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老大聖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老大聖

    陸猊和古老戰車中的活化石,這是兩位身份特別高的存在,一般的活化石,都要給他們面子。《樂〈文《小說

    他們的出現,七位大道統的高手都在皺眉。

    “兩位前輩,你們難道要袒護這個罪人?”之前被教訓的莫里紅惱怒道。

    “什麼罪人不罪人的。”陸猊沒好氣道︰“你們說他勾結域外人,謀害十王,但老朽已經了解過情況,並無此事,我還想問一下,你們當初定的這個罪名是怎麼回事,不經查實的嗎?”陸猊沒好氣道。

    莫里紅頓時不說話了,剛才一著急,又說錯話了。

    那名紫衣老者趕忙說道︰“當初都知道他隕落在禁區中,實在無法查實。”

    “所以說是死無對證了?”孫聖冷笑。

    七人的臉色不禁再次難堪了一下。

    “既然如此,還說什麼罪人?”陸猊問道。

    “這小子囂張跋扈,無視規則,大道統被他搞得一團亂糟,單憑這一點,他今天就走不出去!”那名光頭老者說道。

    “你四不四撒!”孫聖冷哼道︰“我都說了不關我的事,是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攻擊,觸怒了這魔方反擊,關我屁事。”

    “你拖著這枚魔方進來,擺明了就是故意為之,不懷好意。”光頭老者怒道。

    “說你撒你還不承認,你們攻擊我,難道我不得想辦法保命嗎?站在這里讓你轟啊。”孫聖振振有詞的說道。

    光頭老者氣結,紫衣老者則是給他使眼色,這件事,孫聖有歪理,這歪理甚至無法反駁,只能暫時作罷。

    “好了,既然兩位前輩來主持公道,我就直說了吧,把我兩位朋友放了,我今天是來要人的。”孫聖直截了當的說道。

    聞言,大道統的七人全都是臉色微不可查的變了變,尤其是那名紫衣老者,臉色蒼白無比。

    “你們以什麼理由帶走我朋友的?”孫聖問道。

    大道統的七人臉色鐵青,他們很不甘心,劍璇璣和蒼寶兒關押在大道統當中,她們身上攜帶著某種秘密,至今還沒有審問出來,他們真的很不想就這麼放人。

    但是奈何現在沒辦法了,當初抓他們,以“孫聖勾結域外人”的罪名做的導火索,現在這個罪名作廢,他們目前找不出別的理由繼續關押這兩人。

    關鍵是,還有陸猊和古老戰車中的那位在……

    “這……”七人都有些為難,不知高如何是好。

    早知如此,當初就應該費點心思,在那兩個女子的身上設計點文章,而不是拿孫聖說事了,現在被人家逮著理了。

    “唉……”

    突然,大道統當中,傳來了一聲沉重的嘆息聲。

    這嘆息聲音一出,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即便是站在大道統外的那批人,都是心中巨震。

    與此同時,一股氣息,像是席卷整片天地一樣,但也只是一閃即逝而已,很快的,這股氣息便歸與平靜,收斂了,仿佛是在告訴世人他的存在而已。

    大聖!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驚,剛才那股氣息,絕對是古之大聖!

    孫聖大驚,沒想到大道統還有一位古之大聖,不是說所有的高手都離開了古要塞嗎,在如今這個年代,古之大聖更不會輕易出手,都蟄伏在起來了,大道統之內竟然還有一位大聖。

    而且這位大聖的的氣息,充斥著一股歲月的沉重感。

    可見,這不是一位普通的大聖,而是一位老大聖。

    當下,孫聖不禁握緊了手中的水晶魔方,只要有這枚水晶魔方在,即便是大聖的力量,他也渾然不怵。

    “老前輩甦醒了。”一時間,大道統的七人全都喜出望外。

    大道統中確實存在著不少大聖級別的存在,但是他們前段時間應該都已經離開了,沒想到還有一位大聖在里面。

    並且剛才莫里紅說他甦醒了,由此可見,這位老大聖,其狀態應該並不好,常年沉睡,只是偶爾會甦醒一樣,也許正是這樣的原因,他沒有離開大道統。

    孫聖這般想道……

    一時間,即便是陸猊臉上也微微沉了一下,一位老大聖甦醒,如果他要插手的話,事情就比較難辦了

    而那七名大道統的高手,臉上則是露出了冷笑之色,知道事情的轉機來了,即便是陸猊和古老戰車中的存在再怎麼不凡,應該也不敢和大聖作對。

    這時,那紫衣老者微微一驚,而後點點頭,所有人都知道,他一定是暗中接到了什麼命令,而發布命令的人,正是那位甦醒的古大聖。

    他沒有自接開口,先是釋放出一股氣息,讓眾人知道他的存在,然後借著紫衣老者的口,宣告自己的意思。

    “我道統的那位前輩說了,需要你上交出那枚魔方,交給我道統保管,自會放出你的朋友。”紫衣老者說道。

    “不可能!”孫聖拒絕的干脆利落。

    “你說什麼!”七人全都臉色一怒︰“這可是一位大聖的旨意!!”

