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78章 無價神寶

第1578章 無價神寶

    酆都大帝留下的這條路,不知道是通往哪里的。

    孫聖他們走上來之後,沿著這條路橫渡出去,很快的,他們感覺在地底之下穿行了十幾萬里,沿途中,經過了一片區域,十足的危險。

    這里有極為恐怖的亂流,能活活把一位天道領域的高手撕碎。

    幸虧他們有這條酆都大帝留下的道路庇護,有驚無險的橫渡過去了。

    終于,不久之後,這條路抵達了盡頭,孫聖他們穿行出來,出現在一片地方。

    這里是一片古老的建築群,不知道誕生于什麼年代,周圍都是神殿,廟宇,這種建築風格,與古地和其他地方的截然不同。

    但孫聖卻感覺有些熟悉,仿佛以前見到過,但卻想不起來了。

    “這里是……”唐媚皺眉,道︰“禁區當中,竟然有建築,難道說有人在這里生存過嗎?”

    這個問題,確實很難解答,按道理說,天外禁區中,確實不可能有生靈存在。但是這些建築是怎麼回事?是誰建造的?

    鱷央朝著其中一座恢弘的廟宇走去,想要進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麼。

    但是,就在鱷央觸及到這座廟宇之後,廟宇之內,突然涌出一股力量,那是一種由神秘的秩序構成的力量,轟了出來,如山洪一般爆發。

    “當心!”孫聖提醒道。

    鱷央也反應靈活,迅速的退開了,結果廟宇中的那股力量,卻鯨吸牛飲一般收斂回去,並沒有繼續爆發出來。

    “這股力量是……”孫聖一下子激動起來,因為他感覺到了似曾相識的氣息。

    禁天、禁地、禁仙、禁神!

    正是這股力量,一種屬于禁忌的力量。

    曾經孫聖不止一次見到過,第一次見到,是在下界昆侖山的投影當中,當初紫衣前世身告訴他這種力量的名字,並且曾以神荒骨的力量與之對抗過。

    如今在這里,他又見識到了這種力量,封印在這里的建築當中。

    接下來,孫聖大著膽子靠近另一座建築,果不其然,這里面同樣有相同的力量,禁天、禁地、禁仙、禁神,十分可怕,讓人絕望,任何人都沾染不得,即便是孫聖,都倉皇後退,躲避了出去。

    最後,這股力量再次回到了建築中,沒有沖出來。

    “我感覺,我們來到了那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孫聖隱約中猜到了什麼,皺著眉頭說道。

    就在這時,孫聖等人突然發現了不對勁兒,孫聖身上的“反不死物質”戰衣,突然失去了作用,內部的法則像是被凍結了一樣。

    很快的,鱷央和唐媚也發現,他們身上的兵器,都失去了作用。

    “這里……好像一切兵器都失去了作用,是怎麼回事?”鱷央驚訝的咧著大嘴。

    孫聖皺眉,神目流轉,他朝著虛空望去,道︰“應該是禁區的力量在干擾,任何兵器,在這里都成了廢品,無法發揮出神能。”

    沒有了兵器,修士的戰斗力無疑會大打折扣,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既然已經進來了,怕這怕那肯定是不行的。

    最後,孫聖干脆也把“反不死物質戰衣”收了起來,這件戰衣在這里失去了作用,穿著也沒用。

    不過孫聖有些擔心,這里是禁區,失去了這件戰衣,他的氣息會不會招惹來一些禍端,比如說禁區生靈大軍什麼的。

    他們繼續往前走,期間路過了許多建築,都是都無法靠近,直到他們深入了一段距離之後,突然,孫聖看到了地上的幾具尸體。

    那是兩名老者,一名青年的尸體,他們死在了這里,仔細一看,這些尸體,竟然是來自域外,他們是域外人。

    “域外人先一步抵達這里了,這一定是他們之前送進來的那批人。”唐媚說道。

    “他們能發現並且闖入這里,證明進來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孫聖道。

    這幾人,應該是觸及到了建築中的禁天、禁地、禁仙、禁神的力量,被那種禁忌之力給斬了。

    當下,孫聖仔仔細細的檢查了這些尸體,結果在其中一人的腰間,孫聖摸出了一塊青銅碎片。這青銅碎片袑騑陷部A大概有巴掌大小,隱約中,可以看到上面銘刻著金色的字體。

    那是以大法力銘刻上去的,有一種古老的氣息,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了。

    雖然那是一種古文字,但卻能夠讀懂。

    這古文字,疑似是記載著某種訊息,孫聖將其收了起來,應該會挺重要的。

    不久之後,孫聖發現了一座古碑,上面沒有什麼文字,只有一些亂七八糟的符號,但是在古碑的背面,有一角青銅露了出來,孫聖將其拔出來之後,是另外一枚青銅碎片,與剛才在域外人尸體上發現的一模一樣。

