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29章 黑歷史

第1629章 黑歷史

    一些趕過來的人看到這一幕,頓時臉色 黑,這都是寫得什麼亂七八糟的。

    “寫的什麼東西,我怎麼還看到了‘還錢’兩個字,大道統欠屠王者錢嗎?”

    “不僅如此,還有‘還我女人’的字眼兒,大道統霸佔了他的女人?”

    “額……好像還真有這麼一則說法,是我在以前的要塞听說的,貌似以前和屠王者關系親密的一個女人,被大道統的一位大聖帶走了。”

    “真的假的……”

    孫聖寫寫畫畫,弄了一大堆,最後,他伸手抓向了遠空,不不朽神山的山腳下,抓過來了一頭凶獸,仍在大道統的山門前,然後在孫聖的威逼之下,這頭凶獸拉了一大坨翔在這里。

    孫聖拿起一根木棍,把這座宏偉的山門上抹的到處都是,而後掉頭就跑,邊跑邊叫︰“我的媽呀,惡心死我了,我容易嘛我!!”

    “嘔~~”

    “哇~~”

    一群人吐了,但卻吐不出什麼來,因為這種境界的修士,根本不需要進食,只是在那里干嘔而已。

    “太缺德了!!”

    最後,一眾人望著孫聖離開的方向,投去各種復雜的眼神,甚至鄙夷,這簡直就是個混蛋啊,不帶這麼羞辱別人的,在山門上寫寫畫畫就算了,還抹了一山門的那個玩意兒,髒髒的。

    估計大道統的人出來看到這一幕,絕對氣吐血了,這簡直比上一次砸他們的道統里的更加恥辱,堂堂大道統,亙古不朽,萬古揚名,結果被人抹了一山門的那玩意兒。

    “我靠,這真是個神人啊,6死了。”

    “這簡直比上次砸大道統來的更加屈辱,真是個萬年奇葩!”

    “不帶這麼寒顫人的,我要是大道統人,非得把這小子抓住,剝他一層皮不可!”

    眾人紛紛說道。

    而此刻,孫聖逃之夭夭,暗道這次會不會又玩大了,感覺比上次來的更凶。上次雖說砸了大道統,但那時大道統的人刻意為之的,如果他們不攻擊,大道統也不會被砸。

    但這一次,孫聖是明目張膽的挑釁啊,往人家山門上抹一大堆那玩意兒,如果自己是大道統的人,此刻看到這一幕都要跳腳了。

    孫聖並未走遠,躲在遠處觀察,不久之後,果然听到大道統中傳來悲憤的怒吼之聲,而且不止一道,那里傳來了驚天的殺意,整個天空仿佛都黑暗下來了一樣。

    孫聖估計,大道統的人惱怒的不輕,如果現在他現身,估計那幫人會瘋了一樣的追殺他。

    孫聖拍拍屁股,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然後就消失在這個地方了。

    他回到了不久前和莫青等人開戰的地方,一打听,才知道那幫人並沒有死,關鍵時刻,一位完美女子現身,用一種特殊的冷水,熄滅了他們身上的銀色仙火。

    可即便如此,那幾人依然被燒得不輕,估計只剩下半條命了。

    只要那完美女子晚來一步,估計這幾位極道領域巔峰的活化石就要被活活燒死在這個地方了。

    孫聖咬牙,竟然沒燒死這些人,真是失算,早知道臨走前,就應該再多加一把火的。

    不過饒是如此,孫聖覺得也夠了,至少讓大道統的人知道現在招惹他不得。如果真的公開了和大道統開戰,以孫聖目前的實力,並不能真的讓大道統重創。

    “這大道統實在是欺人太甚了,我要快點提升實力,不用太多,極道領域,便可與大道統正面抗衡。”孫聖暗道。

    接下來的幾天,孫聖沒有再做什麼,而大道統,也沒有在來尋麻煩,估計是吃了個啞巴虧。

    但是孫聖知道,這件事兒絕對不算完,只要這水晶魔方一離開孫聖,大道統肯定會想辦法對付他,除非是季布他們回來了。

    然而,就在第二天,孫聖得到消息,諸強回來了,季布也回來了。

    眾位強者全都返回了古要塞,不僅如此,還有從其他要塞趕來的超級高手,因為他們都得到了消息,知道那件關乎天地生存的重要東西就在這,都想要來看看,順便共商大事。

    季布降臨在道場中,除此之外,孫聖還看到了一位老熟人。

    豬聖!

