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聖道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戰神一怒(上)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戰神一怒(上)

    三個月嗎……

    孫聖自問,給他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或者說給所有王的時間都太短了。諸王論戰提前開始,結局更加難以預料,撲朔迷離。

    季布看了孫聖一眼,道︰“定海神珍與定山神珍,現在還在你的手中吧。”

    “是。”

    孫聖點點頭。

    “好,跟我來吧,在諸王論戰開始之前,我還要教給你一些東西。”季布說道,帶著孫聖進入到了這片神聖之地的深處。

    他來這里是有目的的,並非只是單純避開眾人的視線與孫聖談話而已。

    季布朝著這片神聖之地的深處走去,孫聖則是跟在後面,不知道季布要安排什麼。

    對于這個老人,孫聖發自內心的信任與恭敬,他之所以不問為什麼,就是因為相信季布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最後,他們來到這片神聖之地的深處。

    這里有數十道守護,平日里是不會對外開放的,少有人來過,如今季布帶著孫聖來到了這個地方。

    “恩?”

    孫聖驚訝,這個地方,非同一般,他看到了許多古老的器具,這些器具,龐大,造型奇特,像是兵器,但又像是某種工具。

    這些器具,全都有著悠久的歷史,上面袑騑陷部A布滿了各種各樣的袑鞢C造型,竟然形似各種生靈,而且都是誕生出祖形的生靈。

    “這里是……”孫聖納悶兒。

    “一座古老的煉兵場,現在你要盡快的提升實力,我有一個辦法,將定山神珍和定海神珍兩大古仙器融入到你的血肉中。”季布說道。

    孫聖心中一動,這種方法,他以前就知道,據說有人借助特殊的方法,將兵器與自己的身體某部位融合,能爆發出很大的威力。

    但是,越是強大的兵器,與肉身融合的難度就越高,很多人,都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才可以。

    此刻,季布竟然要他融合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這兩件古老而神秘的仙器,將要與自己化為一體,這是最快的提升自己戰力的方法。

    孫聖一咬牙,最後點點頭,將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釋放了出來,他選擇相信季布的辦法。

    諸王論戰開始在即,自己確實要盡快的提升自己的戰力。

    “修為短暫的時間無法抵達那個高度,那就在戰力上彌補吧。”季布嘆了口氣說道。

    太倉促了,這段時間內,即便孫聖天賦再好,也是沒用的,因為留給他的時間太少了。

    “修為和戰力,難道可以分開說嗎?”孫聖問道,他覺得,修為境界,和戰力是共生的,就算是一個人可以在一個境界中可以打破極限,做到超越這個境界的戰力,但終究是有限制的。

    季布搖了搖頭,到︰“你太執著于境界了。”

    “這……”

    孫聖不明白,修行和境界,密不可分,季布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

    “很難懂是嗎?確實很難,至今,我也說不清楚,那是一種玄而又玄的境界……或者是,是路吧。”季布嘆了口氣說道,而後不再多說。

    孫聖稀里糊涂,季布這話沒說明白,他也沒听明白。

    不過,季布顯然不想解釋什麼,或許,他自己也沒有找到答案。

    接下來,季布開始準備讓孫聖融合兩大古仙器,這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而且注定不好受,甚至可能會失敗。

    越是強大的兵器,與肉身融合,失敗率就會越大,即便是這件兵器和主人的關系再密切,這樣的融合,也會伴隨著失敗的幾率。

    更不要說,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本就是古老而神秘的仙器,它們的誕生,至今也沒有人能說的清楚。

    故此,這樣的融合,注定不會太輕松。

    接下來連續三天的時間,這座神聖的山谷內,傳來了驚天動地的巨響,同時伴隨著耀眼的神光匯聚。

    山谷內,幾尊古老的器具全都被催動了,綻放出古老的光澤,有古老的道紋沖上雲霄,彌漫在整個山谷當中。

    與此同時,兩道沖天光柱,插入蒼穹,一道金光璀璨,一道銀光錚錚,這是兩件兵器,此刻釋放出強大的氣息,有濃郁的仙道氣息凝聚在這個地方。

    一時間,這驚動了不少人,不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那是……原始道山的方向,出什麼事了?”

    “這個地方常年被封印著,幾乎沒有開放過,據說里面是難得的煉兵之地。”

    “有人看到季布前輩帶著屠王者進去了,難道說他們在里面做了什麼?”

