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82章 戰氣進化

第1582章 戰氣進化

    萬靈王很美麗,像是一位精靈仙子一樣,超凡脫俗,容顏精致,雖然保持了十二三歲的樣子,但卻同樣惹人遐想,一頭銀色的長發,垂到俏挺的臀部,皮膚閃耀著光澤,額頭上還有一對晶瑩的犄角。

    但最奇特的,是她背後的那對蝶翼,撒下夢幻般的光彩,每一只蝶翼上面,都銘刻著一種古老的秘術。

    “萬靈王。”孫聖說道,他和這位王沒打過交道,但也沒有敵對過。

    “你們怎麼找到這里來的。”萬靈王蝶舞問道,蝶翼扇動,懸在半空中,光潔的玉足足不沾地,閃爍著晶瑩的光澤。

    “說來話長,這是哪?”孫聖問道。

    “不清楚,我也是踏上了一條特殊渠道,才出現在這里的,這里的戰氣十分濃郁,尤其是山脈深處。”萬靈王說道。

    “那就過去看看,說不定是什麼造化。”孫聖笑道。

    這個地方,他沒有讀取到任何危險的氣息,相反,這里的戰氣濃郁,比孫聖上次去過的那片戰氣領域都要高,已經變成了紫色戰氣,對他們可能會有很大的幫助。

    就這樣,他們一路朝著這座古老的山脈深處走去,但走了沒多久,他們再次遇到了一個人,黑月王,同樣是一位王找到了這里。

    他也是踏上了一條特殊的捷徑,來到了這個地方的。

    黑月王很神秘,甚至一般情況下不願意多說話,看到孫聖他們後,也只不過是對著萬靈王點了點頭。

    很明顯的,黑月王也對孫聖抱有敵意。

    沒辦法,誰叫他是屠王者呢,會有幾個王待見他?

    他們接近了這座山脈的深處,戰氣越來越濃郁,紫色的戰氣,凝聚成霧氣,彌漫在這個地方。

    孫聖他們每一個人身上,戰氣都變得沸騰,在貪婪的吸收著這里的戰氣。

    尤其是孫聖,他可以完美的轉化戰氣,所得到的好處,更是巨大的。

    很快的,他們來到了這座山脈的深處,到了這里之後,他們每一個人都眼熱起來。

    在這山脈的深處,有一座古老的祭壇,而這座祭壇,正在釋放出一種秩序,那是由戰氣凝聚而成的秩序,正是域外人所掌握的秩序。

    域外人可以將戰氣化為秩序,但這座祭壇上的戰氣秩序,明顯的更加強大。

    而此刻,祭壇上正有兩個人盤坐在那里,而且是兩位王。

    “是他們。”萬靈王蝶舞說道。

    “啊哦,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啊。”孫聖一陣苦笑,因為他看到了麒麟王。

    這兩位王,其中一個就是和孫聖以及唐媚有著復雜交際的麒麟王。

    當初在麒麟王的洞府,孫聖遭到了設計,險些成為麒麟王後宮的一員。

    至于另外一位王,孫聖不記得有和他打過交道,這個人一直很低調,從始至終都不怎麼愛說話,甚至連他的封號是什麼孫聖都不知道。

    這是一個看上去並不年輕的男人,甚至呈現出老態,不像其他王那樣意氣風發,感覺像是個四五十的男人。

    但是,他的年紀和其他的王相仿,只是不知道修煉了什麼道法,導致容貌維持在中年而已。

    “他叫玉三清,本體是古老年代的一塊神玉髓,別看維持人態,但實際上並非血肉生靈。”萬靈王蝶舞說道︰“至于那個麒麟王,我想你應該打過招呼了,一位古王,本名叫赤魅。”

