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44章 十八禁

第1644章 十八禁

    金色的獸皮卷,金光閃閃,不知道是什麼材質。

    但是,在這上面,卻有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傳來。

    這是聖嬰傳下來的斬殺令,等同于是他的法制,馬踏星空這般說道,讓人唏噓,不用說,這斬殺令當中,必然有著那位聖嬰注入的道法在其中,不然不會這麼嚇人。

    “你完了……”馬踏星空陰森的冷笑。

    這是他的底牌,是那位聖嬰的力量,他自信,只要有這斬殺令在,任何人都防御不住,會被他斬殺當場。

    “斬殺令?呵呵呵,你家的那個小孩兒,以什麼身份在發號施令?”孫聖不禁冷笑道。

    “聖嬰之威,不容你這凡夫俗子褻瀆!”馬踏星空說道。

    這不禁讓孫聖火氣大增,什麼時候他竟然成了凡夫俗子了?或者說,在那位聖嬰的眼中,他把一切人都看成了凡夫俗子,這是多麼自傲的表現,和大道統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屠王者,我再問你一次,跪下臣服,不然,斬無赦!!”馬踏星空咬著牙說道。

    “N瑟!”

    孫聖隔空一拳出擊,雖然相隔數百米,但卻“砰”的一聲打在了馬踏星空的胸口上,直接震裂了他胸口的甲冑,讓馬踏星空悶哼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但是,他卻承受住了,是她手中的那張獸皮卷,幫他承受住了這一拳部分的威力。

    孫聖這一拳,表明了他的態度,他絕對不會向任何人屈服的。

    “好!好!你不要後悔!”馬踏星空喝道,下一刻,他直接催動了手中的獸皮卷。

    “轟隆隆!”

    啥時間,天搖地動,風雲變色,日月無光,古要塞上空,滂沱的大氣勢在凝聚。

    那張獸皮卷發光,此刻展開,滔天的神力在里面涌動,氣勢奪人。隱約中,人們看到,在那張獸皮卷中,仿佛有一尊生靈活了過來,那是一具神胎。

    有一具神胎法相盤坐在獸皮卷當中,此刻活了過來,睜開了雙眼,這神胎竟然從獸皮卷中跳了出來,渾身都在發光,像是一個孩童一般,但眼神,卻冰冷的嚇人。

    神胎沖天而起,來到了虛空之上,而後長嘯一聲,伸手一抓,漫天的神光涌動,在他手中,匯聚成了一口神劍。

    “這就是聖嬰!”

    眾人驚呼,竟然真的是個孩童,感覺四五歲的樣子,但是其神威,實在太過攝人了。

    “不是說聖嬰只是稱號,他其實是個俊美的男子嗎?怎麼還真的是個孩童。”

    “這是那位聖嬰的道法顯化,是他道法的一部分。”一位老者說道。

    “去死吧!”馬踏星空怒喝道。

    而虛空中,那具神胎鎖定了孫聖,提著一口神劍,而後直接來的沖殺了過來,一劍落下,地動山搖,劍光像是壓蓋了整片河山。

    孫聖眯起了眼楮,同樣出手,手持聖道王劍,與這具神胎沖擊在一起。

    “鐺!”

    劇烈的金屬交鳴的聲音響徹天地,兩口劍,在針鋒相對,起凜冽的劍芒,在虛空中斬開了一個又一個的黑色大口子。

    這一刻,道場周圍的許多人全都在後退,不敢靠的太近,因為這劍威是在太強悍了,單單是這一擊所造成的凜冽的劍風,便不是常人可以低檔的。

    “恩?”

    孫聖眉頭一皺,雖然只是一擊,但孫聖卻通過這一擊,感受到了非一般的力量。

    黃金域!

    對方的攻擊當中,夾雜著黃金域的氣息。

    一般人自然感應不出來,因為除了孫聖之外,沒有人真的去過黃金域,只有真正去過那里的人,才能察覺到這種氣息的變化。

    孫聖皺眉,即便是他知道王的力量都來自黃金域,但這個聖嬰,連道法之中都夾帶著黃金域的氣息,這就不尋常了。

    這些古王,和黃金域,必然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他們的力量,比普通的王,更加貼近黃金域,這難道是和他們掌握了“諸王論戰”的法則有關系?

    眾所周知,諸王論戰是來自黃金域的生靈定下的法則,這些古王可以掌控,和黃金域必然存在著某種特殊的聯系。

    “黃金域的法則嗎……”孫聖喃喃道。

    “嗡隆!”

    而下一刻,那具神胎再次出手了,揮動神劍,斬下蒼穹,它冰冷無情,再次沖著孫聖劈殺過來。

    而此刻,孫聖竟然一松手,將聖劍插在虛空中,他就這麼隨意的盤坐下來。

    此番舉動,頓時讓眾人吃了一驚,他這是干什麼?放棄了嗎?知道自己抵不過聖嬰的道法?還是說,他另有打算?

    接下來,孫聖動了,他沒有出擊,而是盤坐在虛空中,閉著雙眼,雙手開始在胸前結印。

    那種印法,是人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此刻一經施展,所有人都是一愣,這是什麼手段?