    “是那兩件古仙器,我懂了,屠王者估計是想要借助這里的煉兵之地,徹底融合這兩大仙器。”

    有一些明白人,立刻看了出來,猜到了這種可能。

    定海神珍和定山神珍,其威名遠播,這樣的兵器,不知道多少人眼熱,即便是現在都持在孫聖手中,但依然讓許多人覬覦。

    甚至,還有一則古老的說法,這世間有三大古仙器,定海、定山和定天,如果這三大古仙器共同出現的話,將會有意想不到的事情。

    現如今,孫聖竟然要把兩大古仙器與自己融合,這不禁讓一些人咬牙,這意味著,從此這兩件兵器,與孫聖不分彼此,誰也搶不回來了。

    在場,有大道統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眼神凶狠,甚至有人生出歹意,不想讓孫聖融合成功,想要從中作梗。

    “決不能讓他融合成功,我道統已經找到了定天神珍的線索,將來勢必要回收定海和定山兩大仙器,現在讓他融合,豈不是讓我們前功盡棄了嗎?”

    “或許他根本無法成功,這兩大古仙器來歷神秘,就算屠王者可以動用,但也未必能與之融合。”

    “安全起見,我們還是要有所行動,屠王者對我們是一大威脅,此等兵器,決不能落在他的手中,我道統要回收過來。”

    一些大道統的人坐不住了,打算從中搗亂。

    而且,這些人還都是大道統的老輩高手,因為現在年輕一輩中,已經極少有人敢找孫聖的晦氣了。

    幾位老輩高手秘密行動,沒有明目張膽,而是悄悄行動,接近那座原始道山,朝這里最里面的煉兵之地潛伏過去。

    一些人發現了他們的行動,但都不敢言語,他們知道大道統和這個少年水火不容,他們絕不希望看到屠王者好,必定會從中作梗。

    當即,有三位大道統的老輩高手進入了煉兵之地,想要從中下黑手,擾亂孫聖。幾人悄悄地潛入,以為可以瞞天過海。

    但是,就在這三人剛進去不就,煉兵之地當中,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爆發。

    緊跟著,原始道山中,有強大的氣息在踫撞,顯然,那幾位大道統的高手被發現了,而且在與之交手。

    不久之後,一名老輩高手逃了出來,渾身是血,踉踉蹌蹌,他帶著驚恐之色,跌跌撞撞。

    而後,這人迅速的沖天而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地方。

    很快,剩余的兩人也逃了出來,全都身負重傷,其中一人只剩下半截身軀,另外一人也只剩下一條腿和一條手臂,他們全都被打的沒了人形,從里面逃出來。

    “轟!”

    原始道山內,一根手指從里面飛了出來,這根手指,完全是原始道紋凝聚出來的,散發出奪目的神光,一指點出,隔空將一位大道統的老輩高手給震碎了。

    “啊!!”

    淒厲的叫聲,回蕩在這個地方。

    在人們眼皮子底下,那人身形爆碎,只剩下元神在飛逃。

    接下來,那根原始道紋凝聚而成手指朝著另一人點殺過去,所向披靡,無人能擋,另外一人也慘叫一聲,其肉身像是泥塑一樣,轟然炸碎,只剩下元神。

    那根手指沒有再追擊,眾人相信,如果他想的話,這三人根本活不下去,元神也會被擊殺的,只不過沒有下殺手而已。

    是誰在出手?

    只怕所有人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在古要塞當中,還有誰有這般實力?和這般氣魄?

    原始道山內,其中一座山峰上,季布站在那里,一身白衣,從頭上到腳下都是白色,銀發飛舞,像是一位絕代戰神一般站在那個地方,給人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方才出手的,不是季布又是何人!

    “不要做傻事……”這位絕代戰神站在山峰上,淡淡的開口說道。

    他這句話,是說給一些別有用心的人的,很明顯是在說給大道統的人听的,像是一種警告。

    對大道統的人發出警告,誰敢如此?

    “季布……我沒想到,你現在已經敢公然和大道統抗衡了。”突然,遠空中傳來一道聲音,這聲音渾厚,如天雷滾滾,讓人感覺一股巨大的壓力。

    “在那里!”

    很快,有人發現,在虛空中,竟然有一幅畫面顯化出來。

    那畫面中,是一座亭台樓閣,頗為氣魄,有一座小亭子,此刻正有一個同樣須發皆白的老人在那里飲茶,看不清楚形貌。

    有人在隔著一片虛空,在這里喊話,感覺近在咫尺一般。

    “沒有什麼敢與不敢。”原始道山內,季布這般說道。

    “哦?以前,你可從來不會插手大道統的事情的。”虛空中,那老人一邊飲茶,一邊說道。

    “是懶得,沒有人可以站在我的頭上說話,即便是大道統也不行。”山頂上,那位絕代戰神風輕雲淡,但是他的話,卻讓人唏噓。(未完待續。)