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王的克星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王的克星

    星辰王一下子被壓制了,銀河戰衣再度破裂,被這名域外少年給擊碎。

    那口仙刀,閃爍著冰冷的光芒,橫斬而過,差點把星辰王的頭顱給斬下來。

    幸虧星辰王也不是弱者,躲過了這必殺的一擊,而後大吼,再次向前猛撲,展現出強大的禁術,配合自己的王之力量施展出來。

    “轟隆隆!”

    一時間,這股力量像是一片古老的宇宙暴動,群星壓落,蕩漾出可怕的漣漪,每一道漣漪,都蘊含著滅世的力量。

    但結果,這位域外少年以仙刀護體,竟然將其擋住了,他的身上,戰氣化為秩序,與此同時,體內還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作祟。

    這股神秘的力量,與戰氣秩序融合,竟然可以抗衡星辰王的王之力,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怎麼可能!王之力,也斗不過這個域外少年!”

    “這……怎麼會這樣,王都是至強的存在啊,其王之力一出,普天之下,難逢敵手,為什麼域外的一個少年就能做到和我們的王相抗衡?”

    古要塞的人震驚出聲,全都覺得不可思議,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一幕。

    “砰!”

    而此刻,星辰王承受了這域外少年的重重一腳,其腳掌上,纏繞著戰氣秩序,將銀河戰衣震成碎片脫落。

    “噗!”

    星辰王猛吐一口鮮血,臉色蒼白。

    結果,那域外少年得理不饒人,再次一刀斬了上去。“噗嗤”一聲,星辰王的頭顱都飛了出去,鮮血噴涌,腦袋和身子分家了。

    “什麼!”

    眾人皆驚,這也太快了,交手不到數十個回合,星辰王就這麼被斬了?說給誰誰會相信呢?古要塞的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只覺得這一幕不是真的。

    “域外人,竟然強大到這種程度!我界的王,都不是對手。”

    “天呢,這還只是皇族近親,如果是真正的純血皇族,那還得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沒理由差距這麼大的,難道這個少年是域外的老輩人物改頭換面的?難道他們在耍詐?”

    很多人都震驚的胡猜亂想,只想找一個合理的借口能說服自己。

    “不是,他們確實很強,是那戰氣!”這時候,萬靈王蝶舞黛眉緊蹙道︰“域外人對戰氣的研究,在我們之上,他們懂得如何將戰氣的威力最大化。”

    “僅僅是因為戰氣?”有人覺得匪夷所思。

    “戰氣,本就是作為禁區中的一種神秘力量,如果把它們運用好,威力不可限量,畢竟這種力量曾被傳如果利用的好的話,說不定可以一戰古之大聖。”秦欣此刻也解釋道。

    “當然,這個域外少年之所以這麼強,不僅僅是因為戰氣,他身上肯定還有別的力量,與戰氣融合,竟然可以抗衡王的力量,甚至有克制的感覺。”萬靈王蝶舞說道,同樣覺得匪夷所思。

    “救人!”

    這時候,大道統的那位領頭人突然下命令道。

    當即,兩名大道統的活化石出手了,急忙將被斬下了頭顱的星辰王身子和頭顱全部搶了回來。

    雖然剛才那一刀,堪稱是必殺一擊,換做是一般人,早就被斬殺了。

    不過星辰王不是一般人,在關鍵時刻用了保命的秘術,保住了一命,此刻被兩位大道統的活化石給搶救了回來。

    而那位域外少年,也並沒有追擊,只是略到玩味之色的看著,笑道︰“真以為你們的王無所能敵嗎?他們的王之力,雖然強悍,但我們也不是沒有與之抗衡的力量。”

    “月唯,你的話有些多了。”那名域外老者突然說道。

    看來,他們不想自己這一界的太多事情被對方知曉,打斷了焚月唯的話。

    焚月唯笑著摸了摸鼻子,也沒有再說下去。

    “不!!如何……如何會這樣!”而此刻,星辰王的頭顱和身子再度連接在一起,但是已經無法再戰了。

    他再次敗下陣來,感覺恥辱難耐,而且這一次敗的,更加徹底,幾乎全力以赴,但還是遭到了壓制。

    向來都高高在上,心高比天的王,如何能承受這樣的失敗?

    一天連續敗了兩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淒慘,別說是他們這種驕傲的王了,就算是一位普通的天才都受不了這種打擊。

    “落後就要挨打,不爭的事實,你們所謂的王,只有這點實力?你們沒有未來了。”而那位域外少年,勇搓星辰王之後,不禁露出了譏諷之色。

    “欺人太甚,我來!”終于,古要塞這邊又有人出站了,是泰坦王!

    其實從一開始,泰坦王就已經忍不住要出手了,此刻他站了出來,點指著對面的人,道︰“你們誰來?”