    但是,伴隨著孫聖結印,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一股神秘的氣質,從孫聖的身上油然而生,他手中的印法,不知道在牽動一股什麼力量,變幻莫測,神秘異常。

    但是,卻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這種印法,除了神秘之外,像是感覺一點也不厲害。

    “哼,放棄反抗了嗎?這是聰明人的選擇,你還不笨。”遠處,馬踏星空借此機會諷刺道。

    他是故意的,因為不知道孫聖在干什麼,但卻覺察到了不妙,想要擾亂他。

    “轟!”

    那具神胎的攻擊已經殺到了,一劍劈向了孫聖,蓋世劍威不可抵擋。

    而就在這時,孫聖也動了,他結完印法之後,伸手朝著神胎的攻擊抓去,竟然是想要徒手抗衡。

    “嗡!”

    光芒奪目,耀眼無比,像是世間所有的光芒都集中在了這一刻,讓人睜不開眼楮。

    突然間,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孫聖一掌探了上去,竟然熄滅了那神胎的攻擊,將他神胎的攻擊,化解于無形,就這麼輕松的將對方的手段瓦解了。

    這不禁一下子讓周圍的人看傻了眼,這是什麼情況,他們甚至都沒看清楚孫聖做了什麼,那具神胎的強大攻擊,就這麼被抵消了。

    “怎麼回事!”馬踏星空也震驚了起來。

    聖嬰的道法,凝聚出斬殺令,這不是其他人可以抵擋的,誰來了都要斬殺。

    但是眼前這個少年,不但剛才硬接了神胎一擊,現在更是輕描淡寫的化解了神胎的攻擊。

    “嗷嗷嗷!”

    神胎一擊不成,似是惱怒了,發出了一聲長嘯,而後帶動大片的劍光,再次朝著孫聖斬殺下來。

    孫聖結印,而後一伸手,再次化解了神胎的攻擊,雖然不至于完全抵消掉,但卻削弱了很大一部分威力,最後神胎的攻擊被孫聖徒手震碎。

    “竟然真的奏效了。”孫聖心中驚訝。

    他現在動用的,正是升級版的封仙術,名喚《禁仙經》,總共十八種禁封之術。

    《禁仙經》竟然對古王產生了作用,這是孫聖沒有想到的。

    第四界的生靈,結合了所有人的智慧,創下了《禁仙經》,結果此物卻招惹了不詳。這《禁仙經》據說是克制某種生靈的,至于是哪種生靈,雖然現在說不清楚,但孫聖猜測和黃金域有關系。

    但此刻,它卻克制了古王,是因為古王的身上有黃金域的法則嗎?

    也就是說……

    第四界的生靈創下的《禁仙經》,實際上是用來克制黃金域的生靈的?

    這個發現,讓孫聖的內心中震驚到無以復加。

    “嗷嗷!”

    神胎發狂,似是也意識到了威脅,拼了命,揮動神劍,斬出了最強一擊。

    “第一禁!”孫聖一掌探了上去,削弱了對方的攻擊,而後繼續出手!

    “第二禁!”

    “第三禁!”

    連續三種禁封之術打上去,神胎的攻擊,被活活的削弱了很多。

    最後,孫聖干脆利落的出手,一掌拍上去,震飛了神胎手中的那口神劍,而後憑空一抓,一種禁術籠罩住了神胎,將它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竟然被孫聖暫時壓制了。

    “這……這是什麼手段!”遠處,馬踏星空已經嚇傻了,不知道如何形容,那可是聖嬰注入的自身的道法啊,殺傷力強大,結果就這麼被孫聖壓制了。

    孫聖咧嘴一笑,道︰“此乃十八禁,專門用來對付未成年的。”

    “噗!”

    听到這句話,很多人忍不住吐血,什麼鬼?從來沒听說過有這種神通,他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地?但這句話,對聖嬰來說,是個大大的諷刺,

    “嗷嗷!!”

    而此刻,被孫聖暫時壓制的神胎,依然在全力反抗,想要掙脫,並且想要對孫聖下殺手,召喚被打飛出去的那口神劍。

    遠處一口神劍錚錚而鳴,立刻飛了起來,朝著孫聖的脖子斬殺過來。

    “鐺!”

    聖劍飛了出去,直接與那口神劍踫撞在一起,將其彈飛了出去。

    “倒霉孩子,我看你是真的欠管教!!”孫聖冷喝一聲,一伸手,直接拽住了那具神胎,將其擒在手中,而後按在了自己的腿上,揮動巴掌,“啪”的一聲,扇在了神胎的屁股上。

    這具神胎,雖然是道法顯化,但卻如同真實的一樣,這一巴掌拍下去,如同真的拍打在血肉之軀上一般。

    “嗷嗷!!”神胎發出了慘叫,十分的輩分。

    “你個熊孩子,欠收拾!”孫聖喝道,再次“啪啪啪”幾巴掌拍了下去,明顯可以看到神胎的屁股一片通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