    這些青銅碎片,記錄的某種古老的訊息,好像域外人正在收集這種碎片。

    “會不會,我們進來要找的那種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與這些青銅碎片有關系。”孫聖這般猜測道。

    唐媚和鱷央都點了點頭,不是沒有這種可能,至今為止他們都不知道那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這青銅碎片,可能是一個可靠的線索。

    很快的,他們穿過了這片古老的建築群,在這建築群的後面,是一座宏偉的神橋,但是橋梁已經倒塌了,這座神橋也徹底的廢棄了。

    “咦,這座橋……像極了傳說中的升仙橋!”唐媚突然說道。

    “升仙橋?那不是存在于傳說中的昆侖當中嗎?”鱷央也說道。

    孫聖心中一動,昆侖嗎?他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那禁天、禁地、禁仙、禁神的力量後,便已經猜到了,他們可能來到了傳說中真正的昆侖山,而不是昆侖山投影,或者是昆侖山一角。

    不久前那些建築,之所以眼熟,是因為孫聖曾在昆侖山的投影中見到過。

    只不過,讓孫聖想不明白的是,天外禁區和昆侖山有什麼關系嗎?

    難道說禁區就是昆侖?

    據說,昆侖山是神話的起點,是一起修道者的起源,但當初紫衣前世身了解了一些隱秘,說神話的起點,也是神話的終點,神話終究要被埋葬在昆侖當中。

    也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孫聖神目張開,觀摩這里,這座神橋崩塌的十分徹底,但是在這片廢墟當中,孫聖突然發現了一點光亮,而這一點光亮,深埋在廢墟之下,散發出濃郁的光明石的氣息。

    光明石他們不久前得到了幾塊,但此刻這片廢墟之下,其光明石的氣息,異常恐怖,感覺像是一座光明石鑄成的大礦存在于這里一樣。

    孫聖飛了過去,掀開了一片片廢墟,最終,在這片廢墟之下,孫聖發現了一塊拳頭大小的光明石,但卻很暗淡。

    可仔細一看,這不是一塊普通的光明石,而是一座光明石雕琢而成的宮殿,十分袖珍,只有巴掌大小,但卻栩栩如生。

    孫聖將其撿起來,感覺十分沉重,像是數十萬魔山加起來的重量一般。

    幸虧孫聖的力量超凡,不然一般人,還真拿不起來。

    一塊拳頭大小的光明,卻有這般重量,非比尋常。

    “一座宮殿,以光明石雕琢而成的嗎。”唐媚也納悶。

    “不是那麼簡單……我感覺這小型宮殿,像是濃縮了一座光明石大礦一樣。”孫聖說道,而後神目觀察,道︰“這上面有法則,貌似這法則使得這座宮殿具有變化功能。”

    “嘶!”

    鱷央深吸一口氣,道︰“我們不久前路過的那座光明石大礦,其里面百分之九十的大礦都被挖走了,會不會是用那座大礦鑄就了一座宮殿?”

    想到這里,孫聖也是內心驚濤駭浪,看著手中這座袖珍的宮殿。

    這座袖珍的宮殿,難道就是光明石大礦鑄成的?只不過它又變化功能,故此縮小了。

    要知道,一小塊光明石,就價值無量,而此刻孫聖手中有一座光明石大礦。

    這要是傳出去,那還得了?恐怕足以震動一界了。

    什麼無價珍寶、什麼價值連城,都不足以形容這麼一座宮殿的價值。

    “如此說來,這是見珍貴的不能再珍貴的寶貝了。”孫聖咧嘴笑道。

    此物若是流傳到外界,恐怕古之大聖都要過來搶奪,而且是搶破頭的那種。

    “等等……我感覺……里面好像有生命氣息。”這時,孫聖以神目觀察,突然說道。

    聞言,唐媚和鱷央也都是一個激靈,這座光明石宮殿,珍貴的不像話,當年鑄造他的人,肯定是一位恐怖的大人物。

    難道說這位大人物還沒有死?存在于這座宮殿當中?

    “真的假的。”鱷央說道,瞪著大眼楮觀察。

    “里面確實有一種生命氣息,或者我可以深入了解一下。”孫聖動了心思。

    唐媚則是皺眉,道︰“總感覺很不祥,實在不行,丟掉吧,即便是再珍貴,但這里是禁區,有些東西,可能沾染不得。”

    她說的沒錯,如此珍貴的東西,換做是古之大聖,也會怦然心動。

    但若是這里面還有生命存在,那就很難說究竟是寶還是禍了。神話中的昆侖,已經成為了不祥之地,現在撿到這麼一個東西,可能會招致來禍端。

    “你們幫我護法,我查看一下。”孫聖說道,不容分說的盤坐下來,托著這座袖珍宮殿,而後神目中光輝流淌,要望穿這座宮殿。

    這座小巧的袖珍宮殿當中,流淌著神秘的法則,讓這座宮殿具有變化縮小的功能,甚至將這座宮殿的內部給封印了。

    但孫聖的這雙眼楮,能夠讀取任何信息,這些難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