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馬踏星空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馬踏星空

    “王徒契約”

    听名字就知道,那是用來約束其他王的,簽訂了這種契約,等同于十二位王以後要為那位古王效忠了,基本上就像是伴生者一樣。

    孫聖唏噓,原來如此啊,古王竟然還掌握有這種手段,可以和其他王簽訂這種契約。

    孫聖心里不爽,他還真以為自己很好呢,能讓十二位王都死心塌地的站在他這一邊,甚至去反抗古王,原來這其中,還有這一層關系。

    “唉,看來你們也是被逼無奈,我還以為不舍的和我分開呢。”孫聖半開玩笑的說道。

    “想什麼呢,臭美。”萬靈王則是白了他一眼說道。

    其實,十二位王心里都不好受,而且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他們太小看古王了。

    沒想到“諸王論戰”對這些古王有這麼大的特權,他們掌握的規則,甚至可以去定奪其他王的參與資格,這還有天理嗎?

    “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就算是古王,也沒有資格剝奪我們的資格。”這時候,神劍王秦欣說道。

    “這件事我請教過季布前輩,季布前輩知道其中的情況。”這時,唐媚站出來說道︰“季布前輩說過,那種規則,雖然可以約束到其他王,但只要實力和古王差距不遠,約束並不大。”

    聞言,其他幾位王放下心來,如此一來,他們只要盡快拉近與古王之間的距離就可以了。

    只是,那些古王想要提前開戰,顯然是不想給他們這個機會。

    而就在這一日,道場內,陸陸續續的有許多人拜訪,實際上這些人是來了解情況的。

    如今古王壓境,而十二位王依然選擇站在屠王者這一邊,這讓人看不清楚門路,難道他們就這麼相信這位少年的實力嗎?覺得他可以和那種級別的古王抗衡?

    一些人前來拜訪,其中,竟然還包括一些老輩人物來此,雖然沒有明說,但可以看得出來他們的目的,一直在套話。

    最後,消息傳出去,屠王者外出將近兩年,回來之後,還是人道領域巔峰,並未做出突破。

    這不禁讓人唏噓,這兩年的時間,屠王者到底出去干什麼了,竟然連修為也停滯不前,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突破?還是其他原因?

    有些人神色異常,身在人道領域,如果古王要拿他開刀的話,這個少年即便再怎麼天賦異稟,也反抗不了。

    這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修為代表了一切,不管一個人將來會有多大的成就,如果得不到成長,夭折在途中,沒有人會同情,會被遺忘。

    那些古王,一個個實力通天,更是有一位“傳說級”的人物在這里,屠王者想要以人道領域來戰勝這些人,簡直是痴人說夢。

    而這一切,並未讓人等太久,就在孫聖回來的第二天,有人找上門來了,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是這段時間風頭很盛,人氣大火的一個人,“馬踏星空”。

    這說不上是一個什麼樣的生靈,因為無人見過他的真實面貌,此人籠罩在一身黑暗甲冑當中,身上魔氣滾滾,像是一位蓋世魔王一般,手持一桿黑色權杖,並非是一般騎士那樣拿著重兵器。

    不過那頭金色的天馬,倒是十分神聖,是一種十分稀有,且神聖的血脈,至今為止,在這片天地中,幾乎找不出來任何一頭這樣的生靈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尊強大的坐騎,光是這頭坐騎,就是天道領域的,而且比一般的天道領域都要強大太多,雖然神聖,但卻很凶殘。

    “馬踏星空”來了,這讓很多人忌憚!

    這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大高手,跟隨在一位“傳說級”的古王身邊,沒有人會因為伴生者的身份而小覷他,他很強,強大到連其他的王都奈何他不得。

    這段時間,“馬踏星空”凶名難擋,很多人都知道他,此人為大凶,但卻騎乘著一頭金色天馬,所向披靡,古要塞的年輕高手,少有與之比肩的,連王都在他手中佔不到便宜。

    此刻,“馬踏星空”來了,金色的天馬咆哮,竟然比真龍吟都要夸張,有震碎諸天的架勢。

    這人一大早就來了,震驚了很多人。

    金色天馬踏著星空,在馬蹄子下,有星辰粉碎,日月炸開,大宇宙崩滅的景象。

    這是可怕的異象,難怪稱呼他為“馬踏星空”,確實有一定的道理,這頭金色天馬每一蹄子落下,都像是把星空震碎了一樣。

    他以不可匹敵的氣勢,沖到了道場前,並未直接闖入,而是圍著這座道場肆意狂飆,震得天地動搖。

    很多人都來此觀看,甚至有些人從昨天開始就沒有離開過道場周圍。

    因為他們知道,屠王者回來了,必定會有人找上門來,將會有一場好戲發生在這座道場當中。

    果不其然,今天一大早,“馬踏星空”就來了,以一種強勢的姿態上門,圍著道場肆意狂飆,震得道場內地動山搖,這絕對是一種囂張、挑釁的姿態。

    “吼!”

