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1645章 變數

第1645章 變數

    周圍一片鴉雀無聲,看傻的人們不知道如何用言語來形容這一幕。

    尤其是馬踏星空,更是無法相信,瞠目結舌,嘴巴張得大大的,像是看到了最偉大的神跡一樣。

    那具神胎,被孫聖按在腿上打屁股,感覺像是一位父親和叔叔在教訓自己不听話的晚輩一樣,既視感實在是太強了。

    “嗷嗷!!”

    神胎在咆哮,雖然沒有主導意識,但它是聖嬰的道法顯化,還是十分驕傲的,如今竟然被人按在腿上打屁股,真是悲催到了極點。

    “熊孩子,我看你還N瑟不N瑟,欠管教!”孫聖冷喝道,在神胎的屁股上連抽了十幾巴掌。

    “轟!”

    最後,這具神胎忽然炸開,神胎消失,化作了一股可怕的力量,似是想要玉石俱焚,自爆了,把孫聖給波及進去。

    但是,孫聖早就料到了這一幕,及時出手,以某種禁封之術,將神胎中的力量全部封鎖,最終將其壓縮,變成了一個人頭大小的光球,被他托在手中。

    “你……你做了什麼?”馬踏星空惶恐不安,聖嬰的斬殺令,就這麼被降服了。

    “我數三個數……從我眼前消失,不然我讓你消失。”孫聖冷漠的說道。

    馬踏星空咬牙,而後一轉身,直接逃走。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打得過這個少年,此人手段太過神秘了,連聖嬰的道法都未能將其擊殺。

    馬踏星空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猶豫,這件事,必須如實的稟報聖嬰。

    “轟!”

    但就在這時,孫聖祭出了手中的光球,霎時間,一股可怕的力量爆發,那是聖嬰的一部分道法,不過現在被孫聖給利用了。

    “啊!”

    馬踏星空慘叫,還未逃出去多遠,就被這股力量給擊殺,灰飛煙滅,連軀體都沒有留下。

    “我突然後悔了。”孫聖淡淡的說道,而後轉身朝著道場中飛去。

    此刻觀戰的人,心中都著實的震驚,屠王者也太尿性了,就這麼將馬踏星空擊殺,而且,是用聖嬰的力量將馬踏星空反擊殺的,這等同于是在打聖嬰的臉。

    尤其是剛才孫聖打那具神胎屁股的時候,不知道這幅畫面被那位聖嬰看到,他會作何感想。

    而此刻,孫聖心頭也格外沉重,沒想到自己回來的第二天,便被盯上了。

    而且盯上他的人,還是那位“傳說級”的古王,只怕這件事不會這麼輕易的結束,馬踏星空上門挑釁,只不過是個開始而已。

    他回到了洞府中,表面上像是絲毫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而此刻,這個消息則是以恐怖的速度傳了出去。

    馬踏星空被擊殺了,這讓許多不知情的人震驚,因為最近一段時間,馬踏星空逞凶四方,給人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

    在很多人的心中,這個馬踏星空跟隨那位古王多年,同樣有無敵的姿態,除非是王拿出真是的底牌與之拼殺,不然無法戰勝。

    但就在近日,消息傳來,馬踏星空一大早跑到屠王者的地盤去挑釁,可謂十分囂張,將那里當成自己的跑馬場,揚言讓屠王者出來臣服。

    結果,這惹惱了還在睡夢中的屠王者,被一個有起床氣的少年給當場擊殺了。

    而且,馬踏星空還帶著那位“傳說級”古王的斬殺令,其斬殺令中,有那位古王的一部分道法,結果同樣被屠王者瓦解。

    這個消息,造成了巨大的風波,屠王者的這番舉動,無疑是在當中打那位古王的臉。

    眾人紛紛在猜測,那位古王到底會用什麼方式還擊。

    從對方降下了“斬殺令”可以看出,那位“傳說級”的古王對孫聖並無好印象,甚至想要除掉他。

    本以為派出自己的得力干將,“馬踏星空”來處理這件事綽綽有余,卻沒想到成了一場笑話,連他道法顯化的那具神胎都被羞辱了。

    這件事無法善了,很多人都是這麼覺得的。

    而就在這一日,孫聖很高調的離開了道場。

    其實也不是他高調,主要是他現在處于風口浪尖上,一舉一動都被關注,想低調都不行。

    孫聖離開了道場,去了季布和幾位活化石們一起的地方,他想要看看水晶魔方研究的怎麼樣了,里面的秘密到底被破解了多少。

    孫聖來到了一處混沌彌漫的地方,這里是古要塞的重要之地,一般無人敢來,需要幾位活化石授權才可以。

    孫聖來到這里之後,很快就被接引了進去。

    他進入到了一座山谷中,這山谷不大,但卻充斥著可怕的秩序,這些秩序,是古要塞歷代的一些大聖布置的,是用來安置一些重要的東西的。

    那枚水晶魔方,就被安置在山谷的重要,一座祭壇上。

    水晶魔方懸空漂在那里,被祭壇的力量守護著,美麗無暇,像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一樣,彌漫著絢爛的光澤。

