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憤怒出擊(上)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憤怒出擊(上)

    當古要塞的人也看出了這一點之後,不禁臉色大變。

    “怎麼會這樣,域外人到底掌握了什麼,他們難道真的有克制我們王的方法不成。”這一刻,連古要塞的幾位活化石都沉不住氣了。

    眾人咬牙,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

    克制王的力量,這怎麼可能,不過即便是他們不相信,但眼見為實。

    域外連續兩人,壓制了他們這片天地的王,這絕對不可能是巧合。

    “是戰氣,他們的戰氣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只是不知道他們如何將戰氣提升到那種程度的,肯定有什麼秘訣。”一位活化石說道。

    “吼!”

    而此刻,情形如同第一局一樣,域外人動用了那種神秘的力量之後,泰坦王直接被壓制了下來,他的王之力,甚至被詛咒的無法使用,肉身皮膚也回復了不同的金色。

    “王之力失去作用,你們根本脆弱不堪。”石皇後裔青年說動,一拳橫擊。

    結果,泰坦王號稱強大的肉身,竟然一下子就被打穿了,流出了金黃色的血液。

    泰坦王怒吼,全力反撲,但結果,效果都不怎麼明顯,在失去了王之力的支持後,他步了星辰王的後塵,幾乎是被慘無人道的壓制了,號稱是強大無雙的肉身,被域外的那名石皇後裔的青年擊穿了一個又一個的血窟窿。

    “這……”

    古要塞的人,都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尤其是幾位王,都是臉色沉重,他們看出來了,域外人,確實掌握了克制王的辦法。

    這是專門針對他們的,可以說一下子把在場的王都給逼迫到了一個死角當中。

    “啊!”

    泰坦王慘叫,肉身被對方一拳一拳的洞穿,他所仰仗的肉身之力,此刻根本庇護不了他,被擊穿,像是個血篩子一樣,滿空灑血。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們的王,可笑,你們果然落後的不行。”

    域外這邊,有人發出了諷刺的聲音,完全是故意的,他們要在實際行動和精神層面,全都給這片天的王帶來壓制。

    而那名域外老者,也是露出了近乎奚落的表情,道︰“還不肯承認你們都失敗嗎?你們根本不行,即便是你們所謂的王,都不是我們這邊的對手,這次行動,甚至你們連作為後應的權利都喪失了。”

    “我們不需要這樣的弱者來做後應,他們太弱了,承擔不了這樣的重任。”有一位域外的少女說道,清純動人,甜美可愛,但此刻說話卻充滿了諷刺。

    “可惡……”

    這些話,听在古要塞的人耳中,是那麼的刺耳,尤其是幾位王,更是難以容忍。

    “你們到底做了什麼?為何會有克制我們這片天地王的力量。”此刻,即便是古戰車中那位歲數悠久的老活化石,都按耐不住了。

    “呵呵呵,你們這一界,有雪藏的王,而我界,也有一種沉睡的力量。”那名域外老者說道。

    “一種沉睡的力量?”古要塞的人不禁驚異。

    “將來有一天,你們這里的所有王,都會成為那種力量的養料。”域外老者再次說道,十分自信。

    “胡言亂語!”大道統的領頭人呵斥道。

    “呵呵呵,事實就擺在眼前,這只是初始階段,效果出乎預料的好,你們的王,在吾等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域外老者冷酷的說道。

    “砰!”

    而此刻,泰坦王已經徹底的敗陣了,被打的體無完膚,此刻被那名石皇後裔的青年提在空中,攥著他的頭顱,仿佛一用力,就能把他的頭顱捏爆。

    “事實證明,你們的王確實沒什麼了不起的。”那石皇後裔的青年說道,一抖手,將泰坦王扔了出去。

    “噗通!”

    泰坦王直接墜落到了那條黑色大瀑布當中,這黑色瀑布不簡單,能剝奪生命力,而且具有很強的腐蝕性,泰坦王當即慘叫起來,在墨池一般的水中掙扎,但卻被一股力量禁錮在里面,爬不上來。

