樣的話,但是他的話,沒人敢忽略,因為即便是那位域外老者,都知道季布的名號。

    沒辦法,這個老人太出名了,而且域外和這片天地的人交手了這麼多年,對這片天地的一些強者,還是認識一二的。

    “看來你們對你們的年輕一輩很有信心,如果真要打,我倒是不介意,既然這一次要靠年輕一輩去闖,就讓他們自己來定奪吧。”域外老者說道。

    “哼,搞了半天,還是杜絕不了這老掉牙的設定,還是要以武力解決問題了,太特麼商業化了。”孫聖不禁苦笑道。

    而此刻,雙方確實已經劍拔弩張了,域外的那群年輕人,對這片天地的王,充滿了敵意。

    “正好,我們也想見識見識你們這些域外皇族的實力。”古要塞這邊,有一位王說道,是泰坦王,同樣對域外的年輕強者充滿了敵意。

    “皇族?呵呵呵呵,別搞笑了你們。”這時候,一位域外的年輕人諷刺道︰“你們哪配得上我界皇族之人出手?”

    “什麼?”

    此言一出,古要塞這邊的人不禁震驚,難道說對面的這些年輕人,還不是皇族嗎?可他們明明都很強大的啊。

    “他們不是皇族的人。”這時候,季布說道。

    他和域外人交手不止一次了,故此一開始就看出了這些人的來歷,道︰“雖然不是皇族,但體內卻流淌著皇族的血,是域外皇族的近親,真正的域外皇族成員,其實十分稀少,他們不會輕易露面的。”

    “前輩,你是說,這次域外皇族的人並沒有來?”秦欣說道。

    “不,來了,在上面。”季布說道,看向了虛空中那尊巨大的戰爭工具,道︰“我能感受到,有兩股氣息,絕對是域外的純血皇族。”

    一時間,古要塞這邊的年輕人每個人心中都暗驚,甚至是感受到壓力。

    原來這一批年輕人,並非純血皇族,他們只是域外皇族的近親,但卻已經這麼強大了。包括那位名叫陶澤的年輕人,他也只是皇族近親,並非純血,但卻能鎮壓星辰王。

    “這樣吧,我們雙方各派出四人比試,但若是我們連贏三局,你們不會有絲毫希望了。”這時候,域外那邊,走出來了一名年輕人說道。

    而古要塞這邊,經過商議,也同意了這個決定。

    正如那位域外老者所說,這一次行動,全靠他們年輕一輩,故此,率先進入那道裂縫的權利,也要在他們這一輩中定奪。

    “讓我們出戰吧,並非純血皇族,沒有讓王出手的必要。”一些古要塞的年輕天驕說道,主動請纓,要參與戰斗。

    “不要,我們只有四次機會,絕不容許任何失敗,況且……這些人的實力,我們也見識到了,剛才星辰王……”一位老嫗說道,看了星辰王一眼。

    “哼,是我輕敵了,再戰過,我未必會輸。”星辰王說道,很不服氣。

    尤其是看向孫聖的眼神,頗為不自然,他不覺得孫聖剛才救他是出于好意,相反的卻認為那是對他的一種羞辱,所以他急需實力來證明一切。

    “由四位王出手。”最後,眾人一致決定,這一戰,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必須要王出手。

    “如果沒有意見的話,現在就出手吧。”這時,域外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出手的是一名年輕人,看上去比陶澤還要年輕,簡直就是一個少年。

    “讓我去!”

    而古要塞這邊,星辰王已經當仁不讓的站了出來,他要一雪前恥,沒有人可以阻擋。

    “是你?呵呵呵,剛才被打的還不夠慘嗎?听說你是你們所有的王中吊車尾的。”而那名域外的少年則是冷冷的笑道。

    “我會用實力證明。”星辰王說道,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他身上的銀河戰衣,再現出了光彩,這套戰衣竟然是可以自行修復的。不久前,被陶澤一劍劈開,此刻竟然自行修復了,再次把星辰王全副武裝起來。

    那口星辰戰矛,也重新回到了星辰王的手中。

    “呵呵呵,王的自信嗎?我會親手來粉碎。”那名域外少年笑道。

    下一刻,這位少年手中同樣出現了一件兵器,一口明晃晃的仙刀,出現在他的手中。

    “殺!”

    “來吧!”

    兩個人同時爆發出了強大的氣息,而且一上來就全力以赴了,朝著對方沖撞而去。

    “轟”的一聲巨響,一場巔峰的對決,正式拉開了帷幕!

    眾人全都緊張的觀望著,這一次對決,會說明很多問題,是他們摸清楚域外人戰力的關鍵一戰。

    兩人快速的交手,星辰王終于展露出了他的真正力量,而且是全力以赴,毫不保留,一顆顆星辰在他的周圍綻放,涌動出可怕的力量,橫沖直撞,毀壞了大片的區域。

    星辰王的力量,和當初被孫聖擊殺的那個半王朗翌晨十分相似,都是來自大宇宙當中的神秘力量。

    不過星辰王的戰斗,明顯的比當初那位半王所掌握的力量高出了不是一個等級。

    但是,很快的,出人預料的一幕發生了,在這位域外少年的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氣息,而這股氣息,讓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熟悉,是戰氣!

    來自于天外禁區當中的神秘力量,戰氣!

    這片星空下,幾乎每一個人都多多少少掌握有戰氣的力量,甚至有人說,戰氣發揮到極致,即便是境界未至,都能夠一戰古之大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此刻,這位域外少年所發揮出來的戰氣,與眾不同,與這片星空下人們掌握的戰氣根本不是一個等級的。

    “轟隆隆!”

    這股戰氣,前所未見,讓古要塞的人全都大吃了一驚。

    此刻,這少年身上的戰氣,已經不再是一種氣體了,而是一種秩序,戰氣竟然化作了可怕的秩序。

    而這股戰氣所化的秩序一出現,這少年瞬間氣息暴漲,比剛才足足壯大了兩三倍。

    “什麼情況!”星辰王驚訝,他同樣剛才也動用了戰氣,但星辰王的戰氣,也只是化為了祖形而已。

    包括古要塞來的人,都十分意外,戰氣化為秩序,這是他們前所未見的。

    “呵呵呵呵,原來你們這一界的人,還不懂得發揮出戰氣的真正的力量,你們是有……多落後啊!”這位域外少年大喝。

    緊跟著,這少年一刀斬落下來,伴隨著某種禁術和戰氣秩序。

    這是域外的禁術,強大絕倫,與這片天地的截然不同,而且威力之強,也是前所未見的。

    “錚!”

    星辰王手中的星辰戰矛,一下子就被震飛了出去,兵器再次脫手,讓星辰王臉色大變。

    “哈哈哈哈,果然,你們太落後了,不但實力不行,即便是被你們掌握了一些特殊的力量,也不懂得好好利用。”那名域外少年大笑道。

    “啊!!”

    星辰王慘叫,承受了域外少年的一刀,結果身上的銀河戰衣再次被斬裂了。

    緊跟著,接下來的戰斗,讓人唏噓,星辰王竟然再次敗下陣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