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憤怒出擊(下)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憤怒出擊(下)

    王,對他們來說都很重要,在未來天地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在諸王論戰到來之前,不管是大道統,還是其他人,都有權庇護他們的安危。

    至于孫聖,大道統本來就和他不合,這種時候他願意出來做出頭鳥,他們自然不介意。

    而且還能通過這個機會好好的觀察域外人到底掌握了什麼力量,為何可以克制這片天地的王。

    “我再說一次,如果你們這些王不出戰,我們直接作廢你們這次的行動,從哪里來,回哪里去吧。”那位域外的清純少女再次說道,趾高氣揚,雖有清純的外貌,卻十分刻薄。

    “你的話太多了。”

    這時候,孫聖突然說道,下一刻,他身上帶動時空秩序,“刷”的一聲,宛如時空跳躍般,直接出現在了那名域外清純少女的背後,而後一掌向前抓了過去。

    “嗡!”

    封仙術融會貫通,融入到了掌心中,“砰”的一聲擒住了那位清純少女的頭顱,而後身形再動,出現在了黑色大瀑布上方。

    “你……”

    “你做了什麼!”

    “找死嗎!”

    一時間,域外幾位年輕人大喝,他們沒有反應過來,因為孫聖太快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及鈴兒響叮當的速度,直接擒住了他們以為重要的成員,並且將其制服。

    甚至連那位域外老者,都沒有反應過來,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那位清純少女被抓了。

    這也太快了,剛剛這人到底做了什麼,一掌探出,竟然讓那位清純少女連反抗都不能,就這麼被擒住了。

    域外人,雖然有克制這片天地的力量,但孫聖的封仙術,卻剛好克制他們,這一招真是百試不爽。

    此刻,剛才還趾高氣揚的清純少女,成為了孫聖的囊中之物,被他擒著後腦勺,提在半空中,動都不能動一下。

    “放人,你想找死!”那名石皇後裔青年大聲呵斥道,一股強大的氣機沖擊過來。

    不過,這根本起不到卵用。

    此刻,那位清純少女痛苦的掙扎,但奈何一點用都沒有,封仙術按在頭上,讓她一點手段都用不出來。

    “放開我,卑鄙小人,你敢偷襲,你們這批人全部都要死……”那域外的清純少女掙扎道。

    “我說了,你話太多了。”孫聖說道,而後手掌用力。

    “噗嗤”

    這位清純少女聲音戛然而止,頭顱當場被捏爆。

    這是一位美麗清純的少女,身份地位在域外都不錯,是域外皇族的近親,也是候族的某位郡主,身受寵愛,身邊無時不刻不環繞著一群人。

    但是現在,這位驕傲的少女,就這麼被孫聖捏死了,徒手擊斃,元神也被捏碎了。

    猩紅的血液,濺在孫聖身上冰冷的黑色金屬戰衣上,他全副武裝著,黑金屬戰衣在身,此刻看上去像是一位染血的魔鬼一般。

    “嘶!”

    眾人倒吸涼氣,包括古要塞的人,都是一陣驚懼,他們知道這黑金屬戰衣內的人是誰,那是大名鼎鼎的屠王者,一個風頭鼎盛的少年。

    此刻,這位屠王者少年再度出手了,果斷狠辣,凶猛不減當初,一手捏爆了一位身份高貴的域外人。

    其血腥的手段,一下子鎮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古要塞中的幾位王,此刻都表情凝重,他們喜怒不形于色,但此刻眼中,明顯都充斥著震驚,難以隱藏。

    “你是誰!報上你的身份!”這一刻,那位石皇後裔說道。

    “要打就打,哪來這麼多廢話。”孫聖說道。

    “剛才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用的是時空之術,這種手段,即便是我界,都很難尋覓,莫非你也是此界的一位王。”石皇後裔說道。

    現在,他不敢再大意,此人剛才一出手就斃掉了他們一人,雖然有偷襲的成分,卻也讓他不敢大意。

    “在這里,王並非是唯一的強大戰力。”孫聖說道,一伸手,抓住了背後一桿神兵。

    是那口銀色神兵,定山神珍。

    “讓我來跟他打,我們剛才的比試,還不算結束。”陶澤隱忍不住,站了出來。

    “無所謂,你和這個石頭人一起上都行。”孫聖淡淡的說道。

    “你說什麼……”

    這一下,域外的很多人都在惱怒,恨上心來,石皇後裔和陶澤,在他們當中,實力是數一數二的,尤其是他們連贏兩局,此刻卻被人這麼小覷。再想到剛才他們一位重要的成員被此人擊殺,一時間都是殺意涌動。

    “你殺了我族一位重要的郡主,無論如何,你都難逃一死。”石皇後裔說道,主動踏步向前,身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醞釀。

    “不動用兵器嗎?”孫聖問道。

    “我的身體,便是最有效的殺傷武器,即便是你們世界的仙器,在我面前,都如同廢鐵。”石皇後裔說道。

    這一次,石皇後裔的身上,瑞彩涌動,他身體是有一種特殊的石質凝聚而成,這些石頭,就是他的血肉,不過卻比普通的仙器更加堅固,能將仙器折斷。

    “好吧,公平起見,我也不用。”孫聖收回了定山神珍。

    “轟隆隆!”