    “不救他嗎?眼睜睜看著你們珍貴的王就這麼‘香消玉殞’?”那名石皇後裔的青年笑道。

    他這是故意的,用這種方式羞辱這片天地的人,甚至用了“香消玉殞”這個詞,更是具有諷刺性,說古要塞的王只是中看不中用之輩。

    古要塞這邊,眾人惱怒,但還是有人出手了,是季布,原道力匯聚成一條鎖鏈,飛了上去,鎖住了黑瀑布當中的泰坦王,將其拽了上來。

    他的原道力,即便是這條黑色瀑布,都不能全面壓制。

    “給他療傷。”季布淡淡的說道。

    泰坦王重傷,根本無法再戰下去了,甚至險些死掉,比剛才的星辰王更加淒慘。

    這一下,古要塞這邊,人人沉默了,每一個人臉色都不好看,連戰兩局,結果兩局全輸,讓他們士氣大跌。

    最關鍵的,這不是單單是兩次失敗,而是他們發現域外人有克制王的力量,這讓每一個人心頭都十分沉重。

    “如何,你們還要再戰下去嗎?即便是打下去,也不能證明什麼,你們依然會敗。”那名石皇後裔的青年說道。

    “或許你們該重新考慮一下,如何做好後應。”那名叫陶澤的年輕人說道。

    “算了,我看後應就不需要了,以他們的實力,能不能做好後應都是個問題,我覺得此次,還是剝奪他們的資格吧,他們沒資格進去。”這時,域外那位看上去清純無比的少女說道。

    “我看也是如此,他們太弱了,不配與我們聯手作戰,甚至會拉低了整個行動計劃。”陶澤也站出來說道。

    “前輩,你覺得怎樣,是否要剝奪他們的資格?”這時候,有一位域外年輕人看向那名老者。

    而這名域外老者,則是故作姿態的沉思,最後看向古要塞的人,道︰“如果你們不能拿出讓人信服的能力,我們真的要剝奪你們的資格了。”

    此言一出,古要塞的人人人咬牙,懷恨到了極點。

    “你們未免太過了,剝奪我們的資格,憑什麼,這條縫隙,還是我界中人先發現的,只是不小心走漏了風聲,被你們知道,本來就應該是我界有優先權,而現在你們竟然剝奪我界的資格。”一位古要塞的活化石怒喝道,眼楮通紅。

    這實在是太欺負人了,他們發現的地方,被外來者入侵不說,結果他們還反客為主,要剝奪他們進去的權利。

    “這是一個講究實力的世界,如果不能拿出讓我們信服的實力,憑什麼跟你們合作?”陶澤冷笑道。

    “你們的王,在吾等面前已經毫無價值了,我們有克制王的力量,這里就得是我們說了算。”那位清純的少女說道。

    “既然你們如此反對,站出來一個,再打過,這一次,我們不會再手下留情,屠殺你們幾個所謂的王。”那位石皇後裔青年譏諷的笑道。

    這一刻,古要塞的所有人都十分惱怒,即便是孫聖和一些王不合,但是听到這樣的話,也忍不住很反感。

    喧賓奪主不說,現在還這麼大張旗鼓的囂張,實在是讓人看不下去。

    “我去和他們一戰!”魔太君隱忍不住了,大踏步向前。

    “他們有克制我們的力量,不要沖動,至少在弄清楚那股力量是什麼之前……”秦欣勸阻。

    “神劍王,你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優柔寡斷了。”魔太君則是不滿的說道,就要邁步向前,和域外的這批人斗爭。

    “哼,又來一個自以為是的,這一次,我會直接下殺手。”石皇後裔青年冷笑道,他沒有退後,也沒有要求換人,想要繼續戰斗。

    “回來。”

    但就在這時,孫聖突然叫住了魔太君,道︰“神劍王說得對,不搞清楚那種克制你們的力量是什麼,現在就硬踫硬,很不明智。”

    “你也要阻攔我?”魔太君冷眼道。

    孫聖嘆了口氣,道︰“回來吧,我來應付。”

    說完,孫聖一步走出去,直接出現在了黑色大瀑布的上方,道︰“既然是克制王的力量,那就讓我這個非王的人,領教一下你們的實力吧。”

    “又是你!”域外這邊,陶澤冷冷的說道,充滿了敵意。

    對于孫聖剛才在肉身領域中壓制了他,陶澤實際上一直耿耿于懷,竟然被這邊一個非王的少年一拳壓制,即便他沒有動用自己的底牌力量,但也是人生中一個不可抹去的污點。

    “你們就不能挑出來一個像樣的人來了嗎?”那位域外的清純少女說道,雖然相貌清純,但言語卻十分刻薄。

    “呵呵呵,你覺得剛才在肉身領域壓制了陶澤就很了不起嗎?陶澤雖然肉身成聖,但肉身領域,並不是他擅長的手段。”石皇後裔青年冷笑道。

    “喂,你們這些王,還談什麼驕傲,讓這麼一個小角色擋在你們面前。”域外,那位清純少女站了出來,十分囂張的叫囂。

    而古要塞這邊,在場的王也都是皺眉,其中有幾人,脾氣火爆,確實按耐不住了,想要下場一戰。

    “不要中了他們的激將之法。”而那位大道統的領頭人則是呵斥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