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585章 你們這是踫瓷

第1585章 你們這是踫瓷

    老嫗身上,氣息恐怖,這絕對是一位可怕的活化石,舉手投足間,都具有毀滅世間的力量。

    “彭慶前輩終于出手了,我們只要坐等那個少年怎麼死的就可以了。”那名鵝黃色衣裙的女子露出了殘忍的冷笑。

    他們不會懷疑一位活化石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年輕一輩可以擋得住的,管你有什麼通天的手段,但這是修道歲月的壓制。

    不管在哪片天地都是如此,年輕一輩中,固然有天賦可怕的人,同級別之下,不可戰勝。

    但還是無法和活了恐怖歲月的活化石相提並論,就算同級別無敵又如何,終究是沒有成長到那個高度。

    到了這般境界,一個微小的差距,都有若大境界的隔閡,難以逾越。光是人道領域、天道領域和極道領域,就是三大難關,很難打破。

    這位名叫彭慶的老嫗出手,大踏步前進,她確實很自信,並不覺得這樣一個少年可以對她造成威脅。

    這一刻,老嫗出手,真如她所說,一指向前洞穿過來,“轟”的一聲,這一指可不簡單,比大神通都要恐怖,融合了這名老嫗的道法在其中。

    “轟隆!”

    一座大陣轟然炸開,難以承受一位活化石的恐怖力量,當場被廢掉了。

    “什麼!”

    山脈深處,祭壇上的眾人,都是一驚,雖然早有預料孫聖不可能抵擋得住活化石,但也沒想到這麼離譜,一座古陣被對方一指頭戳破了。

    “好!”

    而此刻,域外的那些近親皇族則是一個個激動不已,振奮人心,大聲叫喊起來。

    “哈哈哈哈,彭慶前輩果然厲害,什麼破陣,都擋不住彭慶前輩的一根手指。”

    “我看她還有什麼話說,囂張不起來了吧,實力證明一切。”

    “哼!落後的天地,連陣法都如此的落後,都擋不住我界高手的一根手指,以為一兩個破陣就能攔住我們的去路?異想天開。”

    那些近親皇族興奮不已,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激動著,叫嚷著,似是已經預見了孫聖的慘死一樣。

    沒辦法,不久前他們在孫聖面前抬不起頭來,雖然懼怕,但一個個對他都懷著強烈的恨意,如今迫切的希望看到孫聖被他們那一界的高手鎮壓,雖然出手的是一位活化石,但只要能殺死對方,管他什麼公平公正呢。

    這是戰爭,不講究這些。

    “呵呵呵,殘破的法陣,你果然是在唱空城計嗎?不管你有什麼詭計,都難逃制裁。”老嫗彭慶說道,進入了孫聖的法陣領域,一副所向無敵,氣勢恢宏的姿態。

    “我不過是想要放進來而已。”孫聖冷笑道。

    “是嗎?果真是個猖獗的小畜生,老身這就破了你這落後殘缺的法陣,看你還如何作祟。”老嫗譏諷一笑,出手,直接朝著另一座法陣轟過去。

    在她的掌指間,綻放出耀眼的光,無需借助任何大神童,她自身的道法,便能鎮壓一切。

    “那你試試看吧。”孫聖說道,一抬手。

    “轟!”

    天地間,神光大作,一座古老的法陣覺醒了一樣,從天而降,神威千重,並且內部仙光流轉,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就這麼朝著老嫗鎮壓過去。

    “破!”

    老嫗大喝,一掌拍了上去,在她的印象中,這般法陣,應該被她當場打爆才對。

    但是這一次沒有,她這一掌轟上去,只是讓這座古陣的光芒黯淡了一下而已,緊跟著,這座法陣再次亮起了神光。

    “這是……”老嫗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手掌,因為剛才那一擊,他分明感覺到,這法陣似是克制住了她的力量,讓她的道法大打折扣。

    “去!”

    孫聖立在法陣中央,黑發飛舞,仙衣展動,超凡脫俗,他抬手間,一重重的古陣壓制了上去。

    “可惡,這小畜生還真有點手段!”老嫗怒喝道,而後鼓動出強大的道法,這一次配合無上神通施展出來,口中大喝︰“大破!”

    “轟!”

