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14章 計謀太套路

第1614章 計謀太套路

    听到這句話,十王都是一愣,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唐媚更是黛眉一皺,身上散發出恐怖的氣焰,呵斥道︰“是誰這麼無恥,我們為了得到那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拼死拼活,孫聖更是差一點點就喪命在那里,竟然有人說他勾結域外人,害死十王!”

    “什麼!”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是一愣,其中幾位活化石不禁震撼,道︰“你是說,那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在你們手上!”

    “確切的說,是我手上。”孫聖坦白道。

    這件事隱瞞不了,這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孫聖不可能私吞,必須要交出去,因為他一個人承擔不了這麼大的負擔。

    “是真的?你找到了那件東西!”一位活化石激動道,而後趕緊吩咐後邊的人,道︰“去請陸前輩,快!”

    “好”

    一名老者點點頭快速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一時間,一群人激動起來,他們實在沒想到,那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竟然真的被帶出來了,而且還是被屠王者帶出來的。要知道,當初一位古之大聖進去,都沒有得手,甚至有人不相信,覺得孫聖是在空口說大話。

    “哼,我怎麼覺得這里面有假,你真的拿到那件東西了?就憑你?不會是糊弄我們的吧。”一名大道統的高手冷冰冰的說道。

    “可以理解,你不相信那是自然的。”孫聖則是理所應當的說道︰“因為你們是大道統的人嘛。”

    “臭小子你什麼意思!”幾名在場的大道統的人全都一陣氣結,很明顯對方這是在諷刺他們。

    “是真的,我們都親眼見過那件東西。”這時候,萬靈王蝶舞說道。

    “哦?既然如此,那現在拿出來吧,我們先審查審查。”那名大道統的高手說道,直接開口要東西。

    孫聖冷冷一笑,道︰“不著急,我想知道,剛才你們說我勾結域外人,謀殺十王是怎麼回事。”

    聞听此言,這些在場的大道統的高手全都不說話了,臉上開始變顏變色。

    “恩……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誤會,你是不是想知道是誰發布的這條消息?”一名活化石說道,他是站在季布這一邊的,此刻笑了起來。

    “我不用猜,我知道是誰。”孫聖說道︰“肯定是那群干正事靠邊站,事後喜歡搬弄是非的貨。”

    “你……”幾位大道統的高手全都臉色鐵青,這也太會罵人了,他們是至高無上的大道統,如今卻被一個年輕人這麼諷刺,心中頓時像是著火了一樣。

    但是此刻又不好直接出口反駁,那豈不是就證實了自己真是那樣的人嗎?

    “小友,那你就解釋一下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名活化石笑眯眯的說道。

    這個活化石實力很強,也在極道領域,此刻明顯是在告訴孫聖,放心大膽的說,老夫給你撐腰。

    雖然他們這些活化石不願意輕易得罪大道統,但並不是不敢得罪,只要孫聖拿出有力的證據,再加上他們說話,相信即便是大道統,也說不出話來。

    孫聖笑了笑,道︰“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說我勾結域外人,謀殺十王,但現在十王就在我身邊,而且我們一起共患難出來的,這種解釋難道還不夠嗎?”

    此言一出,眾人沉默,從他們看到孫聖帶著十王一起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這件事十有*是大道統在謀劃。此刻,一雙雙眼楮看向了大道統,希望他們能給出一個答復。

    “有人說,他們親眼看到你和域外人走在一起,謀殺十王。”那名活化石說道,把關鍵的問題點出來,讓孫聖解釋給大家听。

    “誰說的?”孫聖問道。

    “是麒麟王的一位伴生者。”那名活化石說道。

    “我的伴生者?”連麒麟王自己都是一愣,她本以為她的伴生者都死在了禁區當中,沒想到還有人活著出來了。

    “那就把他叫出來,咱們當面對質。”孫聖說道,而後看向麒麟王,道︰“你應該有辦法聯系自己的伴生者吧。”

    王與自己的伴生者之間,都是有聯系,他們的伴生者有屬于王的印記,那印記能彼此相連,不管是在什麼地方,王都能憑借這種印記聯系自己的伴生者,甚至能感知伴生者的死活。

    但是,那只是單方面的,只有王對伴生者有這樣的權利,伴生者不能借助這種印記感受自己主人的一絲一毫。

    麒麟王赤魅,妖嬈萬千,嫵媚動人,她的眉宇間王之印記閃爍,但最後卻皺眉,道︰“我聯系不上了,我的伴生者全都死了。”

    此言一出,大道統那些人的臉色更加僵硬了,其他人也都是一臉懵比,麒麟王的伴生者死了?他們不是歸順了大道統嗎?怎麼會死了?

