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傳經授道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傳經授道

    蒼寶兒的意思很明顯,大道統的老大聖,想要奪舍蒼寶兒的先天道體。www。ウwxs。com

    那位老大聖,今日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雖然氣息很強,但狀態卻很不佳,整日里沉睡,很少甦醒,疑似活不長了。

    即便是古之大聖,也是有壽命的盡頭的,沒有任何人可以長生。

    現在,那老大聖在打先天道體的主意,想要用先天道體續命!

    孫聖心頭火噌噌的往上涌,實在太可氣了,這大道統,傳承了這麼久,本應該是受人尊敬的,但架不住他們太過為所欲為了。

    此刻,孫聖真恨不得自己立刻成長為一代大聖,然後掀翻這該死的道統。

    “早晚有一天……”

    孫聖冷笑道,當他有了那個實力,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徹底拆了大道統,鬧一次大革命。

    他相信,自己有那個實力可以做到,而且時間不會太久。

    眾人喝到很晚,然後離開了。

    臨走前,孫聖叫住了其中幾位王,道︰“幾位,幫我傳個消息給古要塞的眾人……兩日後,我要講經授道。”

    “干嘛,你要開闢自己的道統啊。”鱷央醉醺醺的說道。

    “等等,你的意思是……”秦欣不禁眼前一亮。

    “沒錯!”孫聖笑著點了點頭。

    這兩日,古要塞可以說是很不平靜,都是因為昨日孫聖大鬧大道統的原因。

    這個瘋狂的少年,再次做出了瘋狂的舉動,去大道統拆遷了。這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事情。史上,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敢這麼做。

    大道統萬古不朽的山門,更是被轟塌了。

    當然,這一切的原因,都是那枚水晶魔方。

    最近關于那水晶魔方的議論很大,所有人都知道了,那是一件關乎天地生存的東西。

    兩年前,古要塞和域外人大舉進入禁區,目的就是這件東西,只可惜最後不了了之了,連一位大人物進去都沒有得手。

    但是沒想到,兩年之後,屠王者把這件東西帶出來了,起初很多人都不相信屠王者有這樣的實力,更懷疑水晶魔方的真假。但當十王站出來作保,他們不得不信服了,連十王,竟然都開始敬佩這個少年了,他們還能說什麼?

    至于不久前,大道統給孫聖定下的罪名,絕大多數人都覺得,根本不可能。

    不過依然有一批人在風言風語,是那批大道統的追隨者,他們很不忿,孫聖砸了大道統,他們也跟著顏面無光,覺得是羞辱了自己的信仰。

    不過這幫人的言論,已經起不到絲毫作用了,也只能自己嗶嗶而已。

    而就在這一日,有消息傳來,屠王者要在道場當中傳經授道,這不禁讓一批人嚇了一跳。

    這是干什麼呀?啊?傳經授道?他這是要開闢自己的道統嗎?

    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這麼高調,區區一個年輕人,敢這麼公然開闢山頭,簡直是不把大道統放在眼中啊。因為不管是誰,要開闢自己的山頭,都要和大道統知會一聲。

    “他也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自以為無敵了嗎?”

    “什麼傳經授道,狗屁!我才不去搭理這麼驕傲自大的人。”

    “組織起來,抗議,這人太為所欲為了,堅決抵制這種猖狂的行為!!”

    “哼,自不量力,他覺得自己鬧了大道統就很了不起嗎?不過是借助那件至寶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竟然還敢傳經授道。”

    “果斷的小人得志的行為,跳梁小丑也敢自立門戶,開闢道統了嗎?”

    孫聖的這番舉動,惹惱了一些人,不光是大道統的追隨者,其中還有一部分人,看不慣孫聖這種行為,甚至連老輩人物都十分反感,覺得孫聖居功自傲。

    而孫聖,默不作聲,不給予任何回應,只是找人默默記下了這些人的名諱,看看究竟是誰在煽風點火,記住了這一批人。

    很快的,時間到了,孫聖在道場當中設立了道壇,開始準備傳道了。

    很多人都覺得不以為然,甚至以為孫聖只是做做樣子,故意做給大道統的人看的,所以也就沒當做一回事兒。

    不過很快的,他們發現十王竟然去了,連死靈王和清月王也去了,這不禁讓人意外。十王竟然也需要屠王者來傳經授道嗎?這怎麼可能啊。

    眾人表示不解……

    很快的,第一天的傳經授道結束,從里面傳來消息,屠王者在傳誦的,竟然是一種能夠修煉戰氣的經文。

    這是他在禁區中所得,能夠將戰氣化為秩序,甚至能夠將修行到更高的成就。

    自從兩年前,古要塞的人就得知域外人懂得如何利用戰氣,能靠自己的力量把戰氣修成秩序。這是這片天地的人比不上的,比域外人落後了一大截。

    而現在,孫聖在禁區中得到了關于戰氣的修煉方法,而且是完整的,打算傳授給這片天地的人,讓大家一起成長,一起變強!