    “還是我來吧,沒必要跟你們浪費時間,我一個人解決。”那名叫焚月唯的域外少年說道,嘴角帶著自負的笑容,盯著泰坦王。

    “好了,焚月唯,你玩夠了,換我來吧。”這時,域外那邊,又走出來了一個人。

    這是一名青年,但卻根本不是人族,他的皮膚呈現出一種岩石的狀態,但卻閃爍著晶瑩的光澤,像是一尊神礦鍛造的戰神一般,此刻踏著虛空走來。

    “恩?此人貌似……和石皇一族有關系。”這時候,大道統的那位領頭人說道。

    他們也知道關于域外的一些訊息,他們這種年紀的人,都活的足夠久遠了,與域外人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故此了解域外的一些信息。

    石皇一族,赫然便是域外皇族。

    “曾經我見識過此族的人,很強,但也只是匆匆見了一面而已,當時該族的一名高手,在戰場上一指頭戳死了我們這邊的一位前輩。”那大道統的領頭人說道。

    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信息,無疑會給人很大的壓力。

    但是這位大道統的領頭人不得不說,他想要提醒泰坦王,眼前的青年,非同一般,極有可能和強大的石皇一族有關系。

    此刻,這位石皇一族的後裔出手了,不容分說,直接朝著泰坦王攻殺上來。

    同時,泰坦王也怒吼一聲,主動向前撲殺過去。

    兩個人,在這一刻全都爆發出了驚人的肉身之力,可見,他們都在肉身領域當中,有著絕對的成就。

    即便他們不是肉身成聖的人,但其本身所在的族群,便是精通于這種力量,真正發揮出來,不會比肉身成聖的人差,甚至猶有過之。

    “轟!”

    一次極端的踫撞,兩個人都在怒吼,泰坦王的可怕肉身,讓人唏噓,這種肉身堅固程度,恐怕就算是大宇宙崩滅,他也能活下來。

    而另外一邊,那石皇後裔的青年,肉身強度也很嚇人,與泰坦王踫撞,絲毫沒有落于下風。

    “砰砰砰砰……”

    兩個人在空中拼命的踫撞,各式手段,秘術配合著超強的肉身之力,打出了最為激烈的火花,比前面星辰王和焚月唯的戰斗激烈多了,可看度也多了。

    “有希望!”

    古要塞的人驚呼,露出了喜色,在他們看來,泰坦王和那名石皇一族的後裔打成了平手,甚至乎,暴怒的泰坦王,有壓制石皇一族後裔的表現。

    但是,在場的幾位王都是表情凝重,因為他們看得出來,他們都沒有盡全力,只是在肉身領域踫撞,不知道雙方都全力以赴下,會有什麼轉變。

    果然,在對方交手了十個回合,肉身領域踫撞打的難舍難分的時候,那域外石皇一族後裔突然冷笑一聲。

    “轟!”

    下一刻,在他身上,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那名石皇後裔青年的身上,終于出現了那股讓王都感覺到忌憚的力量。

    他們體內,像是有某種物質突然甦醒了一般,與此同時,在他的身上,凶猛的戰氣澎湃出來,這股戰氣,同樣化為了秩序,與他們身上的那種神秘物質融合。

    緊跟著,一股極為詭異的氣息爆發出來,這位石皇後裔青年,其氣息,在一瞬間提升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

    而此刻,泰坦王也爆發了,展現出了自己的王之力量。

    他的血肉、皮膚,一下子變成了血紅色,像是寶石一般,變得晶瑩剔透起來,而且在其須肉之中,流淌著驚人的秘力。

    “原來你所謂的王之力,也只不過是將肉身提升到了另外一種程度,很低等的提升。”石皇後裔青年終于開口說話了,帶著諷刺的笑容。

    “只要戰勝你,才是重要的。”泰坦王說道,大踏步前進,逼向了這名青年。

    雙方互拼一拳,轟的一聲巨響,勢均力敵,但這只是表面上看上去的局勢,很多人都察覺到,泰坦王的神色變得極度難看。

    緊跟著,雙方硬踫硬,來了幾次激烈的踫撞,泰坦王的神色越來越難看,甚至于,他血肉之中流動的那種秘力,在消退。

    只是踫撞了幾次而已,泰坦王的王之力被壓制的體無完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詛咒!”

    終于,在這個時候,泰坦王咬牙切齒的說出兩個字。

    “呵呵呵,現在才發現嗎?晚了。”石皇後裔青年冷笑道。

    他的力量,帶著一種致命的詛咒,只要與對手對招,這種詛咒便會發揮功效,將對方的力量詛咒,不管那種力量多麼高貴,都會被詛咒削弱,甚至直至消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