    肥頭大耳的豬聖,大腹便便,身寬體胖,披著月白色的袈裟,但卻敞胸露懷的,雖然身上沒有散發出強大的威嚴,但任誰都感覺得出來,這是一位古之大聖。

    “豬?”道場的眾人先是一愣,而後趕快行禮,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見過豬聖前輩。”孫聖上前去行禮。

    “恩,免禮。”豬聖還是和從前一樣,不怎麼愛說話。

    “我剛一回來就听說了你的事情,好像你最近鬧得挺凶的。”季布看著孫聖說道。

    “自保嘛……”孫聖笑呵呵的說道。

    而就在這時,道場中,一道雷光落下,雷光散去,走出來一位曼妙的身影,身著紫晶戰衣,那是閃電構成的戰衣,手持一口古老的戰矛,長發飛揚,晶瑩剔透的發絲,飄逸出塵,一直垂到腳後跟。

    她有著一張驚世的容顏,恍若一位紫衣女戰神一般從天而降,尤其是身上可怕的雷霆氣息,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是一驚。

    這是他們見過的最強雷道之術,即便是幾位王,都吃了一驚。

    “是你!”

    孫聖驚訝道,他認識這個人,雷獒王。

    誕生于九天之上的雷獒化形而成,不是血肉生靈,但卻恍若有血有肉。

    她很強大,至少當初孫聖看不出修為深淺,此刻看到,孫聖頓時驚呼,因為雷獒王已經邁入了極道領域當中。

    此刻,雷獒王也看到了孫聖,道︰“恩,我來了。”

    “額……”孫聖汗顏,因為他和雷獒王發生過一些事情,只不過這是個秘密,孫聖一直保密,而且從那之後,他一直很討厭一句話,就是“曰了狗了”那句話,簡直是誰說跟誰急。

    “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們兩不相欠。”雷獒王很淡定的看著孫聖說道。

    “靠……”孫聖罵了一句,並沒有別的意思,而是沒想到雷獒王當眾說了出來。

    “我們確實發生過關系,不過我給你好處了。”雷獒王依然面色平靜的說道。

    孫聖一下子臉色鐵青,喝道︰“我拜托你別說了行嗎!”

    “有什麼不能說的,我覺得很清白,我不欠你什麼。”雷獒王面色平靜的說道,仿佛在她看來,曾經她和孫聖發生的那點破事兒,很理所應當。

    這也難怪,雷獒王一生只發情一次,從那之後,這種生靈便不會有那方面的情愫。而且這種生靈,和其他的生靈不同,並不覺得那種事情很羞恥,感覺就像是人生中的一個階段,過去了就過去了。

    “孫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人誰啊?”鱷央問道。

    “雷獒王。”孫聖說道。

    “一位王?”

    “不,她就叫雷獒王。”孫聖嘆了口氣說道。

    幸虧現在唐媚、劍璇璣、蒼寶兒、清月王等一眾女性不在這里,不然孫聖會覺得更加的羞恥。

    “先進去吧……”季布說道,眾人走向了道場之中。

    雷獒王也跟了進去,看樣子,他們認識,可能是不久前在另一片星空中認識的,結果雷獒王被季布請到了這里。畢竟是一位極道領域的存在,又是雷獒化形,這種強大的戰力,不可多得。

    “哦。”雷獒王點點頭,看了孫聖一眼,道︰“走吧,我們進去。”

    靠……

    孫聖汗顏,就這麼隨意嗎?這個雷獒王,和自己完全不是一類人啊。

    孫聖掃了一眼在場的幾位王,道︰“今天的事兒別讓多一個人知道,不然咱們不死不休!”說完,孫聖也跟著走進道場的深處。

    只留下幾位王在那里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這個雷獒王,貌似和屠王者有關系。”星辰王說道。

    “看他們那意思……怎麼感覺屠王者被包養了……”泰坦王說道。

    “不要瞎說!”鱷央呵斥一聲,道︰“什麼包養不包養的,賣銀唄~~”

    “噗通!”

    孫聖走在前面狠狠地摔了一個跟頭,而後爬起來頭也不回的就走,無法想象他的臉黑到了什麼程度。

    回到道場里面,季布等人先是看了一眼水晶魔方,相互商討著什麼。以季布的見識,竟然都沒有看出個所以然來。而且,這件事,季布一個人也做不了主,這水晶魔方,必須要所有人一起研究,才能找到使用它的辦法,要駕馭這水晶魔方,絕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應該召集那些人了,這東西,不是一兩個人就能參悟透的,甚至短時間內,都無法研究透徹。”季布皺著眉頭說道。

    畢竟,這是眾仙之母集合了一生的道法所鑄造,十分不簡單,後世人想要打開,難上加難。

    “前輩,你們去找替代品,那替代品是個什麼東西?”孫聖忍不住問道。

    諸強進入星空深處,要找一件東西替代這水晶魔方,想來應該也是什麼非比尋常的東西,不然怎麼可能有資格替代水晶魔方這種東西呢?

    季布說道︰“那件東西,只是听說,並未見到過,是一塊名為‘渡世’的種子,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只是通過只字片語,了解有這麼一個東西,但我們並未找到,太虛無縹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