    金色天馬咆哮,比真龍吟都要恐怖,吼碎諸天,這匹坐騎,伴隨著主人的威勢,也十分的囂張,它觀摩著道場周圍的守護,鼻孔中噴出兩道白氣,似是十分不屑。

    這頭金色天馬揚起前蹄,狠狠地踢在了道場周圍的守護上,似是想要把道場周圍的守護踢碎。

    “哼,此地貧壤,連大道統給本座安排的修行之地一半都不如。”馬踏星空說道,姿態十分狂傲,帶著鄙夷的神色。

    這里是季布的道場,算是不錯的地方了,至少很多人都覬覦這座道場。

    但是,此刻卻不入馬踏星空的法眼,竟然說出這番話,還說這里與大道統給他安排的修行之地相比一半都不如。那大道統到底給他安排了什麼修行之地?難道是在大道統的領地內,那座不朽神山上?

    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因為剛才馬踏星空正是從大道統的方向而來的。

    比這座道場更加高貴的修行之地,恐怕也只有大道統那種地方才有了。

    天馬行空,震得道場山搖地動,他圍繞著道場狂飆,像是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馬場一樣。

    “屠王者在這里嗎?給我出來拜見,聖嬰有令!”馬踏星空開口喝道,聲音如滾滾龍氣一般,席卷天地。

    他姿態狂傲,肆無忌憚,直接開口讓孫聖出來拜見,可以說是一點面子都不給留,同是也彰顯了其態度。

    “聖嬰……”

    听到這兩個字,很多人心中忍不住一動,對方提到的“聖嬰”,應該就是他背後的那個人,那個“傳說級”的古王。

    他竟然有著這樣一個稱號,叫“聖嬰”,感覺像是一個小孩子的名字一樣。難道說那位“傳說級”的古王,是個小孩子?不可能吧!

    雖然很多人沒有見識過那位古王,但也听說了,他並不是一個小孩子,而是一個集合了天地光芒于一身的青年。

    “聖嬰……莫非是……”在場有一些老古董,此刻听到這個稱呼,想到了某種傳說,道︰“在久遠的年代,說不清楚是第幾界發生的事情了,有那麼一則傳說,有天賜聖嬰出世,其出世的那天,大道轟鳴,顯化出形態,在對那個剛出生的孩童表示禮敬,故此有了‘聖嬰’的傳說,此‘聖嬰’,難道就是彼‘聖嬰’?”

    听到這一說法,在場的人全都是心神大振。

    天吶,歷史上竟然還發生過這種事情?一個嬰兒降世,就算是再怎麼不凡,頂多就是誕生出祥瑞征兆,龍飛鳳舞,萬物朝靈,這些是比較常見的。

    但如果讓大道意志顯化其形,對其表示禮敬,這也太夸張了吧,真的有這樣的孩童嗎?這種事情不是只存在于傳說中嗎?

    “是真的,確實發生過這種事情。”這時候,另一位老者說道︰“如果這真是那個聖嬰的話,也不是沒有可能。”

    聞言,眾人皆慌亂,太不可思議了,古老的傳說竟然是真的,真的有這麼一個人物。

    同時,人們想到,難怪那位古王被稱之為“傳說級”,原來他的降生,就是一則“傳說”,遙遠,神秘,無怪乎這樣的人可以如此強大,不是沒有道理的。

    一時間,眾人紛紛望向道場當中,想要看看孫聖打算如何應對這般局面,是閉門不出?還是出來服軟?前者的可能性會大一些,很多人都這般覺得。

    畢竟是個正常人,都不會暫時去觸踫這樣的厄運。

    “屠王者,還不出來拜見,想要讓我踏平這座道場嗎?”馬踏星空可以說是十分囂張,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跑馬場,一圈一圈的狂飆,震得里面地動山搖。

    而就在這時,道場中,有動靜了。

    一座仙氣裊裊的洞府內,一個少年走了出來,光著膀子,穿著一條褲子,披散著長發,而且一臉疲倦,眼楮都睜不開,像是還沒睡醒一樣。

    這個少年,正是孫聖。

    孫聖出來了,裝著特異,讓人詫異,感覺像是剛從被窩里爬出來一樣,連眼楮都沒睜開,困意蓬松的就跑出來了,而且,手里提著一口黑色大弓。

    這口黑色大弓,是季布兵器庫里面拿出來的,里面有好幾件大凶兵,雖不比完美仙器,但也差不多了。

    “你就是那個所謂的屠王者嗎?過來拜見,聖嬰有令!!”馬踏星空居高臨下,騎在神聖的天馬上,開口喝道,宛如一位主宰。

    孫聖一句話也不說,揉著眼楮,走出了洞府,而後就在所有人以為雙方要有一番對持的時候,這少年果斷的拉開了大弓,對準了馬踏星空,嘴里不耐煩的喝道︰“叫叫叫,叫你麻痹!大早晨的擾我清夢,找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