    “不用我解釋了吧,必然是有些人不想留下禍端,利用完之後,斬草除根了。”孫聖笑道。

    現如今,確實不用孫聖有過多的解釋了,這里面疑點重重,很多人都在猜測,這可能真的是大道統的陰謀,他們編造了這條罪名,肯定有所圖。

    “是誰動了我的伴生者?”麒麟王也皺眉道,身為一位古王,有著他自己的高傲,有人對她的伴生者下手,這是完全不把她這位王放在眼中。

    此刻,大道統的一些人臉色發白,沉默不言,每一個人臉上都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孫聖,就算你沒有涉嫌謀殺十位王,但你與域外人勾結,是不爭的事實。”就在這時,一名大道統的高手陰沉著臉說道。

    “行啦,一邊玩去吧,你們搬弄是非的手段太套路了,猜中了開頭,就能猜中結尾。”孫聖無聊的擺了擺手。

    “你……”

    這些大道統的人全都怒不可及,多少年來,還從來沒有人這麼對大道統這麼諷刺過,雖然偶爾會有一些活化石嗆幾句,但此刻對方只是一個後輩少年,竟然敢用這種語氣,不把大道統放在眼中。

    “你覺得我們是冤枉你嗎?大道統從來不會冤枉人,你勾結域外人的證據鐵證如山。”那名大道統的高手說道。

    “什麼樣的證據?還不是你們捏造的?”孫聖冷笑道。

    “是嗎……這可是域外的俘虜親口所言。”那名大道統的高手說道。

    “什麼?”

    聞听此言,所有人都是一驚,連幾位活化石都是微微一愣,而後突然想到,兩年前,他們確實俘虜了一名域外人,而且還是孫聖親手俘虜的,正是那位域外的小郡主,紅仙郡主。

    當初,那名域外郡主被俘虜之後,是被大道統的人關押的,不過並沒有帶出戰場。

    大道統在戰場中也設有秘密的囚籠,紅仙郡主被關押在那個地方。

    因為這里是傳說中的戰場,域外人無法通過戰場進來,戰場上的規則會將他們阻隔。

    所以,在很多人的認知中,都覺得域外人進不來這邊的天地。

    其實不然,當初孫聖在星空一角,和域外的某個王族交手的時候便知道,域外人其實是可以進入這片天地的,只不過他們身上的規則不同,進入這片天地後,很快就會被人發現。

    當時孫聖同樣俘虜過域外人,並且帶進過這片天地。

    只不過,當初那個地方遠離戰場,域外的王族是通過星空深淵的某個縫隙進來的。

    而真正臨近戰場的這片星空就不一樣了,域外人無法通過戰場過來,即便是有隱秘的縫隙能進來,也會在這里受到壓制。

    傳說中的戰場,其規則覆蓋了這片星空,域外人若是進來,在這片星空下無法生存的。

    故此,紅仙郡主並沒有被帶出來,而是鎖在戰場的某個地方,那里有大道統秘密建造的囚牢。

    這一點,連在場的幾位活化石都忽略了,因為這兩年事兒太多了,大批的高手都在密謀著什麼,想要取得某件東西代替那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差點忘記了還有這個俘虜。

    只知道這個俘虜交給大道統了。

    如今,關于孫聖勾結域外人的說法,竟然是從那個俘虜口中說出來的。

    “這回你沒話可說了吧。”那名大道統的高手冷酷的說道。

    “說你妹。”孫聖道︰“僅憑這一點,就定我得罪?用用你們的腦子,那可是我親自俘虜的人,如果我真的勾結域外人,我會犯這麼白痴的錯誤嗎?”

    聞言,眾人無語,確實,這有點說不通。

    “況且一個域外人說的話,你們也信?”唐媚也說道。

    “這確實,如果是那個俘虜的口供,那可信度也太假了,她是被孫聖俘虜的,自然對他懷恨在心,搬弄點十分也不是不可能。”神劍王秦欣也說道。

    眾人沉默,都看向了大道統,總覺得他們在隱瞞什麼。

    大道統的人,不會這麼沒有腦子,單憑一句話就相信孫聖勾結域外人?那是不可能的。他們這麼做,也許單純的就是因為一些利益關系,只是想拿這個罪名說事兒,謀劃一些什麼。

    不管有沒有那位域外郡主的口供,他們都會搬弄一些罪名來,至于目的……在場的一些人心中一動,想到了不久前被大道統抓走的兩個人。

    劍璇璣和蒼寶兒。

    也許她們才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