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斬殺令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斬殺令

    “轟隆隆”

    風雷匯聚,比天地大氣勢都要濃烈,那張黑色的大弓拉開,凝聚了孫聖的全部道法,灌輸到了其中。超快穩定更新小說,本文由  首發

    而且這一次,孫聖毫不掩飾自己的修為,天道領域的力量爆發出,估計是真的沒睡醒呢,此刻盛怒到了極點。

    “你敢!”

    馬踏星空怒喝,此刻,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連他坐下的金色天馬都不安的發出的低吼。

    在驚訝之余,馬踏星空更多的則是惱怒,羞辱,他這段時間以來在古要塞可以說是橫行無忌,沒有人敢這麼輕視他,連王,都不能在他手上佔便宜。

    如今,竟然有人這般針對他,以一種極度蔑視的姿態,對他彎弓搭箭。

    “轟!”

    結果,馬踏星空的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孫聖彎弓搭箭,雖然睡眼朦朧,但這一箭射出,地動山搖,蘊含著孫聖的強勢道法,甚至還有時空秩序交至在上面。

    一根箭奕飛了出去,眨眼間消失在虛空中,再出現的時候,已經近到了馬踏星空的身前,太快了,有時空秩序交至,讓馬踏星空根本躲閃不及。

    “噗嗤!”

    這跟箭奕射中了那頭金色天馬,金色天馬連慘叫都沒來得及,頭顱炸開,被一箭擊殺了,元神也當場被射殺。

    “啊!”

    馬踏星空吃驚,一股可怕的氣息席卷而來,他立刻騰身而起,閃爍到了遠空,這才避過了一劫。

    這一幕,讓人看的唏噓,馬踏星空強勢而來,將這里當成了自己的跑馬場,甚至口出狂言,讓孫聖出來拜見。

    結果,睡意朦朧的孫聖提著大弓從里面走出來,一箭射殺,凶威不可擋,像是大早上被一條野狗吵醒,結果站出來隨意射殺一箭,活活擊斃。

    這是強有力的回擊,只此一箭,便把囂張的馬踏星空給揶揄的說不出話來。

    從而,眾人也見識到了孫聖的真實修為,在天道領域,並非眾人傳的那樣說孫聖修為沒有進展。

    兩年前,孫聖的修為便已經抵達了人道領域巔峰,如今兩年的時間過去了,以孫聖的天賦,修為不可能停滯不前。

    一時間,道場外爆發了驚天的喧嘩之聲。

    “我靠,真猛!”

    “屠王者的脾氣真是一如既往啊,之前我還在想他是否不敢露面,看來是我想多了。”

    “那金色天馬可是世間唯一一條神脈了,結果就這麼被射殺了,真是太可惜了。”

    “屠王者在睡覺?我去,這般修為的人,還睡什麼覺啊,他的生活真隨便。”

    很多人驚訝,震驚的回不過神來。

    而此刻,馬踏星空再次沖了回來,盛怒無比,怒視著下方的孫聖。

    道場內,孫聖隨手扔掉了手中的大弓,揉了揉眼楮,到︰“哪個比大早晨的在這里亂吼,不想活了嗎?”

    “屠王者,你大膽!!”馬踏星空咬牙切齒,實在是恥辱到了極點,自己的坐騎,就這麼讓人家像是打鳥一樣給射殺了,頓時覺得顏面無光。

    他來到古要塞之後,還從來沒人能這般對他。

    孫聖原地踏步,身形一動,時空秩序交織,已經出現在了道場上空,來到了馬踏星空的對面。

    他長發斜飛,****著上身,展現出完美的身材,一條白色褲子,光著腳,此刻抱著肩膀,要多隨意有多隨意。

    “你是干嘛的?”孫聖冷冷的問道。

    馬踏星空咬牙,盯著孫聖,呵斥道︰“屠王者,你會為自己無腦的行為付出代價的,你可知……”

    “轟!”

    結果,他話還沒有說話,孫聖光著腳一腳踹了上來,上半身依然抱著肩膀,但這一腳卻爆發出不可思議的神威,像是能一腳踏碎諸天一樣。

    “你……”

    馬踏星空再次惱怒,自己話還沒有說完,對方直接一腳踹過來,這種態度,可謂是囂張到了極限,讓他啞口無言。

    馬踏星空也算是走南闖北多年了,但這般囂張的人,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比自己都要過分。

    “嗡隆!”

    馬踏星空揮動手中的權杖,黑色權杖釋放出一片魔光,將他籠罩在內,有一種黑暗秩序在里面交織,能防御下來絕世大神通。

    但是,孫聖這一腳,他防御不住,黑暗秩序粉碎,魔光難以抵擋。

    孫聖一腳壓制下來,那黑暗魔光一下子被擠壓的模糊變形,像是一顆水球一樣,被壓制的扭曲,而里面的馬踏星空,則是權力抵抗。

    “砰!”

