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16章 殺向大道統

第1616章 殺向大道統

    一位天道領域的高手,被一位人道領域的人反擊殺。

    這種境界想要跨級戰斗是很難的,而孫聖卻幾乎以壓制的手段將這位大道統的高手擊殺了,著實的讓人震撼。

    這顆血淋淋的頭顱被孫聖提在手中,對方元神已經死了,但此刻依然瞪大了眼楮,表情凝固在臨死前的驚恐和不甘當中。

    “不說,你們就是下一個。”孫聖冷冰冰的說道。

    “好……很好!”大道統的幾位高手全都臉色寒冷,其中為首的那人說道︰“好一個不服管教的崽子,公然違抗大道統,你是第一個,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我已經受夠了你們那一套自說自話,總把自己擺在高高的位置。”孫聖冷哼道。

    “給我拿下!”那名為首的大道統高手說道。

    “拿下?就憑你們?”孫聖笑了笑,紫府中飛出一枚果子,那是一枚人形果子,被孫聖服下。

    “轟!”

    霎時間,在孫聖的體內,爆發出無比強大的力量,他的境界瞬間跨越了障礙,突破了人道領域,邁入了天道領域當中。

    “不會吧!就這麼突破了?”

    “不,是暫時提升境界,那枚人形果子,應該是暫時提升修為的神物。”

    周圍的幾名老者說道。

    孫聖一步邁入了天道領域,雖然只是暫時提升上來,但此刻,身體各方面的素質均爆發出無比強悍的力量。

    下一刻,他手中的定海神珍發光,直接沖向了其中一人,金色神兵化作一道永恆之光,“噗”的一聲,擊穿了其中一位大道統高手的頭顱。

    這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恐懼的瞪大了眼楮,就這麼一命嗚呼。

    天道領域的高手,被一瞬間秒殺!!

    這一下,那些本來沖上來的大道統的人全都停住了步伐,吃驚的望著這一幕。

    此刻孫聖一躍成為了天道領域的人,他展現出了同級別無敵的姿態,普通的天道領域,在他面前毫無抵抗之力,會被砍瓜切菜一般的被擊殺。

    一時間,這些人恐懼了,站在了那里不知是該攻還是該退,處境極為尷尬。

    “你……你再敢胡來,大道統勢必要治你的罪!”那名領頭的大道統高手說道。

    “我的罪……你們定不起!”孫聖說道,身形一動,身上時空秩序交織,眨眼間出現在了那名領頭人的面前,伸手一抓,直接擒向了領頭人的脖子。

    “敢爾!”領頭人大怒,鼓動出大神通反抗,可結果,根本無用。

    他的大神通,在此刻的孫聖面前如同紙糊的一般,一撕即破,“砰”的一聲,這領頭人被孫聖提著脖子拎起來,根本反抗不得,因為孫聖動用了封仙術。

    雖然是天道領域,但此刻在同為天道領域的孫聖面前,他的一切手段都失去了價值。

    原本,他們可以借助等級的差距,壓制孫聖和王這種驚世之才,但是,如果是同在一個領域,他們便失去了所有的優勢,什麼威風都逞不起來。

    “放手!”

    其他幾位大道統的高手一擁而上,神通之光震撼這片星空,他們沒有一個是弱者,能爬到這個境界,又豈是泛泛之輩?曾經的他們都被譽為天才。

    “轟”

    孫聖再度出手,手中的金色神兵一掃,截斷星空,一股恐怖的力量浩蕩,這其中,有他自己的道法,也有原始道紋出現,那是季布所擅長的原道力。

    結果,這幾位大道統的高手全都被掃飛出去,同樣都是天道領域,但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此刻在孫聖面前,這些大道統所謂的天道領域高手,就像是手拿著玩具刀的小孩子一樣,弱不禁風,直接被擊飛。

    人們唏噓,都被這一幕震撼到了,即便是在場的幾位活化石,都覺得匪夷所思。即便他們已經料到了孫聖進入天道領域會勇猛不可擋,但也沒想到差距會這麼大。

    那些所謂的大道統高手,此刻竟然這般弱不禁風,一棍子被掃飛出去,其中兩人甚至差點被截斷。

    “說,到底為什麼,給我編造罪名,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在針對誰?”孫聖喝問道,提著那名領頭人。

    “呵呵呵……你……完了,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這般忤逆大道統的人……誰也救不了你……”那名領頭人掙扎著說道。

    “哦。”

    孫聖點點頭,而後一拳轟碎了這人的頭顱,將其元神都打爆,無頭尸體漂浮在星空當中。

    這是血腥的殺戮,針對大道統!