    石皇後裔的身上,氣息比剛才對付泰坦王的時候更加強大,那種神秘的詛咒之力,再次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你不是也以肉身之力自豪嗎?讓我來指點指點你,肉身之力,究竟該怎麼用。”那名石皇後裔冷笑道。

    “好。”

    孫聖說道,而後驟然沖了上去,帶動時空秩序,像是跳躍了一片虛空一般,直接出現在石皇後裔的面前。

    下一刻,孫聖的一只腳掌已經向前踹了過去,黑色的金屬戰衣穿在身上,遮蓋住了這一腳的光芒,直奔石皇後裔的胸膛而來。

    “斷!”

    石皇後裔冷笑,拼搏肉身,他有著十足的自信,此刻轟然一拳擊了出去,與孫聖的腳掌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砰!”

    龐然大力震開,拳頭和腳掌正面抗衡,其可怕的力量,蕩漾出一圈圈的漣漪,把周圍的虛空震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若非這里是戰場,光是這余波,就不知道要毀滅多少地方。

    不得不承認,石皇後裔的肉身之力確實很可怕,不愧是域外石皇一族,號稱是域外最強的體質。雖然他只是石皇一族的近親,但也流淌著他們的鮮血。

    “呵呵呵,不過如此。”石皇後裔冷笑道,伸手一抓,直接攥住了孫聖的腳踝,而後大喝一聲,想要把孫聖倫飛起來,以絕對的力量壓制對方。

    但結果,很快的石皇後裔變色,因為他發現,孫聖根本紋絲未動,那石皇後裔發現自己像是撼動一座大山一般,有種螞蟻撼動大象的感覺。

    “哼!”

    孫聖冷哼一聲,腳掌發力,一股龐大的力量,直接震開了石皇後裔攥住自己腳踝的手掌,而後沉重的一腳,“砰”的一聲踹在了他的胸膛上。

    “恩……”

    石皇後裔悶哼一聲,即便是堅固的石質肉身,此刻都感覺像是被震裂了一樣,他的胸口上,被印出了一個清晰的腳掌印,踉踉蹌蹌的後退出去。

    “什麼!”

    石皇後裔震驚,他無法相信,對方的力量,竟然還要在自己之上。

    “哼,一塊破石頭,也敢冒充是普天之下最強的體魄!”孫聖冷喝道,而後凌空而起,再次一腳朝著石皇後裔壓了下來。

    聖體法爆發,全面壓制,此刻的肉身發光,血肉一片光亮。只不過他穿著黑金屬一般的“反不死物質戰衣”,沒有人看得出來。

    但是,卻能感受到孫聖腳掌上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轟!”

    這氣勢滔天的一腳落下,壓塌古今,再一次朝著石皇後裔壓制了過去。

    “殺!”

    石皇後裔怒喝,全力反抗,肉身光明,燦爛奪目,一種超越肉身成聖的力量爆發出來。

    但結果,這股力量承受了孫聖一腳之後,當場土崩瓦解。那一腳壓制下來,狠狠地落在了石皇後裔的上,“砰!”的一聲,再次在石皇後裔的身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腳掌印。

    “噗!”

    這一次,石皇後裔當場吐血了,但仔細一看,那並不是血,而是一口先天精氣。

    石皇一族天生沒有血液,體內只有濃郁的先天精氣,代替普通生靈體內的氣血。

    孫聖傲立在虛空中,背負著雙手,黑金屬戰衣閃爍著冰冷的光彩,他俯視著被自己一腳壓制的石皇後裔,而後無情的再次抬腳。

    “轟!”

    他看上去像是在虛空中邁步,但腳掌落下,聖體之力驚濤駭浪,一重高過一重,壓制虛空,碾壓周圍的一切。

    “砰!”

    石皇後裔被這一腳直接壓制的半跪在虛空中,又是一口先天精氣噴了出來。

    “轟!”

    緊跟著,孫聖第四腳落下,石皇後裔大叫,這一刻,他的肉身之力,完全發揮不出來作用,被壓制的死死的,而且承受了這沉重的一腳,其堅固的肉身,竟然出現了裂痕,有先天精氣流淌下來,如血液一般粘稠。

    “轟!”

    “轟!”

    “轟!”

    孫聖在虛空中連踏三腳,每一腳的力量,一重高過一重,當最後一腳落下之後,這位強大的石皇後裔慘叫一聲,其堅固的肉身,轟然炸開。

    只剩下一顆發光的元神,被孫聖踩在了腳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