    “赤魅……”孫聖還是第一次知道麒麟王的名字,感覺這名字很妖異,和“魑魅魍魎”這個詞接近。

    “這里不簡單,對戰氣的修行有著巨大的幫助。”鱷央說道,眼露出了眼熱之色。

    孫聖以神目觀察,這座祭壇確實很不一般,它再從某個未知的空間攝取戰氣,這些戰氣的量十分龐大,經過這座祭壇的轉化,凝聚成秩序。

    這種秩序,對戰氣的修行有著很大的幫助,相信先到這里的玉三清和麒麟王都察覺了,故此留在這里,打算修行自己的戰氣。

    域外人可以將戰氣化為秩序,證明他們對戰氣的研究超越了這片天地。

    而這里,對孫聖他們來說是一場造化,說不定可以拉近和域外人的距離。

    “不介意一起享用吧。”黑月王走了上去,已經按耐不住,登上了這座祭壇。

    玉三清和麒麟王都沒有說話,算是默許了,這種造化並不是可以一個人獨佔的,他們也很清楚這一點。

    只不過麒麟王看到孫聖和唐媚之後,眼中明顯浮動著冷色,甚至對待唐媚的眼神,有一絲嫉妒。

    孫聖他們也走了上去,來到這了這座祭壇上,感受著這里濃郁的戰氣秩序,他們體內的戰氣,受到了莫大的滋養,沸騰起來。

    這一下,這個地方變得熱鬧起來,除了孫聖之外,有六位王聚集在這里。

    黑月王的眼神很不善,並不願意和孫聖他們在一起,故此一臉嫌棄的走到了一邊,打算在這里修行戰氣。

    萬靈王倒是不介意這些,雖然不算隨和,但也沒有露出殺意。

    玉三清,從始至終都很沉默,也很神秘,沒有流露出絲毫的表情變化。

    只有麒麟王,冷冷的哼了一聲,尤其是格外針對唐媚,甚至看到唐媚之後,說了一句︰“盜寶小賊!”

    唐媚手中的神鼎,是麒麟一族的祖器,連麒麟王赤魅都對其頗為忌憚。這本該是被她所掌控的,結果落到了唐媚的手中,偏偏唐媚還曾用這件祖器讓麒麟王吃了兩次大虧。

    這很難不讓麒麟王充滿意見。

    “哼!”

    唐媚冷冷的哼了一聲,並沒有搭理她。

    眾人共享一處造化,但是卻並不和諧,彼此都相信的警惕著對方。

    孫聖盤坐下來,那祭壇上散發出來的戰氣秩序,被它攝入體內,進行轉化,用來滋養自己的戰氣。一種種復雜的秩序進入體內,融入到他自身的戰氣當中。

    那條戰氣,化為一條龍,從孫聖的天靈蓋沖了出來,張牙舞爪,蜿蜒咆哮,繞體而行。

    確切的說,這不是一條龍,只是相似而已,是某一種祖形。

    祭壇上的秩序融入到了戰氣當中,可以明顯的感覺到,戰氣在進化,朝著更好的方向轉變。

    這種轉變,是質的飛躍!

    孫聖可以完美的吸收戰氣,這一點是別人比擬不了的,那一股股秩序融入到龍形戰氣當中,這條龍像是活了過來,其內部,更是一些微小的秩序鏈條在交織。

    他的戰氣,有朝著秩序轉化的跡象。

    這雖然是個很好的效果,但孫聖卻在皺眉,因為他知道,域外人可以靠自己的修行就把戰氣轉化為秩序,而他們,則是需要來到這里,借助外力轉變。

    這其中的差距,自然不言而喻。

    也就是說,第二世界比第一世界,落後了不止一點點。

    “域外是最先誕生的世界,比這片天地存在的時間都要早,他們所了解的遠古禁密會更多,雖然很不想說這句話,但尼瑪知識就是力量啊,了解的越多,就越強大。”孫聖內心嘆了口氣說道。

    這片古老的山脈,十分安靜,沒有人來打攪。

    而孫聖和六位王,則是在這里安靜的蛻變。

    就這樣,時間慢慢的過去,但是這份平靜並不是永恆的,很快的,有人打破了這里的平靜……

    這座山脈中,多了一些人,是一批年輕人,闖入了這座平靜的山脈當中。

    而這一批人,赫然是不久前在黑色瀑布畔與古要塞的人交手的那些近親皇族。

    他們也進來了,而且尋到了這個地方,這座山脈被濃郁的戰氣籠罩,任何人臨近,都會忍不住進來查看一下。

    這一批人大概有十幾個,走進了山脈深處,一眼就看到了盤坐在祭壇上的孫聖等人。

    “是第二世界的人,而且是他們的王!”

    “這幫家伙……好像在修行戰氣!”

    “好神奇的祭壇,不知道從哪里攝取來了大量的戰氣,在進行轉化,成為了秩序,而且這種秩序,比我們所掌握的更加強大。”

    這些近親皇族臨近這個地方,同樣在觀察這座祭壇,不過看到盤坐在祭壇上的幾位王之後,他們的臉上都浮現出了冷笑之色。

    “嘿嘿嘿,沒想到再次遭遇上了,這一次他們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上次本想吞掉幾個他們的王作為人藥,可惜被那個穿黑金屬戰衣的人給打亂了,這次再次遇到,說不得我們要嘗嘗王藥的滋味了。”

    “竟然靠外力來修行戰氣,果然是落後的世界。”

    幾個年輕人冷笑著向前走來,渾然不把幾位王當成一回事兒。

    因為他們身上,都有克制王的力量,這個世界的王,對他們根本造不成威脅。甚至他們還想著把年輕的王作為人藥來采摘,可謂是囂張到了極點。

    “這祭壇不一般,對我們戰氣的修行也有著巨大的幫助。”一名身著鵝黃色長裙的女子說道,同樣忍不住眸子炙熱。

    而這時,一位高大的青年走上來,朝著祭壇上的眾人望了一眼,道︰“我只說一次,滾下來,臣服在我等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