    “我信不過你們,跟誰的旨意沒有關系,等諸強回來,我自然會找個大德大能之人,將這東西交給他,給你們?真是異想天開。”孫聖冷笑道。

    他決定了,在季布等人回來之前,水晶魔方絕對不能交給任何人,因為一旦魔方交出去,他就對大道統沒了威脅,到時候,還不是他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敬酒不吃吃罰酒!”紫衣老者呵斥道。

    “你們搞清楚,你們沒有談條件的資格,你們憑什麼關押我朋友?憑你們編造的罪名,那咱們現在就掰扯掰扯這件事。”孫聖冷哼道。

    “這話倒也對,這是兩碼事,先說第一碼事。”陸猊也點點頭說道。

    大道統的七人臉色不好看,站在了絕對被動的局面上。

    孫聖笑道︰“你們私自關押我朋友,本就有錯在先,現在還想以此事要挾我?這公正嗎?怎麼看都是一副小人的嘴臉,可惡至極。”

    大道統這邊沉默,在這件事之上,他們現在沒有一丁點理。

    “我們怎麼知道你不會拿那件東西胡作非為,還是交給我們保管妥善。”紫衣老者再次說道,但這是里面那位老大聖的主意。

    “放心,這東西我控制不了,但只要有人施壓,它就會爆發,沒有人可以拿它胡作非為。”孫聖說道。

    大道統那邊再次沉默,最終,那紫衣老者再次接到了指令,嘆了口氣,道︰“好吧……放人。”

    說著,這紫衣老者祭出了一塊令牌,飛進了大道統的深處。

    他們妥協了,顯然是那位老大聖的意思,他們也知道這件事無法咄咄相逼,只能先放人,省的落下把柄。

    至于其他的事情,需要從長計議,反正有的是時間。

    不多時,大道統深處,一名老者押送著劍璇璣和蒼寶兒到來。

    她們並沒有帶上枷鎖,只不過一身的道法被封住了,此刻看到孫聖,劍璇璣和蒼寶兒都是喜出望外。

    “哥哥,我就知道你還沒死。”蒼寶兒興奮道。

    劍璇璣想要說什麼,但此刻卻只能點點頭,因為她知道這樣的場合不是用來敘舊的。

    那名紫衣老者冷哼一聲,彈出兩道神光,解開了劍璇璣和蒼寶兒的封印。

    兩人飛到了孫聖的身邊,孫聖檢查了一下兩人,而後道︰“沒有受傷吧?”

    “恩,他們將我們軟禁,封去了我們的道行。”劍璇璣說道。

    “有沒有逼迫你們什麼。”孫聖問道。

    “他們想要控制月姐姐的元神,企圖得到什麼,但是月姐姐以自毀元神威脅,他們並沒有成功。”蒼寶兒直接說了出來。

    大道統的七人不禁臉色尷尬,這一刻誰都知道,大道統捉拿劍璇璣和蒼寶兒,絕對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只不過沒有說破而已。

    “我們這就離開。”孫聖說道,牽起劍璇璣和蒼寶兒的手,而後對陸猊、古老戰車中的存在以及在場的三位活化石道了聲謝,完全無視大道統的那幫人,就這麼帶著她們離開。

    “小子。”突然,紫衣老者開口︰“時間還很長,不要讓我們抓住你那不可告人的目的把柄。”

    這是一種威脅,他說的很明白,這件事沒完,只要有機會,大道統依舊不會放過他。

    “所以我說……那件東西絕對不能交給一些小人。”孫聖笑道,不理會大道統的人憤恨的目光,帶著劍璇璣和蒼寶兒離開了這里。

    此番的目的,他算是達到了。

    萬幸劍璇璣和蒼寶兒都沒有受到什麼損失,而他也推倒了大道統的山門,在這里肆意破壞了一通,算是為劍璇璣和蒼寶兒出了一口惡氣。

    總的來說,這次損失最大的是大道統,不但什麼都沒得到,還被人砸了一通,這注定要成為一些人的笑柄了。

    多少年來,無人敢侵犯大道統的威嚴,但今日卻被一個少年在這里大肆破壞,這真是千古一來第一遭。

    甚至到最後,連大道統都妥協了,放了人,沒有針對,即便心中再怎麼恨,但終究是無計可施。

    “那麼諸位,告辭了。”陸猊說道,轉身離開。

    那三位活化石,也是微微一笑,什麼都沒說,跟在陸猊的身後走了。

    “下次大道統翻新提前知會一聲,老夫還以為多大事呢。”古老戰車中,那蒼老的聲音傳來,而後戰車隆隆作響,也離開了這個地方。

    大道統的七人差點一個趔趄,怎麼這位前輩說話就這麼可氣呢?

    這還不叫什麼大事,那什麼叫大事兒?堂堂大道統都被砸了,沒有比這更大的事情了都。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