    但最終,這黑暗魔光還是炸開了,像是水球一般,孫聖那一腳依然趨勢不見,直接踹在了馬踏星空的臉上,“鐺”的一聲,將其踹飛出去。

    馬踏星空全副武裝,臉上帶著面具,與頭盔是一體的,但此刻,這頭盔卻當場炸裂,粉碎掉,露出了一張青年的相貌。

    不得不說,馬踏星空還是挺英俊的,但此刻,這張臉卻青到發紫。

    “我只問你,干嘛來的,別說這麼多廢話。”孫聖立在虛空中,依然是抱著肩膀,姿態隨意。

    “我代替聖嬰而來。”這一次,馬踏星空收斂了許多,咬著牙,一字一字的說道。

    “聖嬰……誰家的熊孩子,讓他家長輩來找我。”

    但是,孫聖接下來的這句話,不僅讓馬踏星空吐血,同時也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陣無語。

    聖嬰,了解的人都知道,那可是了不得的存在,從他的出生,就是一場“傳說”,現在更是“傳說級”的古王。

    結果孫聖倒好,仿佛真的把人當成是小孩子了,竟然以“熊孩子”來稱呼,甚至說讓其長輩來找他,難道他真的不知道“聖嬰”是誰嗎?真的沒有听到過那則傳說?

    “你……”馬踏星空咬著牙,最後諷刺的說道︰“屠王者,你的無知會害了你,你可知聖嬰是什麼人,是你這種身份能招惹的起嗎?”

    孫聖向前邁步,道︰“不是我說你,這麼大個人了,跟著小孩子起什麼哄,擾我清夢,你本來就是死路一條。”

    說話間,孫聖再次身形一動,出現在馬踏星空的面前,霸道出手,一點面子都不留。

    “可惡,你太過分了,殺!!”

    馬踏星空也被逼急了,此刻這般喝道,鼓動出強大的力量,他不敢和孫聖近身接觸,剛才嘗試了兩次,結果都吃了大虧,知道對方近身很有手段。

    馬踏星空身形連動,同樣動用了高明的身法,身形閃閃爍爍,捕風捉影一般,與孫聖展開了交手。

    “轟!”

    那黑暗權杖發光,禍亂世間,像是一場災禍一般。

    據說,這黑暗魔光十分恐怖,不久前與之交手的幾位王,都沒有輕易的去硬接,因為這黑暗魔光之中,有一種防御不住的詛咒,一旦被沾染上,十分可怖。

    “爆”

    孫聖沉喝一聲,一拳轟了上去,那黑暗魔光並未接觸到孫聖,結果僅僅是拳風,便將其一拳給震碎了。

    “你就點能耐?真小調子氣。”孫聖冷笑道。

    “殺!”

    馬踏星空氣壞了,這實在是屈辱,連王都在他手中佔不到便宜,讓他頗為驕傲,但此刻,他的手段,在孫聖面前像是失去了作用一樣。

    結果,十幾個回合過後,馬踏星空手段盡出,那黑暗權杖一再發光,魔光動亂蒼穹,結果卻根本無法靠近孫聖身邊,被孫聖直接以拳頭震碎。

    這是**裸的打臉,強大如他,連對方的一絲一毫都接觸不到,這和他不久前的囂張狂妄相比,簡直是明顯的反差。

    “錚!”

    而這時,孫聖主動出手了,一口聖劍出現在他手中,身心一閃,原地消失,下一刻直接在馬踏星空的頭頂之上出現,單手持劍,輕描淡寫的一劍斬落了下來,帶動神聖的劍光。

    馬踏星空抬起了手中的權杖,黑暗魔光再現,但是這一次,黑暗魔光一下子被切開,防御不住。

    “噗!”

    馬踏星空的一條手臂當場被斬落下來,和那桿黑暗權杖一起飛了出去,讓他淒厲的慘叫。

    “滾!”

    孫聖輕喝,抬起一腳,再次踹在了馬踏星空的臉上,這一次沒有頭盔防御,這一腳結結實實的與他英俊的面容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砰!”

    馬踏星空倒飛,整張臉被踹的凹陷了下去,沒有人形了都。

    壓制,這完全是**裸的壓制,強大的馬踏星空,連王出手都沒有佔到便宜,結果就這麼被孫聖連消帶打,一點脾氣都沒有。

    其實剛才那一劍,看似隨意,卻集合了孫聖聖體法的全力一擊,他敢說,這天地下,同級別之中,能承受這一劍的人屈指可數。

    馬踏星空,雖然很強,但還夠不到那個級數。

    “啊!!!屠王者,你死期到了!!”馬踏星空怒吼著,這一刻,他的手中,一張古老的獸皮卷出現,金光閃閃,奪目絢爛,雖然沒有強大的氣息滲透出來,但卻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是什麼!”

    在場的眾人全都是一驚。

    馬踏星空冷笑︰“聖嬰有令,若你不屈服,斬立決,此乃聖嬰立下的‘斬殺令’!”(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