    剛才被掃飛出去的那些人,全都盛怒無比,但卻不敢再出手,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這個少年的對手,上去了也是白白送死。

    從這少年的行事風格來看,他不會忌諱大道統,更不會因為他們是大道統的人就收手,反而會變本加厲。

    “我懂了。”就在這時,一位活化石開口說道︰“不久前,大道統抓了兩名女娃娃,一個是鬼王的弟子,一個叫蒼寶兒,那個叫蒼寶兒的小女娃娃老夫印象很深,是先天道體。”

    “什麼!?”

    聞听此言,孫聖頓時眉毛一豎,劍璇璣和蒼寶兒來到了古要塞,竟然被大道統的人抓走了!

    這下孫聖明白了,大道統編造這個罪名,果然不是針對他,而是想要制造一個理由對劍璇璣和蒼寶兒下手。

    他們知道劍璇璣和蒼寶兒是自己的朋友,故此弄了這麼一個罪名,這樣既把孫聖的名聲搞臭了,同時又有了對她們下手的借口。

    孫聖怒火中燒,緊握著手中的定海神珍,此刻他真有一種掀翻大道統的沖動。

    如果有那個實力的話,他一定把這個所謂的大道統攪鬧個天翻地覆。

    但可惜,他現在做不到……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放任劍璇璣和蒼寶兒留在大道統中,大道統針對她們,一定有什麼目的。

    “前輩,這是真的嗎?”孫聖問道。

    “恩,千真萬確,怎麼?小友打算去大道統要人嗎?”那名活化石笑眯眯的問道。

    “是。”孫聖點點頭。

    而這時,那名活化石突然傳音給孫聖︰“季布不在這里,要塞中的一批高手去了星空中,你確定要去嗎?”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顯,季布不在古要塞中,如果真的要和大道統開戰,他佔不到便宜。

    “我一定會去,她們是我朋友,不知前輩可否願意為晚輩做主。”孫聖問道。

    因為他感覺得出來,這幾個活化石對他沒有敵意,而且有兩個經常出入季布的道場,明顯是和季布站在同一戰線的。

    那名活化石嘆了口氣,說道︰“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不過這件事已經敗漏,我相信大道統也不會胡來,除非他們一點顏面都不要了。”

    “恩!”孫聖點點頭,而後朝著幾位活化石一拱手,道︰“仰仗幾位前輩做主了,我這就去大道統要人。”

    聞言,眾人皆驚,此刻來了不少人,听到這句話,都覺得很瘋狂。

    大道統,那是什麼地方?誰敢去那里撒野?古老的道統不知道屹立了多少年,他們的門徒無數,高手無數,單單是追隨大道統的人,在這片星空下便不知道有多少,其信徒是個可怕的數字。

    這般古老的道統,何人敢去撒野?如今一個少年,竟然開口說去大道統要人,雖然沒有直說,但誰都听得出來,他這是要打上大道統的門廳的節奏,何其囂張啊。

    “這家伙真是反了天了,他敢去大道統撒野?”

    “哼,還真有這種不知道幾斤幾兩的人,連王都不敢觸及大道統的威嚴,就憑他?”

    “大道統雖然走了一批高手,但還是有一些前輩坐鎮在那里的,他翻不出什麼浪花來。”

    “呵呵,大道統判下的罪名都沒有洗清,還想打大道統的門廳,這是我見過最囂張且最無知的人。”

    “我們就坐等他的下場是如何淒慘吧。”

    有些人不懷好意的冷笑,那是大道統的追隨者,對大道統有著絕對的信奉。

    但是他們不敢用太大的聲音,雖然冷言冷語,但也只是逞逞口舌之快,要讓他們和孫聖敵對,這幫人沒這個膽量,只會在背地里呈呈威風。

    “哼”

    即便他們很小聲,孫聖也听到了,一個冷冽的眼神投了過去,雖然沒有說話,但這個眼神,卻仿佛都具有無窮的殺傷力,讓這些說風涼話的人當場悶哼一聲,甚至有幾人險些噴出血來。

    這些人嚇得當場不說話了,這就是差距,對方一個眼神,便像是能置他們于死地一樣,更不要說對敵了。

    孫聖懶得搭理這些人,這叫“大人不把小人怪”,這樣的人太多了,放眼天下,比比皆是,真要是殺的話,能殺到手軟。

    孫聖沖向了古要塞,那座懸浮在星空中的大陸。

    在他身後,三位活化石跟了上去,他們是季布的朋友,也可以說是季布的後輩,此刻站在了孫聖這一邊。

    當然,孫聖不認為這是唯一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手中有一件至關重要的東西,那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

    這東西只要在自己手中,這些活化石絕對會無條件的支持他。

    萬一孫聖真的一賭氣帶著那件東西跑了,他們哭都沒地方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