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80章 最強兵器(下)

第1580章 最強兵器(下)

    兩位域外高手降臨,露出了森冷的殺意。他們直言不諱,就是要斬殺第二世界的人!

    尤其是那名域外男子,盯住了唐媚,他看得出來唐媚是一位王,有王之印記。

    這樣的人,如果能成為他們的藥物,必然能讓他們得到莫大的好處。

    域外人一直把這片天地的人當成是藥物,越是強大的人物,成為他們的藥物,他們得到的好處就越大。

    “不止一株王藥啊,那頭鱷魚,也是一位王。”那名老者說道。

    此刻,這名域外男子眼楮放光,盯著唐媚和鱷央,道︰“第二世界的王,是什麼滋味還沒嘗試過,這種藥物,也許可以讓我直接蛻變為天道巔峰,甚至是進入極道領域。”

    “恩?光明石!”突然,那名域外老者一下子盯住了孫聖手中的那座袖珍神殿,驚呼道︰“好濃重的光明石氣息,這是多少光明石煉成的這麼一件法寶?”

    “哦?真是光明石,這種稀世神礦,在我界都十分少見,這小子竟然拿到了一件光明石祭煉而成的法寶?”那名域外男子也說道,眼中忍不住流淌出貪婪之色。

    “好,呵呵呵,很好,那法寶歸我,這三株人藥,隨你采摘,老夫不與你搶。”那域外老者說道。

    “嘿嘿嘿,你倒是真的會打算盤啊,這麼一塊價值連城的光明石,你想獨吞?”那名男子顯然不買賬,冷冷的笑道。

    在他們眼中,孫聖等人仿佛是他們的板上魚肉,可以任由宰割。

    就算他們當中有兩位是王,但也只是年輕人而已,以他們的修道歲月,鎮壓這樣的年輕人綽綽有余。

    “算了,說不定這法寶可以煉化分解,到時候再說如何分配。”域外老者說道,而後降臨下來,直接邁步朝著孫聖等人走去。

    唐媚和鱷央如臨大敵,這是兩個天道領域的高手,修為在他們之上,即便是王,他們也不敢大意。

    “你們就這麼裝比嗎?什麼都不問就開搶?”孫聖不禁寒聲道。

    “對待藥物,沒有什麼可說的。”老者諷刺的說道,直接大踏步而來,龍行虎步。

    在他的身上,強大的氣息涌動,造就出了一番恐怖的異象,宛如絕代君主降臨凡間,氣吞山河,像是一尊無上的帝王一般,單單是這股氣勢,便不知道要鎮壓多少人。

    孫聖苦笑著搖頭,真是任性啊,不過孫聖的座右銘,就是︰專治各種任性。

    “你想要是嗎?我直接送你吧,接住。”孫聖說道,手中的那座袖珍神殿,被他卯足了力氣丟了出去,而且將聖體法加持到了其中。

    面對孫聖突如其來的舉動,那域外老者也是一愣,顯然沒有想到。

    “呼!”

    那座袖珍神殿破空而來,直奔那名老者而去,老者下意識的伸手去抓,但也沒敢大意,手掌之中,有可怕的大神通醞釀,想要抓住這座飛來的袖珍神殿。

    “轟!”

    但就在這老者手掌接觸到這座袖珍神殿之後,一股大力轟然爆發,這座袖珍神殿竟然綻放出光彩,涌動出一股可怕的力量。

    “砰!”

    “啊!”

    這名老者猝不及防,一條手臂當場炸開了,即便是他已經防備了,手掌中醞釀出大神通,但竟然也被擋住,頃刻間遭創。

    “什麼!”

    這一下,不管是這位老者,還是那名域外男子,都是臉色大變。

    不是說在這個地方,法寶不能使用的嗎?為什麼這件袖珍神殿,突然爆發出這麼可怕的力量?

    他們域外人將所有的兵器都稱之為法寶,他們也知道這里是禁兵領域,兵器在這片天地,失去神能,成為廢鐵,但不知為何,這件袖珍神殿,卻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孫聖嘿嘿冷笑,果然不出他所料,這件袖珍神殿,在這里可以發揮出神能,不受這片天地的約束。

    孫聖以聖體法控制這尊袖珍神殿,將其召回,在手里墊著。

    這座袖珍神殿,看似輕巧,但實際上卻堪比數十萬魔山一般,光是這重量,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更何況,這件兵器擊出去之後,通體發光,竟然真的能發揮出神能,再加上孫聖以聖體法控制,那威力,可想而知,想要接住談何容易。

    “小畜生,你敢傷了老夫!”域外老者動怒,鼓動出強大的神通,可怕的氣息從身上爆發出來。

    “去!”

    孫聖一抬手,那座袖珍神殿再次祭出,只有拳頭大小,但在接觸到這名域外老者之後,轟然爆發,不可思議的力量,差點將老者的肉身震碎。

    “噗!”

    這名老者大吐鮮血,身上醞釀出來的可怕神通直接被擊破,幸虧他有神通護體,不然剛才那一下,果斷把他的肉身轟爆了。

    那座袖珍神殿,被孫聖以聖體法牽引,在擊傷了這名老者之後,一個迂回,再次朝著那名域外男子飛去。

    “可惡!”

    這名域外男子也不敢大意,沒想到突然發生這種變故,這少年手中掌握的法寶,竟然能在這里發揮作用。

    當即,這名域外男子的拳頭上,覆蓋上了一層大神通,竭盡所能的轟出一拳,猶如天塌地陷的一擊,與那座袖珍神殿踫撞在一起。

    “轟!”

    一團耀眼的光爆發出來,但是,即便是這名男子打出了巔峰一擊,卻依然沒有擋住這座袖珍神殿的威力,而且,這袖珍神殿通體是光明石鑄造,本身就具備反彈一切神通的功效,“噗嗤”一聲,這男子的一條手臂直接爆碎開來。

    “嘶!”

    這名域外男子疼的倒吸涼氣,整個人向後飛了出去。

    “鱷央,把他拿下,留條活命!我要審問一下。”孫聖對鱷央說道。

    鱷央點點頭,瞬間化作本體,一頭巨大的銀色大鱷橫空出世,直接追向了那名域外男子。

    鱷央是一位王,本身實力已經是超凡脫俗,此刻突然出擊,而且是對付一位剛剛被孫聖重創的人,自然手到擒來。

    一只巨大的銀白色爪子拍了上去,“噗!”的一聲,那名域外男子于半空中被一爪子截斷,摔在地上。

    鱷央大吼一聲,再次一爪子拍上去,粉碎了對方的上半身,只剩下一顆頭顱,被鱷央的大爪子給按在地上,並沒有擊殺,留住了他的性命。

    而另外一邊,那名域外老者也在慘叫,那袖珍神殿飛了上去,擊傷了他的眉心,這老者的紫府崩然裂開,道傷嚴重,這一擊,差點把他的道基擊碎,此刻趴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那座袖珍神殿飛回,被孫聖托在掌心中,他邁著悠閑的步伐,來到了這名老者的面前。

    “你……”

    這名老者怒火中燒,雙目赤紅,前後幾秒鐘的時間而已,沒想到自己突然落到了這步田地,被一個少年,手持一件光明石鑄成的法寶給擊成了重傷,現在趴在地上根本反抗不得。

    孫聖燦爛的笑著,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蹲在這名老者的面前,而後劈頭一巴掌扇在老者的頭上,道︰“你似不似撒(你是不是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