    但結果,這一次老嫗更加淒慘,十幾重古陣壓落下來,老嫗的道法當場被壓制了,大叫一聲,十幾重古陣直接將她拍翻在地上,從半空中,一下子壓制到了地面上。

    “你……”

    老嫗驚怒,不光是,外面的另外兩位活化石和那批近親皇族全都嚇了一跳。

    這怎麼可能,彭慶這位活化石,踏入陣中之後,竟然一下子就被壓制了,十幾重大陣將她拍在了地上,這讓那些原本歡呼雀躍的近親皇族們瞬間鴉雀無聲。

    “這位前輩,何須行此大禮?”孫聖立在半懸空,淡淡的笑道。

    “可惡!小崽子,你敢放肆!!”老嫗彭慶怒喝道,被十幾重大陣壓得抬不起頭來。

    “這話從何說起啊,是你自己要給我行大禮的。”孫聖笑道。

    老嫗怒吼,她鼓動渾身道法,配合大神通,想要脫困,十幾重大陣被她硬生生的頂了起來。不得不承認,這老嫗實力確實了得,比古要塞的那些活化石都要強。

    孫聖微微一笑,再次抬手一壓,霎時間,十幾重古陣光芒大作,里面九門盾甲的力量體現出來,結合了這片天地的力量。

    要知道,這可是禁區啊,天地之間,蘊含著一種禁忌之力。

    而九門盾甲,恰巧就能把這種力量融合到其中,加以利用。

    “啊!!”

    老嫗大聲慘叫,這一次,她被壓制的更慘,整個人都趴在了地上,“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哎呀,前輩又行大禮了,我都不好意思了,來,壓歲錢。”孫聖說道,從紫府中取出一塊不值錢的石頭,丟到了老嫗的面前。

    “你……”老嫗臉色漲紅,光是氣都快把她氣吐血了。

    這是莫大的恥辱,雖然她是被古陣壓制的,但此情此景,真的很像是她在給這個後輩磕頭行大禮一樣。偏偏這個少年還賤兮兮的丟過來一塊神料,卻不怎麼值錢,就想打發要飯的一樣。

    “可惱……可惱……啊!!”老嫗大吼,噴出一口精血,再次掙扎,想要脫困,十幾重大陣搖晃,她不甘心,想要沖破這里。

    “轟!”

    但結果,她再次趴在了地上,大口吐血。

    這些古陣,可不單單是有陣法的力量,這其中有九門盾甲,九門盾甲結合了禁區的神秘力量,堪稱禁忌,故此才能對這老嫗鎮壓的如此徹底。

    “啪嚓!”

    孫聖再次丟過來一塊石頭,同樣不怎麼值錢,落在了老嫗的面前。

    “別磕了,沒零錢了。”孫聖淡淡的說道。

    “噗!”

    老嫗吐血,這一次是真的被氣的了,本來就被九門盾甲的力量鎮壓成傷,再加上孫聖這句極具殺傷力的話,讓她氣血一滯,差點昏過去。

    而此刻,大陣外面,另外兩位活化石看的傻眼,而那些域外的近親皇族,也都感受到了莫大的恥辱,跟著一起丟人。

    他們不曉得怎麼會這樣,彭慶明明之前一指洞穿了這少年的大陣,讓這陣法顯得如此弱不禁風,可只是一眨眼之間,這位自信滿滿的活化石就被鎮壓了,狼狽的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而山脈深處的祭壇上,眾位王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心血沸騰,孫聖竟然真的成功了,借助法陣,鎮壓了一位活化石,將其擋在了外面。

    此刻,大陣之外,那兩位活化石臉色極度難看。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一個少年,可以布置出這麼強大的陣法來。”一位老者怒喝道。

    “這真的是他自己布置的嗎?”另外一位老者則是看向那些近親皇族,不相信這是孫聖自己所為。

    “是……是他自己的布置的。”即便他們很不想承認,但卻不能撒謊,剛才他們是親眼看到孫聖自己在布陣的。

    “不可思議……這陣法,貌似融合了這片天地的力量。”那名活化石老者說道,臉色鐵青無比,眼角很很的抽搐著。

    “喂!”

    這時候,大陣里面的孫聖說話了,道︰“你們是故意的嗎?讓她給我行大禮,是不是想折我的陽壽?你們想用這種方式打敗我嗎?但也禁不住這麼個磕法,你們好歹毒,我害怕了,能不能別這樣……”

    這句話,讓域外的所有人都胸口發悶,著實氣得不輕,因為這是*裸的諷刺,絕對不是求饒。

    “太過分!!”一位活化石老者怒喝道,按耐不住了。

    他們必須動手,不然的話,彭慶可能會真的死在里面,死在這麼一個少年的手中,這笑話可就真的鬧大了。

    “小子,老夫絕對不會讓你活著離開!”

    當即,另外兩位活化石也動了,要沖上去營救那名老嫗。

    “不!!”孫聖驚恐的大叫︰“不要過來,我實在是承受不了這樣的大禮了,而且……我特麼真沒零錢了,想踫瓷啊你們!”

    “恩……”

    那兩位本來要沖上來的老者都感覺胸口法門,實在是太氣人了,如果他們抓住這個少年,第一件事就是抽他的嘴巴。

    而且此刻,連山脈深處那座祭壇上的幾位王都有些听不下去了,其中萬靈王蝶舞傲嬌的輕哼一聲,道︰“這也太賤了,誰能幫我抽他一次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