    這則消息一傳開,一眾人全都傻眼了,修煉戰氣的方法,這可是活化石們都夢寐以求的啊。一時間,無數人動了心思,打算听孫聖去講道。

    因為這修煉戰氣的經文十分復雜,孫聖在大漠中行走的時候,悟了兩年才徹底悟透,想要一天傳授完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一下,很多人不能安靜了,想方設法的要去听經,甚至連老一輩的人物都打算付出行動。這種經文,讓所有人夢寐以求啊,想不學都不行。

    而那些和孫聖為敵的人,則是恨得咬牙切齒,這又是一幢巨大的功績啊,可以造福一代人,甚至好幾代人,足以在歷史上畫下濃重的一筆。

    而不久前,那些風言風語,開口諷刺的人,則是徹底無語了,他們一開始不當作一回事兒,沒想到孫聖傳播的經文這麼重要,早知道他們第一天就該去的,不應該在外面瞎嗶嗶的。

    當即,這些人開始打听這些經文的具體信息,向那些已經去過的人打听。

    結果,他們卻得知,每個前去听經的人,都被孫聖要求發現了道誓,絕對不私自對外傳播,尤其是不能傳播給大道統的人听。

    “臥!槽!”

    得到這個消息,一群人開始罵街了,太無恥了,公然對外說不講給大道統的人听,這也做得太絕了,而且還不能從其他的地方得到這種經文,因為听經的人,全都被逼發下了道誓。

    道誓這種東西,可不是開玩笑的,是以自己的道起誓,並不是說說而已,如果破了誓言,當場就會得到大報應,而且這種報應,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

    所有人都知道,孫聖這一招,就是針對大道統,不讓他們的人知道這篇經文,等于是打壓大道統。

    誰能想象?一個修道百余年的少年,竟然可以憑借這種手段打壓一座傳承了萬古歲月的大道統。

    “啊!”

    一時間,古要塞很多人在大吼,因為大道統的追隨者太多了,這批人,注定無法得到這般珍貴的經文。

    有一些活化石出動了,勸解孫聖,希望能對大道統網開一面。畢竟,這是為了天地的發展,而未來大道統將是這片天地的主力。

    但在這一方面上,孫聖決不讓步,放出話去,求情者,一律杜絕傳經,沒得商量,我就是任性,不服你們別來听。

    這一下,連那些活化石都不願意多言了,誰能不在乎這種經文?

    “太過分!太過分了!可恥啊!!”

    不久之後,有人听到了來自大道統內部的怒吼聲,某些大人物在發怒,連他們都在意這篇經文,可惜不能得到。

    就這樣,這次傳經授道的活動,可謂是空前絕後的鼎盛,道場雖然很大,但卻容納不住這麼多的人了。

    而道場外,有一批人在溜達,想要進去,可惜進不去,他們有些是大道統的追隨者,有些是孫聖的敵對者,曾在不久前諷刺,結果現在全都失去了听經的資格。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他想要獨攬市場嗎?憑什麼他說了算!”

    “對啊,既然人人都可學,為什麼我們不能學?”

    “小人之心,這般針對大道統,他就不怕大道統真的拿他試問嗎?”

    一群人大吼大叫,想要刺激孫聖,但這些有個鳥用啊,這幫人還是學不乖。他們之所以失去資格,就是禍從口出,現在還要口不擇言。

    孫聖自然也听到了這些話,在道場附近,沒有任何消息能錯過他的耳朵。

    不過他卻不以為然,自己又不是聖人,更不自詡為英雄,和自己敵對的人,干嘛要傳經給他們?自己有這麼聖母嗎?相反,他就是一個瑕疵必報的人。

    ……

    七日之後,很多人都得到了巨大的好處,開始修行這些經文,結果戰氣明顯的暴增,實力進步了一大截,比過去提升了太多。

    這讓那些學不到經文的人恨得牙根癢癢……

    “哼,就算沒有這種經文,我們也能變強!”

    “沒錯,變強的路線有很多,即使不借助戰氣,我們也有辦法。”

    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人,雖然嘴上說著不要,但眼楮都嫉妒的通紅。

    “你們差不多得了,還不知道自己吃虧吃在哪嗎?這招是沒用的。”這是來自某位天才的諷刺,而後笑著揚長而去,留下了一群嫉妒的眼楮發紅的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