    此刻,季布就站在這里,背負著雙手,看著那水晶魔方靜靜出神。

    孫聖到來了這里,季布也只是回頭看了他一眼,而後繼續盯著水晶魔方發呆,已經快兩年了,季布和幾位活化石幾乎是沒日沒夜的研究這麼水晶魔方,雖然也取得了一些線索,但終歸是沒有解開這魔方的奧秘。

    “前輩,現在情況如何了?”孫聖問道。

    季布說道︰“很難,這其中的奧秘,涉及到了紀元初的某個年代,與那個時期的文化和修煉體系有關系,不了解這些,幾乎無法解開這魔方當中的秘密。”

    “就這樣一直拖下去嗎?”孫聖問道。

    現在時間不等人啊,誰也不知道這片天地會在什麼時候發生恐怖的事情。

    季布說道︰“不用擔心,我們這一界,幾大重要的人物都有所行動了,包括酆都大帝,相信他們能找到重要的線索吧。”

    孫聖點點頭,這件事他插手不了,只能讓那些古之大聖去行動了。

    “諸王論戰要開始了……”就在這時,季布突然看了孫聖一眼,說道。

    孫聖心中一動,他知道季布也是一位王,而且是古王,甚至有人說,季布可能是史上的第一位王,他可能未被雪藏。

    但是細想之下,如果季布未被雪藏,那他活的歲月未免太久了,是個恐怖的數字,越想越覺得不可能。

    所以,孫聖寧可相信,季布是被雪藏了的,但是中途出現了問題,導致他在某個年月提前甦醒了,從那之後,一直沒有繼續雪藏,而是投身到了戰場上。

    孫聖猜測,難道說……季布也掌握有“諸王論戰”的規則嗎?

    孫聖沒有說話。

    而季布則是別有深意的盯著他,最後說道︰“這一戰,關乎到一些重要的事情,我打算讓你代我參戰。”

    “不是很懂,前輩明說吧。”孫聖說道。

    季布也是王,如果諸王論戰開啟,他勢必會參與到其中,但是,季布貌似並沒有參與“諸王論戰”的打算。

    也許和他的經歷有關,他現在的身份特殊,被譽為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而且提前從雪藏中醒來,在這片天地成長到了嚇人的地步。

    所以,如果季布參與諸王論戰,勢必會對其他的王不公平。

    真要開打,即便是那些古王聯手,可能都不是季布的對手。

    所以他放棄了。

    “跟我來。”季布說道,帶著孫聖離開了這里。

    不久之後,他們出現在另外一處神聖之地,季布打算單獨與孫聖談話,避開了所有人的視線。

    “前輩,這里安靜,有什麼話就說吧。”孫聖恭敬的說道。

    季布一伸手,在手掌之上,一縷縷金色的秩序彌漫出來,這種秩序,讓孫聖心中大驚。

    因為他感受到了黃金域的法則!

    果然不出孫聖所料,季布果然也掌握有“諸王論戰”的法則,那金黃色的秩序,來自黃金域,能影響“諸王論戰”的格局。

    “現在,我把它交給你,你代替我出戰吧,不要讓我失望。”季布說道,手掌上的黃金秩序越凝聚越多,最後,所有的秩序都交織出來,凝聚在掌心中。

    季布在強行從體內分離這種秩序,最後,這些秩序,飛向了孫聖,融入到了孫聖的體內。

    孫聖驚呼,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些什麼,那黃金秩序,並非是一種力量,不是在“諸王論戰”中,這種秩序發揮不出來任何功效。

    但是,在論戰之中,它們卻能起到關鍵的作用,能影響戰局。

    “聖嬰和金蝠古王,只是個開始,其他幾位古王,也陸陸續續趕來了,諸王論戰,最遲三個月之後,就會開啟,你做好準備吧。”季布說道。

    “三個月!”孫聖驚呼出聲,雖然知道這次論戰,會提早,但也沒想到這麼快。

    “古王一共七位,其中,像聖嬰這種‘傳說級’的,有三人。這三人,才是左右最終戰局的關鍵。”季布說道,但隨後,又皺了皺眉,道︰“但是……這次諸王論戰,將會有一個巨大的變數,這個變數,影響這次論戰的結果。”

    “恩?”孫聖不禁一愣。

    “我讓豬聖卜了一掛,耗費了不小的代價,最終得知,這個變數,是一個人,會改變戰局。”季布說道。

    “我嗎?”孫聖不禁指向了自己。

    因為這次“諸王論戰”,可以說只有他一個外人,如果說有變數的話,那這個變數,可能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